万界昊天传说

万界昊天传说

更新时间:2021-07-27 14:51:02

最新章节: 叶欢哥仨儿回到家,南乔木已做好了一桌丰盛的饭菜等着他们。见叶欢被扶回来的虚弱模样,南乔木大惊,追问之后,不由好气又好笑,张了张嘴,想说几句尖刻的话刺刺他,可一看到叶欢那副比死人多一口气的样子,心又软了下来。真是个让人不省心的小祖宗……猴子和张三见满满一桌子的菜,早已馋得口水快下来了,把叶欢往椅子上

第130章 来者不善

(

高建国挂了电话,脸色有些错愕最新章节。

女儿谈恋爱自然是件好事,可这么快就带回家一个男人,这未免也太巧了吧?[搜索最新更新尽在.z

搞过多年刑侦工作的高建国有点疑心,以前催女儿恋爱结婚,她总是一副敷衍应付的样子,一拖再拖,逼得他这个当老子的不得不给她下了最后通牒,没想到这才几天,就说谈恋爱了,这事儿透着蹊跷。

高建国静静坐了一会儿,嘴角露出的笑容越来越莫测。

臭丫头片子,敢跟老子使诈?

…………………………………………………………

--绿@色#小¥说&网--叶欢,第二天下午,一部马自达警车便静悄悄停在老城区巷口。

“出来,我就在你家楼下,换好衣服跟我走。”高胜男在电话里口气像个女将军。

叶欢苦着脸,叹道:“真要去吗?你再考虑考虑?”

“不必考虑,而且你也不准考虑,别忘了你昨天已答应我了。”高胜男斩钉截铁道。

“人家…人家今天不方便……”叶欢羞涩无限:“人家……那个来了。”

高胜男脸有点发黑,语气更是不善:“你少找借口,给你十分钟,再不来我就把你家大门踹开,亲自揪你出来。”

叶欢认命的叹口气,道:“好吧,我马上出来,现在我只有最后一个问题问你。”

“你问。”

“可以不去吗?”

“不可以。”

开往江洲市的车上,高胜男握着方向盘,目光不时扫过一旁浑身不自在的叶欢,眼中露出几分不易察觉的喜意。

“你身上长虱子了?干嘛老扭来扭去?”高胜男不满道。

叶欢苦着脸道“高警官……

“叫我胜男。”高胜男冷冷道。

“啊?”

“等下见了我父母,你也当着他们的面叫我高警官?这像谈恋爱的样子吗?”

“好吧”……胜男,你是人民条子,麻烦以后不要公器私用好吗?注意廉洁啊……”

“什么意思?”

“你说你,上哪儿都开着警车,带着新姑爷回家也开警车,别人看见了知道是回家见父母我坐在车上感觉跟他妈押赴刑场枪决似的……”……胜男,你确定是带我回去见父母,不是拉我去打靶吗?”叶欢可怜兮兮道。

高胜男瞪他一眼,嗔道:“这车是我进局里的时候,局长特批给我的,他说过,随便我开车去哪儿,你以为我稀罕吗?我大哥送我宝马我都没开呢。”

叶欢叹了会儿气,道:“说真的,你想糊弄你爸妈其实挺容易的呀,你们局里的男同事随便拉一个出来凑数不就行了,干嘛非得选我?英姿飒爽的女警找了个小混混,你不觉得很不相配吗?咱俩并排朝你爸妈面前一站,一准儿露馅。”

高胜男哼道:“反正男人都是王八蛋,我在这些王八蛋里挑个顺眼的不行吗?”

叶欢苦笑道:“我这个王八蛋到底有什么地方让你看顺眼了?”

高胜男笑眯眯道:“能让我轻易推倒的,估计全世界就只有你了。”

叶欢眼眶泛红,扭头望向窗外,嘴唇抖索几下,幽怨道:凯你又揭我疮疤了。”

…………………………………………………………

两小时后,警车不急不徐的开进省城江洲市区。

一路畅通直行,经过省公安厅的大门转入家属大院。

快到大院时,高胜男仿佛想起什么,突然踩了刹车,扭头对叶欢道“你来开车。”

叶欢愕然道:“为什么?”

高胜男咬着下唇,道:“哪有女人开车,男人坐在一边享受的?我爸若见了肯定对你反感。”

“可……可我没驾照呀。”

“我爸是警察,但不是交通警察,他不会查你驾照的。”高胜男万分笃定道。

“你确定?我开车技术很恐怖的,油门踩下去我都不知道车会飙到哪个方向,简直神鬼莫测……”

“少废话!快点!”

二人换了位置,叶欢坐在驾驶座上,紧张得手心有点出汗。

幸好这回技术略有提升,拧火挂档踩油门,一切顺利。按照高胜男手指的方向,叶欢开着车缓缓驶进了公安厅的家属大院。

幽静的林荫小道拐个弯,前方一栋独立的二层红砖小楼,那便是高胜男的家,楼房很普通,与门前的一排梧桐和绿化带搭配在一起,门前还种着两棵老桃树,颇有几分世外桃源的清雅意味。

不过今天的幽静小楼颇不平静。

叶欢刚打过方向盘便惊愕发现,小楼前站了好几个人。

一位身材魁梧,肚子微微凸起的中年男人,像个古代的绝世剑客似的,背着手站在楼前的小道正中,表情肃穆凝重,双目如电,不怒自威,隔着五十米的距离叶欢都能清楚的感应到这位绝世剑客身上散发出来的凌厉杀气最新章节。

站在剑客旁边的是一位中年妇女,围着围裙,脸上带着温和慈爱的笑容,不时用围裙擦擦手。

一位年轻人站在他们身后,长得颇为文静秀气,穿着黑色西装,典型的白面书生形象,笑起来都带着几分腼腆似的。

还有一条黄黑相间的狼犬兴奋的围着三人摇尾巴,不时汪汪叫两声。

叶欢额头上的汗冒得更多了。

中间那位绝世剑家……应该就是高胜男的父亲了吧?瞧他那副表情,今儿估摸着是场鸿门宴呀。

叶欢害怕了,混混就是混混,对警察天生有种畏惧感,更何况还是省厅的厅长……

高胜男轻轻推着他,嗔道:“发什么楞呢?我爸妈和大哥都出来迎接你了,你还不快开过去?”

叶欢脸色青红不定,半晌,才抖抖索索从齿缝里迸出几个字:犏来者不善呀。”

高胜男气得狠狠捶了他一下:“说什么呢!你才是‘来者’!”

车外小楼前。

高建国冷着脸站在小道正中,盯着前方高胜男的警车,表情肃穆不变,嘴角却渐渐勾起几分冷笑。

“我倒要看看r这臭丫头片子给我带来一个什么样的姑爷,死丫头,连老子都敢糊弄,反了她了!”

一旁站着的高母推了他一下,嗔道:“你怎么这么肯定她带回来的姑爷是假的?万一他们是真谈恋爱呢?”

高建国冷笑:“前几天问她她还说没男友,我刚下了最后通牒才两天,她就给我带回来一个把老子当白痴吗?刑侦工作搞了几十年,若连这点小把戏都看不穿,我这辈子白活了。”

高胜男的大哥插言道:“爸,不论是真是假,您都不要让人家下不来台,别掉了胜男的面子,女儿家把脸面看得很重的。”

高建国重重一哼,不情不愿点了点头。

叶欢握着方向盘,神色越来越紧张,手心的汗也越流越多。

他现在甚至有种开车掉头回宁海的冲动。

不该呀,不该答应死条子的,现在回想起来,这桩事怎么看都像个陷阱。

她该不会是对我由爱坐恨,特意把我骗到她家,让她老爹揍我一顿吧?

叶欢不得不以小人之心度女子之腹。

高胜男没好气的拍了拍他,道:“还发什么楞,赶紧开过去呀?”

叶欢一惊,忙道:“好,持……”

紧张之中脚下油门重重一踩,本来缓缓而行的警车突然像支离弦的箭一般闪电似的射了出去。

本来好整以暇,一副绝世剑客独孤求败似的站在小道正中的高建国,见警车突然加速朝他冲来不由脸上微微变色,但他却依然强自镇定的岿然不动,久经风浪的高厅长自然不会被一部超速的警车吓得狼狈躲避。

五十米。

四十米。

三十米……

高厅长的脸色越来越白了,额角微微沁出了汗。

警车丝毫没有减速的迹象。

二十米,十来……

确定了,开车的这小子想撞死我!

“闪!”

高建国又惊又怒,一咬牙,不甘心但毫不犹豫的拉着妻子和儿子飞快往路边的绿化带里一扑……

警车擦着他们的脚边呼啸而去。

高家三口狼狈的趴倒在绿化带里,高厅长渊浑岳峙的剑客风范荡然无存。

车内,高胜男的心脏差点停止跳动,眼见叶欢开着车,秋风扫落叶一般将她的父母兄长扫到了路边绿化带里,高胜男一张俏脸吓得煞白煞白。

“混蛋!刹车啊!”高胜男怒叫。

叶欢浑身一激灵,毫不犹豫的踩下刹车。

刺耳的刹车声划过宁静的家属大院,轮胎在地面上拖下一条冗长的黑色刹车线。

“命……你想撞死我爸妈吗?混蛋!到底会不会开车?”

叶欢浑身颤抖,他也感到一阵后怕:“我……我刚才有点紧呃……幸好你爸身手矫健。”

“闭嘴,混蛋!”高胜男从后视镜里看到父母和兄长狼狈的从绿化带里走出来,不由捂住俏脸,呻吟般叹道:“完了,今天全让你毁了。”

此时车已开过头了,高胜男目测了一下距离,没好气捶了叶欢一下,道:“倒车!倒回去!”

叶欢赶紧点头,一挂倒档,然后……鬼使神差的,又狠狠踩下了油门。

警车呼啸着倒开回去,如同离弦的闪电,笔直的冲向刚刚狼狈走回路中间的高家三口……

高建国一楞,接着脸色大变,表情愈发惊怒:“还来?”

扯着妻子和儿子,高厅长不愧为江南省的俊杰人物,呃……又一次选择了躲避。

“再闪!”

三人华丽丽的再次趴倒在绿化带里……

不过这回高家的狼犬就没那么好运了。

它非常兴奋,屁颠儿屁颠儿的准备扑上前迎接许久不见的高大小姐,没曾想高家冒牌姑爷开着车,杀气腾腾的直接撞上了它。

砰!

高家三口趴在绿化带里,眼睁睁看着这位新姑爷压扁了他家的爱人……

高胜男的大哥发出撕心裂肺般的凄厉叫声:“旺财!”

叶欢听着声音不对,赶紧踩下了刹车。

高建国狼狈的站起身,指着警车气得浑身直颤。

“看见没?下马威,下马威啊!你们今天打起精神,胜男带回来的男人不知是个什么来路,别掉以轻心,来者不善!”

叶欢冒着冷汗,握住方向盘一动不动,目光呆滞,像条死鱼……

高胜男坐在旁边,捂着俏脸,哀叹不停,眼角已带了泪光。

今日出门没看黄历,出行不利,万事皆休!

别的她不知道,她只知道那条名叫旺财的狼犬,老爸是多么的喜欢它,经常带着它威风凛凛的满院子散步,像将军带着士兵巡视自己的城池一般,所过之处,神魔退避,不知是狗仗人势,还是人仗狗势,家属院里的副厅,书记他们已经把它当成老高的第二个儿子了……

今天姑爷登门,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干掉了岳父的一个儿子,以后……

唉,还有以后么?

两人坐在车里呆滞不动,时间和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谁都没勇气下车,更没勇气看高建国那张比绿化带还绿的老脸。

不过,伸头缩头仍旧躲不开这一刀。

啪!

车门被高建国拉开。

随即他便揪着叶欢的衣襟,把他从车里拎了出来。

高胜男一急,叫了声“爸”,也跟着下了车。

高建国整张脸已经气得扭曲了,揪着叶欢的衣襟,如同盯着杀子仇人一般,怒喝道:“小子”……把驾照拿出来看看!”

叶欢急了,他哪来的驾照呀,根本就是无证驾驶。

扭头望向高胜男,叶欢带着哭腔道:“你不是说你爸不是**吗?”

高建国狞笑道:“老子决定改行了!驾照拿来!”。.。

更多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