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界昊天传说

万界昊天传说

更新时间:2021-07-27 14:51:02

最新章节: 叶欢哥仨儿回到家,南乔木已做好了一桌丰盛的饭菜等着他们。见叶欢被扶回来的虚弱模样,南乔木大惊,追问之后,不由好气又好笑,张了张嘴,想说几句尖刻的话刺刺他,可一看到叶欢那副比死人多一口气的样子,心又软了下来。真是个让人不省心的小祖宗……猴子和张三见满满一桌子的菜,早已馋得口水快下来了,把叶欢往椅子上

第129章 心软

第几次了?

第几次进警局了?

叶欢把头埋在ku裆里,懒得去计算次数了,也实在没脸走进审讯室全文阅读。

猴子垂头丧气走在叶欢前面,分开审讯前,猴子回过头,面带愧疚道:“欢哥,……我对不住你。”

叶欢积蓄许久的怒气被猴子一句话ji发出来,猴子话音刚落,叶欢便一脚将猴子踹了个趔趄。

“王八蛋,上个网拿通缉犯的身份证号码给老子上机,你丫脑子被张三传染了?怎么比他还二乎?老子被你害死了!”叶欢愤愤骂道。

猴子哭道:“当时那串号码贴在墙上那么鲜明出众,我怎么知道是他妈通缉犯的号码?我还以为是网吧老板给那些未成年小屁孩提供的爱心服务呢……”

叶欢气得狠狠又踢了他一脚:“那么大的“通缉,字眼儿你没看见?你丫被驴踢了?”

叶欢身后的高胜男憋着笑,肃声道:“犯罪嫌疑人给我老实点儿!

现在踢他的是你,不是驴!“叶欢扭头瞪了她一眼:“我就知道你没盼过我好”

进了审讯室,照例又是高胜男审叶欢。

叶欢一进门便主动在犯罪嫌疑人的位子上坐定,放下椅子前的横铁杠,然后老实的伸出双手,一脸认命道:“销吧。”

高胜男噗嗤一笑:“看不出你已是咱警局的识途老马了,你这三不五时的进进出出,咱局里是不是该给你发张白金会员卡?”

叶欢没说话,眼睛扫了一下高胜男的下身,目光不怎么纯洁,很显然,叶大少爷进进出出的不止是警局……

高胜男没注意到叶欢的目光,否则估计她会撸起袖子当场在审讯室里暴揍他一顿。

眼中lu出几许笑意,高胜男也不做笔录,放下笔,在审讯桌上托着下巴,笑道:“叶欢,这是第几次进来了?”

叶欢长叹口气,萧然不语。

高胜男仿佛有了兴致,笑吟吟道:“前几次多多少少有点原因,这次你进来可真够背的,说说吧,到底什么样的精神力量支撑着你们,才干得出这么二的事?”

叶欢抬眼斜睨着她,不满道:“高警官,我发现你这张嘴也ting不厚道的,有你这么损人的吗?”

高胜男掩嘴轻笑,眼睛弯成雯月牙儿,飒爽洒脱的她此时看起来多了几分可爱jiāo憨的味道。

笑了几声,高胜男饶有兴致道:“说说吧,就当我在审讯你,你老实交代,事情怎么发生的?“叶欢叹着气,便将今天这桩倒霉事说了一遍。

高胜男睁大了眼,奇道:“你那俩哥们儿我也见过几次,看起来ting机灵的呀,不至于像你说的那么二吧?”

叶欢面容苦涩道:“高警官,我就这么说吧,我们三个走在大街上十如果有人在背后大喊一声“傻逼”他俩绝对是回头最快的人,张三没准还会乐呵呵的答应一声。”

高胜男楞了楞,接着哈哈大笑,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眼泪都笑了出来,如huā般的笑颜渐渐敛起,眼泪不知怎的却越流越多,高胜男使劲擦了擦,还是擦不掉,再lu出来的笑脸,已带着七分悲伤了。

一个曾给她感动,也能给她欢笑的男人,为什么这个男人偏偏不属于自己?

想到这里,高胜男的眼泪越发止不住。

叶欢见高胜男莫名流泪,不由慌了:“高警官,我这长相不至于让你泪流满面吧?有那么差吗?”

高胜男摇头,脸上却依旧带着笑容。

酸楚的笑容令叶欢的心也跟着抽动起来。

他很清楚高胜男为什么哭。

女人总抱怨男人不懂她们的眼泪,其实男人并不傻,懂了装作不懂而已,因为一旦lu出了懂的表情,事情往往会变得更复杂,比如现在。

叶欢讨厌太复杂的东西,无论是穷光蛋还是阔少爷,他都只想好好跟乔木过简单的日子,结婚,生两个孩子,平顺的度过一生,这些对未来的规划里,并没有高胜男的任何戏份,他不想让另一个女人参与进自己的生活,而伤了乔木的心。

叶欢只能装傻。

高胜男流了一会儿眼泪,又用警服的袖子胡乱一擦,使劲吸了吸鼻子,通红的美眸瞪着叶欢。

“叶欢,我们认识好几雯月了吧?”

“对。”

“你觉得我这人娄样?”

“以前不是赞美过你了吗?你的美是乱枪扫射级别的”

“别跟我贫TXT下载!我问的是我这个人的xing格,不是问长相。”

“tingting狠的。”叶欢想了半天,才艰难的下了评语。

这是思索良久的答案显然让高胜男不怎么满意。

“这么说吧,如果我是说如果,你的生命中没有出现乔木这个人,你会不会选择我?”高胜男眼睛直直的盯住他。

叶欢左顾右盼:“到饭点了吧?你们警局管饭不?我不喜欢吃肥肉……………”

砰!

“叶欢!正面回答我的问题!不要存有侥幸心理!”高胜男厉声大喝。

叶欢下意识的把头一低:“会……”

接着叶欢回过神,妈的,死条子拿审讯室当情场,还这么正义凛然的套老子的话……

不满的瞪起眼,叶欢道:“高警官,你这算是逼供还是you供?”

高胜男听到了满意的答案,芳心顿时有些窃喜,尽管这个男人不属于她,可她现在知道自己并没有输南乔木太多,心中那潭死水不知怎的慢慢活络起来。

也许……也许可以争一争呢?

眼中闪烁着诡异莫测的光芒,沉默了一会儿,高胜男忽然道:“叶欢,咱们认识这么久,算朋友吗?”

叶欢一楞,点头道:“当然算。

高胜男笑笑,道:“是朋友的话,能不能帮我一个忙?si人xing质的忙。”

叶欢有点犯怵,不大情愿道:“那得看具体什么忙了,有的能帮,有的不能帮……”

一比如女条子还想强暴他一次,拼死也要反抗,绝不能让这女yin贼得逞!

高胜男自是没察觉到叶欢脑中这般不着调儿的想法,仍旧笑道:“我要你帮的忙很简单,不会让你为难的。”

叶欢讷讷道:“只要不违背武林侠义之道,高姑娘但有所命,赴汤蹈火……………”

“行了行了,别跟我贫!”高胜男望定他,一字一句道:“我要你当我男朋友,陪我回家见见我大母,堵他们的嘴,行不行?”

“啊?”叶欢大惊失sè,接着立马摇头:“不行,这样做对不起乔木,我不能答应,你这已经让我违背武林侠义之道了。”

高胜男瞧着他,眼眶渐渐又泛红了。

“叶欢,我是真的犯难了,家里父母最近常给我介绍一些所谓青年才俊相亲,而且逼我逼得很紧,我实在是没办法了,我父亲说了,一雯月之内若我还不做个决定,他就要停我的职,让我老实回家等着嫁人…叶欢,我不想把自己的人生耗费在相夫教子的空虚日子里,我热爱警察这个职业,不想失去它……”

抬起眼,高胜男眼泪不停的涌出了眼眶,她带着几分哀求楚楚道:“叶欢,你可以不接受我,我至少还能在忙碌的工作中找回自己,人生里终究还有一样我热爱的东西不曾离我远去,我若连警察这个职业都没了,我的人生还剩下什么?”叶欢抿着嘴,心中有块柔软的地方却仿佛被轻轻撞了一下。

“叶欢,这个忙我只能找你帮,你能帮帮我吗?抛开咱们曾经有过的…有过的那一晚不说,至少我们曾经共同经历过生死患难,这种经历不是每个人都能有的,看在这些的份上,你能不能帮我这一次?只是假冒一下我的男朋友,跟我父母见个面,让那些所谓的青年才俊别再来烦我,行吗?”高胜男仰起脸,楚楚哀求的模样令人心生怜惜。

叶欢沉默了,沉默中缓缓低下了头。

高胜男是个倔强任xing的女子,若非事情真让她感到无路可退的绝望境地,又怎肯lu出这种哀求的表情向他求助?

想想以前跟她相识相交的种种,不论自己犯了事还是闯了祸,她都一直在为自己开脱,辩解,甚至她还在杀手的枪口下救过自己的命。

平素总说着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她求自己的这件事,到底该不该为?

帮了她,未免对不起乔木,不帮她,未免太狼心狗肺,人家帮了自己这么多次,为什么我连这个小小的忙都不肯出手?

叶欢长长叹了口气,生平第一次,他感到原来这世上竟有如此艰难的事情,令他进退维谷,左右为难。

“你就算我陪你去见你父母,难道他们以后就不催你结婚了吗?”叶欢弱弱的抗争。

妾胜男凄然一笑,道:“能拖几年算几年吧,几年以后,你若还是对我无意,我对你也就死心了,那时找个爱我的男人嫁了,平平淡淡的度过此生,不也ting好吗?“我……”叶欢在犹豫,挣扎。

“叶欢,我知道你和乔木的感情,你们彼此爱得很深,你放心,我不会破坏你们,只要陪我回家见一次父母,我们从此不再见面,你可以好好守着你的乔木。”

叶欢思索良久,终于长长叹了口气。

他终究狠不下心拒绝,他的心肠太软,实在不能拒绝曾经救过他xing命的女人这点小小的要求。

“只是只是陪你回家见见你父母?以后就没我什么事了吧?”

高胜男点头。

叶欢像刚签了喜儿卖身契的杨白劳,眼一闭,满脸痛苦道:“好吧!就这一次!”

高胜男眼中lu出欣喜的光芒:“真的吗?大男人说话算话,千金一诺,你可不准反悔哦。”

“绝不反悔!”

睁开眼,叶欢见到高胜男早已不复刚才哀怨凄婉的模样,换上了满脸欣喜万分的笑容,眼中甚至还泛出几分小小的得意神采。

叶欢的心徒然沉了一下。

妈的,刚才是不是被这死条子耍了?

来不及后悔的他,立马便被故态复萌的高胜男粗鲁的拎起了衣襟:“你刚才可是答应了,明天下午等我电话,若然反悔,老娘以后见你一次揍你一次!听明白了吗?”叶欢:“…………”

女人啊女人老子这辈子如果被人害死,一定是栽在女人手里。

………,………,………………,………,………,………,…………………………………,……………………,…,…,………,…,

猴子站在走廊外,看到叶欢一脸苍白的走出审讯室,他的身后,女警官高胜男俏脸泛着红光,一脸满足而慵懒的系着警服的风纪扣取保,交罚金,一切手续办完,哥俩儿战战兢兢第n次走出了警局。

走到大门口,惊疑不定的猴子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欢哥,你们刚才走出来的样子妈的,你该不会又被女警嫖了吧?”从心理角度上来说,是这么个意思。

”叶欢一脸颓然。

“欢哥,求你了,下次你跟那女禽兽说一声,有什么冲我来”

………,………,………,………,………,………,………,………,………,…,…,………,………,………,………,…………………

高胜男看着哥俩儿的背影走出警局大门,叶欢耷拉着脑袋的样子令她好气又好笑。

这混蛋,至于摆出这副死人样儿吗?回我家见见父母而已,瞧他那模样跟上刑场似的,嗯真恨不得把他拎过来再揍他一顿。

小小的咧开樱chun,洁白整齐的贝齿在阳光下闪烁着森森白光。

站在警局办公楼的走廊上发了一阵呆,高胜男咬着下chun,掏出手机拨通了父亲高建国的电话。

“喂,爸,明天早点下班,让妈多做几个菜,我要回家吃饭。”高建国楞了一下:“回家就回家呗,多做几个菜干嘛?”

高胜男俏脸泛上红晕,轻轻道:“我,我还有客人。”

“什么客人?”高建国改不了当警察的老习惯,喜欢刨根问底。

高胜男轻轻一哼,略带不满道:“你不是说要我赶紧找个男朋友吗?我找到了,明天带他回家,给您二老相一下。”

高建国一楞,接着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你自己找的男朋友?他多大了?哪里人?做什么工作的?生活作风正派吗……”

“好了好了,爸您审犯人呢,不说了,我还有工作,我可告诉您,明天别板着您那吓唬罪犯的臭脸,吓坏了他您以后别想再插手我的任何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