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界昊天传说

万界昊天传说

更新时间:2021-07-27 14:51:02

最新章节: 叶欢哥仨儿回到家,南乔木已做好了一桌丰盛的饭菜等着他们。见叶欢被扶回来的虚弱模样,南乔木大惊,追问之后,不由好气又好笑,张了张嘴,想说几句尖刻的话刺刺他,可一看到叶欢那副比死人多一口气的样子,心又软了下来。真是个让人不省心的小祖宗……猴子和张三见满满一桌子的菜,早已馋得口水快下来了,把叶欢往椅子上

第123章 迷茫与杀机

叶欢浑浑噩噩走出了金玉堂,门口停着奔驰车在等他,可他并没有上车,无力挥了挥手,让司机先回去,他想独自走走。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醉了,或是累了?只是觉得心里很堵。

越深入权贵的圈子,越觉得冰凉刺骨,仿佛坠入了深渊。

叶欢讥诮的笑,权贵不是住在天堂里么?为什么自己会觉得像进了地狱?

看似五彩斑斓的光鲜世界里,竟充斥着这么多的暴戾血腥,权杖与金钱都仿佛染着殷红的鲜血,难道光鲜是用鲜血和白骨堆砌而成?

如果真是这样,叶欢宁愿选择贫穷。

至少贫穷中他能得到快乐和轻松,他可以穿着旧衣服躺在草地里,感受着阳光的温暖,可以开心的哼着歌,可以抽着五块一包的软白沙自在的吐着烟圈,还可以拉上穷哥们儿一起坐在大排挡里,毫无顾忌的大声笑或骂。

这些他喜欢的人或物,权贵的圈子里能找到吗?除了算计和杀戮,还剩什么?

叶欢越来越寒心了。

宁海的夜sè仍旧喧闹,大街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人们细心装扮,各自赴着属于自己的快乐盛宴。

可叶欢却找不到自己的快乐,仿佛快乐消失了。

点了一根烟,深深吸了一口,叶欢在大街旁的人行道上慢慢走着,掏出了手机,下意识般拨通了南乔木的电话。

“叶欢,你怎么还没回来?”南乔木的声音永远那么的轻柔,宁静。

,“乔木我我不知道自己怎友了。”叶欢烦躁的抓了抓头发。

南乔木沉默了一下,静静道:,“叶欢,你不快乐了。”

她用的是肯定句,多年的相处她已经对他很熟悉,熟悉到从声音能听出他的心情。

叶欢长长叹息:“是的,我不快乐,乔木,我多想时间能够回到几个月以前,那时我们天天在一起,没钱却活得自在,哪怕什么都不说,静静坐在客厅里看电视,也是一种平淡的幸福可是自从莫名其妙多出一对爹妈,我感觉我的生活全乱了,我很不喜欢这样的生活,乔木,我们跑吧跑到一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重新过着以前那样简单平淡的日子……”

“叶欢,如果你想走,我陪你走!无论你走到任何地方,我都会陪着你,可是,叶欢你能逃去哪里?生活已经不一样了你已经无法改变你可以挣扎反抗,但你不能逃避它,因为你根本逃不掉!”

叶欢怅然若失,喃喃叹息:,“是啊我能逃去哪里”

索然一笑,叶欢静静道:,“乔木当我刚本发神经吧,我打电话其实只是想听听你的声音,如此而已。”

南乔木有些心痛,她为这个男人心痛,她很清楚叶欢现在的mi茫和挣扎,可她却无法帮他排解。

“叶欢,快回家吧,我在家里等你。”

她唯一能为他做的,便是在家中点亮一盏灯,照亮他回家的路,给他一片狭小而宁静的港湾。

,“嗯,我这就回家。”

叶欢冰冷的心因为,“家”这个字眼而感到了些许的温暖。

…………………………………………………………,

深夜,孤独的归人赶往回家的路上。

走到老城区的巷口,叶欢lu出了笑容,他看到老楼的窗口,一盏孤灯下,一道倩丽的身影正等着他。

家是男人的港湾,累了,倦了,伤了,第一个想到的便是家。

叶欢加快了脚步,他很想躺在客厅的旧沙发上,枕着南乔木的tui,两人静静的看着电视,或者,好好睡一觉,明天醒来,又是那个什么都不在乎的混蛋。

巷口越来越近,一道刺眼的白光射来。

变故突生!

一辆白sè的福田小卡笔直而快速的朝叶欢直撞过来。

相距咫尺,叶欢楞住,完全来不及反应。

福田小卡的车速很快,仿佛早已计算好了路线和速度,端等叶欢从马路走进巷口的那一刹便正好撞了过去。

车头的白光像利剑刺进了眼睛,也迟滞了反应。

叶欢在这一刹呆住了。

呼啸的卡车离他越来越近,像死神的镰刀,慢慢探向他的身躯。

叶欢脑子一片空白。

咫尺生死之时,一道胖乎乎的身影斜刺里冲出,动作疾如闪电,拽住叶欢的胳膊,将他往巷道里使劲一甩……

轰!

卡车呼啸而去,像喝醉了酒似的摇晃着,眨眼间便不见踪影。

电光火石间,死神的镰刀擦着叶欢的肌肤一掠而过。

叶欢姿势怪异的趴在巷道里,直到这个时候他才反应过来。

,“狗娘养的!有人要害我!”叶欢又惊又怒,脸sè苍白如纸,浑身冷汗哗哗往外冒。

一道苍老的声音嘲讽道:,“不错,这都被你看出来了,看来不傻。”

叶欢扭头望去,却见他的房东,也是多年暗中照顾保护他的王老头儿站在巷道外,一脸庆幸后怕的盯着他。

“王老头……咳,王叔,刚才是你救了我?”

王老头儿苍白的面容这时才恢复了少许的血sè,哼了哼,道:,“不然你以为是谁?臭小子,刚月你差点没命了知道吗?你妈给你配的保镖呢?”

“我今晚想自己走走,嫌他们碍事,打发他们走了。”

王老头儿气得连连摇头:“少不谙事啊!少不谙事啊!四周强敌环伺,你却如此大意,你想把你爸妈气死?你知不知道现在很多人都怕你出事”也有很多人恨不得你死无全尸?”

叶欢吃惊道:“我有那么招人恨吗我?”

“哼!希望你死的人,恨的不是你这个人,而是你现在这个身份,懂不懂?”

顿了顿”王老头儿道:“你最近得罪了什么人?刚才这事儿,有没有怀疑对象?”

叶欢点头,今晚这事如果不是沈家那些乱七八糟的人干的,那幕后指使者只有一个,杨素。

金钱和利益的youhuo,已令他彻底疯狂了。

叶欢眼中冒出了怒火,当即便掏出了手机,拨了杨素的电话。

响了好几声,杨素略带几分惊慌的声音传来:“喂?”

叶欢冷冷道:“杨公子,打你电话是想告诉你”我还活着。”

“…………”

杨素不出声,呼吸却急促起来。

“还有,那块土地我一定要拿到手!”叶欢语气一顿,变得ji烈起来,咬着牙对电话恶声道:“姓杨的”你最好弄死我,你不弄死我,我就弄死你!”

挂掉电话,叶欢长出一口气,望向王老头儿的目光充满了感ji。

“王叔,谢谢您!谢谢您今晚又救了我一次”叶欢诚恳万分的拉着王老头的手道。

王老头儿哼了哼,道:“算了”也是你小子命大”大半夜的,我刚准备出去遛一圈回去睡觉,正好碰上这档子辜j匕,否则”你小子的命令晚就交代在这儿了。”

叶欢心中愈发感ji,深深道:“王叔”以后我会好好报答你的,说实在的,以前我特恨您,您别怪我,我那时不懂事,人也穷,每个月你来收房租,我真希望您一不小心从楼梯口摔下去,进医院养个三年五载………

王老头儿:“…………”

他在犹豫是该夸他现在懂事,还是一个耳光扇过去。

“王叔,我错了”叶欢自顾自的怦悔:“我一个无业游民,没有收入来源,您收我房租却风雨无阻,那时真的ting恨您的,还记得有年下大冰雹,记得吗?拇指大的冰雹啊!敲在脑袋上绝对会晕过去啊!那种鬼天气您居然都敲响了我的门来收房租,您是有多缺钱呀,死要钱的德xing怎么跟我似的……”

王老头儿气得浑身直哆嗦:“那是因为我家就住在你家楼下,上个楼梯就到了,根本不用出门!”

“日久见人心呐!王叔,我以前错看你了,还做了很多对不起你的事,您别放在心上,那时年纪轻,不懂事”叶欢诚挚的朝王老头儿表态。

王老头儿沉默了一下,尽管知道自己可能会受刺ji,还是忍不住问道:“你做过什么对不起我的事?”

叶欢瞧了他一眼,目光很心虚,干笑道:“还是别说了,您年纪大了,心气平和才能长寿呀……”……”

“不行,你个臭小子今天非得把话说明白了!”王老头儿犯起了拗劲儿。

“说了您不许生气啊……”

“保证不生气。”

叶欢实在拗不过,只得小心翼翼的举了一个事例:“知道您的脑袋是怎么秃的吗?”

“不知道。

”王老头儿咬牙,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以前您有一个坏习惯,老喜欢把香皂洗发水什么的搁在楼梯过道上,因为这玩意儿连贼都不会偷……”

“然后呢?”

“然后,有一次您收了我房租后,我心里疼得直哆嗦,就弄了点儿脱毛剂掺在你的洗发水里”叶欢小心翼翼的比划了一下手指:“……五比一的比例,没敢多放。”

王老头儿脸sè顿时黑了,下意识用手一mo光溜溜的头皮,黯然叹息道:“难怪我的头发越洗越少……还有呢?”

“还有前年您不是养了条土狗吗?有一次我交了房租后身上没钱吃饭了,就把您那条名叫“礅礅,的土狗悄悄弄死,叫了猴子张三他们吃了一顿火锅,张三那小子最缺德,还给那火锅取了个名字,叫“礅礅火锅”我说不妥,万一您哪天再养条狗叫“尿尿,怎么取名儿?猴子说具体情况具体分析,那时还管它叫礅礅火锅……”

王老头儿脸sè由黑变红,开始喘上粗气儿了:“还有呢?”

“还有就是三不五时的偷您两条咸鱼肉干”教您养的八哥鸟说脏话,把四楼韩寡fu用过的黄瓜偷出来切成片炒给您下酒,朝您泡的药酒坛子里撤尿……”

见王老头儿脸sè已经变绿,叶欢急忙补充:“童子尿!正宗童子尿,猴子撤的,喝了大补。”

王老头儿:“…………”

仿佛打开了话匣子般,叶欢滔滔不绝的道:“最感到对不起您的,是有一次心情实在郁闷了,叫了张三把您家门锁撬开,然后拿您的牙刷帮您刷马桶,刷完又放回原位……”

王老头儿的脸sè已变成了深绿sè,胖胖的身躯不停的抖啊抖。

“行了行了,别说了……”

叶欢住嘴,看着王老头儿的目光愧疚中带着一点同情:“真相总是残酷而且血淋淋的总之”王叔,我错了,以后再也不害您了……”

叶欢话锋一转,又讨好的拍起了马屁:“不过说真的,这些年过来”您老一直没病没痛,安然无恙的活到现在,我们对王叔强悍的身体素质一直佩得五体投地,您比神农还牛逼,我们甚至成立了一个课题小组,

讨论到底给您喂点儿什么才能把您弄进医院……”

王老头儿长长叹息”一脸的悔意:,“刚才真应该让车撞死你这小王八蛋”救你干什么,手贱呐!”

…………………………………………”………………

叶欢回到家,南乔木还没睡,披着一件单薄的外衣,坐在客厅里等他。

叶欢心疼的搂紧了她,柔声道:“去睡吧,我已回家了。”

南乔木点点头,头轻轻靠在他的xiong膛上,听着他稳定有力的心跳,乔木惬意的闭上了眼。

“叶欢,你进门时脸sè很差,怎么了?”

叶欢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不把杨素刚才派人暗算他的事告诉她。

南乔木应该活在集牙塔里,她的世界只能有鲜huā和阳光,不应该看到世间那么多的血腥和不美好。

“没什么,可能晚上和刘子成喝酒喝多了吧。”

南乔木jiāo躯一扭,便待进厨房:“我去给你做碗醒酒汤,喝了再睡觉,第二天不头疼。”

“乔木”叶欢紧紧抱着她,力气很大,将下巴轻轻搁在她瘦弱的肩上,闻着她身上you人的清香,慢慢闭上了眼睛。

“乔木,别动,就这样抱一会儿”叶欢似沉睡般呢喃。

舁木一楞,然后浅浅的笑着,纤手轻轻环住了叶欢的腰,轻轻在他背上摩挲,温柔的力道令叶欢感觉自己像母亲怀里的婴儿,宁静,安详。

人生这样已经很足够了,为什么有的人还要不择手段的掠取那些所谓的权力和利益,甚至杀人全家亦在所不惜,他们到底为了什么?

这个问题令叶欢很不解。

他对这个繁华的世界越来越陌生,却总是不自觉的用自己的立场去揣度人xing的善恶。

思绪杂乱无章,像一团乱麻,闭上眼睛,叶欢又仿佛看到那辆带着死亡气息的白sè福田小卡朝他疾驰。

杨素那张yin沉恶毒的脸在他脑海里一闪而过。

叶欢悚然一惊,冷汗又冒了出来。

………………………………………………“…………

第二天中午,叶欢睡了一觉醒来,心情好了许多。

乔木已去基金会上班,客厅的桌上给他留着犹自冒着热气的豆浆和油条。

叶欢坐下刚吃了几口,周媚便来了。

每周三次课,这是老妈周蓉给他定下的学习计划。

今天学的仍然是兵法,叶欢对别的学科毫无兴趣,却对古代兵法情有独钟,常常不要脸的夸耀自己是古代战神转世,但他拒绝承认自己是兵法大家别子,嫌名字太难听,有骂人之嫌。

叶欢咬着油条跟叼着烟一个德xing,懒洋洋的道:“今天那孙子又说了什么yin人的话?”

周媚无奈叹气:“别子是我国几千年来最伟大的兵法家,军事家,1别,是人家的姓,古代人为了表示对圣贤的尊敬,便在他们的姓氏后加个“子,字,比如孔子,孟子,麻烦你提到他的时候直接说“别子”而不是“那孙子”听起来真别扭……”

“加个“子,字是为了表达尊敬?不对吧?”

“有什么不对?”

“日本鬼子,高丽棒子,这也是尊称?美不死那帮狗日的”

周媚:咒…………

她很想拿手里的兵法狠狠敲他的脑袋,看看里面到底装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怪念头。

“认真上课!端正你的态度!现在我是老师,你是学生,有你这样咬着油条喝着豆浆上课的学生吗?”周媚板起了俏脸。

叶欢两眼一亮,这情景好熟悉,日本爱情动作片里,冷艳的制服女老师,再加上老实本分的男学生,老师讲课说着说着就开始脱衣服发sāo……

不过这话他是绝对不敢说出口的,他怕周媚羞愤之下会从二楼阳台跳下去。

“今天我要教你的,是三十六计里的一计,名叫“釜底抽薪”所谓釜底抽薪,原意是指若不想使锅里的水沸腾,便将锅底燃烧着的薪柴抽去,没有了热量,锅里的水自然止沸。用于兵法上,就是说情势危急不利之时,使用谋略从敌人的最根本处着手,找到了事物的本源,然后消灭它,使得敌人失去了赖以成为优势的东西,敌人的优势失去,便很容易扭转战局了……”

叶欢听着周媚滔滔不绝的解释,脑海中却不断思索衡量。

敌人之根本,那么杨素的根本在哪里呢?什么东西是他赖以依仗的优势?

不知过了多久,叶欢的嘴角忽然微微勾了起来,弧度越来越大。

釜底抽薪……有点儿意思。

……………………………………”…………………………

ps:求保底月票!!这个月的第一天啊。。。保底月票应该都有吧?投出来,留着不能下崽的,相信我。。们就从了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