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界昊天传说

万界昊天传说

更新时间:2021-07-27 14:51:02

最新章节: 叶欢哥仨儿回到家,南乔木已做好了一桌丰盛的饭菜等着他们。见叶欢被扶回来的虚弱模样,南乔木大惊,追问之后,不由好气又好笑,张了张嘴,想说几句尖刻的话刺刺他,可一看到叶欢那副比死人多一口气的样子,心又软了下来。真是个让人不省心的小祖宗……猴子和张三见满满一桌子的菜,早已馋得口水快下来了,把叶欢往椅子上

第120章 输与赢

刚走出警局……猴子和张三两人慢吞吞的仰了上来……南乔木站在不远处,浅浅的笑着TXT下载。

哥仨儿最近记不清出入多少次警局了,大家也都从惶急变成了淡定,叶欢觉得这样发展下去很危险,搞不好再过段日子,大家就会因为长期没进局子而变得坐立不安。

“我说哥儿几个以后我出局子,你们能不能表示一下惊喜?不求你们载歌载舞,沸腾欢庆吧,至少也别垮着脸,恨不得我在里面多关几年似的……”叶欢不满的埋怨。

张三咧开嘴笑道:“欢哥,你进局子次数实在太频繁,我都怀疑警局是你开的了,想进想出还不是随便你,真的惊喜不起来,你进一回医院没准能让我们产生一点情绪上的bo动,要不你试试?”

叶欢狠狠踹了他一脚:“去你***,晦不晦气?你进一回医院试试,老子连骨灰盒都提前给你准备好,而且保证情绪bo动得很澎湃……”

猴子笑道:“欢哥,这回又是谁把你捞出来的?”

叶欢想了想,道:“捞我的人不少,什么政法委书记,市委书记,省厅厅长,还有杨素……”

二人吃惊道:“杨素捞你出来?他……没病吧?”

叶欢嘿嘿一笑,这里面的道道儿有点复杂,以他们俩的智商,很难解释清楚。

“反正呢,今天这个结果我还算满意了,拆了人家的房子,人家还得跟警局打招呼,毕恭毕敬把我送出来,这巴掌扇得才叫有手感,对吧?”叶欢得意洋洋的道。

猴子和张三互视一眼,忍不住朝他竖了竖大拇指。

“欢哥,土地的事怎么办?”猴子问出了最实际的问题。

叶欢敛了笑,想了一会儿,恨恨道:“土地必须是老子的!老子一定要从他手里抠出来!”

“怎么抠?”

“回去让周媚给我上上兵法课,我从兵法里面找点办法,你还别说,古代那孙子yin起人来真有一套,难怪他叫孙子,真够孙子的,丫要是穿越到咱现代,我估mo着跟他能拜个把子……”

“……”

哥仨儿这头说着话,另一头,南乔木款款走近高胜男,二女脸上都带着笑容,只是高胜男俏脸发红,笑容很不自然,怎么看都透着心虚的味道。

她不能不心虚,眼前这位才是叶欢的正牌女友,而她没名没份的,居然把人家的男朋友……那个了,换了谁都不自在的。

也不知道那混蛋嘴紧不紧,有没有把这事儿坦白,如果真坦白了,她高胜男当着乔木的面,这张脸可真得找地缝钻进去……

心绪杂乱间,乔木盈盈一笑,道:“高警官,又见面了,此情此景,有没有觉得很熟悉?”

高胜男按下不安的思绪,俏目一扫,不由笑了起来。

“是啊,叶欢第一次进警局也是我送出来的,那混蛋不长眼,碰瓷碰到**头上,那时正好也是你们在门口接他……”

二女说起当初,一同笑出了声。

高胜男越笑越觉得黯然。

人生若只如初见,如果没有当初那些往事的交织,恐怕也不会有如今这般进退维谷,爱恨两难吧。

站在南乔木面前,高胜男觉得自己是个失败者,人家根本没应战,自己便已输了这场战争。

她输的,不仅仅是二十年朝夕相伴积累出来的感情,还输给了那种心灵的投契,对彼此深入骨子里的了解,叶欢和乔木仿佛是同一个人,乔木像影子,一直默默跟随着他,不论这个男人在外面闯了多大的祸,干了多出格的事,影子始终不曾抛弃他,始终对他微笑,哪怕叶欢被全世界抛弃,只要一回头,他的影子必然还跟着他。

高胜男无数次问自己,我能做得到吗?能做得比乔木还好吗?

她不敢肯定,xing格决定命运,xing格也决定了缘分,高胜男的xing格不是那种甘心默默当影子的女人。每次看到他们站在一起,高胜男总会产生一种错觉,叶欢天生就是属于乔木的,乔木也天生属于叶欢的,少了任何一个这幅画面竟变得残缺。

输给南乔木这样的女人,她不冤。

这个男人,我命里注定得不到吧……高胜男面带苦涩的想。

二女没有聊多久,有些事情大家心知肚明,却不能说,说出来未免无趣。

南乔木何尝不知这位俏丽的女警官对叶欢暗怀情愫,对她虎视眈眈?

女人在面对情敌时,最等而下之的,便是用炫耀的方式展示自己的胜利,展示这些的同时,她必然不会是最后的胜利者,这样的女人太虚荣,不值得男人爱。

聪明的女人懂得收敛,懂得若无其事的微笑,懂得低调的收获自己的胜利果实。

南乔木无疑是个聪明的女人。

“这个家伙,很让人伤脑筋呃……”南乔木咬着下chun,成浅的笑。

高胜男也笑,笑得很苦涩:“确实很伤脑筋,隔三岔五就进来,简直是咱们局里的v?客户了。”

南乔木噗嗤一笑,望定高胜男,很认真的道:【大家都是朋友,麻烦你以后多关照他,你知道他那熊胆气,一言不合就闯祸,我估mo着他以后进警局的次数不会少,你帮忙照应一下,我怕他以后进来会吃亏。”

高胜男点头,局里很多事情是大家隐约知道的,有些**胞气暴,素质也不高,刑讯嫌疑人的事情不是没有过,乔木的担心是有道理的。

“你放心,有我在,委屈不了他。”

乔木笑着拉住了她的手,高胜男下意识想挣,但又忍住,一脸的不自然。

“谢谢你,你知道叶欢的身份,越往高处走越险恶,他需要朋友我和猴子张三他们出身贫贱,帮不上太大的忙,你以后帮帮他,好吗?”

高胜男看着乔木那双无邪纯净的眸子,用力点了点头。

叶欢心不在焉的跟猴子张三他们说着话,眼睛却不断瞟着二女的方向。

这会儿他有点胆颤心惊,冷汗都冒出来了。

这俩女人在说什么?高胜男那八婆不会把那晚的事说出来,直接跟乔木宣战了吧?真是这样的话他以后的日子一定很精彩。

得赶紧把她们隔开,言多必失,特别是女人的嘴,绝对的自制力差,一说就说溜嘴了。

叶欢几步走到二女面前,干笑道:“乔木,咱们回家吧折腾了一夜,我饿了。”

乔木lu出了无奈的神情,浅浅朝高胜男一笑。

高胜男似笑非笑的睨着他:“叶少爷,欢迎您下次再来,警局的大门随时向你敞开。”

叶欢mo着鼻子干笑。

死条子,真不会说人话!听听这语气,跟他妈窑姐儿似的……

…………………………………………………………

回到熟悉的家,哥仨儿把自己扔进了客厅的旧沙发满足的长吁口气。

乔木带上零钱便又出门去菜场了叶欢说饿了,她便急匆匆买菜做饭,乔木一直这样照顾着叶欢。

猴子道:“欢哥,这回事情干得牛逼爽快,不过跟那姓杨的梁子也算彻底结下了,那块土地恐怕不容易拿到手了吧?”

叶欢苦闷的叹了口气:“我也不知道,我问过周媚,咱们的福利院正好处在那个高尔夫球场规划图的中心位置,也就是说如果他服了软,把福利院周边那十几亩地给我,就意味着整个球场的规划项目全部要作废,投进去的一亿多资金全部打了水漂儿,难怪杨素那小子死活不肯松口,丫已经算很有涵养了,换了我是他早他妈玩命了。”

“立场不同,对待事情的方式自然不一样,这很正常。”

叶欢道:“富人们打一杆球好几万,这里建不成自然也有别的地方消遣反正他们钱多烧得慌,我们不一样我们只有这栋老楼,没了它,院里一百多号人都得睡大街了,所以这件事我们宴决不能退让,不管跟杨素结再深的仇,把土地给我再慢慢算!”

“怎么拿到那块地呢?”

叶欢笑而不语。

刘子成现在到处在找杨素以前做孽的证据,自己这边总归也有办法的,草根有草根的智慧,这种智慧或许不登大雅之堂,但一定能打他个措手不及。

猴子和张三互视一眼,嘿嘿怪笑道:“欢哥,王见王的场面不好受吧?刚才俩女的在聊天,我都觉得你ku裆快湿了……”

“你才尿ku子呢,我那只如……只人……”妈的!老子ku裆真的快湿了!”叶欢悻怯骂道。

二人哈哈大笑。

猴子羡慕道:“喜欢欢哥的女人太多了,为什么我和张三到现在还是光棍一条?欢哥,传授点经验呗……”

叶欢斜睨着他:“经验?你还是上非诚勿扰相亲比较靠谱儿。”

张三兴奋道:“我也去,猴子,咱俩一起参加。”

叶欢摇摇头,语重心长道:“三儿啊,不是哥哥我打击你,猴子这模样去的话,勉强能逮住俩眼睛近视的妞,猴子不帅,可人家至少长得周正,你再看看你……”

张三不高兴了:,‘我怎么了?”

叶欢想了想,道:“我就这么说吧,猴子如果上节目,我估mo着台上好歹还能剩一盏灯,两人王八看绿豆勉强对上眼,你呢,你一上台,就冲你这模样,台上台下连他妈安全出口的灯都得给你灭了,好好的相亲节目拍得跟《死神来了》似的,多渗得慌呀,人家电视台没得罪你,你干嘛跟人家过不去……”

猴子一旁打断了叶欢的话:“欢哥,别说了,三儿哭了。”

…………………………………………………………

ps求月票,最后一天了,月票别留着了,下不了崽儿的,相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