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界昊天传说

万界昊天传说

更新时间:2021-07-27 14:51:02

最新章节: 叶欢哥仨儿回到家,南乔木已做好了一桌丰盛的饭菜等着他们。见叶欢被扶回来的虚弱模样,南乔木大惊,追问之后,不由好气又好笑,张了张嘴,想说几句尖刻的话刺刺他,可一看到叶欢那副比死人多一口气的样子,心又软了下来。真是个让人不省心的小祖宗……猴子和张三见满满一桌子的菜,早已馋得口水快下来了,把叶欢往椅子上

第118章 疑窦渐生

小小的审讯室甲,高胜男深深的注视着他。

她一直很想了解这个男人,了解他的喜怒哀乐,了解他的点点滴滴,可他总是拒绝让她了解,有意无意的逃避,哪怕两人发生了那种关系,她也依然走不进他的心里。

每个人的人生都有各种各样的无奈,喜欢却又得不到,哪怕倾尽所有仍无济于事,这是人生中最无奈的一种吧。

近在咫尺,却远如天涯,无论如何努力,也达不到那触手可及的距离。

高胜男心中涌出许多悲哀和无力感。

她觉得很委屈,又觉得受这委屈是自己活该,同时又深深恨着叶欢的无情。

女人的心思很难懂,也许连她们自己都不懂。

叶欢当然更不懂了。

他仍在没心没肺的笑:“高警官,咱们老熟人了,这些问题你应该知道,干嘛还问个没完?”

高胜男板着脸道:“态度端正点!谁跟你熟人?”

“怎么不熟,都熟到开房了,还要怎么熟?哎,你可别想赖帐啊,这是你一辈子的污点,怎么都洗刷不了的……”叶欢得意洋洋的笑:“我给二弟拍了照呢,你有把柄在我手上。”

高胜男俏脸升起酡红,眼睛却喷出了羞与怒交织的火光“闭嘴!再说一次试试!谁……谁有把柄?”

叶欢转念一想,那根把柄是他自己的,顶多算是不雅自拍,实在当不得什么证据。

“我有把柄,但是没拍到你的漏洞……”叶欢无限颓然道。

高胜男:“……”

叶欢坐在审讯室的同一时间,腾龙集团总裁周蓉的劳斯莱斯房车缓缓驶入了宁海市委。

因为叶欢受袭,宁海市前市长徐胜治被撤,省里调来了一位新市长,搭起了市政府的新班子,可市委书记张诚泰的位置却一直没有变动,近来省里已经有了声音,张诚泰也许会进省委党校学习。

中国官场上,进党校学习是一个很明显的信号,进党校的一般有两种人,一种是即将被调离岗位闲置起来的,还有一种则是仕途光明,即将升任的。

省委组织部的通知其实早已下发到张诚泰手上,他很清楚这纸通知代表着什么。

老领导终究没忘了他,离开宁海前提携了他一把。

闻蓉走进市委书记办公室时,张诚泰仍在工作。

秘书将周蓉请进了办公室,张诚泰一楞,接着lu出了笑容,起身迎向周蓉。

“原来是沈夫人,您来市委怎么不提前通知一声?”

周蓉淡淡一笑,道:“张书记,这么晚本来不该打扰您的,可是有件事ting急,我必须亲自来一趟,我那个不懂事的儿子……唉。”

张诚泰一楞,笑容有点发苦。

又是叶欢,这小子就不能消停几天吗?眼看他就要进党校学习了,你就不能等我走了再闯祸?

同时张诚泰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能让沈夫人亲自出面,恐怕这回叶欢闯的祸不小。

“沈夫人,老领导对我有知遇之恩,您有什么事尽管吩咐。”

“叶欢呃……把别人的一幢别墅拆了。”

张诚泰心一紧:“难道出了人命?”

“那倒没有。”

张诚泰放松一笑:“没出人命就好,拆幢房子嘛,虽然有点出格,也不至于……”

周蓉打断了他的话:“可他拆的是省委杨书记公子的房子。”

张诚泰如同被人掐住脖子似的,一张脸噎得通红。

周蓉静静看着他:“我家老沈律人律己很严格,这事我没敢让他知道,如果张书记觉得事情棘手就算了,我还是给老沈打个电话吧。”

张诚泰涨红了的脸又刷地变白。

这话是什么?是考验呀!

进党校学习的通知还热乎着,现在老领导的儿子有难,你难道敢推脱?敢推脱等你党校学习回来,估计也就是个省委党史研究室主任之类的清闲位置了。

张诚泰很清楚,就算叶欢把天捅了个窟窿,得罪了玉、皇大帝,这会儿他也必须坚定不移的站在叶欢这一边,官场里,所站的阵营决定着态度倾向,也决定着政治前途。

张诚泰当下毫不迟疑的拿起了电话:“接政法委杨书呃……”

…………………………………………………………

江南省委大院1号楼。

1号楼是省委书记杨清风的住宅楼。

住宅楼里灯火通明。

杨清风目光锐利的扫视着坐在他面前毕恭毕敬的杨素。

杨清风今年五十五岁,这些年官场里隐忍或厮杀,已将他的心xing磨练得非常坚定,从当年还是一个县长秘书的时候开始,他的官场之路一直走得很小心……生活甲……他是个很严谨很自律的人。衙门之中好修行,能坐到省委书记这个位子,除了丰富的官场经验和智慧,还需要荣辱不宠不惊的坚强心态,以及让人无可挑剔的严谨作风。

杨清风一直做得很好,从县长秘书到一方封疆大吏,他几乎没有任何让人挑剔的地方,对自己,对子女都是严格要求,严厉禁止他们在外面打着自己的旗号惹事生非。

然而杨清风毕竟是一省首脑,平时工作太忙太累,儿子杨素在他面前一直表现得儒雅知礼,勤俭懂事,杨清风便渐渐忽略了对杨素的教育提点,他根本不清楚自己的儿子究竟做过些什么,杨素的很多事情他完全不知情。

这不能怪父亲不尽责,一省封疆大吏,每天有多少工作要处理,有多少会议要开,恐怕谁也无法想象,他们根本腾不出时间来关心自己子女的道德和教育问题因为疏忽,于是才产生了诸多xing情暴戾凶残的官二代,他们这些人xing格的形成并不完全是父母的放纵,很大的原因是受父辈祖辈的地位影响,由此产生高人一等的优越感,这种优越感必须要有实质的东西来支撑和维持,如何才能保有这种高人一等的感觉呢?当然是金钱和权势,如何获得金钱和权势呢?当然靠父辈和祖辈的面子。

于是优越感渐渐变得愈发畸形扭曲,化作了对金钱权势的贪yu,贪yu不止,沟壑难填,部分官二代的本质便跟野兽一般凶残暴戾,毫无道德约束。

当然,这些只是本xing绝大多数时候,他们的表相都是温文儒雅,且受过良好教育,有着良好涵养的翩翩才俊,只是一旦揭去那张儒雅的外皮,里面的面孔便是狰狞而凶恶的。

杨素就是个很典型的例子。

父子俩已经说了一会儿话了。

杨清风静静的看着他:“这么说,今晚别人拆你的房子,全是别人的错而你半点责任都没有?”

杨素有些焦急:“爸我从小在您跟前长大,您看我像是那种惹是生非的人吗?”

杨清风淡淡一笑。

他没老糊涂,当然不信这种一面之辞,他深知权力的威力,省委书记的儿子,走出去也是一面金字招牌,他反感子女打着他的旗号招摇,可下面的干部讨好巴结者太多了,人家吃饱了撑的没事会去惹你?

一个巴掌拍不响,这事必然有内因的。

杨清风突然觉得面前的儿子有点陌生,陌生得仿佛认不出了。

此刻他想的并不是叶欢拆他儿子别墅的事,而是另外一个令他恐惧的想法。

……儿子这些年到底在外面做了些什么?他是否如同在自己面前一样,在外人面前也是这般温文有礼,品xing俱佳?或者呃……他在自己面前的这副恭谨样子全是装出来的?

杨清风发觉自己对儿子太不了解了。

由今晚被人拆房子,再联想到数年前一个叫小洁的女孩死亡刘省长的儿子闹上门来不依不饶,素来思维镇密的杨清风不得不产生了怀疑。

杨素目光有些畏惧的看着父亲的脸sè。

父亲的脸sè很沉静,他永远都琢磨不透父亲在想什么。

因为未知,才感到畏惧。

轻轻敲了敲茶几杨清风缓缓开口:“事情没调查清楚,先放着沈总理的儿子嘛,叫人先放了……”

杨素急了:“爸……”

杨清风沉静的目光忽然如箭一般锐利,仿佛洞穿了杨素的心灵。

“你如此不依不饶,到底想怎样?”

“我……”杨素满头大汗,讷讷无言。

…………………………………………………………

审讯室里,叶欢还在跟高胜男有一句没一句的闲扯,电话却响了。

刚一接通,刘子成兴奋的声音传来。

“操!牛逼啊叶兄弟!居然拆了那***房子,这么多年了,你是我见过最牛逼的!老大,你以后就是我老大了,我对你就一个字,***服了!”

叶欢懒懒的笑:“这话我怎么听着这么不舒服呢?感觉自己成了耍猴戏的猴子,刘兄,你看戏看得ting惬意的吧?”

刘子成兴奋道:“老大我实在太佩服你了,以后有这种事你一定要先跟我打声招呼,我也不能光看戏呀,这事怎么也不能少了我的掺和,人活一辈子图什么?就图个快意恩仇,做到别人认为我做不到的事情,那才叫牛逼……”

叶欢想了想,道:“这话不兵……”

“啊?”

“吃屎你做得到吗?你牛逼一个给我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