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界昊天传说

万界昊天传说

更新时间:2021-07-27 14:51:02

最新章节: 叶欢哥仨儿回到家,南乔木已做好了一桌丰盛的饭菜等着他们。见叶欢被扶回来的虚弱模样,南乔木大惊,追问之后,不由好气又好笑,张了张嘴,想说几句尖刻的话刺刺他,可一看到叶欢那副比死人多一口气的样子,心又软了下来。真是个让人不省心的小祖宗……猴子和张三见满满一桌子的菜,早已馋得口水快下来了,把叶欢往椅子上

第117章 拆房

保安队长正哀求着叶欢的时候,叶欢的保镖已经毫不客气的踩踏过别墅前的高级草坪,粗鲁的踹开了4号别墅的大门,别墅里面黑灯瞎火,保镖打开灯,分成几组搜索整个别墅,没一会儿的夫,里面传来杀猪般的嚎叫声最新章节。

“你们是什么人?要干什么?这是si人住宅,省委杨公子……啊——”

话没说完,一个三十多岁只穿着内ku的男子便被保镖蛮横的拖到了门外。

保安队长脸一垮,几乎快给叶欢跪下了:“这位先生,他是省委杨公子的朋友,杨公子是谁你们知道吗?”

叶欢神sè有些古怪的瞧着他:“杨公子我当然知道,今天就是冲着他来的。”

保安队长不说话了。

明知杨公子的身份,还敢上门找事,这说明人家不是猛龙不过江,他的身份绝对不比杨公子低,人家根本不怕杨素。

保安队长唉声叹气,神仙打架,凡人遭殃,今晚这事他管不了,必然会被杨素迁怒,饭碗恐怕保不住了。

别墅门口,穿着内ku的男子仍旧杀猪般的嚎叫。

“你们想干什么?来人啊!救命!快报警!有强盗!”

这时保镖又从别墅里搜出两名佣人模样的人,同样粗鲁的将他们拖到了门外。

一名保镖匆匆来到叶欢身边道:“叶少,别墅我们都搜过了,里面只有这三个人。”

“确定了吗?不要有遗漏。”

“确定。”

叶欢笑了,袖子一撸,指着那幢华丽的4号别墅,像个战场上指挥千军万马的大将军,大声道:“攻城!给老子拆了那破房子!”

保安队长弱弱的道:“去年刚建成的,不是破房子。”

叶欢一瞪眼:“老子说它破,它就是破TXT下载!不但破,而且违章了!怎么着?”

说话间,两台大率挖土机犹如蓄势待的前锋士兵一般,轰隆隆的压过小区门口的栏杆,突突突的朝4号别墅开去。

4号别墅里拽出来的男子停止了哭嚎,目瞪口呆盯着缓缓驶近的挖土机,这哥们儿估计也是养尊处优的货,何曾见过这等阵仗?一时间呆楞住了,直到挖土机的大铁手离他不到十米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就地打了个滚儿,又爆出惊天的嚎叫声。

“你们……无无天啊!保安,快报警!”

转眼间,挖土机已经开到了4号别墅的门前。

喧闹声惊醒了小区里不少住户,能住在这里的人都是有钱有势的贵人,风浪见过不少,不过像今晚这样的阵势,他们还是头一次见,几个人见情况不妙,于是赶紧拨了11o报警。

保安队长也趁叶欢不注意,偷偷打了杨素的电话,这事太严重了,无阻拦是没办的事,可如果连通知都不给,他的饭碗真的保不住了。

就在叶欢准备下令推倒房子的时候,杨素的电话打来了。

电话里,杨素的声音又惊又怒,带着几分不敢置信。

圈子里撕破脸的事情常有,可把脸撕得这么难看的,这还是头一回。

杨素深深震怒了。

“叶欢,你把挖土机开到我别墅门口是什么意思?你想干什么?”

叶欢点着烟,深深吸了一口,悠然笑道:“你刚才不是想拆我的楼吗?一报还一报,我现在来拆你的楼啦,杨公子,有何见教?”

“你……叶欢,你是沈家子弟,也是名门贵胄之后,怎么做起事来像个痞子?一点规矩都不讲了吗?沈家的体面还要不要?”

叶欢哈哈大笑:“老子本来就是个痞子,难道你现在才知道?至于说规矩,你半夜不声不响拆我楼的时候,跟我讲规矩了吗?现在你才讲规矩,早干嘛去了?”

杨素一滞,半夜拆福利院这事儿他确实做得不够地道,尽管拆楼合理合,可叶欢的面子搁在那儿,他仍旧招呼都不打便叫人拆楼,多少也坏了圈子里的规矩,他本来打算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福利院拆了,造成无改变的事实,然后再去向叶欢道歉,顺势给他们一点补偿,没想到福利院没拆成,反而叫叶欢拿住了话柄。

混这个圈子的人,多是依仗长辈恩荫的衙内公子,混的就是个脸面,杨素叫人拆楼的做是打人的脸,如果换了别的衙内,打脸就打了,可对方是叶欢,是沈总理的儿子,这就有点不合适了。

深深吸口气,杨素和声细气道:“叶欢,拆福利院这事儿我承认做得有点欠考虑,我和你都是不一般的身份,这事儿咱们能不能坐下来好好谈?”

叶欢很爽快的点头:“行,我跟你好好谈。”

杨素一喜,还没说话,叶欢又补了一句:“……等我把你这破楼拆了,咱们再好好谈。”

杨素大怒,有种被人戏耍的羞辱感,yin沉着道:“叶欢,你这是打算彻底撕破脸了?”

“当然是撕破脸了,不然我大半夜的弄两台挖土机到你门前,你以为是来给你拜寿吗?”叶欢冷笑。

“你……你有胆试试!姓叶的,你敢拆我的房子,我跟你姓!”杨素气急败坏的嘶吼,终于失去了所有的风度。

叶欢笑了,笑得很甜。

他像偶像剧里的男主角在大海边给女主角打电话似的,将手机高高举起,朝挖土机司机打了个手势,深情的对电话道:“干儿子,你听……”

两台挖土机的大铁手启动,像两只巨人的手臂,毫不留情的直直插进了别墅的墙壁中,摧枯拉朽,势不可挡。

轰隆!轰隆!

装饰华丽的别墅凄惨落魄,摇摇yu坠。

“听到了吗?”大海的声音。”叶欢的声音浪漫得一塌糊涂。

杨素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巨响,眼睛一闭,面容不停抽搐起来。

完了!五百万的别墅毁了。

“叶欢……这事没完。”杨素像只受伤的野兽,低沉的嘶吼。

叶欢的声音也变冷:“杨素,你下次再敢拆我福利院的楼,我就让挖土机开到省委大院去,把你爹住的楼也拆了,这不是威胁,老子横下心,什么事都敢做,不信你可以试试。”

凄厉的警笛声划破夜空的宁静。

警局出警,带走了叶欢和一应保镖。

今晚的事情闹出了不小的动静,警察不可能无视。

杨素的别墅被挖土机把房顶都掀了,原本华丽的小楼已然成了一堆废墟,房产公司请了工程师来看过,楼房已彻底毁掉,不可能修补了。

叶欢坐在警车里,有些郁闷的看着窗外不断掠过的风景,闷声叹了口气。

又他妈进局子了。

最近仿佛跟警局拜了把子似的,隔三岔五就进一回。

叶欢心情有些惴惴,羊入虎口啊,不知道高胜男那女流氓会不会在审讯室里jian了我,这女警察口味ting重的,丫要是把我铐在椅子上,穿个皮裙抽我鞭子,我是反抗还是从了?

怀着不安的心情,警车驰进了警局,警察们押着叶欢和保镖们下车,走向二楼审讯室。

叶欢心里不断的祈祷上帝,别让碰着那女流氓,千万不要……

很明显,上帝今天休假。

在审讯室的椅子上刚坐下,门外便一阵踢踏的脚步声,一道靓丽高挑的身影走了进来。

高胜男捂着额头叹了口气:“今晚闹出这么大动静的人原来是你,你果然还是闯祸了……”

叶欢干笑:“你可以当我什么都没做,把我放出去……”

高胜男白他一眼,恨铁不成钢的语气道:“你这人做事有谱没谱啊?叫了两台挖土机拆人家的房子,你脑子怎么想的?你知道事情多严重么?”

“多严重?惊动中央了?”

“还贫!杨素给公安厅副厅长打了招呼,要求严惩罪犯,还他一个公道,他现在估计已经在赶往省委大院的路上了,你这耳光扇得太重,杨素已经出离愤怒了,估mo着现在准备向他爹告状,这事恐怕很难善了。”

高胜男深深叹气,这家伙一出手就是重招儿,根本不给人留台阶,换了谁都会愤怒得失去理智的,杨素平日里风度翩翩,涵养十足,今天不也被叶欢逼得差点疯了吗?

叶欢仍旧一副满不在乎的笑容:“告状就告状呗,大不了判我几年,今天我出了。恶气,坐几年牢都值了。”

高胜男再次横了他一眼,道:“你就这么喜欢坐牢?估计你想坐也坐不了,这事儿闹大了,你以为杨素为什么去省委大院告状?因为你母亲也在上下活动,现在估计整个省委都惊动了,杨素就是要赶在事情有结果之前,在他老爹面前先把他自己摘干净,你啊,你可真有本事,每次闯祸都那么惊天动地。”

叶欢笑道:“真是不好意思,大半夜的还劳你亲自来审我,……哎,你该不是专门等着审我吧?审我让你这么有快感?”

高胜男气得恨不能冲到他面前狠狠踹他一脚。

“没良心的混蛋,我听说你出了事,急急忙忙赶回警局,就是怕别人审你的时候不知你身份,让你吃亏……你,混蛋!”高胜男眼里泛起了泪光。

叶欢一凛,急忙认错:“对不起,我不知道……哎,我这人ting完美的,就是这张嘴有点欠抽,你别跟我一般见识。”

高胜男俏脸一板,语气冰冷道:“公事公办,你,姓名。”

“叶欢。”叶欢很有眼力,这个时候不能再惹她生气了。

“年龄。”

“二十。”

“职业。”

“无业……不对,有业,有业!我是欢乐基金的人代表,也就是俗称的老板。”

高胜男嘴角一勾,想笑又忍住,仍旧板着脸道:“政治面貌。”

“面貌?”叶欢一楞,下意识mo了mo自己的脸,呆呆地道:“……瓜子脸吧。”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