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界昊天传说

万界昊天传说

更新时间:2021-07-27 14:51:02

最新章节: 叶欢哥仨儿回到家,南乔木已做好了一桌丰盛的饭菜等着他们。见叶欢被扶回来的虚弱模样,南乔木大惊,追问之后,不由好气又好笑,张了张嘴,想说几句尖刻的话刺刺他,可一看到叶欢那副比死人多一口气的样子,心又软了下来。真是个让人不省心的小祖宗……猴子和张三见满满一桌子的菜,早已馋得口水快下来了,把叶欢往椅子上

第115章 守护

高胜男开着警车,将叶欢送到老城区的巷口,脸sè难看的狠狠瞪了他一眼,然后便开车走了TXT下载。

猴子和张三蹲在巷口抽烟,见警车开远,二人坏笑兮兮的围上来。

“行啊欢哥,坐奔驰宝马不算什么,被警车接送那才叫真牛逼……”

叶欢嗤道:“牛逼什么呀,你知道我坐里面什么感受吗?跟他妈被警察擒获的犯罪份子似的,死条子成心让我出丑,一路拉着警报开过来,我这张脸差点藏ku裆里了。”

猴子和张三大笑:“这活脱一出游街示众啊,欢哥,这你也忍了?”

叶欢得意的笑道:“老子是那种忍气吞声的人吗?我坐在车里想啊,老这么下去不是办法,于是干脆横了心打开车窗,朝着外面的路人大喊1看清楚我这张脸,我是被女人强暴的受害者,你们不要跟陌生人说话”然后死条子就把警报和车窗关了,一路飞快把我送回来。”

猴子和张三一楞,接着哈哈大笑。

“欢哥,你有时候真够混蛋的。”

叶欢顺手夺过猴子耳朵上夹着的一根软白沙,点上火,三人蹲巷口墙角闲聊。

张三缓缓吐出一个烟圈,道:“欢哥,你和乔木已经在一起了,那位女警官也对你有情意……”

猴子接口道:“不止女警官,还有周媚,还有那个红虎的女老总,那姓柳的老总每次对你凶巴巴的,可我看得出那姑娘对你有意思……”

张三道:“这么多女人,欢哥你打算怎么办呀?乔木跟咱们一起长大,你可不能对不起她。”

叶欢不满道:“我是那种人吗?好不容易跟乔木在一起了,我怎么会辜负她?至于其他的女人“嗯装傻混过去吧。”

“欢哥,别的女人好说,高警官她跟你,那啥过了呀,你也混过去?”

“只能混过去,你们要搞清楚,是她上我,我不告她已经算很厚道了,一想起那天晚上,我就有种淡淡的忧伤……”

“淡淡还是婆蛋?”

“都他妈忧伤!”

三人蹲在巷口说着话的时候,南乔木从外面走过来她一只手抱着很厚的帐簿,另一只手拎着一个袋子,袋子里装着很多新鲜的菜。

叶欢赶紧熄了烟迎上责,顺手便接过了她手里的帐簿和菜。

“以后饿了咱们叫外卖送来,你别太辛苦。”叶欢疼惜道。

南乔木浅浅的笑摇头道:“那怎么行?外面叫的饭菜谁知道干不干净?还是自己做的放心,你们吃着也健康。”

猴子和张三对视一眼,加快脚步往家里走。

南乔木揉了揉酸的胳膊,双手便挽住了叶欢的手臂。

“叶欢,我刚刚在街上看到你坐着高警官的警车回来”

叶欢心一紧,急忙道:“乔木我和高警官”

南乔木拦住了他的话笑道:“别说我知道你和她是朋友,她帮过你的忙,嗯,我相信你呢。”

“叶欢你现在身份不一样了,确实应该多结识些朋友不论处在哪个阶层,多些朋友总没有坏处,将来遇到困难,才有人肯出手帮你,男的女的都好,你别在意我,我不是那种小肚鸡肠的女人,不会吃那些莫名其妙的干醋。”

叶欢心头浮上淡淡的感动,看着乔木那张素净单纯的脸,叶欢缓缓道:“乔木,你在我心里是最重要的。”

南乔木的胳膊挽得更紧了,将头慢慢靠在他的肩上,脸上1u出了甜mi的微笑。

阳光洒在斑驳的小巷里,将二人的影子映照在青石巷道上,影子拖得很长,仿佛融为一体,密不可分。

…………………………………………”………………

深夜,刺耳的电话铃响起。

叶欢揉着惺忪的眼睛,不耐烦的接通了电话。

刚听了两句,叶欢的眼睛突然睁大,眼中很快布满了愤怒的血丝。

“老院长被人打了?谁他妈拆我们的楼?”

电话那头又说了几句,叶欢挂断电话,猛地从combsp刚穿好衣服,卧室门被乔木推开。

“怎么了?谁的电话?”

叶欢脸sè一片铁青,却故作轻松道:“没什么,你继续睡,我有事出去一趟。”

南乔木抓住他的袖子,肃然道:“是不是福利院出事了?叶欢,福利院也是我的家,我有权利知道,告诉我!”

叶欢犹豫了一下,低沉道:“是的,有人拆我们福利院的老楼,那帮人半夜把老院长和一百多个弟弟妹妹们赶了出去,动用了推土机和吊车,打算强拆老楼,老院长跟他们理论,被他们打出了血”

乔木眼中一痛,回到房里披上一件外衣,急匆匆跟叶欢出了门。

一边出门,叶欢一边打电话通知了猴子和张三,然后把周蓉派到叶欢身边保护他的十几名保镖都召集起来,备好车子,便飞快朝郊外福利院驶去。

叶欢坐在车里,眼睛快喷出火来,牙齿咬得格格直响,拳头攥紧,微微颤抖。

杨素!

这***抛开了表面的虚伪客套,直接动手了。

南乔木轻轻握住他颤的拳头,虽然神情很焦急,可声音一如往常般柔静。

“叶欢,不要急,不要乱了分寸,面对变故,你先要保持冷静的头脑。”

叶欢看了她一眼,杂乱愤怒的情绪稍稍缓和。

“乔木,我突然现自己好失败“”叶欢深深垂下头,神情颓丧。

“我一心想给福利院做点事让老院长和弟弟妹妹们过得好一点,想让他们住大房子,不愁吃穿,有条件治病读书,将来长大了能堂堂正正tingxiong做人,不会因为自己是孤儿而感到自卑,被别人排挤乔木,我是真的盼着他们好,可是为什么他们却因为我而遭受更多的痛苦和磨难?”叶欢垂着头,意气消沉的样子令乔木心痛。

“叶欢,不要责怪自己,这不关你的事,你是善良的别人的罪恶不应该加诸到你的头上,叶欢,振作一点,想想以前,我们什么都没有的时候照样咬着牙硬撑过来了,现在你拥有了很多,却为什么如此消沉?我眼里的叶欢是个顶天立地的汉子,不是自怜自怨的可怜虫!”

叶欢抬头,看着舁木担心又充满了鼓励的美眸,原本黯淡无神的目光渐渐放出了光亮。

…………………………………………………………,

与此同时福利院门口。

明亮的探照灯下两台推土机轰隆隆的慢慢往前挪,福利院门口站着十来个**岁的孩子,他们只穿着单衣,站在寒风里瑟瑟抖眼中蓄满了泪水,却努力ting直了腰凛然不惧的直视着强烈刺眼的探照灯,还有那越来越逼近的推土机钢铲。

仿佛威胁般,推土机的钢铲一点点的逼到他们身前,孩子们手拉着手,将院门堵得死死的,浑然不顾那越来越近的死亡威胁。

人群里,一个孩子因为害怕,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年长的孩子板着小脸让他退远,孩子一边哭一边倔强的摇头,使劲抹着脸上的泪水,泛着奶气的声音在院门上空飘dang。

“院长爷爷说过,做人要有骨气,我害怕,但我不退!”

仿佛听到了召唤一般,原本站在远处畏惧看着推土机即将推倒福利院围墙的孩子们一步一步向门口聚集,不论年纪大小,他们手拉着手,慢慢走到推土机的钢铲前,一个个咬着下com,任凭害怕委屈的泪水不停流淌,拉着的手始终不曾松开。

推土机仿佛威胁似的,出轰隆隆的巨响,又向前逼近了一点点。

胆小的孩子们大哭起来,却没有移动半步。

“院长爷爷说,这里是我们的家,如果被坏蛋推倒,我们以后就没家了,为了家,我们不能退!”一名年长的孩子咬着牙,带着哭音大喊。

一条身影匍匐在地上,双手抠住泥土,一点一点的艰难挪动,一直爬到人墙的最末端,那双沾满泥土的小手也加入进来。

他叫小勇,今年才六岁,患有小儿麻痹症。

孩子们一边哭着,互相牵着的小手却拉得更紧了,高矮不一的人墙,像一道脆弱的河堤,默默的承受着世间汹涌的黑暗洪流。

院门不远处,老院长额头流着血,神情哀恸的苦苦向一名穿着西装的眼镜男子请求着什么,眼镜男神sè漠然的摇摇头,老院长苍老的面sè愈悲苦,默默擦了一把老泪,膝盖一弯,面朝眼镜男跪下了。

不经意间扭头,见孩子们自牵着手,拦在推土机前,老院长矇目裂眦,焦急大叫:“都给我滚回来!你们找死吗?这是大人的事,你们别掺和!”

孩子们仿若未闻,仍紧紧的站在院门口,半步不挪。

眼镜男旁边一个痞子模样的年轻人走上前,二话不说,甩手便扇了老院长一个耳光。

“老家伙,快叫那些小王八蛋让开,不然我们可真叫推土机压过去了啊,闹出人命别怪我没提醒你,你们死了都没地方喊冤!”

老院长被这一耳光扇得眼冒金星,身子摇晃几下,软软倒地,昏过去了。

眼镜男嫌恶般皱了皱眉,淡淡道:“叫人把这些小孩都拉开,时间不多了,赶紧推了这栋破楼。”

眼镜男身后呼啦冒出二十多个模样流里流气的痞子,上前便开始驱赶拉扯孩子们。

孩子们自然不从,举起他们稚nèn的小拳头反抗,一边打一边哭却仍反抗不过那群身高体壮的痞子,脆弱的人墙顿时变得七零八落,院门口一片撕心般的哭闹声。

…………………………………………………………,

叶欢不停催着司机,车队一路闯红灯只用了一个小时便开到了福利院。

当他们赶到福利院门口时,见到的便是这么一幕令他有生以来最心痛愤慨的景象。

这一刻,叶欢觉得自己的心都裂开了。

一直坚持着的信念,一直用心呵护的净土,现在正被人粗鲁蛮横的蹂躏着。

眼中喷出极度愤怒的怒火,叶欢打开车门,顺手从地上捡起一块砖,浑身散着凛冽的杀气,一言不的走近正在拉扯孩子们的痞了。二话不说,扬手便朝那痞子脑门一砖狠狠砸下去。

痞子应声而倒。

现场顿时一片寂静。

哭闹的孩子们泪眼婆娑的看着叶欢如天神般降临,稍稍一呆,接着出震天的哭喊声。

“欢哥,欢哥快来救我们!”

叶欢脸sè铁青,死死咬着腮帮子”眼中冒着杀人般的寒光,拍倒一个痞子后,一言不的走近下一个……

猴子和张三眼眶红,沉默着从地上捡起砖头,跟在叶欢后面。

从另外几部车里下来的十余名保镖们见叶欢这哥拼命的架势,生怕这位大少爷有闪失,于是也撸起袖子”加入了战圈。

保镖们都经过专业的搏击训练,身手自然比痞子们强上许多,拳脚来往间,一大半的痞子眨眼便被放倒,捂着痛处满地打滚哀嚎。

叶欢紧紧抓着砖头”瞪着通红的眼睛,继续寻找着攻击的目标。

场面愈混乱不堪,年长的孩子则拉着弟弟妹妹们站远,以免被伤及。

叶欢从下车到现在,始终没说过一句话,却用行动清楚的表达出他的愤怒,此刻的他像一只怒的狮子,疯狂的咬噬着一切敌人。

一根泛着锈迹的铁管狠狠朝叶欢头顶劈下,紧紧护着叶欢的保镖眼疾手快,飞身上前,架臂一挡,痛苦的一声闷哼后,保镖另一只手闪电般伸出,一抓,一扭,痞子一声惨叫,整条右臂弯曲成一种奇异的形状。

叶欢狂怒的眼睛看了一下痛得冷汗直冒的保镖,目光里透着几分感ji,完全失去的理智终于恢复少许清明。

这时,保镖们已将在场的痞子们收拾干净,痞子们一个个躺在地上,痛苦哀嚎不已,场地中间,一名带着眼镜的男子恐惧的睁着眼睛,双tui止不住的抖索着。

叶欢缓缓走向他,嘴角带着冷笑。

啪!

耳光响亮,眼镜男戴着的眼镜被巴掌甩飞。

“你是带头的?”叶欢问出了下车后的第一句话,语气yin寒。

眼镜男颤抖着点点头,又惶恐摇头。

“我……我是项目经理……”

啪!

第二个耳光。

“是杨素让你今晚推倒福利院的,对吗?”

眼睛男懦弱的点头。

啪!

第三个耳光。

“我问你话,回答!”

“是的是的,是杨少派我今晚动工的!”

叶欢抿紧嘴,一言不,双手却高高扬起,左右开弓,认真而细致的扇起了耳光,眼镜男被扇得哇哇惨叫,嘴里含糊不清的求饶。

不知扇了多少下,直到叶欢觉得自己的手已麻木,眼镜男的脸也肿得跟猪头似的,叶欢才停下。

看着老院长躺在地上,神智半模糊半清醒的张望一下,又闭上眼,如此反复,叶欢心一痛,渐渐缓和的目光又开始凝聚杀气。

望着满地打滚的痞子们,叶欢语气冰冷道:,“刚才是谁打了老院长,出来报个名号。”

哀嚎中的痞子们闻言愈胆颤,哀嚎声更大,却没人敢出来承认。

一名年长的孩子指着其中一个痞子,恨声道:,“欢哥,是他打的,我冉都看见了。”

孩子们纷纷愤慨点头。

叶欢瞧着那痞子,咧开嘴笑了,笑容yin森。

接过猴子递来的一根铁管,叶欢走到那痞子面前,慢慢打量着他的全身,那目光像是屠夫在选择该在猪身上哪个部位下刀似的。

痞子脸sè苍白,躺在地上瑟瑟抖,最后实在承受不住这令人窒息的恐惧,哇的哭了出来。

,“兄弟,兄弟!有话好说,我错了,我该死!饶我这一次,日后好相见……”

话没说完,叶欢手里的铁管便朝他的双tui狠狠砸下。

喀嚓。

清脆的骨头断裂声,痞子惨叫一声便昏了过去。

叶欢仍没罢手的意思,慢悠悠的围着痞子转了一圈,然后铁管再次砸下。

喀嚓,喀嚓!

双手双脚被废掉了。

扔下铁管,叶欢点起了一根烟,深深吸了一口,然后掏出手机,拨了一串号码。

“喂,杨公子吗?我是叶欢,福利院这块地方的风水对你不利呀,你派来的二十几号人莫名其妙在福利院门口躺下了,你派人过来收拾一下,另外,我再跟你说一句……”

,“什么?”杨素的声音掩不住的愤怒和惊慌。

,“老子日你十八代祖宗!狗娘养的,你给老子等着!”

…………………………………………”………………

ps:新书月票榜上咱们已是第三了,可是第四名的中指离我们的菊hua很近啊。。眼看就要被爆了,抬头再一看,咦?第二名的菊hua离我也很近。。。

我们只要几十票就能爆了它。。

同志们,月末最后几天,能否咬咬牙,再投几张月票,保住咱们自己的菊hua不被爆的同时,也试试爆掉第二名的菊hua,可好?

另外,再求几张不hua钱的推荐票,啥票都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