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界昊天传说

万界昊天传说

更新时间:2021-07-27 14:51:02

最新章节: 叶欢哥仨儿回到家,南乔木已做好了一桌丰盛的饭菜等着他们。见叶欢被扶回来的虚弱模样,南乔木大惊,追问之后,不由好气又好笑,张了张嘴,想说几句尖刻的话刺刺他,可一看到叶欢那副比死人多一口气的样子,心又软了下来。真是个让人不省心的小祖宗……猴子和张三见满满一桌子的菜,早已馋得口水快下来了,把叶欢往椅子上

第111章 蜕变

小清,你要记住,我们是孤儿,但我们不是小丑!我们不用这种卖艺的方式乞讨,别人可以向现实弯腰低头,但我们不行!我们的尊严比普通人更珍贵,小清,明白了吗?。,小清泪眼看着叶欢,似懂非懂的点头。

视台下所有人如无物,叶欢蹲下身谆谆叮咛着小清。

站起身时,叶欢忽然感到浑身很累,很疲惫。

慈善晚会本是一番好意,却出现这样的结果,实在出乎他的意料,如果要以牺牲尊严来达到募款的目的,他情愿不办这个晚会,他不喜欢老院长和小清像动物似的被人参观展览,更痛恨别人用看骗子似的目光看他们。

穷困的时候,为了尊严,叶欢已经吃过很多苦,受过很多累,他一直咬牙坚持着,宁死没有弯过腰,现在有钱了,为什么还要低头?

目毙往台下扫去,人炭里,杨素的眼神与他一触即移,闪烁不已。

毛泉低着头站在杨素身边,仿佛事不关己似的,一脸无谓。

叶欢咬了咬牙,突然冲下台,几步抢到毛泉面前,在众人还采不及反应似的,叶欢忽然出手。

啪!

耳光响亮。

毛泉捂着脸,眼睛睁得大大的,脸上五道血红的指痕。

“你……”你敢打人……”。,叶欢没理他。仿佛他是一条毫不起眼的畜生,扇他耳光的同时,眼睛却死死盯住了杨素。

厅内死一般的寂静。

毛泉有心还手,却见脸sè铁青,目lu凶光的叶欢,几番yu动,终于还是lu了怯。

他知道,如果还手这家伙很有可能杀了他。

良久……”

杨素忽然看着叶欢笑了,笑得温文儒雅最新章节。

“叶少打得好!这和上流社会里的败类,早该清理出去今晚的嘉宾都是有爱心有善心的仁义之人,这里不欢迎心怀鬼胎的破坏份子,毛泉,你还有脸留在这里?还不赶紧滚出去!。,毛泉看着杨素,眼中惊怒交加。

“杨少,不是你让……”。,杨素仿佛不认识他似的漠然道:“毛泉,你还不走,等着保安把你扔出去吗?,,毛泉楞了楞,见杨素眼中一片冰冷yin寒。

毛泉轻颤一下,仇恨的剜了叶欢一眼扭头便走。

叶欢盯着杨素,沉默无言。

杨素颇有几分不自在的笑了笑,道:,“叶少豪气干云有情有义,我很佩服。,,叶欢盯着他沉默半晌,终于也笑了:“,杨少心机深沉,运筹帷幄,我也很佩服。,,二人相对大笑,可眼中却毫无笑意。

杨素环视厅内众人,笑道:“今晚能看到如此感人的一幕,实在是三生有幸可惜我不是富豪,家中仅只一个领国家工资的公务员,没有腾龙集团那么大的手笔让我挥霍,这样吧我si人向欢乐基金捐旧万齐,,聊表心意,箕是给今晚的慈善晚会采个抛砖引玉“还望各位善人不吝钱财,向孤儿们献出一份力所能及的爱心。,,有了江南省第一公子的带头很快便有人跟着掏出了随身的支票本,刷刷写了起来。

一张张写满了数字的支票纷纷投进设在大厅前台的募捐箱里。

接下来的慈善拍卖也进行得很顺利,慈善晚会很快便到了尾声。

杨素整了整衣服。微笑着向周蓉和叶欢告辞。

有意无意看了一眼叶欢,杨素笑着向周蓉道:“数年不见周阿姨,您还是这么年轻,家父托我代他向沈总理问好。,,周蓉笑道:“上杨有心了,空闲之时一定来京城玩几天,沈家欢迎你来做客。

杨素点头:,“若去京城,我一定登门拜访,聆听沈总理教悔……”,,扭过头看着叶欢,杨素的眼睛充满了诚恳:,“叶少,今晚的事我很遗憾,请你不要放在心上,我想我们可以成为朋友,一些世俗小事不应该成为我们交情的随碍,你说对吗?,,叶欢点头笑道:,“不错,我们可以成为朋友,所以我想再次厚颜跟杨少开个口,福利院周边的十几亩地,杨少愿意放手吗?我愿出四倍五倍的价钱买下来。。,杨素神sè有些犹豫。

他在衡量得失,沈家的赫赫威名令他产生了忌惮,他在衡量有没有必要因为这件事得罪沈家,他的权力全部来自于他父亲,如果因此而造成父亲与沈家的芥蒂,这样做值得吗?

思之再思,杨素神sè郁卒的叹口气。

高尔大球场牵涉的利益实在太大了,几亿资金已经砸在里面,如果收手,损失的不仅仅是钱,面是他杨公子在这个圈子里的名声,名声掉到地上,再想捡起来可就难了。

杨素退无可退。

沉沉的叹了口气,杨素道:“叶少,我是真不想插你的面子,可是这块地,星辰公司不会放手的,里面牵涉太多人的利益…“。,叶欢知道,这一兢起。他和杨素之间的矛盾无法化解了。

杨素告辞离去,走到宴会厅门口,叶欢突黑大声道:,“杨少,那块地我叶欢要定了”,杨素身形一顿,仿若未闻般走了出去。

……”……”……”……”……”……”……”……”……”……“派了司机将老院长和小清送回福利院,周蓉便将叶欢拉上了她的劳斯莱斯房车。

母子沉默了一会儿,周蓉叹息道:“叶欢,你应该学些东西了。。,叶欢一榜:“,为什么?,,周蓉看着叶欢的目光充满了慈爱:“孩子,有没有想过,为什么这些年你一直过得这么坎坷?甚至在有了显赫的家世以后,你也无法阻止一些悲悔的事情发生?包括今晚的事。,,叶欢摇头,这个问题他思索了二十年,一直没找到答案。

“孩子,我们生活在这个世上,必须要学会一些生存技能这和技能不一定是书本上的知识,却是在生活中必须用得上的,就像你以前为了生存而碰瓷小偷小mo,敲诈等等,生活逼得你走上这一步,你不得不学,现在也是这样,不同的是生活逼着你要学会另外一些生存的技能,这样你才能运用你的智慧,来达到你做每一件事的目的,你才能在这个圈子里如鱼得水。平平安安活到老并且有能力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和事。。,叶欢若有所悟:“,我应该学什么?。,周蓉淡淡的笑:“,你要学的很多,比如与人打交道的技巧,如何运用智慧打败敌人如何在利益的争夺中取得优势,甚至古代的一些兵法你都要学一学,有些东西能传承千年,必定有它的道理,掌握了这些,你才有能力保护身边的人不受伤害,而不是简单粗鲁的扇人耳光。这样根本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叶欢,你觉得我说得对吗?。,叶欢想了想,点头。

经过今晚的事,他渐渐对人生有了一和领悟或者说,对这个奇怪的上流圈子有了一些了解,这个圈子里有一和最重要的武器那就是笑容。

对朋友笑,对敌人笑对任何认识或不认识的人笑,不管你心情多么糟糕,都必须随时笑得很开心。

这是游戏矮则,叶欢不喜欢这个游戏规则,但他没有强大到改变这个游戏规则,只能适应它。

其次便是手段与智慧。

如何拉拢朋友,如何对付敌人,如何在微笑中争夺利益,明里微笑。暗里厮杀,这些都需要手段和智慧。

叶欢渐渐明白了,原来生存并不止于市并之中。

市井有市井的生存方式,权贵也有权贵的生存方式,同样是生存,权贵圈子里的竞争却比市井更残酪,更血腥。

周蓉看着叶欢沉思的脸,疼惜道:“叶欢,我真不忍心破坏你这份纯净,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善良而有责任感,可是我毕竟不能保护你一辈子,这世间有很多的丑恶需要你去面对,你如果不学些有用的生存技能,将来怎能保护自己,怎能保护身边的人呢?你有猴子和张三这两个好兄弟,有乔木这样温柔美丽的女友,还有福利院的老院长和弟弟妹妹们,你看,你拥有这么多,很富足呢,可是……”在权贵们的眼里,他们都是弱者,弱者的生与死都掌握在强者手中,明白吗?你若不能在这个圈子里学会生存,将来有什么能力保护他们?。,“今晚的一切我都看在眼里,杨素只用了一个眼神,毛泉便出来搅乱了晚会,逼得老院长不得不站出来辩解,逼得小清不得不受尽委屈,而你,也被逼得失了方寸,大打出手,叶欢,你是个聪明的孩子,如果你学会应付这和变故的小技巧,今晚的事情其实可以化解于无形,让他们不受伤害……”。,周蓉的话每一个字深深印在叶欢的心头。

叶欢的神情渐渐有了一袖顿悟的光辉。

他不喜欢这个圈子,真的很不喜欢,他在圈子里感受不到半点亲切温暖,还不如坐在老房子里和猴子他们聊天侃大山,话里不时夹几句脏痞句子,可他们的心里很干净,很自在。

可是生活并不是一句不喜欢就能避过去的。

叶欢已不是叶欢,命运给了他一个高贵的身份,因为这个身份,他的生活永远不可能回到当初的平静,想逃避都不可能的。

如果自己拥有处理一些变故的能力,有着充分的经验和阅历,在圈子里有着一定的人脉基础,今晚的事还有可能发生吗?

周蓉的一句话说到了他的心坎上:“弱者的生与死都掌握在强者手中,你若不能在这个圈子里学会生存,将来有什么能力保护他们?,,是啊,自己用什么来保护身边最亲的人?权势有穷时,金钱有尽时,如果哪天父母失去了这些,叶欢还能用什么来承担这些责任呢?

沉默的车厢里,叶欢忽然缓缓点头,望定周蓉的眼睛,道:“,妈,我知道了,我会学的。。,周蓉笑了,眼中带着泪花。

叶欢发现她并不是一味宠惯孩子的母亲,周蓉有周蓉的智慧和见识,她给孩子的爱除了宠溺,更包含着寻常母亲所不具备的睿智和理智。

拍了拍前面副驾驶座的保镖,周蓉吩咐车队停下。

周蓉拉着叶欢的手下车,支开了后面奔驰车的司机,她让叶欢坐在驾驶位,细心给他系好安全带,然后拉开禹驾驶的门,她也坐了进去。

“孩子。我今天教你的第一课,是开车,知道吗?开车也像一场人生经历,你要把握好方向盘,什么时候该拐弯,什么时候该掉头,明确的知道自己该走哪个方向,不要在路上mi失了自己,路况好的时候加速。路况差的时候减速,最重要的是,当你的人生遇到一些不利或者危险的时候,你该学会在怎样的关头及时踩下刹车……”。,望着叶欢似有所悟的脸,周蓉的眼中充满了慈母的怜爱。

“孩子,这些年我一直都在想着,有一天能把我会的东西全部教给你。我怕你在以后的人生里跌洌,怕你走弯路,怕你被别人欺负,所以我一定要教会你奔跑的本领,同时也要教给你保护自己的本领。你要学的东西,只有我和你父亲能毫无保留的教给你。。,叶欢使劲点点头。

周蓉温和的笑:“,现在,你可以踩住离合器,按方向盘下面那个红sè的按钮,点火出发吧。。,叶欢迟疑道:“……”你不系安全带吗?,,周蓉摇摇头,笑容坚安,而且充满了鼓励。

“我相信我的儿子不会让我失望,不会让我受伤,叶欢,我相信你。。,叶欢在沉默中按下了汽车点火的按钮,黑sè的本驰车发出一声低沉的闷哼。

这一庶,叶欢觉得自己的心态已然渐渐蜕变,如蛹化蝶。

周蓉眼眶湿润了,多年的心愿已实现,她亲手搀扶着摇摆学步的儿子,蹒跚上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