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界昊天传说

万界昊天传说

更新时间:2021-07-27 14:51:02

最新章节: 叶欢哥仨儿回到家,南乔木已做好了一桌丰盛的饭菜等着他们。见叶欢被扶回来的虚弱模样,南乔木大惊,追问之后,不由好气又好笑,张了张嘴,想说几句尖刻的话刺刺他,可一看到叶欢那副比死人多一口气的样子,心又软了下来。真是个让人不省心的小祖宗……猴子和张三见满满一桌子的菜,早已馋得口水快下来了,把叶欢往椅子上

第107章 碰撞

车门打开,叶欢走下车,脸上带着温和的微笑TXT下载。

无数财经娱乐记者的镁光灯疯狂闪烁,这一刻,叶欢的面容第一次呈现在大众眼中全文阅读。

“叶欢,你准备好了吗?”

周媚的话犹在脑中回dàng。

迎着无数刺眼的镁光灯,和无数双猜疑的目光,叶欢站在车门前,看着脚下猩红的地毯,怔忪**,不知所措。

我准备好了吗?准备好进入另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了吗?那里酒池肉林,杯觥交错,那里穷奢极侈,挥金如土,那里充斥着权势,金钱,美女的youhuo,也隐藏着卑劣,恶毒,jiān诈的人心……

我准备好了吗?

叶欢在心里问自己。

他在害怕,害怕自己踏上红地毯的时候,会再也找不回原来的自己,他害怕他受不住youhuo而沉浸于骄奢yin逸,他更怕失去现在的一切,朋友,爱人,以及那份在有钱人眼里幼稚可笑的信念。

呆呆的站在红地毯前,记者们的镁光灯仍旧闪个不停,叶欢的身躯忍不住颤抖起来。

一双白皙纤细的手臂缓缓挽住他。

南乔木向他绽放出最美的笑容:“叶欢,我会陪着你,我一直在你身如……”

“你一直都在吗?”叶欢声音低沉。

丰木点头:“一直都在。”

这一刻,叶欢心里惧意皆消,满腔心事化作冲天的豪迈,迎着记者们闪烁不停的镁光灯,叶欢仰天哈哈一笑”万众瞩目中如入无人之境,牵着南乔木的手,走上了红地毯。

步履沉稳而坚定。

不就跟那些当官的和有钱人打交道吗?他们又没长两根二弟,老子怕什么?

周蓉和周媚走在二人身后”见叶欢终于由惧怕蜕变成自信,二人相视一笑。

虫蛹咬破了茧,破茧而出,变成了美丽的蝴蝶,在阳光下扑扇着翅膀,未来的道路很艰辛,很漫长,这只蝴蝶能飞过沧海吗?

周蓉笑意嫣然,忽然上前急走两步,当着所有记者和宾客们的面”

挽住了叶欢另一侧的手臂。

所有人呆了一下,接着,镁光灯愈发疯狂闪烁,这一瞬间被无数记者拍了下来。

这今年轻人是谁?为什么腾龙集团的周总裁竟然如此亲昵的挽着他的手臂?为什么以前财经界和娱乐圈里从没见过这个人?他到底什么来头?

无数的疑问在众人脑中疯狂冒出,场面一时间静了一下”接着议论声,电话拨号声漫天而起,喧嚣尘上。

周蓉素手一挽,叶欢被母亲亲手送上了权贵的巅峰。

…………………………………………”………………

迈着沉稳的步伐,叶欢在周蓉和乔木的陪同下,走过希尔顿酒店外的红地毯”旋转门将记者和宾客们的议论声挡在外面。

乘电梯直上五楼宴会大厅”电梯门打开,叶欢四人缓缓走出,铺满地毯的大厅内,宾客们的议论顿时一静,所有人都盯着周蓉,以及周蓉素手挽着的年轻人。

今晚受邀而来的都是政界商界的翘楚人物,对经常出现在国内外财经杂志和新闻报纸上的腾龙集团总裁周蓉自是不陌生”一个四十来岁的女人,能在短短时间内将腾龙集团带进世界田0强企业,很多商界精英甚至已将她当成了自己的偶像。

而周蓉挽着的年轻人……

静谧中,众人互相对视一下,目光里充满了探询,却没一个人知道这今年轻人的来历和身份。

从周蓉对他的亲密态度来看,肯定是个很重要的人物,可是无论政界还是商界,没有一个人认识他。

他是谁?

众人疑huo间,周蓉挽着叶欢的手臂,款款向前走了两步,这个时候周蓉女强人的一面体现出来,她朝鸦雀无声的大厅内环视一周,凤目含威,凌厉却不失优雅。

沉默了一会儿,周蓉看着叶欢,用一种慈母溺爱的语气,朝厅内权贵显要们缓缓开口。

“他叫叶欢,我的儿子。”

满堂哗然!

厅内纵然都是高素质的上流人物,听到这句简单而有力的介绍,也情不自禁炸开了锅。

周蓉有儿子?怎么以前从不知道?这个叶欢什么时候冒出来的?

商界的富豪精英们眼睛眯了起来,不动声sè间,脑子却飞速运转。

腾龙集团由周蓉把持着绝大部分股份,如果叶欢真是她的儿子,今晚周蓉把他推出来,是否意味着周总裁有意培养继承人,打算逐步将腾龙集团交给儿子?腾龙集团在国内商界的地位太为显著,与今日厅内很多富豪老总都有着千丝万缕的商业利益关系,腾龙集团新旧交替之后,这位新的掌舵人是否会改变目前国内现有的商业格局?

来自京城或江南省委的一些领导们脸sè更捉mo不定。

上层圈子里的人都清楚,腾龙集团有沈家的背景,周蓉更是沈鬲总理的结发妻子,这个叶欢若是周蓉的儿子,岂不是说他也是沈总理的儿子?

这是真正的华夏第一豪门的太子啊。

周蓉把儿子推向了前台,是不是沈家向外界释放的一种信号?将来沈家也许会将所有的人脉和资源全部投在这位太子身上,着力将他培养成沈家的下一代家主?

而在场的年轻未婚女xing们,则两眼放光的盯着叶欢。

俊朗的外表,ting拔的身高,mi人的微笑,更重要的是,腾龙集团少东家的身份……

这简直就是梦想中的白马王子呀!

陪在叶欢身边的南乔木和周媚顿时成了众多年轻女xing的公敌,无数嫉妒的目光全部投在二女身上。

然而再比较一下二女的外貌和妩媚风情,众女大部分低下了头”自惭形秽了。

白马王子当然要配美丽高贵的公主,很显然,白马王子已经找到了他的公主,而且同时找了两个”跟这两位国sè天香的公主比起来,她们这些女人简直就是打扫王宫卫生的保洁大妈大厅内嗡嗡的议论声不绝,大家都在消化着这个惊人的消息,也在各自品位着沈家和腾龙集团释放信号的深意,以及思索这条消息有没有跟自己切身利益有联系,然后,有人笑开了颜,有人则垂头丧气,还有的则一脸平淡。

叶欢面带微笑,微微侧身低声问着周媚:“这就是上流社会?”

周好笑着点头。

叶欢撇嘴:“我怎么老觉得耳朵里传来拨算盘珠子的声音?噼里啪啦的……这些人在计算我的斤两吗?”

“他们若不随时随地带个算盘精打细算”又怎么可能跻身上流社会?”周媚笑得很有深意。

叶欢想了想,认真道:“我不喜欢这里。”

周媚笑道:“我也不喜欢,可我们已经站在这里了。”

叶欢长叹,看来自己真是糊不上墙的烂泥,人人羡慕的上层塔尖生活”自己却一点也提不起兴趣,反而有种拔tui就跑的冲动。

接下来,便是周蓉带着他,跟各方政要老总们打接呼,互相介绍,寒暄。

众人对叶欢的态度很热情”京城沈家”腾龙集团”这两个无比耀眼的光环戴在叶欢头上,他完全有资格享受众星捧月般的待遇。

叶欢只好堆起笑脸,跟那些完全不认识的书记,市长,某某部长,某某秘书们一一握手。

周蓉像只护崽的母鸡似的,站在叶欢身边为他引见介绍,不时看看他的脸sè,她很怕尼子不开心,她清楚,叶欢从来没把自己当成上流社会的人,不论他有着多么高贵的出身,他的骨子里仍固执的把自己当成了市井草根。

要扭转这种观念,过程也许非常艰难。

这时,一道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叶欢身前,主动握住了叶欢的手,笑道:“叶少,你好,我是杨素。”

叶欢一楞,接着眼睛眯了起来,目光如箭,锐利的射向面前的男子。

杨素握了一下手便松开,举着高脚酒杯轻轻示意,叶欢也笑着跟他轻碰一下酒杯。

浅啜一口香槟,杨素带着温和的笑容,道:“想不到小小的宁海市卧虎藏龙,沈家的公子居然亲临,我若非今天适逢其会,险些与叶少失之交臂呢TXT下载。

叶欢满脸假笑:“杨兄客气了,其实在这之前,我已与杨兄很多次失之交臂了。”

杨素挑了挑眉:“哦?此话怎讲?”

“杨兄的星辰公司我可是去过好几次,每次都碰不到你,你说是不是失之交臂呢?”

杨素一脸讶异:“叶少去星辰公司找过我?这我可真不知道,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叶欢眼睛直视着他,缓缓道:“我去星辰公司找你,是想求称放我一马……”

杨素吃惊道:“这话可说重了,叶少何出此言?”

“你的星辰公司买了宁海西郊的那块地,那块地本是福利院的,不知杨兄能不能卖我几分薄面,把那块地卖还给我?我愿意出高价,三倍五倍都不在话下。”

杨素神sè不变,摇头苦笑道:“说来叶少可能不信,但星辰公司并不是我的,外人说我仗着父亲的势开公司不知捞了多少钱,这些都是以讹传讹的谣言,我父亲对子女管束极严,绝对不准我在外面扯着他的虎皮拉大旗,星辰公司是我一个朋友的,我在公司里只不过是他的商业顾问而已。”

叶欢的笑容越来越冷。

有钱人说起瞎话比他强多了,至少脸上那表情处理得非常到位,就跟他妈东方不败说自己不是男人似的,诚恳得一塌糊涂。

“杨兄,能不能商量一下呢?其实你们建高尔夫球场,附近有两千多亩地随便你们怎么建,何必非要福利院让出土地?我只需要十几亩就够了”杨兄能否高抬贵手?”

杨素自然不知叶欢的出身,于是纳闷道:“十几亩地叶少打算用它做什么买卖?”

叶欢苦笑:“你就当我是做买卖,杨兄能否卖个薄面?”

杨素一昏万分歉疚的表情道:“实在抱歉,叶少,公司真不是我的,我没有决策权,而且星辰公司那个高尔夫球场项目是几位淮西商界的老总联合投资,资金已经投进了好几亿,叶少是腾龙的少东,区区几亿自然不会看在眼里,可对星辰公司来说却是一笔大数字,恐怕他们不会改变计划1

叶少,我一直很想不通,你究竟要这十几亩地做什么买卖?方便透lu一下吗?”

“不是做买卖”是希望福利院能继续生存下去而已。”

“那我就更想不通了,福利院搬个地方照样也能开呀,为什么不搬呢?”

叶欢的笑容渐渐僵硬:“因为福利院的孩子们不是狗,不能让人随便赶来赶去,孩子们有点贪心”除了想吃饱饭,他们还想争点人格和尊严。”

杨素一楞,他的笑容也变得有些僵硬了。

话说到这份上,谈判算是谈崩了,二人于是又强笑着举杯碰了碰,擦肩走开。

周蓉一直站在不远处默默的将叶欢的表现看在眼里”这时她才长出一口气。

轻轻拍了拍他的肩”周蓉笑道:,“不错,虽然表情不算很到位,但已很不错了,这个圈子就是这样,不论跟任何人打交道”你都要笑着说话,哪怕对面站着的是你恨不得一刀捅死他的敌人”表面上你也要笑得跟看见亲兄弟一样亲切,叶欢,我一直担心你会忍不住一巴掌扇过去,没想到你忍住了……”

叶欢强笑道:“我刚才确实打算用鞋底抽他的脸来着,就是手里端着杯子,不方便弯腰……”

周蓉轻笑道:“福利院的事慢慢来,我和你父亲说一说,让他出面解决一下”

叶欢断然摇头,道:“这点小事别跟他说了,不过十几亩地而已,堂堂昏总理让他豁着老脸处理这种鸡毛蒜皮的事,说出去脸上也不光彩,这事儿我自己解决。”

周蓉欣慰的笑道:“好,让我看看你的能力,凡事别太急躁,火候到了,事情自然成,明白吗?有困难就告诉我。”

…………………………………………………………,

好不容易摆脱了有意来搭讪攀关系的人们,叶欢独自离开大厅,下到一楼打算抽根烟,透透气。

晚会还没开始,已四处弥漫着一股子虚假的味道,叶欢待在里面很不适应。

如果让他一辈牟活在这种生活里面,叶欢觉得自己肯定很短命,而且绝不会快乐。

他注定不属于这个圈子,不论现在或是将来。

走到一楼停车场,叶欢mo出一根软白沙,点燃深深吸了一口,脑中思绪杂乱。

杨素这个王八蛋死活不肯松口,福利院那十几亩地不但拿不下,连他们原本住的老楼都要迁走,以前自己没能力没身份,被人赶也就赶了,可现在自己俨然已是堂堂少东,为什么还要被人赶来赶去?老子天生是被人赶的鸭子吗?

叶欢越想越觉得xiong中一口闷气难顺。

狠狠吸了一口烟,越想越气,一气就想扎轮胎。

福利院的事可以慢慢解决,老子给你找削匕恶心总行吧?

拦手叫住酒店门口一名保安,叶欢问道:“杨素的车停在哪儿?我是他的秘书,去车上拿点儿东西。”

保安狐疑的看着他,不说话。

叶欢一伸手,递上几张红票。

小鬼欢快的推起了磨,毫不犹豫的一抬手,指着远处道:“杨少的车停在第三排,一部黑sè的奔驰。”

叶欢循着保安手指的方向找过去,找到第三排,结果傻眼了。

第三排确实有奔驰车,不过是两部,两部车并排停在一起,都是黑sè凹款的,根本不知道哪部是杨素的。

正发愁时,突然听到一阵湍急的水流声。

叶欢侧头一看,却见一今年轻男子正掏着鸟儿,朝左边那部奔驰车的车盖头撤尿,一边撤一边摆动身子,左右扫射,表情满足惬意,那叫一个欢快欣喜。

叶欢楞了一下,接着噗嗤笑了,不知道那部奔驰车的主人怎么得罪他了,这家伙也是个人才,跟自己有某种相同之处。

年轻人见有人发笑,惊了一下,扭头四顾,见叶欢正朝他嘿嘿直笑,年轻人脸上快速闪过尴尬之sè,然后食指竖在嘴chun上,“嘘”了一声。

叶欢会意点头,两部奔驰车,那年轻人撤了一泡,还有一部车没撤。

叶欢的原则是有杀错,别放过。兴许没撤尿的这部才是杨素的车呢?

雨lu均沾总是没错的。

于是叶欢友好的朝年轻人点点头,然后一拉ku子拉链,掏出了二弟,朝右边的奔驰车对准。

对面的年轻人看到叶欢的动作,顿时脸sè大变,刚待出声,叶欢一泡又浓又黄的急尿便朝奔驰车的车盖头射去。

年轻人的脸顿时黑了,嘴chun嗫嚅几下,终于索然长叹,黯然不语。

两个人同时对着两部奔驰车撤尿,相对无言,气氛却很融洽,很友好,就差没开**流撤尿的感受了。

没过多久,二人同时抖了两下,lu出舒服的神情,神器归鞘,然后井冈山会师似的绕过车子走到一起,刚扶过二弟的两双大手紧握,又摇了摇。

“同志啊!总算见到你了!”年轻人语气ji动。

叶欢也ji动不已:“孤军奋战多年,终于找到了组织你也是杨素的仇人?”

年轻人愈发ji动:“对!”

,“尿撤得这么畅快,杨素那狗日的抢你老婆了?”

“……,没有。”

,“我姓叶,叶欢,敢问英雄大名?”

年轻人呵呵一笑:“我知道,刚才在宴会厅里见过你,腾龙的少东,自我介绍一下,我姓刘,刘子成,杨素他爹是省委书记,我爹是省长刘亦连,他们是亲密战友,我和杨素是不共戴天的仇人。”

叶欢恍然:“好复杂的关系,不过我勉强能听懂你刚才撤尿的那部车就是杨素的吧?”

刘子成点头。

叶欢哈哈笑道:“原来是我搞错了,不知道这部车是哪个傻逼的……”

刘子成面容抽搐了一下,指着自己的鼻子道:“你撤的这部车是我这个傻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