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界昊天传说

万界昊天传说

更新时间:2021-07-27 14:51:02

最新章节: 叶欢哥仨儿回到家,南乔木已做好了一桌丰盛的饭菜等着他们。见叶欢被扶回来的虚弱模样,南乔木大惊,追问之后,不由好气又好笑,张了张嘴,想说几句尖刻的话刺刺他,可一看到叶欢那副比死人多一口气的样子,心又软了下来。真是个让人不省心的小祖宗……猴子和张三见满满一桌子的菜,早已馋得口水快下来了,把叶欢往椅子上

第95章 还乡

叶欢敢对天发誓,他模周媚的大tui绝对不含任何亵渎成分。

当时他的念头其实很纯洁,就是觉得周媚的黑丝很好看,如果穿在乔木身上,再配一条短裙,一定能对他产生极大的视觉冲击。

乔木身材很瘦,tui也很修长,可惜她太保守,一直不肯穿黑丝,这也是叶欢几年来最扼腕叹息的遗憾。

客厅里,二女两眼惊恐的睁大,周媚吃惊的捂着小嘴,不敢置信的看着他。

这个男人,连占便宜吃豆腐都那么的张扬,他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

南乔木恨恨的盯着他,她现在很想把面前这杯滚烫的热茶泼到叶欢脸上去……

三人一阵尴尬的沉默。

不知过了多久,叶欢干巴巴的笑:“我是真想买一双这样的丝袜给乔木——”

二女仍不说话,周媚的脸红红的,抿着嘴,眼中却泛出几分笑意。

南乔木见周媚的神情,愈发恼怒,一种危机感油然而生。

,“内急,上厕所,你们随意。”尴尬化解不了,叶欢很明智的选择了屎逍。

不知在厕所里躲了多久,听着外面客厅没了声音,叶欢才小心翼翼探出头来。

周媚已经离开,南乔木抱着双臂,冷冷盯着他。

“厕所里待那么久,在干什么?”南乔木冷冷问道。

“拉屎。”

“真的?”

叶欢楞了大概十秒钟,才期期艾艾憋出来一句:“以屎为证。”

…………………………………………………………,

周媚的行动很快,在腾龙集团背后的政治背景推动下,新的基金会三天便成立,基金会暂属地方xing公募基金,为宁海市的地方xing非营利组织,只针对宁海市第一人民福利院进行公益xing福利救助,首笔注入资金由腾龙集团提供,三千万元当即划入了基金会的帐号上,而管理基金会的各财务,宣传,策划等等职务框架也很快成立。

新的基金会,周媚请叶欢命名,叶欢想了很久,给基金会取名为“欢乐基金”。

一个平淡而普通的名字,却蕴含了叶欢对弟弟妹妹们无比深切的祝福最新章节。

人的一生,或穷或富,或健康或病痛,或有挫折,或有成就,这些都很寻常,可是欢乐却是无价的”无论何种境地下,只要能让自己保持欢乐,保持乐观的人生态度,这一辈子便不枉此生。

两天后,欢乐基金正式在宁海市挂牌成立。

成立仪式很低调,按叶欢的意思”腾龙集团刻意压下了舆论,并没有过多的宣传。

在叶欢的逻辑观念里”成立基金会的目的是方便扩建福利院,方便向那些脑满肠肥的富翁们敲钱,实在没必要搞得满城风雨。

叶欢是个混混,这个混混目前没有什么太高远的志向,他只知道回报福利院,回报属于自己的家,这就是他现在认为最应该做的事情。

子女反哺父母,需要媒体大肆宣传赞扬吗?

周媚开始为扩建福利院做前期准备的时候,叶欢哥仨儿和南乔木四人一起回了福利院。

古人说,“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

不过叶欢四人倒没有衣锦还乡炫耀的念头,基金会已经成立,扩建福利院的消息还没跟老院长说呢,叶欢打算今天给他一个惊喜,让老头儿高兴高兴。

有日子没回去看弟弟妹妹了,叶欢四人的心此刻早已飞回了福利院。

奔驰车在坑洼不平的公路上缓缓而行,叶欢的心情也越来越ji动难平。

多年沉积的心愿,如今总算看到了实现的曙光,弟弟妹妹们从此再也不必忍受旁人的白眼和歧视,他们会有溧亮的大房子,有丰富的伙食,还有明亮宽敝的教室……

旁人追逐名利时,叶欢却将这份责任当成了自己的事业。

事业即将拉牛牛。

宁海市第一福利院位于宁海市西郊,一片荒芜多年的土地,那里接近农村,却有个小小的集市,这里走进宁海市的必经之路,于是各路的司机往往会在进城前停车吃饭,有的大货车白天不准进城,货车司机们甚至要在这个集市等到晚上,集市的繁华带动了周边的产业,特别是饮食业,于是也给福利院的孩子们提供了额外的财源,集市里总能看到一些大大小小的孩子们,趁着各饭馆繁华的时候等在门外,等客人们吃完饭,便动作飞快的闪进去,将客人们留下的空啤酒瓶子,易拉罐等等捡走。

啤酒瓶卖到废品站,每个两毛,易拉罐一毛。

福利院的孩子们是废品站的常客,人们经常可以看到那些大大小小

的孩子流着鼻涕,小脸小手又黑又脏,却站在废品站外,一毛一毛谨慎的数着手里的钞票,数完了便将钱集中到大孩子手中,大孩子便带着弟弟妹妹们浩浩dàngdàng回到院里,将挣来的钱一分不少交到老院长手上。

看着老院长愧疚却强挤出来的笑脸,孩子们便跟过节似的发出一阵欢呼。

福利院几乎每个孩子的童年都是这么过来的,这是个贫穷的大家庭,每一1*了都在为这个家做着微薄的奉献。

这个家贫穷却温暖,每个离家的孩子无论处在何地,都在记挂着它。

车窗外的风景快速的掠过,叶欢看着窗外熟悉的集市,熟悉的饭馆,还有那痛恨却不得不依靠的废品站老板……

眼睛眨了几下,叶欢忍住了眼中的湿润。

以后,绝不会有弟弟妹妹们像一个个小要饭的混迹在这集市上,忍受着饭馆老板和客人们歧视的目光争抢那些一毛两毛的破瓶子了。

欢哥要为弟弟妹妹们的人生争一份人格!

南乔木,猴子和张三的眼睛也红红的。

窗外这片集市,给了他们的童年太多的辛酸苦痛,再次看到它”大家心底里那份苦痛的回忆仿佛翻腾起来。

不堪回首,不愿回首。

叶欢忍不住拍了拍司机的肩:“麻烦你快点开过去。”

司机刚要答应,叶欢突然看到车窗外一抹熟悉的身影,哭叫着飞奔。

“停车!”

一瞬间,叶欢矇目裂眦,大声吼道。

司机不敢迟疑,急忙踩了刹车。

奔驰车停下的一刹那,叶欢已打开了车门。

前方不远处,一名六岁多,穿得破破烂烂的小女孩正飞快的奔跑着”小脸布满了惊怖,眼泪随着奔跑的颠簸不停的流下,她的身后,一只黑sè的狼犬正狂吠着紧紧追在她后面小女孩一边跑一边哭,手里却死死抓着一个空啤酒瓶子不肯松手。

一人一狗在追逐,后面却传来一阵戏谑恶意的笑声,一男一女抱着双臂站在一家饭馆门口,仿佛看了一出好戏似的,lu出嘲讽而快意的神情。

叶欢认识他们,他们是夫妻”开着一家小饭馆”生意很不错”以往福利院的孩子们进他们饭馆里捡啤酒瓶子,总是被他们喝骂出去,有时候甚至拳脚相加。

生意人镯铮必较,一两个啤酒瓶子在他们眼里也是利益”不甘心被孩子们拿走,手是孩子们便与他们产生了争夺”然而孩子毕竟只是孩子,他们永远是弱势的一方,打了骂了也只能含着泪默默的空着手离开。

叶欢只看了一眼,便完全明白这一幕是怎么发生的了。

被狼狗追的小女孩,是院里的孩子,名叫小清,和小爱一样,爱唱歌,爱跳舞,很伶俐可爱的孩子,像天使一般纯洁。

天使坠落人间,却受如此悲苦,叶欢这一瞬间感觉自己的心都揪成了一团。

“小清!到我这里来!快!”叶欢大步迎上前。

狼狗在后面紧追,惊怖中的小清透过朦胧的泪眼,看见到叶欢,倔强的小脸顿时一垮,哭出了声音:“欢哥一”

叶欢迎上前,一把将小清抱起,猴子和张三早已捡了两块石头,狠命地朝狼狗的脑袋砸去,狼狗一声惨叫,满头是血的跑掉了。

小清被叶欢紧紧搂在怀里,哭得委屈又伤心,布满伤痕的小手仍紧紧抓着那只啤酒瓶,丝毫不肯松手。

叶欢抱着小清,抱得紧紧的,眼泪流了下来。

“欢哥,带我们捡瓶子吧,那些人嫌我们小,欺负我们,有你在我们就不怕了。”小清边哭边道。

叶欢流着泪点头:“以后你们不用捡瓶子了,欢哥让你们过好日子,欢哥发誓!”

“真的吗?真的不用捡瓶子了?”小清眼泪还挂在脸上,小脸却绽开了笑容。

“真的!以后欢哥给你们住很大很大的房子,房子里有空调,有电视,有保姆阿姨给你们做好吃的饭菜,也有老师教你们文化,教你们唱歌跳舞……”

“好啊好啊”小清拍着手笑得更开心了。

放下小清,叶欢接过了她小手攥得紧紧的啤酒瓶子,一脸冷笑的走向那对开饭馆的中年夫妻。

男老板显然很不在乎,叼着烟嘲讽般笑道:“怎么?被狗追怕了,把瓶子还回来了?”

叶欢也笑了:“对,我来还你瓶子,以后也不要你的破瓶子了。”

男老板一伸手:“拿来,老子最烦你们这群小要饭的,福利院开哪里不好,非开在咱们这里,真他妈晦气!”

叶欢眼中冷芒一闪,啤酒瓶子狠狠砸在男老板的脑袋上。

砰!

男老板一声惨叫,鲜血很快流了出来,旁边的猴子不知从哪里寻mo出一块板砖儿,照着他的脸便狠狠拍过去,还没等男老板感觉到痛,张三含愤一脚踢出,将他踢出三四米远,躺在地上连shēn吟都没有便昏过去了。

一系列动作哥仨儿配合得非常默契,两三秒之间便解决了。

女老板呆在原地,半晌没出声,片刻后才反应过来,一声凄厉的尖叫:“啊杀人了!”

叶欢抬起手,又慢慢放下:“要不是院长教育我们不能打女人……”

南乔木几步上前,照着女老板那张臃肿丑陋的脸,狠狠一巴掌挥过去。

啪!

五道血红的指痕印在她的脸上。

南乔木嫌脏似的擦了擦手,迎着叶欢哥仨儿有些呆滞的面孔,缓缓道:“老院长可从没教育过我不能打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