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界昊天传说

万界昊天传说

更新时间:2021-07-27 14:51:02

最新章节: 叶欢哥仨儿回到家,南乔木已做好了一桌丰盛的饭菜等着他们。见叶欢被扶回来的虚弱模样,南乔木大惊,追问之后,不由好气又好笑,张了张嘴,想说几句尖刻的话刺刺他,可一看到叶欢那副比死人多一口气的样子,心又软了下来。真是个让人不省心的小祖宗……猴子和张三见满满一桌子的菜,早已馋得口水快下来了,把叶欢往椅子上

第87章 多一个

这是个信仰崩塌的年代,年轻总有着狂妄的资本,除了爱情最新章节。什么都不信。

钢筋水泥丛林里,人们四处游走,寻找一种名叫“真爱”的东西,眼睛搜寻着,嘴里嘶喊着。

可是,真正懂得什么叫真爱的人有几个?

世界越来越繁华,youhuo越来越多,人们渐渐已不满足于老婆孩子热炕头,分手,离婚,争孩子,分财产,明明是不甘于繁华中的平淡,却冠以“寻找真爱”之名。

爱情这两个字,被这些人说滥了,念俗了,不值一文了。

叶欢想娶南乔木,他愿意娶她,愿意从此以后跟她一起慢慢变老,哪怕她人老珠黄,牙齿掉光,在他眼里,乔木仍是当年福利院里那个怯怯牵着他的衣角,跟着他满院撤欢乱跑的小女孩。

于浮华中寻一处静谧,这是叶欢对人生的了悟,这一年,叶欢二十岁,南乔木二十岁。

“乔木,我叶欢要娶你!老子娶定你了!不管我是穷光蛋,还是阔少爷,老子都要定你了!”

叶欢在电话里的语气变得ji动起来。

南乔木眼泪不停的流,流着泪使劲点头:“嗯,叶欢,不管你是穷光蛋还是阔少爷,你在我眼里只是叶欢,我今生非你不嫁!”

“乔木,你在哪里?我想见你!”叶欢心底的爱意如喷泉般喷发。

“我在人民路的广场,刚刚吃饭你走了,我正打算回家找你。”

“在那里等我!”叶欢挂断了电话,飞奔出了家门。

爱她,就去见她,相爱就是这么简单。

南乔木听着电话里的忙音,幸福的泪一直滑落腮边。

前方的广场上”一群孩子蹦蹦跳跳在玩游戏,一边拍手一边哼着古老的歌谣。

兄…郎骑竹马来,绕chuáng弄青梅。”

广场上空,一朵绚丽的烟huā在夜空中炸开,消失,很美。

…………………………………………”………………

高胜男开着车,俏面有些yin沉的飞驰在街道上。

她在懊恼,也在自责。

今晚破坏了叶欢的家宴,也有她的责任,不分场合的半风吃醋”委实过分了。

高胜男现在越来越确定,自己喜欢上叶欢了。

也许……比喜欢还多一点。

她喜欢这个男人时刻油腔滑调的样子,总能带给她开心。

她喜欢这个男人为了责任舍生忘死的样子,总能带给她震撼。

她感动于这个男人为了生存拼力挣扎的样子,总能带给她尊敬和心疼。

太多了,不知不觉,叶欢已走进了她的心里,神不知鬼不觉的打开了她紧闭的心门,像个贼,偷走了她的心,还朝她嘿嘿坏笑”一脸的得瑟。

高胜男握着方向盘”嘴角却勾起了一抹美丽的弧线。

“这个混蛋”高胜男喃喃的骂”俏脸却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

用力握住了方向盘,高胜男的小嘴紧紧抿起,美眸中闪过一丝坚定。

既然发现了人群中的一块璞玉,那就把他抢过来”然后把他绑到婚礼堂,跟老娘拜堂成亲!

甭管他是混混还是少爷”好男人就应该把握,这个男人,我高胜男要定了!

高胜男是剽悍的行动派,想到就要做到!

叶欢从家宴上跑了,他会跑去哪里呢?

思索了一会儿,高胜男很快得出了答案,她是警察,警察善于分析。

除了那个陈旧简陋的家,叶欢还能去哪里?

方向盘猛地一转,马自达警车在宽阔的马路上冒出一阵黑烟,一个溧亮的溧移动作后,警车掉头朝老城区飞驰而去。

与此同时,出来寻找叶欢的周媚和柳眉也不约而同的朝叶欢的家飞奔而去。

女人都是聪明的动物,琢磨男人的心理与动向,是她们天生就会的一门学问。

这种学问很可怕。

叶欢哼着欢快的曲子,一瘸一拐却飞快冲出了家门。

此刻他的心情很雀跃。

多年情感的溧泊,今天却像游子回到了家一般舒畅。

他想放声大叫,他想让全世界都知道,他叶欢要娶南乔木!

极度的兴奋下,叶欢掏出手机,拨通了那个他一直不愿拨的号码。

电话刚接通,叶欢便兴奋的叫道:“老妈,快准备准备,你儿子我要结婚了,酒席红包和新房,一样都不能少!”

卡!

电话挂断。

周蓉握着电话,两眼发直。

儿子要结婚了,可没头没脑的,到底是跟谁结婚呀?

接着她又吃了一惊,楞楞的扭过头,看着沈笃礼,周蓉用一种不敢置信的语气道:“你刚才听到了吗?他儿子叫我“老妈”你听到了吗?”

沈笃礼缓缓点头,眼中全是笑意。

周蓉的眼泪刷的一下流出来了。

捂着脸,任泪长流,周蓉在沈笃礼面前哭得像个孩子最新章节。

夜sè下的老城区巷口yin沉沉的,乌黑一片,叶欢却仿佛头顶沐浴着阳光,哼着歌飞快穿了进去。

变故又一次在巷口发生。

一抹雪白的光芒掠向叶欢的脖子,杀机在无声中蔓延,浓郁。

叶欢头皮一麻,动物天生的警觉系统启动,身子未经大脑反应便往下一矮,避过了这道夺命的光芒。

惊惧中,叶欢两眼睁大,眼中布满了恐惧和绝望,“哇”的一声大叫,扭头一瘸一拐逃命。

又被人追杀了!

叶欢悲愤得眼泪快掉出来了,老子到底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值得你们一次又一次的杀我吗?

身后,一道灵巧的身影带着一抹泛着寒意的冷光,呼啸而至,刀刃险而又险的擦过叶欢的脖颈。

巷口即在眼前,可叶欢的tui受了伤,一瘸一拐的,根本跑不快。

命,已悬于一线!

叶欢喘着粗气奔命,他甚至不用回头,都能感受到背后森森的寒意,死神的镰刀已高高举起,等着收割他鲜活的生命。

喀!

身后手枪上膛的声音如此的清晰。

叶欢完全绝望了。

巷口离他只有几米,可这几米,却仿若天涯般遥远危急关头,前方忽然响起一道jiāo脆清冷的声音:“叶欢,快跑!

什么人?我是警察赶快放下枪!”

叶欢如闻天籁,眼泪终于簌簌而落。

救星啊!菩萨啊!

这一刻叶欢差点想给高胜男跪下了。

高胜男站在巷口,俏丽的眼睛惊恐的睁大,叶欢那如释重负的笑容,背后那漆黑冰冷的枪口,以及枪口中喷射出来的火huā在她眼中一切仿佛变成了电影里的慢动作凄美,而绝望。

“叶欢,1卜心!”

高胜男想也没想,冲上前一把抓过叶欢的肩膀把他往地上一掼……

砰!

枪响。

高胜男一声闷哼,右臂鲜血如注。

致叶欢xing命的一枪被高胜男挡住了。

咬着牙,高胜男艰难的用左手使劲拖着叶欢,一直把他拖到巷口墙角拐弯处,二人满头大汗的瘫坐在地上,没来得及喘口气,杀手的脚步声缓缓行来,高胜男扶起叶欢,二人一瘸一拐的穿进了另一条巷子。

幸好叶欢住在这里,对这繁如蜘蛛网般的巷道非常熟悉,二人钻进巷子里便如鱼得水。

奔跑中,叶欢看着高胜男血流不止的右臂,感动道:“谢谢人民警察,高警官,你就是我的再生父母”

“称给老娘闭嘴!混蛋!现在你不要把我当警察!警察没有义务为你挨枪子儿!”高胜男恶狠狠的道。

“你却为我挨了枪”叶欢真舟很感动。

“王八蛋,不在家好好呆着,满世界乱跑什么?不知道你的处境很危险吗?”

“我要去人民路广场……”

“去那里做什么?”

“我要去向乔木求的……,

…”

高胜男奔跑的身形猛地顿住,扭头愤怒的盯着叶欢,尖声道:“求婚?”

“对呀,我决定了,要跟乔木结婚!”叶欢幸福的笑。

“老娘刚刚为你挨了枪子儿,你个畜生却要跑去跟别的女人结婚?”高胜男暴怒了。

叶欢楞了:“这……两者有关系吗?”

“当然有关系!”高胜男脸上的红晕一闪即逝,冷冷道:“我国婚姻法规定,男子结婚不得早于二十二岁,你今年多少岁?”

叶欢瞠目结舌:“…………”

靠!怎么忘了这茬儿了!

随即回过神,叶欢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哀求道:“大姐,这事儿咱们等下讨论行吗?我们现在正被追杀啊!”

“不是我们,是你”高胜男忍着右臂剧痛冷冷道。

“你是警察啊咱们非得在这时候讨论我国的婚姻法吗?”叶欢眼泪都快下来了。

“这事儿必须说清楚!现在就说清楚!”高胜男冷冷道:“叶欢,你想违反我国的婚姻法吗?”

叶欢:气………”

他现在很想打电话投诉这个不敬业不靠谱的死条子,只可惜时间上来不及。

听着杀手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叶欢抹着眼泪改口:“我去人民路广场见我女朋友南乔木,大姐,这总行了吧?”

高胜男脸sè稍有缓和,点头道:“虽然不提倡年轻人早恋,但法律也没明文规定多少岁之前不准谈恋爱,就算你钻了法律的漏洞吧。”

叶欢眼泪哗哗的流:“…………”

二人于是继续在巷子里穿棱……

不知跑了多久,二人在一处偏僻的巷落里停下,捂住口鼻喘气,不敢发出喜音引来杀手。

四周陷入了寂静,静得二人只能听到自己和对方剧烈的心跳声。

“叶欢我们会死吗?”黑暗中,高胜男带着颤抖的声音传来。

生死关头,高胜男终于像个正常的女人,她也害怕死亡,她更害怕从此不能再见到叶欢。

“我们不会死,我们会活着!”叶欢的眼睛在黑暗中闪烁出坚定的光芒。

良人……,…

“叶欢,你真决定要南乔木做你的女朋友吗?”

“是的,我爱她,我要和她在一起。”

“那……我呢?”

叶欢:气…………

高胜男幽怨道:“叶欢,你有没有考虑过我?我在你心里,有没有留下一点点的影子?”

叶欢:咒………”

若换了以前,叶欢必然会毫不犹豫的摇头,可是今天,现在,她为自己挡了那一枪,右臂还血流如注,此时此刻,拒绝的话怎么说得出。?自己岂不真成畜生了?

,“高警官,对不起“我有女朋友了。”

话没说完便被高胜男打断了:“叶欢,你真决定要她当你的女朋友?”

“真的。”

“真的?”高胜男的声音突然变得有些森然。

“真真的”叶欢咬牙。

毫无征兆的,胯下突然一紧,二弟被一只纤细而有力的手握在手里拧着,力道越来越大。

叶欢额头冷汗刷刷冒出。

“反正今天我们活不成了,我再问你一次,你真的决定选南乔木当你的女朋友吗?”高胜男的声音yin寒无比。

“真……真的……”

力道越来越大,叶欢甚至能感受到二弟无助的哭泣高胜男巧笑嫣然:“好吧,那我换个说法,叶欢,你愿意多一个女朋友吗?”

叶欢疼得冷汗直流,终于熬不住了,猛烈点头:“愿意!

操!

臭娘们儿,给老子松手,快被你拧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