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界昊天传说

万界昊天传说

更新时间:2021-07-27 14:51:02

最新章节: 叶欢哥仨儿回到家,南乔木已做好了一桌丰盛的饭菜等着他们。见叶欢被扶回来的虚弱模样,南乔木大惊,追问之后,不由好气又好笑,张了张嘴,想说几句尖刻的话刺刺他,可一看到叶欢那副比死人多一口气的样子,心又软了下来。真是个让人不省心的小祖宗……猴子和张三见满满一桌子的菜,早已馋得口水快下来了,把叶欢往椅子上

第80章 父子初见

叶欢,猴子,张三,三人坐在医院住院部楼下的草坪中。

猴子摸出一根软白沙,刚准备递给叶欢,又迟疑了。

“欢哥,你这受了伤,能吸烟吗?”

叶欢伸手抢过烟,叼在嘴上,骂道:“老子嘴又没受伤,怎么不能吸烟?三儿,点上!”

三人于是坐在草坪上吞云吐雾,丝毫不理会来往的医生护士对他们投以的谴责目光。

“欢哥,无缘无故的中了枪,这事儿你想过没有?谁跟你有这么大仇呀?”猴子问道。

叶欢不笨,挨枪子儿这事,他早就猜得八九不离十,加上上次在红虎公司对面巷子里的遇袭,和最近生母找来与他相认,这些事串联起来,差不多可以想到答案了。

“我的亲生母亲是有钱人,亲生父亲的来头估计也不小,我的出现也许打破了他们那个圈子的利益平衡,所以有的人必须要我死。”叶欢深沉道。

猴子着急了:“那可糟了!欢哥,听说上次让那杀手给跑了,你可得小心点儿,像你这样的,怎么震虎躯也散不了王八之气,虽然你现在身世牛逼了,可你还是没有一丁点儿主角的气质呀,我说句实话你可别不爱听,像你这种人,在连续剧里最多只能活两集……”

叶欢叹气:“我就没见你****的说过人话!”

张三讷讷道:“欢哥,我觉得……要不干脆咱们还是跑了吧,咱们三个再加上南乔木,跑到一个没人认识的地方重新开始生活,欢哥,认了生母,以后你就是有钱人了,可豪门里面恩怨是非多,有钱也得有命花呀……”

猴子深思半晌,点头道:“张三说的有道理,欢哥,你考虑考虑,我们听你的。”

叶欢默然。

他可以想象如果真认了父母,以后的人生里不知会遇到多少刺杀暗算之类的事情,可他在乎的并不是这个,他在挣扎要不要原谅父母,这么多年的恨意,却依然抵不过骨子里对血浓于水的亲情的渴望。

再怎么恨父母,叶欢却不得不承认,他太需要亲情了。

使劲甩甩头,叶欢道:“我得先弄清楚二十年前他们为什么把我抛弃,弄清这个事情我再决定要不要认他们,现在我们最重要的是捞钱。”

“捞钱干嘛?”

叶欢笑道:“你想啊,如果我发现他们当年抛弃我的动机很恶劣,我不愿认他们,那时我哪儿来的钱付医药费?我还想留给他们一个潇洒的背影呢,总不能让保安把我架出去吧?”

二人想了想,觉得叶欢的话很有道理。

“怎么捞?”

叶欢看了草坪四周,道:“拣日不如撞日,就在这儿吧,老法子,碰瓷!……三儿,去找根棍子,把猴子的腿打瘸,这样比较逼真……”

猴子大惊失色:“欢哥,你自己就是瘸子,何必打断我的腿?”

**********************************************************

沈笃礼终于乘专机到了宁海。

和周蓉一样,沈笃礼的到来非常低调,除了以前的旧部张诚泰,并没有通知别的官员,随他一起的,是他的机要秘书刘思成,以及中央警卫局的数十名警卫,也就是俗称的“中南海保镖”。

宁海机场已被军队严密封锁,任何人不得出入,机场附近的所有制高点和容易埋伏的地方也被警察接管,今日的宁海机场可以说连陌生的苍蝇都飞不进去。

宁海********张诚泰站在空旷的机场大坪中间,望着老领导的专机徐徐降落,心中之激动,难以言表。

飞机里的那一位,就是他在官场赖以倚仗的最高背景,也是那个神秘权力圈子的核心掌舵人,张诚泰一生的荣辱皆系于老领导一言而决,他渴望接近老领导,更渴望向那个神秘的权力圈子再迈进一步,而不仅仅只是这个圈子外围的一个无名小卒。

飞机降落,警卫打开的机舱门,数名警卫先下飞机,对周围环境仔细检查了一遍,确认安全无误,穿着一身黑色风衣的沈笃礼这才面色肃穆的缓缓走出机舱。

舷梯下,张诚泰早早等候着,见沈笃礼下来,他露出了满脸的笑容,急步上前,伸出了双手。

“老领导,欢迎您来宁海视察指导,一路辛苦了。”

沈笃礼点点头,若有深意的道:“诚泰,这两年你也辛苦了。”

“应该的,应该的,我做得很不够,请老领导批评。”张诚泰有些惶恐道。

沈笃礼目视远方,淡淡道:“做事用了心就好。”

一句淡淡的话,张诚泰浑身冷汗直冒,不停点头应是。

“走吧,去第一人民医院看看。”沈笃礼径自上了车。

**********************************************************

车队行驶不急不缓,浩浩荡荡朝第一人民医院开去。

一个小时后,车队到了医院门口,警卫下车,配合当地警局,将医院严密封锁。

沈笃礼下车,站在医院门口,久成枯井的心此刻却如怒海一般翻腾不已。

二十年了,他一直硬着心肠,对儿子不闻不问,可每日每夜,无一刻不在记挂着他。今日即将相见,不知怎的,见惯大场面的他,此时竟情怯起来,站在医院门口迟迟不敢进去。

张诚泰恭敬的说了一句:“他住在住院部的高级病房。”

然后他便悄然退开了一步,不再多言。

沈笃礼沉默着,努力压制那颗仿佛快要跳出胸腔的心,可呼吸却不自觉的有些急促起来,眼眶也渐渐变得湿润。

这一步,他竟有些害怕迈出去。

不知沉默了多久,沈笃礼挥手支开了随身的警卫和机要秘书,扭头对张诚泰道:“诚泰啊,你先陪我走走,谈谈这两年你在宁海的工作成效和遇到的困难问题吧,嗯,就去住院部下面的草坪外走走。”

张诚泰一楞,接着马上点头:“是。老领导,这两年来,宁海市的经济可谓是飞速发展,这是全市的老百姓们有目共睹的……”

沈笃礼指了指前方,道:“边走边说。”

“是,宁海市两年以来,平均每年的经济增长保持稳步上升,这主要是由于市委市政府大力扶植地方企业,并且积极招商引资……”

二人一边走一边说,沈笃礼不时点点头,适时做几句指示,张诚泰急忙点头记下。

不知不觉,二人走到住院部草坪的碎石小径上。

这时,意外发生了。

面前人影一晃,接着便是一阵杀猪般的惨叫声。

“啊呀——我的腿!腿断了!”一名穿着病号服的年轻男子抱着打了绷带的腿,叫得惊天动地。

张诚泰眼皮一跳,顿觉不妙,老领导跟他谈话,已把周围的警卫支开,现在突然发生了意外,张诚泰不假思索的往前一闪,拦在沈笃礼面前。

沈笃礼神色不变,往旁边一闪。

穿病号服的正是叶欢,见到手的肥羊想溜,他也急了,于是猛地上前一扑,死死抱住了沈笃礼的大腿,嚎啕道:“你把我撞伤了还想跑?门儿都没有!赔钱!不赔钱我死这儿了!”

张诚泰也急了,高声大叫:“警卫!”

猴子和张三适时跑出来拉架,二人态度和善,嘴里不停道:“算了算了,看在我的面子上算了……”

张诚泰气坏了,使劲甩着张三拉扯的手臂,怒道:“拉拉扯扯干什么?别碰我!”

…………

…………

一片乱哄哄的吵闹中,沈笃礼和张诚泰的钱包被张三顺进了自己兜里。

而叶欢,仍抱着沈笃礼的大腿,哭得昏天黑地……

********************************************************

PS:晚上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