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界昊天传说

万界昊天传说

更新时间:2021-07-27 14:51:02

最新章节: 叶欢哥仨儿回到家,南乔木已做好了一桌丰盛的饭菜等着他们。见叶欢被扶回来的虚弱模样,南乔木大惊,追问之后,不由好气又好笑,张了张嘴,想说几句尖刻的话刺刺他,可一看到叶欢那副比死人多一口气的样子,心又软了下来。真是个让人不省心的小祖宗……猴子和张三见满满一桌子的菜,早已馋得口水快下来了,把叶欢往椅子上

第77章 术后

手术进行中。

手术室外,保镖们已将这层楼全部封锁,周蓉和周媚处于严密的保护中。

宁海市发生了枪击案,自然也惊动了警方,公安局长张国明快哭出来了,这段日子到底怎么了,大案一件接一件的出,都跟腾龙集团有关,这日子以后可怎么过呀。

周蓉心情很恶劣,让保镖将前来问询的警察挡在医院楼下,她只想离叶欢近一点,更近一点,其他的琐事她根本不想理会,事情已经发生了,做再多的笔录问询有什么用?儿子大腿中枪能弥补得过来吗?

没过多久,一名穿着迷彩服,肩上没挂军衔的高大男子走上楼,朝保镖们出示了一张证件,保镖们迟疑了一下,赶来请示周蓉,周蓉想了想,轻轻点头。

男子收起证件,昂首走到周蓉面前,目光直视着她,然后啪的一声,立正敬礼,凛然道:“中国人民解放军京城卫戍部队特种大队上尉罗毅,奉沈中将命令,对叶欢先生执行保护任务,请首长指示!”

周蓉抬起头看着他,道:“沈中将?是五弟沈笃智吗?”

“报告首长,是的!”

“刚才在巷子里,与杀手搏斗的人就是你?”

罗毅脸上现出惭愧之色,道:“是的,杀手对当地的地理很熟,本想留下他,还是让他跑了,对不起首长!”

周蓉露出感激之色:“不愧是特种部队出来的,身手果真不凡,当时情况我看在眼里,你做得很不错,如果不是你的阻挡,杀手必然会再开枪,叶欢的性命就危险了,谢谢你,罗上尉。”

罗毅啪的立正:“这是我的使命,首长不用谢。”

周蓉扭头对周媚道:“回头开一张两百万的支票给罗上尉,对他表示感谢。”

“对不起,首长,我只是奉命执行任务,我是军人,不能接受额外的奖励,请首长原谅。”

周蓉淡淡一笑,道:“这是我疏忽了,很抱歉,叶欢正在做手术,接下来的日子,请你好好保护他,杀手跑了,但很有可能再次刺杀叶欢,现在的情况很危险,请罗上尉不要大意。”

“是,首长!……首长,从我刚才与杀手的交手来看,他出手的套路应该不是我们本国人,搏杀术里几个动作是南越那边的雇佣兵特有的。”

周蓉拧起了眉,喃喃道:“南越雇佣兵……”

勉强一笑,周蓉拿起了电话,打给了沈笃礼,语气已变得冰冷僵硬……

…………

…………

半个小时后,京城沈家祖宅。

沈笃礼放下电话,揉着疲倦的脸,苦笑不已。

整整痛骂了他半个小时,蓉儿的脾气依然不减当年,放眼全国,敢这么骂他沈笃礼的,大概也只有周蓉了。

叶欢受伤的消息令沈笃礼整颗心都揪了起来。

母子连心,父子同样也连心。

——该去宁海一趟了,看看那二十年未见的儿子。

南越雇佣兵的两次刺杀,令沈笃礼察觉到,叶欢的身份已在沈家彻底暴露,目前微妙的利益平衡即将被打破,有些人蠢蠢欲动,因此给叶欢招来了杀身之祸。

这也是沈笃礼多年来不敢与叶欢相认的最大原因。

既然已经暴露,那么就让他暴露得更彻底吧!

沈笃礼露出冷笑,眸中精光毕现。——去宁海之前,他要给某些人一个狠狠的警告,然后,为叶欢先把名份定下来。

有了名份,叶欢才能相对安全。他们可以杀一个市井平民叶欢,但对沈家太子叶欢下手,他们必然会顾忌许多。

***********************************************************

不知等了多久,手术室的红灯突然熄灭。

叶欢躺在移动担架床上被护士推了出来。

周蓉和周媚赶紧迎上前,紧张地问道:“医生,他没事吧?”

医生摘下口罩,态度非常客气,院长大半夜把他从床上叫醒,让他一个外科主任亲自主刀做手术,可以想象,这个病人的来头一定不小。

“没事了,子弹入体两公分左右,弹头已被取了出来,幸好子弹没有击穿大腿静脉,否则就麻烦了,病人的运气不错,安心住院观察吧,养一个月左右差不多可以康复如常了。”

“谢谢,谢谢医生!”周蓉哽咽道。

叶欢被推进了医院的高级单人病房,周蓉和周媚衣不解带的陪着他。

直到天亮了,叶欢才悠悠醒转过来,缓缓睁开眼睛,盯着雪白的天花板怔忪半晌,忽然一惊,双手探入裤裆里一摸,然后露出安心的笑容。

二弟还在,很好。

坐在病床一侧的周媚对叶欢颇有几分了解,见状俏脸通红,没好气的白他一眼。

“叶欢,你没事了吧?哪里不舒服,告诉我。”周媚轻轻道。

叶欢摇摇头:“还好,你照顾了我一夜吗?谢谢你。”

周媚抿嘴笑道:“照顾你一夜的人可不止我一个,另一个你是不是也该谢谢她?”

正说着,周蓉端着一个精致的漆木食盒走进了病房,见叶欢看着她,不由惊喜道:“你终于醒了,哪里不舒服吗?要不要我叫医生?”

叶欢摇头,望向她的目光很复杂。

周蓉将食盒打开,笑道:“叶欢,我知道你喜欢偏辣的口味,可你现在有了伤,医生说不能吃太辣的,我借了医院的厨房,亲手给你做了一碗鸡粥,许多年没下厨了,也不知道味道怎样,你喝喝看,好吗?”

说到最后,周蓉的目光甚至带着几分哀求。

叶欢暗叹,原谅或者不原谅,这个问题一直在他心中挣扎,煎熬。

迎着周蓉哀求的目光,叶欢心中一软,轻轻的点头。

周蓉大喜,端起碗,用银勺轻轻搅拌,然后吹了吹凉气,递到叶欢嘴边。

叶欢的眼泪差点没忍住。

二十年了,总算尝到了亲生母亲做的饭菜,母亲的味道,原来是那么的香浓。

这时,病房外一阵嘈杂的脚步声,化解了叶欢努力维持的冷漠。

南乔木,猴子,张三一起急步走了进来。

“叶欢,你怎样了?怎么进医院了?”南乔木俏容带泪,急得泪水一个劲儿的往下掉。

猴子和张三也急得不行:“欢哥,你最近走的什么霉运呀,怎么老是跟医院和警察过不去呢?难道跟女人鬼混的时候正好撞到了她的大姨妈?”

叶欢笑骂道:“去你****的,你才来大姨妈呢,老子受伤了也不知道说句吉利话。”

一扭头,猴子看见了一旁微笑不语的周蓉和周媚,打量了周蓉一眼,惊讶道:“这位是……”

张三惊疑不定:“难道真是大姨妈?”

猴子踹了他一脚,怒道:“闭嘴!”

周蓉瞧了瞧叶欢冷漠的脸,心下一叹,神色黯然。

周媚适时解围,笑道:“这位是叶欢的……亲人。”

猴子和张三顿时一脸恍然,然后又羡又嫉的瞧着叶欢。

叶欢嘴唇嗫嚅几下,最后还是板着脸,什么都没说。

周蓉心中一喜,不否认便算是默认了,这是一个好现象。

…………

…………

仔细询问过叶欢的伤势后,南乔木等人这才将久悬的一颗心放回了肚子里。

张三一拍叶欢的肩膀,安慰道:“欢哥,行啊,咱这和平年代居然受了枪伤,一句话,光荣!”

叶欢捂脸叹道:“张三,学学乔木和猴子,不懂安慰人就闭嘴,我不会怪你的。”

猴子笑嘻嘻道:“欢哥,咱们三个接到周小姐的消息立马赶来了,大家都来看你,感不感动?”

叶欢一咧嘴,痛苦道:“不敢动,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