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界昊天传说

万界昊天传说

更新时间:2021-07-27 14:51:02

最新章节: 叶欢哥仨儿回到家,南乔木已做好了一桌丰盛的饭菜等着他们。见叶欢被扶回来的虚弱模样,南乔木大惊,追问之后,不由好气又好笑,张了张嘴,想说几句尖刻的话刺刺他,可一看到叶欢那副比死人多一口气的样子,心又软了下来。真是个让人不省心的小祖宗……猴子和张三见满满一桌子的菜,早已馋得口水快下来了,把叶欢往椅子上

第75章 又生突变

平凡的人生里,最基本的元素是什么?

家庭,父母,子女,和欢笑。

一个人的一生必然离不开这些必要的元素。

每个人都有的东西,叶欢却偏偏对它们很陌生。

小时候刚学会走路,牵着老院长的衣角,大哭大喊叫妈妈,叫爸爸,老院长忍着眼泪抱着他满院走,直到他哭着睡去,一日复一日,等到叶欢五岁,对世界对自己的身世有了懵懂的认识,“爸爸妈妈”这两个词他再也没说过。

因为他并未拥有。

不说不代表不痛,不代表不恨,只是他的痛和恨随着年岁渐长,便渐渐麻木了,接受了。痛与恨藏在了心里,越埋越深。

命运是个让人痛恨的****,她掐着每个人的脖子,逼着人不得不接受她的安排。

这么多年下来,叶欢屈服了。

今天与周蓉的相遇,埋藏多年的痛和恨终于被挖掘出来,如黄河决堤,不可收拾。

他恨眼前这个女人,他恨她让自己受了二十年的委屈和苦难,他更恨当他只想过着窘迫而平静的日子时,她又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把他的生活破坏得一团糟。

他很想对她破口大骂,用尽世上一切伤人的粗话脏话,他甚至想冲上前去,狠狠扇她一耳光,发泄自己二十年来久积的郁愤。

可是当他看着面前这位哭得肝肠寸断的女人时,他又心软了,张了张嘴,怎么也骂不出一个字来。

廿载苦痛仇恨,此刻却化作一声“罢了”。

没有相认,也没有大骂,叶欢终于选择了沉默。

沉默中扭头便走,丢下周蓉在巷口独自哭泣。

巷口偏僻的阴暗处,房东老王佝偻着身躯,站在旁人看不见的角落里,看着周蓉伤心欲绝的痛哭,和叶欢决然离去的背影,老王眼中升起一团水雾,摇摇头,暗暗一声叹息。

这对母子的心结……不容易解开呀。

***********************************************************

叶欢独自走在巷中,身躯摇摇晃晃,他很累,很疲倦,他只想走回家,躺在床上好好睡一觉,也许一觉醒来,发现今晚所有的一切都是在做梦,梦醒了,生活该怎样还是怎样。

人在受到激烈的情感冲击时,心理的防线特别脆弱。

他甚至想回家问问南乔木,如果她不嫌他穷,人又混蛋的话,干脆凑合成一对,平静无波的过完这一生算了。

一边走着,脑海里冒出很多想法,有的很荒诞,有的很莫名,痛苦与释然反复纠结,一下又一下,刺得脑子里隐隐作痛。

回去赶紧睡一觉!

就在叶欢迷迷糊糊,精神恍惚的时候,突然,变故发生了。

杀机顿现!

一声沉闷的低响,叶欢觉得大腿被蚂蚁叮了一口似的,有点痛,低头一看,大腿上竟有一个小小的血洞,一股殷红的鲜血汨汨冒了出来。

接着,叶欢这才感到腿部一阵剧痛,身形一晃,便倒了下去,嘴里叫了一声:“操!这是怎么回事?”

与此同时,站在阴暗处的王老头儿听到那声低沉的闷响,肥肥的老脸一变,心中暗叫不妙,微胖的身形如电一般射了出去。

这声音他太熟悉了,装了消音器的无声手枪的声音!敌人就躲在两百米范围内,等待时机暗算叶欢!

王老头儿不敢迟疑,一个纵跃便出现在叶欢身前,利用巷口的墙壁和他自己的身躯,将叶欢保护在双臂中间,抱住他就地一滚,二人身躯刚滚过,便又传来几声同样的闷响,二人刚才停留过的地面上激起几点火星。

打了几个滚,王老头儿飞快抱起叶欢,将他横抱在胸前,用自己的后背抵挡来自身后敌人的子弹。

飞快跑了两步,王老头儿一声闷哼,背部中弹,肥肥的老脸疼出一头冷汗,却仍咬着牙,凭着一口血气,坚持着往前奔跑,只要把叶欢送到巷口,只要送到巷口……

说来话长,可变故的发生,老王的飞身扑救,往回奔跑,这一切其实只是电光火石之间。

原本蹲在巷口哭泣的周蓉听到巷内的动静,诧异的抬起头,看着叶欢无力的躺在老王怀里,而老王脸色苍白,表情痛苦的咬牙奔跑,周蓉楞了一下,接着便反应过来,发出撕心裂肺般的嘶吼:“叶欢——”

“快来人!保护叶欢……保护老王,快!”

数百米外,十余名保镖闻风而动,可一切却似乎来不及了……

…………

…………

巷口的另一端,一名举着消音手枪的男子缓缓走了出来,漆黑的夜色下,像收魂的恶魔,一步步逼近王老头儿和叶欢。

他的任务是叶欢的命,当然,他并不介意多搭上老王一条命。

准星里,老王微胖的身形在艰难的奔跑。

数百米外,十余名保镖急急赶来,男子脸上露出了冷笑。

来不及了,数百米的距离,你们跑得过子弹吗?

手指扣住了扳机,他的意图很简单,一枪结束那个碍事老头的生命,再顺手朝叶欢脑袋补一枪,此次任务圆满完成,趁着夜色无声遁去,百万美金便顺利到手。

正待扣下扳机时,意外发生了。

男子的身后突然出现了一条鬼魅般的人影。

人影毫不迟疑的上前,飞起一脚朝男子的腰眼踢去。

腰眼是命门所在,不得不救。

拿枪男子听着身后风声隐动,反应飞快的一闪身。

这一闪身避让,击杀老王的最佳时机已过,男子脸上顿现懊恼的表情。

他身后的人影却不依不饶的欺身而上,手上化拳为刀,狠狠朝他脖子动脉处切去。

只这一招,拿枪男子便认了出来,这是中国特种兵部队的擒拿拳,端的十分威猛。

远处保镖们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拿枪男子不敢恋战,一腿横扫,然后借力一翻,跃上巷边围墙,身影消失在夜色中。

…………

…………

巷口处,王老头儿一个踉跄,和叶欢同时栽倒在地,王老头儿挣扎几下,嘴角流出血来。

叶欢只是大腿中枪,虽疼痛难忍,只要止住血,并无大碍。

周蓉发疯般抱着叶欢,惊惶大叫:“叶欢,叶欢!你不要吓我!”

周媚也闻声赶了出来,见此变故,立马指着赶来的保镖喝道:“快,叫救护车,保护夫人和少爷,还有王叔,全体一级警戒!”

保镖们将四人团团围住,一脸冷峻的掏出枪警戒。

周媚学过急救,她先蹲下身看了看叶欢的伤势,用脖子上的丝巾扎住了叶欢的腿,防止流血过多,又走到王老头儿身前,仔细检查了他的背部,然后轻松舒了口气:“还好,子弹应该在射距边缘,入体不深,应该不会危及生命……”

刚才的一切叶欢都看在眼里,他冷冷扫了周蓉一眼,轻轻推开她,然后爬到王老头儿身边,看着王老头儿虚弱喘气的模样,和地上缓缓流出的一滩鲜血,叶欢潸然泪下。

“王叔……你这么不要命的保护我,是不是怕我死了以后没人租你房子?经济危机这么严重了吗?……放心,以后一个月五百块的房租,我绝不拖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