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界昊天传说

万界昊天传说

更新时间:2021-07-27 14:51:02

最新章节: 叶欢哥仨儿回到家,南乔木已做好了一桌丰盛的饭菜等着他们。见叶欢被扶回来的虚弱模样,南乔木大惊,追问之后,不由好气又好笑,张了张嘴,想说几句尖刻的话刺刺他,可一看到叶欢那副比死人多一口气的样子,心又软了下来。真是个让人不省心的小祖宗……猴子和张三见满满一桌子的菜,早已馋得口水快下来了,把叶欢往椅子上

第70章 天威(下)

徐江被捕只是一个开始。

天威之盛,电闪雷鸣,风暴仍在继续,一切都是为了一个默默无名的市井小人物。

徐江被捕的同时,宁海市委市政府正举行着日常例会。

天灰蒙蒙的,阴云笼罩在宁海市的上空,低气压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

市长徐胜治收回了望向窗外的目光,将心思放在现在正举行着的日常例会上。

不知为什么,今天徐胜治的眼皮总是一个劲儿的猛跳,心中隐隐有些不安,却不知道原因。

“老徐,老徐,该你发言了。”********张诚泰不轻不重的敲了敲桌子。

徐胜治一凛,急忙回过神,朝张诚泰歉意的笑了笑。

二人搭档多年,市委市政府两套班子,却难得的和谐默契,这样舒服的政治氛围非常罕见,也给了徐胜治一个施展才能的舞台,这种轻松的氛围与********张诚泰的低调做人低调做官分不开,徐胜治打心底里感激他,无论是公事还是私交,二人的关系都非常不错。

官场自古没有朋友,只有利益,可徐胜治和张诚泰却打破了这个定律,二人不但是朋友,简直可以算是知己了,二人处在这样一个共同的利益圈子内,没有争斗,遇事总能互相妥协,互相体谅,实属中国官场上非常罕见的现象。

徐胜治一直很珍惜这份交情。

清了清嗓子,徐胜治缓缓扫视了一下会议室里的各政府处局级干部,一股淡淡的官威悄然散发。

“会议进行第三项讨论,市林业局局长霍长江同志病退,林业局局长的位置空了出来,今天同志们讨论一下,由谁接任比较合适?”

会议室内鸦雀无声。

张诚泰端起茶杯,默然吹拂着杯中的茶叶,仿佛不相干似的,眼皮一抬,淡淡扫了徐胜治一眼。

这一眼恰好被徐胜治捕捉到,他楞了一下。

今天老张怎么了?看自己的眼神……仿佛比以往冷淡了许多,这种眼神是他从未见过。

到底出了什么事?徐胜治联想到今天心中莫名的不安的情绪,心头愈发沉重。

他决定散会后去张诚泰的办公室好好跟他聊聊。

“咳……同志们都不发言,那我来抛砖引玉,先说两句,林业局长的位置至关重要,我市郊外的林区占地广袤,我们在注重城市工业化的同时,也要保持绿地覆盖面积,不使水土流失,这是对我们的子孙后代负责,林业局长嘛,我来提一个人,就是现在林业局的副局长常康同志,常康同志任副局长多年,业务水平高,思想觉悟过硬,任副局长期间能很好的团结周围的同志,也时常向领导汇报思想,可以说是作风严谨,业务精专的好同志,林业局上下对他的评价都很不错,由他接任林业局长的位置,我个人认为是很合适的,推荐他接任局长,也是本着对人民群众认真负责的态度。”徐胜治滔滔说了半晌,便端起杯子喝了口茶。

会议室里所有人不由自主的点头,纷纷交头接耳讨论起来,大家的表情都很赞同。

一个并不怎么起眼的人事提案,宁海市又是如此和谐的领导班子,********和市长好得几乎同穿一条裤子了,徐市长提出的提案,想必也许张书记也是这个意思,大家自然不敢跟两位大佬唱反调。

就在这项提案马上要通过的时候,会议室内突然响起一道低沉而威严的声音。

“我不同意这项提案!”

刚刚讨论得沸反盈天的会议室内顿时鸦雀无声。

所有人的目光投向声音的来源,目光中充满了极度的震惊和讶异。

竟然是张书记?

张书记怎么突然提出反对?这项提案他和徐市长事先没有沟通过吗?

接着所有的市委副书记,副市长,政法委书记等等脑海中同时炸了一下。

情况不对劲!

关系良好的市委市政府两位领导较劲掰腕子了!

宁海市要变天了!

众人处于极度的震惊中,还在消化这个非常明显的信号。

徐胜治的心沉入了谷底。

他感到一种莫名的恐惧,所有不祥的预感越来越清晰,他敢肯定,一定是出了什么事,而且跟他有直接的关系。

“老张,这事我们是不是……”

徐胜治还没说完,张诚泰冷着脸,重重的挥了一下手,用一种不容置疑的语气道:“林业局长接任这个提案暂时搁置,下面我来传达一下省委省政府以及省政法委,省公安厅联合下发的通知,从即日起,宁海市的工作重点将转移到扫黄打黑的专项整治行动上,省公安厅将派遣工作组来宁海督察,为了方便行动的统一指挥,由我任专项整治行动的组长,政法委杨书记任副组长,力争在年内对宁海市内所有的娱乐场所,以及一些藏污纳垢的角落进行突击扫荡,对那些黑社会性质的团伙和犯罪分子,以及提供黄色********服务的场所负责人予以严厉的打击,绝不姑息,还我宁海市一个干净明朗的治安环境,为即将到来的腾龙集团总部铺路。”

又是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

所有人都呆住了。

上面怎么突然就开展扫黄打黑行动了?事先一点征兆都没有,这很不符合省委省政府的办事作风呀。

更令人震惊的是,市里成立的专项整治小组里,张书记任组长,杨书记任副组长,但是却将徐市长排除在外,这又是一个什么信号?

徐胜治沉默,搁在会议桌上的双手却在微微发抖。

现在他确定,肯定是出事了,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事?或者无意中得罪了省里哪位领导?

莫名的恐惧渐渐吞噬着他的心……

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徐胜治道:“省委省政府的指示很正确,很及时,宁海市的治安环境确实要好好整治一下了,我代表市政府表态,对上级的指示完全拥护,并且全力配合,一定不折不扣的完成整治任务,下面我们进行下一个议案……”

张诚泰再一次打断了他的话:“……今天的会议,我看就进行到这里吧,同志们,散会。徐市长,省委组织部的李副部长有事找你,已经在你办公室等着了,你去一趟吧。”

徐胜治目光有些呆滞的扫过张诚泰,张诚泰眼神冷漠,看不出丝毫端倪,只是冷漠中不经意的流露出几分歉疚,几分不舍,和几分决然……

凝重压抑的气氛笼罩在会议室中,众人感到有些喘不过气来。

一言不发的各自走出会议室,众人互视一眼,眼中皆是一片震惊。

宁海……变天了。

***********************************************************

“徐胜治同志,我代表省委组织部向你传达任免通知:经江南省委省政府领导,及省委组织部共同研究讨论决定,免去原宁海市市长徐胜治的市长以及市委常务副书记等一切职务,停职等待省委的安排和调动。”省委组织部李副部长缓缓念完通知,若有深意的瞧了徐胜治一眼,径自走出了徐胜治的办公室。

徐胜治目光呆滞,一脸灰败,脑海中无数个疑问在反复缠绕。

他知道,所谓“等待安排和调动”只是一句场面话,一般来说,如果在免去他职务的同时没有任命新的职务,那便代表着他的政治生涯走到头了。

为什么?为什么!好好的为什么会这样?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

站在办公室里,空虚和恐惧仿佛一只无形的大手,狠狠揉捏着他的心脏。

不知过了多久,徐胜治浑身一颤,发了疯似的冲向张诚泰的办公室,砰的一声粗暴的推开门,徐胜治以往的儒雅风度完全不复,像一只暴怒的狮子般双手按在张诚泰的办公桌上,瞪着通红的眼眸盯着张诚泰,低声嘶吼道:“为什么?老张,这一切是为什么?”

张诚泰面色沉静而冷漠,淡淡的看着暴怒失控的徐胜治,想到二人曾经良好的关系,张诚泰怅然若失的叹了口气。

合作默契的好搭档以后恐怕很难再有了……

官场里,真的只有利益,没有朋友,千古以来的官场定律,再一次准确无误的应证在他们身上。

关系再好,终究走的不是同一条路,张诚泰的背后,有着如天一般高的权势圈子,这个圈子一旦发威,任何触犯他们利益的人或事,都将被扫荡得干干净净,包括这位曾经的宁海市市长。

二人在办公室里对视,不言,不动。

“老张,我只要一个理由,一个答案!为什么会这样……”徐胜治的眼眶湿润了,语气从未有过的哀求。

张诚泰长叹口气,黯然道:“老徐,你别多想,上级这么安排自然有他们的道理,回家好好休息吧……”

“老张!看在我们共事这些年的份上,求求你,告诉我!”

“老徐,你……你还是去问问你的儿子徐江吧。”张诚泰终究还是不忍做得太绝情。

徐胜治的眼睛骤然睁大:“徐江?他怎么了?他做了什么事?得罪谁了?”

张诚泰摇头不语,伸出一根手指,指着天,苦笑道:“别问了,天威不可测,你的儿子闯了大祸呀……”

徐胜治身形摇摇欲坠,一颗心仿佛掉进了无底的黑洞……

**********************************************************

宁海市扫黄打非行动开展得非常快速。

叶欢受袭后的当天晚上,宁海警方在武警特警的配合下,对全市进行了治安大检查。

大批黑社会份子落入法网,数名在公安部挂名的通缉犯被捕获,所有的娱乐场所更是难逃关门整顿的厄运,首当其冲的,便是红虎公司名下的各个KTV,娱乐会所,以及洗浴中心。

红虎黑色部分的产业,在警方雷霆一击之下,全部一扫而空。

第二天早上,红虎公司收到了市委市政府下达的停业整顿通知,同时,还没养好伤的柳泽被警方带走审问,并被关进了看守所。

突然来临的打击,令红虎公司董事长柳眉懵住了。

雷霆雨露,皆是恩泽,皆是天威。

*********************************************************

PS:求推荐票,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