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界昊天传说

万界昊天传说

更新时间:2021-07-27 14:51:02

最新章节: 叶欢哥仨儿回到家,南乔木已做好了一桌丰盛的饭菜等着他们。见叶欢被扶回来的虚弱模样,南乔木大惊,追问之后,不由好气又好笑,张了张嘴,想说几句尖刻的话刺刺他,可一看到叶欢那副比死人多一口气的样子,心又软了下来。真是个让人不省心的小祖宗……猴子和张三见满满一桌子的菜,早已馋得口水快下来了,把叶欢往椅子上

第64章 冲突

日子就这么平淡的过着。

穷困,但满足。钱并不是衡量幸福的唯一标准,对叶欢来说,有份饿不死自己的工作,有几个生死相托的兄弟,还有一位每天住在同一个屋檐下的养眼美女,这样的日子已经很不错了,叶欢是个很知足的人,他懂得珍惜拥有的一切。

当官的希望自己能高升,做生意的希望自己能发财,打工的希望老板加薪水……这世上绝大多数人的理想都跟金钱和权力离不开关系,叶欢是混混,混混之所以叫混混,是因为这种人没有理想,或者说没有太崇高的理想,吃饭能吃饱就行,睡觉有张床就行,金钱能满足自己最基本的温饱就行,这种人或许胸无大志,可他们活得比谁都真实。

活得真实就很好了,至少对得起自己。

绑票事件已经过去,可事件在各级政府的高层官员心中却产生了极大的震撼,一个普通的地方绑架案,为什么会惊动公安部的部长亲自打电话,严令不准警方开枪击毙劫匪?

看似偶然的事情,里面的真正意味却大不寻常,各级政府的知情官员们在思索,在体味,他们把目光投向了宁海市,投向了那个犯了绑架罪却浑然无事的小混混,目光中充满了惊疑。

静若平湖的底下,暗流涌动。

叶欢还在浑浑噩噩过着他平淡无波的日子。

以他目前的地位,当然不知道这件事情背后,很多干部为了他而苦苦思索,苦苦体会上面的真正意图。

叶欢想得并不复杂,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警察不追究,被绑的两位肉票也不追究,挺好。

于是叶欢又没皮没脸的继续在红虎公司上班。

美丽的女上司说过不开除他,叶欢当然也舍不得放弃薪水这么高的工作。

他在努力创造买包子吃一个扔一个的幸福生活。

柳眉这几天上班很早,基本都是提前一个小时便到了,然后便抱着双臂站在公司大门侧的打卡器旁边,脸上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静静的等着。

公司员工们被她脸上的笑容吓得战战兢兢,跟老鼠见了猫似的,不能怪员工们胆子小,实在是因为柳眉的笑容太吓人了,人人都知道红虎公司的黑帮背景,只不过红虎公司总部却是正正经经的正规公司,柳眉请的员工都是专业白领,绝不允许公司里出现半点江湖习气,可这几天却大不一样,这位黑帮女老大不知吃错了什么药,每天守在打卡器旁边,就跟等着傻兔子撞木桩的猎人似的,一脸期待而坏坏的笑容,员工们一个个头皮发麻。

时钟快指向9点的时候,柳眉的笑容越来越深,坏坏的表情也越来越明显,杀伐果断的女老大脸上出现这种表情,委实可爱至极。

就在马上快敲响9点铃声的最后几秒钟,柳眉抑不住兴奋之情,果断对负责考勤的人力资源部经理道:“上班时间到,快,把打卡器收起来,今天谁没有准时打卡的,全部都记迟到,本月扣发二百块钱工资……”

话音未落,电梯叮当脆响,一道气急败坏的声音大叫道:“球多麻袋!球多麻袋!牙买爹,牙买爹……”

在柳眉和人力资源部经理愕然的目光注视下,一道矫健的身影呼啸而至,接着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员工工牌插入打卡器里。

咔!

8点59分56秒。

柳眉兴奋的俏脸顿时垮了下来,表情失望不已。

绑架事件里,柳眉对这个吊儿郎当的小混混有了一种新的认识,她很难想象,一个看似人品很糟糕的混混居然默默背负着这么重的责任,平日里的淫贱模样与那一刻的光辉形象互相重叠,碰撞,给柳眉的思想造成了极度的冲击,于是柳眉渐渐对他产生了渴望了解的冲动。

一个女人想要了解一个男人,这是沦落的先兆,只是柳眉自己并没发觉。

可是生活一旦恢复了平静,叶欢光辉挺拔的形象又回到了从前那副吊儿郎当的浪荡轻佻样子,柳眉心中渐渐冒出一股无名火,她觉得这孙子太爱装了,明明是一个正直善良的人,为什么一定要装成一副无赖泼皮的样子惹人厌恶?这人是不是有病?

满腔好奇又化作了满腔怒火,柳眉便不由自主的想整整叶欢,从每天上班的第一件事打卡开始,她知道叶欢是个很懒的人,懒人喜欢睡懒觉,迟到是经常的事儿。

于是红虎公司便出现令公司员工惶恐不安的一幕,每天早上,坏笑嫣然的柳总抱着双臂,好整以暇的站在打卡器前,等着某个懒鬼迟到,然后光明正大的扣他的工资,再欣赏他那肉疼菊紧的表情。

谁也不会想到,冰冷威严的柳总居然有如此恶趣味的一面,

叶欢衣衫凌乱,头发也乱糟糟跟杂草似的,擦着满脸的大汗朝柳眉憨厚的笑。

柳眉扫了他一眼,悻悻道:“上班仪表不整也就罢了,还叫得这么淫贱,以后公司里不准说日语!”

“柳总,多掌握一门外语,这是咱们公司员工高素质的体现,您应该感到欣慰才是。”叶欢嬉皮笑脸道。

“你从哪儿学的日语?”

“昨晚刚学的,还热乎着呢……”叶欢笑得很淫荡。

柳眉见他这副笑脸便猜到答案一定很不堪入耳,于是扔下一句“以后上班仪容不整者,罚款!”后便进了办公室。

叶欢咧着嘴,看着柳眉娇好迷人的背影,笑得很开心:“小娘们儿,为了上班,老子今早连内裤都来不及穿就赶来了,敢扣我工资,跳楼死给你看!”

然后他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双手,笑容渐渐变得淫荡。

“猴子说得没错,果然右手要用来握鼠标,只有左手有空闲,生活还是要有点常识啊,姓柳的肯定不懂这个常识,简直不学无术,鄙视……”

转念一想,人家上流社会的女人不一定要懂这种常识,她们也许用的是费电的自动棒棒,比叶欢这种贫民只知在电脑前看岛国动作片高出不少档次,一想到这里,叶欢又变得颓然,无限萧瑟的叹了口气,黯然上班挣工资。

***********************************************************

中午休息时间,叶欢出去了一趟,新年将至,他要给弟弟妹妹们买些鞭炮烟花,孤儿们也喜欢过年的,过年意味着可以穿新衣服,可以吃得丰盛一些,还可以玩鞭炮烟花,叶欢是个很称职的哥哥,他当然不忍心让弟弟妹妹们失望。

就在叶欢出去的当口,柳眉的办公室来了一名不速之客,柳眉的哥哥柳泽。

柳眉一见到他,长长的秀眉便紧紧蹙起,冷声道:“你来做什么?”

柳泽没回答她,自顾自的欣赏起办公室的摆设,看到特意给叶欢添的那张办公桌,柳泽嘿嘿怪笑道:“小妹,这就是你新请的董事长助理的位子?啧啧,你对那小子不错嘛,还特意把他安排进公司,连位子都直接设在你的办公室,小妹,老头子把公司掌舵的权力交给你,可不是让你养着小白脸,光天化日跟别的男人调情的。”

柳眉气得浑身轻颤,俏脸仿佛罩上一层寒霜,怒道:“柳泽,我做事自有分寸,什么时候轮到你插嘴了?再敢胡说八道,信不信我扇你大耳光?”

柳泽冷笑:“这小子名叫叶欢吧?王栈杀人被点水那档子事儿是他干的?柳眉,你很不错,不但不惩戒他,反而把他安排进公司上班,帮着外人欺负咱们自己的弟兄,你觉得你有资格坐在这个位子上吗?你觉得底下的弟兄们会服你吗?”

柳眉冷冷道:“杀人偿命是天理国法,你以为现在还是那个抄着砍刀抢地盘的年代?如今任何事都讲法律,王栈杀了人,当然要伏法,关别人什么事?下面哪个弟兄不服,让他们尽管来找我,我柳眉给他们说法!再说,安排叶欢进公司工作是老爸的意思,你有胆子就直接去责问他,你如果不敢问,要不要我来帮你打他的电话?”

祭出柳四海,柳泽顿时蔫了,这个纨绔生平最怕的就是他老爹,不但因为他老爹对他严厉的管教手段,更重要的是,他老爹死死握着他的经济命脉,万一惹得老爹不爽,断了他的经济来源,以后他哪来的钱挥霍寻欢?

沉默了一会儿,柳泽陪着笑道:“小妹你别生气,我只是随口一提,既然是老爸的意思,我就不说了,咱们犯不着为了一个低贱的小职员伤了兄妹和气……”

柳眉愈发不满了:“低贱小职员?柳泽,你以为你是贵族吗?在我眼里,这个低贱的小职员比你高贵多了,你给他提鞋都不够格。”

柳泽浓眉一竖,又长呼一口气,忍了下来,换了个话题道:“小妹,我今天来是有事跟你商量的……”

柳眉警觉的盯着他:“什么事?”

“听说咱们红虎跟腾龙集团合作了,小妹你可真厉害,那么多人盯着这口大肥肉呢,却被你不声不响的一口气吞下去了……”柳泽嘿嘿笑道。

“你到底想说什么?”柳眉渐渐失去了耐心。

“是这样的,咱们宁海市市长徐胜治的公子徐江你认识吧?”

“不认识。”

“徐江听说咱们公司最近跟腾龙集团合作,他表示很有兴趣,想参与进来,具体的参与方式是将有一家公司加入进来,成为咱们红虎公司旗下的子公司,这家子公司的并入我们不需要花一分钱,而且由我们红虎控股51%,徐江方面持有49%的股份,前提是,与腾龙集团的物流合作企案里面,必须有这家子公司的参与,另外腾龙集团给我们的物流配送份额里,这家子公司必须占据50%,时间为五年,五年一过,徐江退股,按市场价将子公司的股份卖给红虎,小妹,这可是天大的好事,等于白送咱们一家公司啊……”

柳眉气得脸都红了:“白送一家公司?柳泽你长没长脑子?你有没有想过,一家莫名其妙的公司平白无故的参与进与腾龙的合作企案里,还要占据50%的市场份额,等于我们在五年内要把50%的利润双手白送给别人,你知道这利润有多大吗?五年后退股,一家破公司而已,能值多少钱?你这是挖自己家的墙角你知不知道?我们红虎从这里面得了什么好处?”

柳泽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冷冷道:“徐江是市长公子,我们与他合作,以后红虎公司在宁海便找到了靠山,无论在政界,商界,还是白道黑/道,徐江都是我们强有力的盟友,这么明显的好处你难道看不见吗?”

柳眉气得笑了:“靠山?盟友?难怪老爸不放心把公司交给你掌舵,徐江凭一家破公司便要跟红虎分一杯羹,他当我柳眉和你一样是猪脑子吗?这么明显的蚕食吞并阴谋,以为我看不出来?跟腾龙的合作是我们公司目前最大的一笔生意,他在这笔生意里占着49%的股份,五年内,那家子公司靠着腾龙给我们的利润发展壮大,换而言之,他便占着整个红虎公司近一半的股份,那时他若提出增资,然后调高股份比例,以后这家公司慢慢便姓徐了,我们柳家怎么办?”

说话间,柳眉忽然一顿,狐疑的盯着柳泽,道:“你该不会和他达成了某种秘密协议,用这种方式达到掌舵红虎的目的吧?柳泽,你这是与虎谋皮,一个不慎,会被徐江啃得连骨头都不剩,他们在阴谋斗争里从小长到大,你玩不过这些高官衙内子弟的……”

柳泽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已然变得铁青了,阴沉道:“柳眉,公司虽然是你掌舵,可我是你亲大哥,和你一样姓柳,你怎么能怀疑我?徐公子提出的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并购案,事情哪有你想得那么复杂?为什么我向你提一点有利于公司发展的建议也被你批得体无完肤?凭什么公司只能由你做主,而我连提个建议的权力都没有?你和老头子都把我当成了什么?无所事事的米虫,挥金如土的败家子吗?”

柳眉抱臂不说话,冷冷的盯着他,眼神里透露出的信息很明显,她真的是把柳泽当成了米虫,败家子。

兄妹间的谈话不欢而散。

**********************************************************

下午快上班的时候,叶欢抱着一大箱子鞭炮烟花,鬼鬼祟祟走进公司,见大家都没注意,悄悄把箱子藏在公司的杂物清洁室里。

柳眉那娘们儿最近可能大姨妈来了,处处爱找他麻烦,这箱子鞭炮烟花可不能让她发现,否则后果必然是罚款,而最后的结局一定是叶欢跳楼死给她看。

死有重于泰山,也有轻于鸿毛,为了跟一个娘们儿斗气而死,这样的死连根毛都不如。

藏好了箱子,叶欢便走向董事长办公室。

刚准备推开门,办公室沉重的橡木门便被人从里面粗暴的拉开,一道怒气冲冲的身影和他撞了个满怀。

叶欢一声惨叫,捂着鼻子蹲了下来,泪流满面。

撞他的肇事者柳泽也被撞到了额头,痛得和叶欢一样蹲下身,捂着额头惨叫。

接着二人同时抬起头,异口同声骂了句:“你/他妈有病啊?”

骂完之后二人一楞,柳泽眯着眼,阴森道:“你小子就是叶欢吧?”

叶欢也眯着眼,看着眼前这副和柳眉有几分相似的脸,立马猜到了他的身份:“你就是柳总的哥哥?”

柳泽勃然怒道:“知道是我你还敢撞我,狗东西,活腻味了是吧?”

叶欢受不得气,冷笑道:“你个狗日的回去烧高香吧,幸好你没撞到我二弟上面,不然一戳戳你个血窟窿!”

柳泽回味了片刻才明白这句很含蓄的不要脸的自我标榜,愈发大怒:“你/他妈的找死……”

“柳泽!”柳眉站在办公室门内冷声大喝。

柳泽悻悻哼了一声,然后怨毒的盯了叶欢一眼,忽然眉头轻皱,顾不上跟叶欢斗嘴,捂着肚子快步走向公司的洗手间。

叶欢像只胜利的大公鸡,望着柳泽匆匆的背影冷笑:“怕了吧?都怕到躲进厕所了……”

柳眉狠狠瞪了他一眼,道:“你少无聊了,还不赶紧开始工作!”

叶欢坐在办公室里,越想越觉得肚里一股火气翻腾不已,狗日的,不但被撞还被骂,老子什么时候吃过这种亏?有钱人怎么了?老子活该受有钱人的窝囊气吗?凭什么!

柳眉看着叶欢急促起伏的胸膛,叹了口气,幽幽道:“叶欢……你别跟他计较,我这个哥哥自小娇生惯养,脾气很臭,不过他的人品还是……唉!”

看来柳眉也实在没脸昧着良心夸柳泽,她这个哥哥根本毫无是处,一个闪光点都找不到。

叶欢眼珠子一转,然后若无其事笑道:“柳总你放心,我是公司的员工,被少爷骂两句也是应当的,毕竟我拿着你的薪水嘛……啊!报告柳总,我要撒尿!”

说完叶欢一溜烟跑出了办公室。

柳眉一楞,接着便重重叹了口气,请了这么个无赖且没素质的家伙,整天在她眼皮子底下转悠,哪天变得跟他一样粗俗了怎么办呀……

***********************************************************

叶欢没骗柳眉,他确实去了洗手间,不过他是拿着一串鞭炮进去的……

叶欢的气量不算很大,可以说很狭窄,吃了亏一定要当场找回场子,说得好听这叫“恩怨分明”,说得不好听叫“睚眦必报”。

所以叶欢进洗手间的动机很不纯。

洗手间很空,一个又一个的单独隔间将坑位隔开,门上有把手。

叶欢一个接一个的敲着隔间的门,当敲到第三间时,里面传来一句很嚣张的骂声:“滚开!他妈的敲丧钟呢?没看见里面有人吗?”

确定了,是柳泽这二货。

叶欢无声的坏笑,取过墙角的一把木柄笤帚,轻轻将它横放在门把手上,使其将隔间反锁住。

啪的一声,打火机点燃了手中的鞭炮,电光火石间,叶欢非常敏捷的将鞭炮一扔,凌空扔进了隔间里面,几乎同时,鞭炮噼里啪啦在隔间内猛烈炸响,震天的鞭炮声中,一道凄厉绝望的惨叫声如怒海中的小舟,上下沉沦:“哪个狗日的……噼里啪啦……啊——救命!!噼里啪啦……”

趁着公司员工没赶来,叶欢一溜烟跑出了洗手间。

…………

…………

柳泽终于被救了出来,众员工七手八脚抬他出来的时候,他浑身冒着黑烟,整个人黑得跟非洲土鸡似的,一身高级西装被炸得稀烂,脸部手部无数灼伤的痕迹,一张嘴满口冒烟。

柳眉有意无意瞧了叶欢一眼,吩咐员工将柳泽送往医院。

叶欢看着电梯门缓缓合上,一脸无辜道:“柳总,你这个大哥是不是小时候发高烧,烧坏脑子了?别人上厕所是为了拉屎,他却在厕所里玩炮仗炸屎,这么二的事都干得出来,真调皮。”

说完叶欢忽然换上一脸宠溺的表情,薄怒轻嗔道:“……他妹,你就不管管?”

柳眉两眼喷火:“…………”

**********************************************************

PS:不好意思,抱歉抱歉,泡在酒坛子里两天,终于间歇性清醒了,赶紧码上一章,为了表示诚意,这章6000字,算是两章连更吧,明天就回家了,那时更新一定恢复正常。。。

话说这两天跟亲戚搓麻将,输得脸都绿了,事实证明我这人实在不适合赌博,以后不干这种投机的事了,还是踏踏实实码字挣那点微薄的稿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