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界昊天传说

万界昊天传说

更新时间:2021-07-27 14:51:02

最新章节: 叶欢哥仨儿回到家,南乔木已做好了一桌丰盛的饭菜等着他们。见叶欢被扶回来的虚弱模样,南乔木大惊,追问之后,不由好气又好笑,张了张嘴,想说几句尖刻的话刺刺他,可一看到叶欢那副比死人多一口气的样子,心又软了下来。真是个让人不省心的小祖宗……猴子和张三见满满一桌子的菜,早已馋得口水快下来了,把叶欢往椅子上

第286章 忠诚与背叛

第286章

忠诚与背叛

柳菲握着电话的手一直在颤抖,抖得很厉害全文阅读。.

忠诚和背叛,是人性里最惨烈的一种较量,引诱她背叛的是利益,阻止她背叛的是良心。

利益与良心在心里进行着一场惨烈的厮杀,柳菲颤抖的手指无数次按键拨号,又无数次挂掉。

娱乐圈里最真实的反映着人性的卑劣,柳菲已见得太多,甚至连她自己也做过许多不足为外人道的卑鄙事情,然而这一次,她却犹豫了。

利益很大,从戏子到贵人的身份转变,正是她一辈子想达到的目标,只要背叛这一次,她的人生目标便一蹴而就,真正站在金字塔顶,从此远离“戏子”这个身份,成为真正的人上人。

风险也很大,如果……被叶欢知道了她的背叛,她的下场也许连路边按摩店最廉价的娼妇都不如。

还有猴子……

那个一直默默跟在她身后,沉默寡言却对她痴迷情深的男人……

狠得下心背叛他吗?背叛一个她并不爱的男人,换来人生的顶峰,或是拒绝魔鬼的诱惑,做一个无愧自己良心的戏子……

一念成佛,一念成魔,柳菲徘徊挣扎,终于,颤抖的纤指按下了那串熟悉的号码。

魔鬼的契约太诱人,只要出卖灵魂和那个她并不爱的男人,从此人生如天堂。

天堂,有许多白云萦绕,想必还有许多爱慕的目光,那些目光里,一定没有任何鄙夷。

宁海郊区的农家小屋里,猴子握着手机急匆匆跑了出来。

“乔木,我回京城一趟,老在这里钓鱼没意思,张三,一起走!”

乔木从简陋的房间里走出来,俏脸微微变色。

“猴子,留在这里,哪里也别去。”

“为什么?”

“因为……京城不安全,叶欢在跟一个很危险的人较量,他怕我们有闪失,才把我们安排在这里躲着。”

猴子和张三恍然:“难怪欢哥一路神神秘秘的,而且莫名其妙把咱们扔在这个乡下不管,原来有对头了……”

随即猴子一跺脚,急道:“可我必须要回京城,柳菲打电话来说她生病了,做为她的男朋友,这个时候我怎能不在她身边?”

乔木也急了:“你……猴子,听我一回,真的别去,好吗?京城真的很危险,你进了京城恐怕是羊入虎口,会被人抓住威胁叶欢的!”

猴子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低声道:“不会那么倒霉的,乔木,柳菲生病了,我……很担心她,我不能不去京城。”

乔木为难了。

叶欢临走前跟她交代得很清楚,这段时间不要跟外界联系,更不要去京城,如今的京城风声鹤唳,危机四伏。

可是……柳菲生病了,猴子能不去吗?都是在爱里受过磨难的人,乔木很清楚那种因无法在爱人身边而倍受煎熬的痛苦。

“猴子,叶欢现在在京城,我打电话给他,叫他派医生和护士去照顾柳菲,你就暂时在这里留几天,好吗?别走,忍几天就好。”乔木的声音带着几许请求。

猴子注视着乔木,不知怎么想的,很痛快的点了头。

乔木松了一口气,危急时刻,总算没给叶欢添乱。

事实说明,乔木这口气松得太早了。

当天夜里,猴子一声不吭悄悄离开了农家小院,或许张三也在这里待得太无聊,跟着一起离开了,两兄弟直奔宁海机场,登上了回京城的飞机。

猴子没想给欢哥添麻烦,只是他实在太在意柳菲了。欢哥在京城对付什么敌人他不清楚,可柳菲生了病却是实实在在的,这个时候柳菲的身边不能没有他。

为什么爱情总让人失去理智?

因为爱得纯粹,爱得炽烈,像飞蛾扑向火焰,无视了一切险恶。

叶欢仿佛凭空消失了似的,任凭沈睿怎么找也找不到。

叶欢当然不会消失,他现在正在卫戍军区,若说安全,这世上没有比军区更安全的地方了。

叶欢坐在沈笃智的办公室里抽着烟,高架着二郎腿,不住的抖啊抖,那模样比痞子还痞子,活像坐在杨白劳家催债的黑社会打手。

沈笃智不由皱起眉:“从军营出来才多久,你怎么又一副痞子样儿了?部队白教育你了?”

叶欢很随和的挥挥手:“老沈同志,细节就不必在乎了……”

沈笃智大怒,猛地一拍桌子,喝道:“你不在乎可是我在乎!给我把烟掐了,把腿放下来,坐直!”

叶欢只好掐了烟,努力挺直了腰。

沈笃智神色稍缓:“下次再让我看到你这副样子,我掏枪毙了你!”

“是,首长同志!”

“今天来我这里干嘛?有事快说,我没功夫跟你耗。”

“一个坏消息,一个好消息,你要先听哪个?”

沈笃智一楞:“坏消息是什么?”

“报告首长,坏消息是我想把你家孩子扔井里去全文阅读。”

“好消息呢?”沈笃智眼中喷出了怒火。

“好消息是,如果你给我调一个营的士兵,我就不把你家孩子扔井里去了”

沈笃智二话不说,右手朝腰间摸去,叶欢眼皮一跳,他知道,沈老五在掏枪,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想干掉他……

“五叔,冷静!我真找你有事儿。”

“有事快说,再敢跟我胡说八道,我叫警卫把你轰出去!”

“五叔,我刚才没说假话,我确实要找你调兵……”

“无缘无故的,你要调兵做什么?”

叶欢收起了玩笑的表情,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道:“因为沈睿反了!”

叶欢走出卫戍军区大门的时候,夜幕已经降临,华灯在车水马龙的大街上次第亮起,天边一抹残余的夕阳依依不舍的映红着半边天空,东边的月亮也悄悄探出了头,这一刻日月同辉,光明与黑暗在绞杀,争夺。

叶欢深吸了一口气,行色匆匆的朝蓝剑大队赶去。

刚迈出步,手机响了。

乔木惶然的啜泣声令叶欢心腔猛地一抽。

“叶欢,猴子他……”

“猴子怎么了?”

“他不听我的劝告,和张三回京城了,那个唱歌的歌星柳菲打电话来,说她生病了,猴子说要照顾她,不管不顾的跑回了京城。”

叶欢心头火气一冲:“这俩家伙有病是怎么着?现在回京城不是找死吗?连我都只敢躲在军区里,他们难道刀枪不入?”

乔木叹了口气:“我劝过了,他不听,可是叶欢,这能怪猴子吗?如果是你听到我生病的消息,你会不会不顾一切的赶来我身边?”

叶欢顿时语结,一腔火气立马消散。

是啊,如果是乔木生了病,换了是他,他也会拼了命赶过来的,因为爱人比一切都重要。

乔木的声音有了几分恼意:“猴子赶回京城情有可原,最气的就是,张三他没事瞎凑什么热闹呀……”

叶欢反倒很淡定:“这个我倒不怪张三,二货嘛,行事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他要哪天干出什么让我省心的事儿,我反倒很不适应了,二货不走寻常路……”

结束通话后,叶欢一脸严峻的开始拨打猴子和张三的电话,一次两次三次,每次都是关机。

一丝阴影渐渐笼罩在叶欢心头。

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

…………

是夜,京城风起云涌,杀机暗伏。

沈家老宅门前忽然撤去了所有警卫,大门前路灯炽亮却空无一人,如同森罗鬼域。

沈老爷子在沈笃智半强迫半拖拉之下,骂骂咧咧离开了老宅。

卫戍军区下达命令,蓝剑特种大队停止出夜操,全体整装待发,叶欢临时受命,重归蓝剑大队,全副武装站到战友们的队列中。

而在京城各个角落,百余名外籍男子三三两两,看似毫无目的的在京城游荡……

京城郊区的疗养院,沈家老三沈笃义换下宽松的睡衣,一扫近一年来失意落魄的模样,精神奕奕如蓄势待发的战士一般,静静坐在斗室中,痴痴的盯着墙上的大钟,手指无意识的敲击着膝盖。

夜风入室,卷起淡蓝色的窗帘,一阵寒意随着夜风侵蚀进身体。

沈笃义眯起眼睛,看了看窗外的沙沙作响的树叶,喃喃一叹:“起风了,要变天了,很快就要变天了……”

这一夜无人入眠,各方人马为了各自的目标在搅动着京城的风云……

狂风渐起,黑云压城。

京郊一座偏僻的别墅里人影幢幢,许多肤色白皙的欧美人在别墅外来回巡梭,如临大敌。

别墅的地下室被改造成一间钢筋铁牢,牢房里,猴子和张三衣衫褴褛,一身伤痕躺在地上,不知是死是活。

当猴子和张三回到京城,出了机场坐上一辆出租车以后,他们便注定落入了沈睿的手中,出租车司机是沈睿安排的人,半路停车后暴起发难,只用了两招,猴子和张三便晕了过去。

这本就是一个圈套,一个针对叶欢身边最亲近的人的圈套。

沈睿站在牢外,静静的看着二人,眼中闪烁着谁也看不懂的光芒。

“泼水,弄醒他们。”

两盆凉水狠狠淋在猴子和张三脸上,二人在极端的痛苦中醒转过来。

昏迷中被关进这个牢房,猴子和张三首先便遭到了一顿毒打,疼得晕过去又醒过来,反复好几次了。

沈睿脸上带着嘲讽般的微笑,盯着猴子笑道:“女人,尤其是漂亮女人,她们说的话你绝对不可当真,就算你没经历过脂粉阵仗,也该看过《倚天屠龙记》,张无忌他娘临死前是怎么教他的,嗯?”

猴子奄奄一息,眼睛肿得只剩两条缝了,可这两条缝里透出的光芒仍让沉静如水的沈睿感到一丝丝惊讶。

“沈……沈睿,有件事,你……必须告诉我。”猴子挣扎着努力坐起来,几次无果,旁边的张三忍着疼痛咬牙使劲撑起了他。

沈睿微笑:“你说,我知无不言。”

猴子盯着他道:“这是……圈套?是你安排的圈套吗?”

“事到如今,我只好承认。”沈睿微笑依旧。

“柳菲……柳菲是你的同谋,还是被你逼迫?”

沈睿看着猴子,看着这个他一向鄙如草根烂泥般的粗俗市井眼中透出的纯净目光,心头泛起几分震惊。

“身陷囹圄,命悬一线,你现在居然还在关心这个,不觉得很可笑么?”

“告诉我……”

沈睿叹了口气:“事实已经这么明显了,你想听到怎样的答案?”

猴子盯着他,一字一句道:“我想听到的是,柳菲在你的胁迫威逼之下,不得不把我们骗到了京城……是这样的,对吗?”

沈睿怜悯般叹息,沉默一会儿,忽然朝地下室门外扬声道:“别在门外看了,柳菲,进来吧。”

猴子徒然一惊,看着门外的目光竟带有几分乞求,仿佛在乞求这不过是沈睿的恶作剧,柳菲必然不会出现在门口。

门外一直空荡荡的,没有动静。

沈睿却不愠不火道:“柳菲,别再叫我说第二遍,既然背叛了,便堂堂正正的背叛!我沈睿的身边容不得缩头缩脑的人。”

话音刚落,地下室门口畏畏缩缩出现一道倩丽婀娜的身影,身影微微颤抖,摇摇欲坠,站在门口却一步都不敢迈。

那道魂萦梦绕的身影映入猴子眼帘,猴子忽然发了癫痫一般浑身剧烈抖了起来。

张三强撑着坐起身子,瞋目裂眦破口大骂:“婊子无情,戏子无义,柳菲,你果然是个婊子!”

张三的痛骂似乎令柳菲干脆横了心,走进了地下室。

“猴子……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柳菲泣不成声:“你命不好,今生遇到一个我这样的女人,我对不起你……”

“……不乞求你原谅,这本是无法原谅的事,猴子,我只想告诉你,我是普通百姓眼里光芒万丈的明星,却是大人物眼里不屑一顾的戏子,而我,并不甘心只是一个戏子,明白吗?你永远不懂我在这个圈子里活得多么辛苦。我还想告诉你,你为我做的一切我都看在眼里,可我并不爱你,我喜欢世人的目光全部被我吸引,我喜欢走到哪里都有前呼后拥的仰慕者,我还喜欢站在各种高级场所,被那些大官大富豪们用尊敬的眼光看待,而不是一两年后匆匆在舞台上谢幕,然后嫁给一个事业不成功,地位低贱的平凡人,从此相夫教子,庸碌一生。猴子,我们真的不是一路人,我们分别活在两个世界,爱情,从来不是一个人的事情,你为什么一直不明白?”

猴子的身躯渐渐停止了颤抖,定定注视着柳菲,目光里有一种诀别般的凄然TXT下载。

“以前或许不明白,直到今天,直到此刻,我终于明白了……”猴子语气忽然变得平静:“柳菲,告诉我,这件事是你主动与沈睿合谋吗?”

柳菲默然无语。

默然,已是承认。

猴子怆然惨笑。欢哥当初没说错,原来,梦终究只是梦,当自己走近它,拥有它,逐渐剥开它绚丽如云彩般的外衣后,这个美丽的梦其实本质竟是如此的肮脏残酷。

当初欢哥不止一次的或明示或暗示自己,这个梦不能留,留不得,而自己却执迷不悟,迷醉在这个自己制造出来的幻境里迟迟不肯自拔,可怜,可悲,可笑!

“哈哈。”猴子忽然咧开嘴笑了,神态状若疯狂,笑声越来越大:“哈哈哈哈哈哈……”

沈睿皱眉,微微往后退了一步。

柳菲却泪流满面,站在牢门前不停摇头。

到底爱不爱这个男人?背叛过后,柳菲忽然迷惘了,明明不爱这个男人的,为什么听着他疯狂的笑声,自己的心却仿佛被掏空了一般,空洞,难受,几如刀割?

如果再给自己一次选择的机会,自己会不会背叛他?

迟了,忠诚与背叛只在一念之间,一步迈出再想反悔,那一步怎么也不可能退得回去了。

柳菲咬住了下唇,仿佛惩罚自己似的,咬得很用力,曾经如花瓣般任猴子采撷的红唇,渐渐渗出殷红的鲜血。

是谁风露立中宵,彻夜为她等候?

是谁默默站在远处,看着她在人群中收获仰慕与掌声,而他却仅仅痴迷微笑,不去打扰?

是谁承担着富贵子弟鄙夷的目光,坚定的一直跟在她的身后,提醒她即将仰面摔倒时,后面还有一双虽然不太强壮却能支撑起她身躯的肩膀?

是谁,听到她生病,明知危险却像个傻子般一头栽进那张精心编织好的罗网里?

柳菲紧紧闭上眼,悔恨的泪水长流不息。

我都做了些什么啊!

猴子的笑声渐渐低弱,最后停下,淡淡扫了柳菲一眼,眼中竟已一片清澈纯净,而且一如初见般陌生。

哀莫大于心死,以此为甚。

有的人,总要在梦醒梦碎之后,才会涅槃重生,那时,往事已如隔世。

“好了,沈睿,说正事吧,把我和张三掳来,是不是打算用我们威胁欢哥?”猴子异常冷静道。

沈睿含笑点头:“与聪明人说话就是省心省力,给叶欢打个电话吧,你知道的,虽然挟持亲人的生命威胁敌人比较老套,可是它永远简单有效,大部分时候都可以不战而屈人之兵。”

猴子艰难的喘息,却冷笑:“你觉得我会打这个电话吗?”

沈睿微笑如故:“刚才还夸你是聪明人,怎么又让我失望了?终归已落入我的手里,打不打这个电话,有区别吗?我只是觉得,有些话由你来跟叶欢说,效果一定比我跟他说要强一些。何妨配合一下,少受点皮肉之苦?”

猴子未及说话,一旁沉默许久的张三忽然道:“他不说我说,我来跟叶欢打电话。”

猴子一呆,接着勃然大怒:“张三,你这狗娘养的!看错了你二十年,老子和欢哥是不是该挖了自己这双招子?”

张三头也不抬,虚弱笑道:“猴子,你不是不知道,我是一个贼啊,做贼的人都很怕死的……”

沈睿却大为赞赏的瞧着张三:“怕死不是坏事,留得青山在才有翻盘的机会,愚蠢的人永远不懂这个道理。”

手机递到张三手里,张三笑了笑,拨通了叶欢的电话。

“欢哥,欢哥……”

电话那头,叶欢急切的声音传来:“张三?妈的,你***终于跟老子联系了!你们在哪儿?安不安全?赶紧给老子到军区来……”

张三剧烈喘息几下,然后露出一脸惨笑:“欢哥,我们对不起你……我和猴子已落入沈睿手里,打这个电话是为了告诉你……”

张三抬头看了沈睿一眼,目光诡谲。

“欢哥……别救我们了,我们只剩了几口气,你救出来的只能是两具尸体而已,赶紧绝了这份心思,冷静下来想法子把沈睿这***灭了,以后清明忌日,给咱们烧点儿纸,别让咱们兄弟在下面还过苦日子……”

啪地挂掉电话,张三将手机一扔,恶作剧得逞般放肆而疯狂的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费力拍着猴子的肩,指着沈睿笑道:“猴子,你看这家伙像不像个傻逼?”

猴子也哈哈大笑:“像,果然像极了,由内而外,无处不像。”

沈睿脸色渐渐变得铁青。

冷笑数声,沈睿扭头便往外走,口中淡淡吩咐:“废他们一人一条腿。”

柳菲身躯一颤,咬了咬下唇跟着走了出去。

喀嚓!

喀嚓!

两声骨节脆响,夹杂着两声痛苦的闷哼,随后一片寂静。

牢房里,猴子和张三艰难的匍匐在地,然后一寸一寸的挪动,慢慢的背靠着背坐在一起。

…………

…………

“猴子……”

“嗯?”

“老子今天是不是很爷们儿?”

“绝对爷们儿,足够资格参加超女了……”猴子喘息大笑。

“当了小半辈子的贼,老子……总算,硬了一回,够了……”张三虚弱的慢慢垂下头,状若弥留。

沈睿快步走出地下室,脸色铁青,双手攥着拳头微微发抖。

柳菲跟在他后面,目光空洞像一条死鱼。

沈睿扫了她一眼,道:“让你做的你都做了,我说话算话,咱们国内最负盛名的华易影视集团,我已买下了它20%的股份,明天把它全送你,恭喜你,以后你已是这个公司的最大股东了,财富,地位,名气,荣耀集于一身,从此你不必再仰人鼻息。”

柳菲浑身一颤,目光里却看不到丝毫喜悦。

以背叛来换未来的尊严,这不是她一直想要的吗?她不是一直希望走进那个富丽堂皇,如众星捧月般的天堂吗?

为什么当自己费尽辛苦走到天堂门口,看到天堂里透出的白光,却毫无所动,甚至打从心底里传出一阵悲苦凄凉?

“沈少……我,我好象不需要它。”柳菲的声音仿佛从遥远的地方传来,空洞无神。

沈睿的眉头深深皱了起来,语气不自觉的加重了:“柳菲,不要得寸进尺,这是我们之前说好的条件,太贪心可不是好事,你还想要什么?”

柳菲脸上一片迷茫。

她想要的东西,其实一直都拥有的,只不过……刚刚不小心把它丢了,而且,丢了再也找不回来了。

是的,永远丢掉了。

柳菲身躯摇晃起来,脸上泛起几丝不健康的潮红,忽然像个疯子般笑了。

“放下了,却舍不得,舍了,却放不下……人啊,真贱,真贱!”

柳菲哈哈大笑,笑声尖利如夜枭,刺耳难听。

沈睿静静看着她,一直没说话。

一个小时后,柳菲死了。

死在地下室,猴子和张三的牢门前,昏迷过去的二人浑然不知一条年轻的生命在他们面前离世而去。

柳菲是服毒自尽,死后一只手里紧紧攥着一个装有强度氰化物的空瓶子。另一只手里抓着一份遗书。

“当我走到天堂门口,却发现,天堂里面没有你,没有那个默默爱我的人,原来,天堂不过如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