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界昊天传说

万界昊天传说

更新时间:2021-07-27 14:51:02

最新章节: 叶欢哥仨儿回到家,南乔木已做好了一桌丰盛的饭菜等着他们。见叶欢被扶回来的虚弱模样,南乔木大惊,追问之后,不由好气又好笑,张了张嘴,想说几句尖刻的话刺刺他,可一看到叶欢那副比死人多一口气的样子,心又软了下来。真是个让人不省心的小祖宗……猴子和张三见满满一桌子的菜,早已馋得口水快下来了,把叶欢往椅子上

第275章 对策

第275章对策

叶欢记不清这是第几次进医院了,这回进得比较丢脸,他是被吓进医院的TXT下载。

其实救护车开到咖啡厅门口的时候叶欢已经醒了,毕竟是男人,而且当过兵,抗打击能力很强,只不过看到高胜男和咖啡厅经理一脸苍白慌张,而救护车下来的医生和护士又一脸招财进宝的创收表情,整个咖啡厅的客人们则把他围得里三层外三层跟他妈看猴戏似的,叶欢心念如电转,心想如果现在醒来肯定会让绝大部分人失望,于是只好不负众望的继续昏迷下去,装作毫无知觉的被抬上担架,送上救护车,最后救护车呜哇呜哇鸣着欢快笛声朝医院飞驰而去。

巧的是,叶欢被送进了张三食物中毒时进的那家医院。

急救室里一片忙乱,医生护士怎么救都救不醒,直到叶欢偷眯着的眼睛看到医生不得已搬出了电击仪,这才在众人焦虑期待的目光中“幽幽”醒转。

于是护士们便推着担架车把他往病房里送,推到住院部的走廊上,恰好遇到正准备办理出院手续的张三。

张三和猴子哥俩儿踌躇满志刚走出病房时,便看到“奄奄一息”的叶欢,二人大吃一惊,听说叶欢留院观察,张三乐得跟什么似的,把包袱往病床上一扔:“我不走了,多住几天。”

猴子跟着瞎起哄:“闲着也是闲着,护士妹妹,帮我也办个住院手续……”

护士态度不大好,冷冰冰的:“你有病吗?”

猴子的解释很有逻辑:“我明明没病却非要住院,难道这还不算有病吗?”

顿了顿,猴子语重心长:“有病,就得治!”

…………

…………

于是哥仨儿就这样住在了同一个病房里。

从小到大,哥仨儿都不是安分的主,进医院家常便饭,不过兄弟三个同时住院这倒是生平头一遭。

猴子和张三欢天喜地瞎凑热闹的时候,注意到叶欢醒来后的神色不大对劲,苍凉而绝望的样子就好象出席葬礼似的,而且出席的还是自己的葬礼。

“欢哥,受啥打击了?”

叶欢沉沉叹了口气,摇头不语,神色晦暗如龙卷风来临之前的天色。

猴子和张三没来得及追问,门口高胜男和柳眉像两股12级龙卷风似的呼啸而至。

“醒了?”高胜男似笑非笑的朝他挑挑眉。

叶欢咧嘴嘿嘿:“见笑了,见笑了哈……”

高胜男双臂环胸,显得很淡定:“确实见笑了,不过没关系,你干这种丢脸的事儿也不止一回了,不知道你的脸有什么感觉,反正我已经被丢成二皮脸,脸上的皮肉毫无知觉了。”

“你打了麻药还是打了肉毒杆菌?”

高胜男脸色一变,揪起叶欢的衣襟恶狠狠道:“姓叶的,少跟我这儿装蒜,我爸刚刚打电话过来,下午五点的飞机到京城,晚上七点正式约见你吃饭,你看着办吧,如果放了我爸的鸽子,后果你自己知道!”

一直气定神闲的柳眉呆了一下,失声道:“胜男,你爸也是今天到京城?也是今晚七点约见他?”

高胜男神情一僵:“‘也’是什么意思?”

柳眉定定看着叶欢那张比苦瓜还苦的脸,虚弱无力道:“我爸的车队也是今天到京城,也是晚上七点约见他,我爸比较狂野,刚才已经放出话了,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叶欢倒吸一口凉气:“何谓‘死要见尸’?”

“生要见人就不解释了,死要见尸的意思是,如果你敢不去见我爸,我爸就会派手下弄死你,然后他见见尸体也算了了心愿了……”

说着柳眉同情的看着叶欢:“你知道的,我爸是昔年宁海红虎帮的大当家,虽然现在已经退出了江湖,但江湖上仍有他的传说……”

叶欢仰天长叹,悲怆之情直追当年念天地之悠悠的陈子昂。

病房里死一般的寂静……

猴子和张三也不敢说话了,他们已经听懂了意思,也终于明白叶欢为何一脸出席葬礼的表情了。

麻烦,果然是个天大的麻烦。

哥俩儿再看叶欢的目光就像看死人一样。

病房里众人都不说话,最后还是高胜男打破了沉默,她目光复杂的朝柳眉一瞥,然后低声对叶欢道:“我爸……他的脾气也不小……”

柳眉抢着道:“我爸的脾气更大……”

二女同时闭嘴,扭头互视时眼中竟已充满了挑衅和敌视。

空气中仿佛有两股强大的电流相撞,病房内顿时杀气弥漫,令人窒息。

“叶欢,你到底去见谁?”二女异口同声,楞了一下,又怒目而视。

在乔木面前她们没有底气争宠,但她们三人却谁都不怕,因为她们的起跑线是一样的,该争的时候必须争,爱情和幸福这两样东西都是自私的,乔木的地位不可超越,但别的女人……谁比自己更有资格?

高胜男和柳眉都是美女,美女有个共同的特质,——骄傲。

女人的心理说复杂也复杂,说简单也简单。乔木既然不可超越,那她们就不争,努力和她处好关系,把乔木高高捧上神坛供着,然后……剩下的三个凡人互相厮杀,生还者上岗,战死者埋尸。

幸福只有这么多,多一个女人来分,自己的那份就少一点,情场如战场,容不得半点怜悯,将来别人叫自己“小三”,深吸一口气,忍也就忍了,如果叫自己“小四”“小五”,谁听了不吐血?所以座次排名的问题很重要,必须上升到政治高度。

二女怒目对峙之时,久不出声的叶欢“哇”的大哭起来,哭得梨花带雨,我见尤怜。

“你们俩婆娘干脆弄死我算了!老子不想活了!”

高胜男和柳眉吓了一跳,见叶欢哭成那样,二女也不忍再逼,于是两人互瞪一眼后,一齐哼了一声,双双把头扭到一边。

“今晚七点,我爸在京城大饭店等你,去不去随你,反正话我已经带到了。”高胜男朝叶欢扔下这句话后转身便走。

柳眉接着道:“我爸也要在今晚七点见到你,嗯,同样是京城大饭店,再补充说一句,我爸的脾气真的很不好。”

说完柳眉也高傲的仰着脑袋走了。

二女走后,叶欢大哭立马止住,脸上不见一丝泪痕,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

“欢哥,大难临头啊!”猴子和张三一脸焦急的围上来。

二女话里的意思他们都听明白了。

两位老丈人要在同一时间约见叶欢,怎么见?把一大活人劈两瓣儿,一人分一半?

高胜男她爹是公安厅长,柳眉她爹是黑道大佬,两边都不能得罪,谁也不能被放鸽子,退一万步说,就算得罪其中一方,去见另一方,老丈人的感受可以横下心不管,可这两个女人的反应自己能不管吗?如若失了信,她们将是何等的伤心?

二女都对自己情根深种,都和自己有过许多难忘刻骨的经历,人生可以做出很多取舍,然而这件事,教他取谁?舍谁?

叶欢面色发白,脸孔扭曲狰狞,不知是怒还是悲,咬牙切齿道:“她们……这俩婆娘简直要把我往绝路上逼啊!”

“欢哥,赶紧想辙吧,现在已是下午三点,七点之前必须拿个主意出来,不然明年的今天我们只能看着你的黑白照片追忆你的音容笑貌了。”

叶欢额角冷汗直冒:“见谁?不见谁?我他妈怎么拿主意?甭管放谁鸽子都是一件要命的事啊!”

猴子和张三也发愁了,这事儿换了谁都不好办。

张三叹气道:“如果来的不是老丈人而是丈母娘,我多少还可以帮你化解一下……”

猴子奇道:“就算来的丈母娘,你有什么法子化解?”

张三冷冷一笑:“欢哥去见其中一个,另一个我到半路堵她,然后……勾搭她!拖她一两个小时,欢哥再赶另一个场子,这事儿不就对付过去了?”

尽管麻烦已经迫在眉睫,叶欢和猴子还是情不自禁的呆住了。

半晌,叶欢悠悠问道:“三儿啊,你这莫名其妙的自信打哪儿冒出来的?你有什么资本勾搭我丈母娘?”

猴子一旁道:“欢哥,别理这王八蛋,他变着法子想当你爹呢……真够孙子的。”

张三急忙摇头:“欢哥,别听他乱讲,我可没这意思,纯粹为你排忧解难来着。”

猴子逮了机会,损人的话张嘴就来:“你就算有这意思也没这本事呀,咱客观的说说长相,都说咱们人类是上帝造出来的,张三你是特例,你他妈是上帝用脚捏出来的,就你那姥姥不亲舅舅不爱的模样,丈母娘得有多重的口味才能让你勾搭?”

张三脸色顿时黑了许多。

叶欢叹道:“猴子,你他妈这张嘴怎么长的?能少损几句吗?老子这儿天大的麻烦没解决,别又搞得张三哭出来给咱们添堵。”

猴子笑道:“欢哥,张三这家伙自从跟那个大洋马蒂娜眉目传情后,泡妞的信心大增,不打压一下他还真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就张三这模样,远远一瞧好象在朝你做鬼脸似的,处熟了才发现原来他本来就长这样儿,你说说,都长得这么惨了,口气却大得跟他妈癞蛤蟆打呵欠似的……”

叶欢赶紧打断:“停!张三已经泫然欲泣,猴子你达到了打击的目的,这张嘴可以消停了,现在赶紧都帮老子想想办法,怎样把今天这关对付过去。”

张三确实被猴子损得快哭了,使劲一抽鼻子,瓮声瓮气道:“我有法子,很靠谱儿的法子……”

“赶紧说呀!”叶欢急道。

张三一脸怨气的扭头:“……我不想说。”

“怎样你才肯说?”

张三一指猴子:“叫他给我磕头赔罪。”

“做梦去吧,孙子!”猴子飞起一脚,张三灵巧闪过。

“还有别的法子吗?”叶欢重重叹气。

“有,”张三仍旧一脸怨气的瞪着叶欢:“你得管我叫爹。”

“爹!亲爹!”叶欢张口就叫,毫不迟疑。

张三就像堂吉诃德战胜了大风车似的,顿时眉开眼笑:“好了,我原谅你们了,其实吧,我真觉得我和你丈母娘挺郎才女貌的,这声爹叫得不冤……”

“赶紧说法子!”叶欢咬牙。

“法子很简单,我去抢包,把你其中一个老丈人的包抢走,嗯,最好抢高胜男她爹的包,我抢了包就跑,你老丈人肯定跑不过我,他是当警察的,包丢了肯定要去派出所报案,做笔录,凡事走法律途径,这一来二去的,时间起码要耽误两个小时,七点的饭局必然要改到九点,欢哥你只需要在九点之前搞定柳眉她老爹就行了。”

叶欢沉吟许久,缓缓道:“你是说,我们打个时间差?”

“对,就这个意思,如果高胜男老爹的钱包,手机什么的都在包里,估摸着他报案过后还得恬着老脸到处蹭人家的顺风车进城,欢哥你的时间就更充裕了……”

“如果高胜男去机场接她老爹,包还怎么抢?高胜男那婆娘的武力值可直追三国吕布了,你会被她活活打死的……”

张三胸有成竹的一笑:“无妨,这就需要欢哥你出马了,估算一下时间,她快出发去机场之前,打个电话给她,要她亲自去京城大饭店把包厢和菜单都定好,至于机场就不用去了,让她老爹自己打车,京城的交通状况你也知道,定好包厢和菜单,她哪儿也去不成了,老实坐在包厢里等着吧……”

叶欢和猴子惊呆了似的盯着张三,仿佛今天才认识他一般。

“这……这他妈还是以前那个二货吗?不会是易了容吧?”猴子上前使劲揪着张三的脸皮,把它拉得老长。

张三不耐烦的拍开:“老子以前一直韬光养晦,大智若愚来着,这种境界你们拍马也追不上。”

叶欢仔细想了想,接着嘿嘿一笑:“别说,这法子挺靠谱儿的,如果执行过程无误的话,今晚这一关搞不好真能混过去,哈哈,老家伙,就等着在机场遭遇天降横祸吧……”

猴子迟疑道:“欢哥,咱们三个在这儿商量着算计你老丈人,是不是太孙子了?”

叶欢点点头,沉痛叹道:“小人之道,迫不得已而为之,今天就干一次孙子干的事了,不过下不为例,以后咱们必须要高尚!”

张三仰天一叹:“我都高尚一星期了,今天又他妈破了功……”

一脚狠狠踹去,叶欢骂道:“赶紧去机场抢包吧,抓紧时间,干完了回头你接着高尚去,没人拦你。”

张三一溜烟出了门。

猴子急切道:“欢哥,我能做点什么吗?”

叶欢沉着点头:“给你分配两个任务……”

“你说。”猴子摩拳擦掌。

“第一,上网找找江南省公安厅高建国的照片,然后发到张三的手机上,别让这二货抢错了人,第二,等张三把活儿干完,回头你逮住他狠狠揍他一顿,老子这声爹不能白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