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界昊天传说

万界昊天传说

更新时间:2021-07-27 14:51:02

最新章节: 叶欢哥仨儿回到家,南乔木已做好了一桌丰盛的饭菜等着他们。见叶欢被扶回来的虚弱模样,南乔木大惊,追问之后,不由好气又好笑,张了张嘴,想说几句尖刻的话刺刺他,可一看到叶欢那副比死人多一口气的样子,心又软了下来。真是个让人不省心的小祖宗……猴子和张三见满满一桌子的菜,早已馋得口水快下来了,把叶欢往椅子上

第263章 逼供

第263章逼供

缠绵的一吻结束,古堡的窗外已露出黎明的曙光,遥远的天边白了一片最新章节。

叶欢和乔木相视而笑。

最黑暗的时间已经过去,天亮了。

何平出现在房间外面,朝叶欢打了个手势,示意大伙儿赶紧撤退。

叶欢一凛,急忙拉着乔木快步走出房间。

太多的情话和离愁要倾诉,但现在绝不是倾诉的时候,刚才一场战斗恐怕已惊动了布拉格军警,他们很快就会过来,如果被军警们堵个正着,麻烦可不小。

红狼豺狼抬着晕过去的爱德华,其余众人不急不缓的朝古堡外走去。

房间外的走廊,大厅各处遍地躺满了尸体,各种各样的死亡惨状令人惊怖。

乔木何曾见过这种惨烈的画面?于是一边走一边微微颤抖,俏脸吓得苍白。

叶欢搂住她的肩,一只手悄然捂住了她的眼睛,柔声道:“别看,我带你走出去。”

乔木嘴唇微颤,却勇敢的摇摇头:“我自己走,没什么不敢看的,你们为了救我而拼命,我若连这些血腥画面都娇娇弱弱的看不得,救我出来有什么价值?会冷了大家的心的。”

几名队员互相对视一眼,就连一贯冷酷的何平也忍不住偷偷朝叶欢竖了竖大拇指,意思很清楚,这老婆找得不错,值得大伙儿为她拼命。

乔木没出声,一边走一边侧头看着叶欢。

分别一年,他……更有男人味了,以前那个任嘛事都不在乎的小痞子形象已渐渐消褪,现在的他浑身上下透着几许剽悍气质,比以前沉稳了许多,更有迷人魅力了。

这一年他到底经历了什么?受了多少磨难?

太多的话想问,可眼下真不是问话的时机。

一路走出古堡大门,门前的草坪上躺满了越来越多的尸体,叶欢自己都看得有点心惊胆颤,粗略一扫,大约一百多具,可见当时的战斗多么的惨烈,何平他们楞是四个人摆平了,他忍不住朝何平瞟了一眼,目光充满了感激。

穿过草坪,众人来到庄园的大铁门前,叶欢又是一楞。

黎明的曙光下,猴子和张三不知什么时候也摸到了门口,更令人哭笑不得的是,……这俩货一点也没见害怕,猴子猫着腰举着相机,张三则站在大铁门前,身后的背景是古堡,正一脸灿烂的朝镜头比划着剪刀手造型,还咧开嘴兴高采烈的“耶——”

叶欢脸都绿了。

老子们杀得尸山遍野,你们俩***居然拍照留念……

——这俩货的大脑结构到底有多么的与众不同啊。

叶欢忍不住上前,将正在得意洋洋摆着各种姿势的张三踹得一踉跄。

猴子和张三看到叶欢众人出来,不由大为兴奋,看到叶欢身边神色憔悴的乔木,俩货欣喜的欢呼一声,把乔木围了起来,拉着乔木又笑又跳,最后四人抱在一起大笑,笑声划破黎明的寂静,直穿云霄。

众人刚刚离开古堡不到十分钟,布拉格的警察便赶到古堡前,看着满地的尸体惨状,一众警察惊呆了,半晌没一个人出声,紧接着各路媒体记者也闻讯赶到,一见此幕顿时大为兴奋,警察划出的隔离带外只看到各种闪光灯闪烁不休,记者们面对着镜头语速急促的播报着发生在布拉格郊外的这起重大枪战事件。

枪战事件的主角们早已悄悄离开。

坐上了奔驰,车里又增加了乔木,八个人把一辆奔驰塞得满满的,何平显然对乔木印象不错,主动让出了副驾驶,叶欢抱着乔木坐了进去,后面则满满当当塞了五个人,至于爱德华,正在汽车后备箱里躺得很深沉。

上了车,叶欢毫不客气扒了猴子的上衣和张三的长裤穿在自己身上,总算改变了自己**奔放的形象。张三穿着个小短裤委屈的缩在后座,愤懑的瞪着叶欢。

猴子瞧着张三的模样,顿时笑开了花。

“不穿裤子倒没什么,不过配上你这姥姥不亲舅舅不爱的模样,跟他妈猴儿似的,笑死我了……”

奔驰车平稳行进,叶欢温香软玉满怀,一年的辛酸,痛苦,抑郁早已不复存在,嘴角咧得大大的,笑得很夸张。

坐在他怀里的乔木也笑得一脸的满足。

“叶欢,我的父母……”乔木欲言又止。

叶欢一楞,接着笑了笑,道:“放心,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我留着爱德华的小命,就是打算撬开他的嘴,问出你父母的下落。”

“叶欢,对不起……我没想到他们会用我父母来威胁我,虽然父母从小就把我抛弃,可……他们毕竟是我的血脉亲人,我真的忍不下心对他们无动于衷……”

叶欢搂着她腰肢的手紧了紧,笑道:“血浓于水,不管他们怎么对你,毕竟抹杀不了亲人的事实,你若真的无动于衷,还值得我千山万水来救你么?乔木,善良的人,老天不会亏待的。”

乔木轻笑,脸上虽然带着几分对父母的担心,但眉宇已轻松了不少。

叶欢是她的天,她的脊梁,有他在身边,一切问题都能解决的,自己要做的,只是把一切托付于他,全心的相信他,如此而已。

乔木闭上眼,嘴角一直勾勒着美丽的弧度。

做小女人的感觉,真好。

扭过头,乔木看着后面的猴子和张三,笑道:“你们这一年过得好吗?”

俩货同时举起手,拍洗发水广告似的帅帅地一拂头发,齐声道:“很好……”

接着互相怒视:“我先说(我先说)!”

“我已是半个成功人士(我是欢哥私人会所的经理)……”

继续怒视彼此,异口同声:“你他妈不说话会死啊?”

叶欢笑骂道:“都他妈闭嘴。”

接着叶欢对乔木笑着解释道:“俩货算是勉强混出个人样儿了,猴子开发研究一款游戏,组织了一个庞大的开发团队,据说已到了收尾阶段,年底可以对外宣传公测了,张三嘛,由于智商限制,在我开的一个私人会所里当经理,有房没车,我给他开了每月一万的工资,说好了月初给四千,月底给六千,这货不乐意,后来我只好修改了一下,月初给六千,月底给四千,这货好象捡了天大的便宜,高兴得跟王八蛋似的……”

乔木:“…………”

张三黑着脸:“……我有那么二吗我?”

乔木横了叶欢一眼,笑着对张三道:“别理他,他的嘴向来毒得很,你们找女朋友了吗?”

提起这个,猴子和张三同时精神一振。

叶欢笑道:“猴子最有出息,找了个大歌星,就是那个唱歌的柳菲。”

乔木一怔,看着后座猴子喜不自胜的样子,眉头微微一蹙,朝叶欢看了一眼,二人心有灵犀,叶欢立马明白了乔木的意思。

大家都是同一个出身,这世上虽说不乏《罗马假日》式的浪漫爱情故事,但故事毕竟只是故事,现实绝对没有故事那么美丽,一个普通百姓和一个高高在上的歌星,两人能成吗?

叶欢看出了乔木的担心,只好报以苦涩的一笑。

乔木是冰雪聪明的女子,看得出猴子很爱那位女歌星,于是闭口不言。

有时候,幸福只有自己才能感觉得出,爱情是两个人的事,哪怕从小一起长大兄弟姐妹,有些话也不能说。

扭过头看着张三,乔木眨了眨眼,笑道:“猴子有女朋友了,你呢?不会还没动静吧?”

张三呵呵一笑,微带羞涩:“……我在布拉格认识了一只大洋马,呵呵。”

“外国女孩?”乔木惊讶的看了他一眼,笑道:“张三你可真不错呀,追到了吗?现在什么关系?”

提起这个,张三无限怅然:“……尚未发生关系最新章节。”

“她漂亮吗?”

张三忸怩了一下,腼腆道:“很漂亮,足够有资格存到我的硬盘里了……”

汽车沿着公路缓缓而行,一路上不停有警车和新闻媒体车擦身而过,车内众人知道,恐怕现在那座古堡早已被警察和记者们围得人山人海了。

叶欢哂然一笑:“今晚看新闻,绝对轰动欧洲,甚至全世界。”

快到市区时,路边出现了一座小小的树林,公路四周无人,叶欢叫停了车,朝何平示意了一下。

何平会意,两人下车,打开后备箱,把仍在昏迷中的爱德华拎了出来。

何平拖死狗似的把爱德华拖进了树林里,乔木心一紧,知道叶欢要干什么,打开车门也想跟着出来,被叶欢摇手制止。

“好好在车上待着,有些画面不适合你看。”

乔木俏脸白了一下,顺从的点了点头,目光扫过半死不活的爱德华,她的眼中没有半分怜悯,温柔善良如乔木者,也难得的没有大发慈悲,看来委实是把他恨到骨子里了。

叶欢和何平拖着爱德华进入树林,何平动手把他绑在一棵合臂粗的树上。

叶欢噗嗤一声忽然笑了,何平挑眉瞧着他。

“队长,你如果穿着一身皮衣,手里再多一根皮鞭,整个画面就更好看了,野战,皮鞭,捆绑,男男……”

瞧了何平一眼,叶欢试探道:“以队长你的性格,应该还会中出吧?”

何平脸都绿了,深深吸一口气,才强行压下胸腔内乱窜的逆血……

不知怎的,每次跟这贱人在一起,何平总有一种掏枪的冲动,待在一起的时间越长,这种冲动越强烈……

…………

…………

绑好了爱德华,何平斜眼朝叶欢一瞥:“你来还是我来?”

叶欢抿了抿嘴,眼中露出一道杀机,沉声道:“还是我来吧。”

何平退开一步,双手环臂似笑非笑瞧着他。

叶欢的动作很粗鲁,走上前啪啪啪正反甩了爱德华十几个耳光,直甩得自己的手疼到麻木才停下,爱德华英俊白皙的脸很快肿成了猪头,伴随着一声声痛苦的闷哼,终于悠悠醒转。

睁开眼看到叶欢那张狰狞到扭曲的脸,爱德华悚然一惊,还来不及说话,叶欢便抽出了腰间的军用匕首,狠狠朝他的大腿扎下,另一只手及时捂住了他的嘴。

爱德华瞋目裂眦,剧烈的疼痛令他的眼珠子都凸了出来,张嘴欲惨叫,却被叶欢死死捂住,只发出“呜呜”的闷叫。

叶欢狞笑着道:“很痛,对吧?”

接着脸色一变,愤怒吼道:“可你他妈害得老子和乔木分离了一年之久,你知不知道老子的心这一年里每天都是这么痛?”

爱德华豆大的汗珠一颗一颗顺着额头滴落。

“大家都别浪费时间了,说说吧,乔木的父母被你关在哪里?”

爱德华死死咬着牙,不发一语。

叶欢乐了:“哟,碰到坚贞不屈的硬汉了,好,我最欣赏的就是你这种人,刚刚只是大餐前的开胃小菜,后面还有更精彩的,你一定要挺住,别太早松口,不然我会很失望的。”

看着叶欢狰狞的笑容,爱德华只觉得胆颤心惊,一双充血的眼睛渐渐浮上惊恐。

他突然发现以前对叶欢的调查太片面了,这家伙不仅仅是痞子,更是像是从地狱里冒出来拘他魂魄的恶魔。

叶欢冷笑着俯下身,军用匕首锋利的刀刃寒光一闪,爱德华穿着的那条质地高贵的裤子被划破成一条条一缕缕的布条。

“你……想干什么?”爱德华忍不住怒道。

叶欢头也不抬,仍旧一丝不苟的划着他的裤子,淡淡道:“你说你对中国有过一些了解,想必对中国古代的刑罚也比较熟悉吧?”

没看见爱德华越来越惊恐的目光,叶欢如同讲台上的老师似的,犹自侃侃而谈:“……中国古代的刑罚里,有一种刑罚叫‘凌迟’,是所有刑罚里最残酷的一种,所谓‘凌迟’,就是千刀万剐,我们民间的妇女经常称那些又爱又恨的丈夫或情人为‘杀千刀的’,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

何平忍着笑应景儿似的道:“凌迟到底是怎么执行的呢?”

“啊,这位朋友问得好,凌迟这种刑罚难度很高,一般的刽子手没一点真功夫还干不了这活儿,首先要将犯人脱光,用渔网把他包起来,勒紧,勒得犯人浑身的肉从渔网的洞里凸鼓出来,这时候刽子手才慢悠悠的下刀,第一刀,嗯,割胸,其次割手指,每十刀一歇,一吆喝,然后接着割,割得越零碎越好,功夫高深的刽子手如果能将犯人割几千刀而犯人不死,还能额外得到官员的赏赐,所以有经验的刽子手为了不让犯人提早死了,每割一刀会在犯人的伤口抹一把掺了麻药的金创粉,这样犯人会渐渐感觉不到痛苦,又不至于昏迷,眼睁睁看着自己身上肉被一片一片的割下来,那种骨肉分离的感觉,啧啧……”

爱德华越听越恐惧,浑身止不住的剧烈颤抖起来:“你们……你们真是个野蛮的国度……天主啊!”

叶欢嘿嘿一笑:“我们中国明朝有一位狠人,被凌迟的时候足足割了四千多刀,割了三天才咽气,那位狠人名叫刘瑾,是个剽悍的大太监……”

叶欢朝爱德华邪恶的一笑:“……至于你能挨多少刀,我们拭目以待。”

说完手中的笔受狠狠一挥,爱德华大腿连皮带肉割了一大块下来,整条大腿顿时血流如注。

或许是叶欢的讲解太精彩,爱德华中了邪似的凄厉惨叫起来。

“我说,我说了!乔木的父母仍在中国……”

贵族通常都很识时务的。

叶欢把刀擦了一下,一脸的失望:“这么快就招了?你怎么不多挺一会儿?还以为你真的威武不能屈呢……”

架着爱德华回来,仍旧把他扔进后备箱里。

何平朝后备箱努了努嘴:“该招的都招了,这家伙怎么处理?”

叶欢冷冷一笑:“他不是贵族吗?让他体验一下不同的生活吧,弄点药让他嗑,嗑得神智不清后把他送到日本拍毛片儿去,我把毛片儿刻录成光盘送给英国女王看,不送几亿英镑堵老子的嘴,老子把光碟批量生产,满世界卖去,五块钱一张顺便还送凤姐写真集,这叫买一赠一,捆绑销售,卖得好的话继续拍续集……”

何平:“…………”

…………

…………

奔驰车继续启动,乔木探询的目光朝叶欢看来,叶欢笑着点点头,乔木顿时放下了心事,笑容里的那一丝轻愁消散无踪。

快到他们所住城堡的时候,很不巧被路边一辆巡逻的警车拦住了。

警察让各人下车接受检查,众人不情不愿的打开车门,一个个依次走了出来。

随着下车的人越来越多,两名警察淡然的神情渐渐变成了惊讶,手指一个一个的点着。

一个两个……七个八个……

“上帝,这是一辆什么车啊……”警察喃喃自语。

叶欢有点担心,虽然攻打古堡后,大伙儿的武器全部都丢掉了,可是……后备箱里还有一个爱德华呀。

陪着笑递上自己的护照,叶欢现在不想惹麻烦。

警察很文明,不看护照也不看驾照,非要看他们的马戏团表演许可证,他们固执的认为,一部车里能塞八个人,没有马戏团的功底肯定办不到。

“我们不是马戏团……”叶欢无奈的重申第n次。

警察冷哼:“不是马戏团你们干嘛带着一只猴儿?”

叶欢愕然:“谁带猴儿了?”

警察指了指只穿一条小短裤的张三:“那不是猴儿吗?”

顿了顿,警察不大确定道:“……是猴儿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