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界昊天传说

万界昊天传说

更新时间:2021-07-27 14:51:02

最新章节: 叶欢哥仨儿回到家,南乔木已做好了一桌丰盛的饭菜等着他们。见叶欢被扶回来的虚弱模样,南乔木大惊,追问之后,不由好气又好笑,张了张嘴,想说几句尖刻的话刺刺他,可一看到叶欢那副比死人多一口气的样子,心又软了下来。真是个让人不省心的小祖宗……猴子和张三见满满一桌子的菜,早已馋得口水快下来了,把叶欢往椅子上

第255章 凌晨行动

第255章凌晨行动

哥仨儿坐在房间里一边闲聊一边等着黄虎跟踪的结果全文阅读。

房间很静,哥仨儿沉默的抽着烟,宽敞的房间烟雾缭绕,像笼罩着一团看不穿猜不透的迷雾。

良久,猴子重重叹气:“这他妈到底是个什么团伙,行事这般诡异神秘,欢哥,你有没有头绪?”

叶欢摇头,沉声道:“他们是什么来路我不清楚,只能从乔木失踪以后的种种迹象去推理,以前跟魏长军讨论过这事儿,魏长军说得有道理,他说有能量让乔木在最短的时间内取得英国国籍,又能从容逃脱沈老三派去的人的监视,平空从伦敦街头消失,而且令英国政府将乔木的行踪列为国家机密,拒不外透,这说明乔木背后站着一个在欧洲极有分量的大人物,这个人的能量大到虽不至于呼风唤雨,至少在欧洲任何一个地方买根油条,老板一定会给他一个vip会员价的……”

猴子闻言顿时一脸艳羡:“妈的,买油条都能打折,这得多大面子啊……不,已不仅仅是面子了,这是一种超凡脱俗的人生境界啊。”

张三满脑袋问号:“欧洲人也吃油条?”

叶欢和猴子一齐无视他,这二货非要跟一个比喻较真,他们却不想和二货较真。

“欢哥,依你看这个极有能量的人是什么人?”

叶欢叹道:“自然是个很牛逼的人,这里是欧洲,是这个人的地盘,论权势,比背景,我连人家一根小手指都不如,虽然我在国内的背景也很深,不过在这里却派不上任何用场,说实话,人家要弄死我们,跟捏死一只臭虫一样轻松……”

猴子和张三呆住了,沉默许久,猴子幽幽叹道:“欢哥,谦虚一点是没错的,但也不能太妄自菲薄了,咱们哥仨儿的优点加起来应该比臭虫强很多吧?”

叶欢笑道:“话糙理不糙,咱们在这里是客场作战,比权势背景根本没法儿比,乔木的境况危险,控制住她的人来头不小,据我分析,要么是欧洲某国的军方势力,要么就是某国的皇室成员,两者在欧洲都有着非常深厚的影响力,他们,将是我们这次欧洲之行的敌人,我现在要做的,就是把这些人的身份查出来。”

猴子苦笑道:“两年以前我们连一顿大排挡都吃不起,如果那时有人告诉我,两年后我要跟欧洲的军方人物或皇室成员掰腕子叫板,我非赏他一个大耳刮子不可……”

张三哼道:“如果两年前有人告诉你,有一天你会和大明星柳菲一起滚床单,你也赏他大耳刮子?”

猴子笑道:“那倒不会,这事儿我早就练习无数遍了。”

张三撇了撇嘴,低声咕哝着什么,估计又在念叨“涮拖把”之类的损话,叶欢怕猴子翻脸,急忙转移了话题:“张三,那个蒂娜姑娘你拿下了没?”

张三愁意无限道:“还没呢,人家姑娘对我好象有那么一点儿意思,我却一直没敢扑倒她……”

叶欢肃然道:“为什么做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

张三悲声道:“外国姑娘挺奔放的,不知道以前她经历过男人没,万一人家见多了欧美特大号,我这只小小鸟怎么飞也飞不高,有损国威呀!”

叶欢和猴子互视一眼,神情凛然的点头:“这个顾虑确实有道理……”

张三双手插进浓密的头发里,一脸懦夫形象,悲叹道:“……实在是拿不出手啊。”

等待是漫长的,大约四五个小时后,凌晨时分黄虎才姗姗赶回酒店。

叶欢精神一振,看黄虎回来的表情略带得色,叶欢知道,他此行不虚。

“叶少,幸不辱命,找着上家了。”黄虎擦了把汗笑道。

“仔细说说。”

“抓的那俩家伙被我一人废了一只手,后来我把他们打晕后,叫人把他们装进大箱子从酒店运了出去,那俩家伙直到半夜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巷子的垃圾堆里,两人倒也冷静,互相商量了一阵后,把全身的衣服脱得只剩条裤衩儿,然后赶紧朝城外跑去……”

猴子啧啧道:“弄成这副惨样儿了还裸奔,老外这德行够不要脸的……”

叶欢瞪他一眼:“你懂个屁,人家脱衣服是为了裸奔吗?他是怕咱们在他们的衣服里安装了追踪器或窃听器,所以干脆一股脑儿全不要了全文阅读。”

张三一旁咧嘴笑道:“这小子肯定没运过毒品,不然一定还会检查一下身体某个很重要的器官……”

…………

…………

黄虎接着道:“这俩家伙很警觉,在城里转了好几圈儿,才开着车出了城,出城他们也很小心,我一直远远跟在他们后面,大概在城外公路上绕了一两个小时,他们才把车子开向城外一处农庄,敲开了农庄的门以后,一个穿着睡衣的男子把他们领了进去……”

“然后你就回来了?”

黄虎点点头:“因为不知道叶少有什么打算,我也没有打草惊蛇,留了一名弟兄在那里蹲点看着,那名弟兄和我是同一个侦察连出来的,对于潜伏跟踪很内行,不会有闪失。”

叶欢点点头,面色沉静,但心中却生出几分兴奋。

上家找到了,可以肯定,那个农庄里的男子知道的东西必然比白天抓的两个舌头要多一些。

“农庄里除了那个男子,还有别人吗?”

黄虎摇摇头:“怕惊动他们,我没敢太接近,不过据我目测,应该没有别人了。”

叶欢右手握拳,狠狠在桌上一砸,咬牙道:“走!今晚去端了那个农庄,他们既然是单线纵向联系,那个穿睡衣的家伙一定是那俩家伙的上家,他知道的东西肯定很多,我要把他抓在手里!”

黄虎急忙道:“叶少,这种小事让我和几个弟兄去办就可以了,你在这里等消息……”

叶欢摆摆手:“这个人对我很重要,我必须要亲自行动,放心吧,我也是军人,不会给你们添乱的,黄头儿,叫几个从部队出来的弟兄一起行动,这次行动由我指挥,至于装备方面,这里是国外,枪械这东西一时半会儿不好找,每人一把匕首吧。”

夜色漆黑,离天亮还差两个小时左右,叶欢和黄虎等四五名保镖开车来到了布拉格城外某个农庄外。

距离农庄还有一两公里时,众人下车熄火,步行前进,猴子和张三跟在队伍后面,这俩货非要跟来,说什么也要为寻找乔木出一份力。

一路沉默,队伍中只听得到沙沙的轻微脚步声,走了二十几分钟,众人来到距离农庄数百米处,黄虎朝农庄外一颗大树学了几声鸟叫,一道黑影飞快窜了出来,跑到黄虎身边,朝他打了个ok的手势,示意没有任何变数,目标人物都留在屋子里。

叶欢点点头,右手五指并拢,向屋子一挥,数条身影同时向前飞窜而去,留下三人在原地警戒待命。

猴子和张三也不慢,紧紧跟在队伍后面。

农庄的屋子是砖石结构,占地不大,长宽一两百米方圆,屋子前门用篱笆围出一块绿地,屋子显得有点老旧,有年头了。

叶欢和黄虎走在最前面,一直潜行到屋子大门前,二人互视一眼,叶欢点头示意,黄虎退开两步,跳起一脚暴踹,砰的一声巨响,划破了凌晨的宁静,屋子大门被踹开,众人一涌而上。

猴子和张三也不甘示弱,一脸兴奋的跟了上来,守在门口位置。

除了他们,其他人都是军人出身,破门之后很有默契的分别搜索起来,有人搜壁炉,有人搜衣柜,破门后叶欢一眼便看清了里面,除了两个白天被抓的倒霉鬼闪身躲进了衣柜,那个黄虎说的穿睡衣的男子却不在屋子里。那俩倒霉鬼连惊叫都来不及发出,便被他们从衣柜里狠狠揪了出来。

叶欢心一沉,如果这次扑了空,寻找乔木的事情可麻烦了,至少线索会暂时断掉,只能等对方再有动作才有可能打破僵局。

“黄虎,审他们,快!用最短的时间问出那个***睡衣男躲在哪里!”叶欢暴喝道。

黄虎毫不犹豫,两手一翻,变魔术似的,手里多了两把匕首,不待两人说话,黄虎朝他们狞笑了一声,两把匕首狠狠一插,他们尚存完好的另一只手便被匕首刺穿,锋利的刀尖穿过手掌,牢牢钉在地板上,俩倒霉鬼发出惨绝人寰的凄厉叫声,接着神情委屈的说了一大串听不懂的英语。

黄虎失笑道:“这俩家伙说,他们见了咱们立马准备招认的,结果我二话不说又废了他们的手,连开口说话的机会都不给他们,他们感到很委屈……”

叶欢噗嗤一笑:“早知他们这么上道,我们何必动粗呢,怎么说我们也是从文明古国来的嘛……问问他们,那个上家在哪儿,不说实话就废了他们第三条腿。”

黄虎用英语厉声喝问了几句,俩倒霉鬼面带痛色,连呻吟都不敢大声,闻言互视一眼,嘴唇嗫嚅几下,眼睛却朝屋子里一面光滑的墙壁扫了一眼。

黄虎会意,敲了敲那面敲,发现竟是木制的,于是一脚暴踹过去,墙壁轰然破开,露出里面大约两米左右的方寸之地,一名穿着睡衣,神情惶然的男子正蹲在地上,惊恐的看着众人。

这人穿着黑色的睡衣,大概四十多岁年纪,褐发碧眼,脸型瘦瘦的,眼眶深陷,胡须茂密,典型的欧洲人模样。

直到看到他,叶欢一颗心才落了地。

妈的!总算没白跑。

“找你找得真辛苦啊,这位先生,咱们聊几句吧?”叶欢朝他露出了笑容,一口白牙在昏暗的灯光下闪烁着森森寒光。

睡衣男浑身颤抖几下,神情布满惊惶,接着垂头丧气仿佛认命了似的站起来,缓缓朝叶欢走去。

刚走两步,变故又生,睡衣男神色一变,眼中闪过一抹狡诈,叶欢暗道不妙,刚要出手,却见睡衣男大喝一声,身形猛地朝左侧一撞,参加行动的两名保镖猝不及防被撞得一个趔趄,睡衣男毫不迟疑,暴起朝门外跑去。

“妈的!拦住他!”叶欢大急,到嘴的鸭子居然飞了。

站在门口的猴子和张三楞了一下,睡衣男已扑到他们面前,两人也被他撞倒在地,睡衣男就这样杀出一条生路,朝门外草地上停着的一辆大众厢货车跑去。

叶欢渐渐生出一股绝望,若被这人跑了,要揪出幕后控制乔木的人可就难了。

黄虎及众人如离弦的箭一般朝前追去。

离睡衣男还差近百米,却眼睁睁看着睡衣男钻进了汽车,连黄虎都感到有些绝望了。

近百米的距离,起码要好几秒才能跑到,而睡衣男发动汽车,两秒就足够了……

阴沟里翻了船啊。

众人眼里喷出了火,咬着牙一声不吭的用尽了最大的力气奔跑着。

就在众人已渐渐不抱希望之时,却听得汽车里的睡衣男发出一道如同被阉割了一般的凄厉叫声。

“oh——no!**!”

黄虎一楞,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但肯定是好事,于是愈发加快了脚步狂追上来。

一直追到汽车旁,睡衣男还坐在驾驶室里懊恼的用头撞着方向盘,嘴里发了疯似的大叫着:“key!hereisthekey?**!”

黄虎哈哈一笑,打开车门将他拽下车,一记手刀狠狠劈在他的脖子上,睡衣男一脸悲愤的晕了过去。

叶欢和猴子,张三他们紧跟着跑来,叶欢喘着粗气道:“这家伙有病吗?明明跑得了的,怎么不跑了?”

黄虎一脸憋笑,道:“这小子找不到车钥匙了……”

叶欢喜道:“今天才知道老外也有这种二百五存在……逃命居然不带车钥匙,哈哈。”

张三咳了咳,道:“他应该不是二百五,不过有点倒霉而已,他的车钥匙在我这里……”

说着张三变戏法儿似的从口袋里掏出一把亮晶晶的车钥匙出来。

叶欢惊呆了:“他的钥匙怎么在你这儿?”

张三有点腼腆的笑道:“刚才他冲到门口时不是撞了我一下吗?我……那个,咳,完全是下意识的动作……”

众人:“…………”

迎着众人复杂的目光,张三有些心虚的干笑两声,道:“……贼不走空嘛,这是道上的规矩,我不能白来呀。”

“……撞你一下都能偷着他的钥匙,你刚才怎么不在门口拦下他?”

张三一脸吃惊:“开什么玩笑!我是贼啊,一向只有别人拦我的份儿,我哪有资格拦别人,那是条子干的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