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界昊天传说

万界昊天传说

更新时间:2021-07-27 14:51:02

最新章节: 叶欢哥仨儿回到家,南乔木已做好了一桌丰盛的饭菜等着他们。见叶欢被扶回来的虚弱模样,南乔木大惊,追问之后,不由好气又好笑,张了张嘴,想说几句尖刻的话刺刺他,可一看到叶欢那副比死人多一口气的样子,心又软了下来。真是个让人不省心的小祖宗……猴子和张三见满满一桌子的菜,早已馋得口水快下来了,把叶欢往椅子上

第254章 主动出手

第254章主动出手

布拉格的大街依旧人流如潮,每个行人带着各自的欢喜或忧伤,在这座千年古城里寻找着自己想要的东西,风景,或是心情TXT下载。

一二十名保镖将叶欢围在中心,叶欢却呆呆站在街边出神,他的手握成了拳,攥得紧紧的,手心里,一张小小的字条已被他的拳头浸出了汗水。

叶欢的眼睛如鹰隼般锐利,在人群中不停扫视着。

字条上面写着什么?陌生的金发少女为什么要以这样的方式把字条给他?车水如龙的街头究竟隐藏着多少暗里注视自己的目光?

猴子和张三却不知道刚才那突兀的一吻里面暗藏玄机,只是大惊小怪的看着叶欢,眼中充满了浓浓的羡慕。

“欢哥,一直觉得你挺牛逼,没想到你竟牛逼到这个程度,到底你有哪点好,让那些女人一个个跟吃了春药似的自动扑上来,欢哥,你很有种马的潜质啊……”

叶欢按下心头种种疑惑,不动声色的将字条揣进裤兜儿,笑道:“老子对洋妞没兴趣,眼珠子蓝汪汪的,半夜瞧着吓死人,我还是比较传统,只喜欢中国女人。”

嘴里说着话,叶欢的眼睛却微微眯了起来。

没留心一直不觉得,字条落在叶欢手里后,他才发现,前后有两道神情看起来有点鬼祟的身影停停走走,隔得远远的,却能隐约感觉到他们眼中刻意掩藏的注视目光。

叶欢心一紧,脸上却带着笑,若无其事招呼大家上车,在保镖的护送下,一行人离开了医院,车队朝布拉格四季酒店浩浩荡荡开去。

直到车子启动,街边的景色飞速倒退时,叶欢才怀着紧张的心情,从裤兜里掏出那张早已被汗水浸湿的字条。

缓慢而小心的展开,字条上只写着五个字:“危险,速回国!”

叶欢定定看着字条,眼眶顿时泛了红。

那熟悉的娟秀字迹,早已深深印在他的心里,一刻不能忘怀。

是乔木的字!

乔木一定在布拉格,一定在某个地方默默注视着自己的一举一动。

叶欢身躯忍不住轻轻颤抖起来。

一直不确定乔木所在的他,这一刻终于完全肯定了。原来她果真在布拉格,那双清澈黑亮如天使般的眼睛一直在默默的看着他,一直在暗地里关心着他。

坐在旁边的猴子察觉到不对,问道:“欢哥,你怎么了?”

叶欢低下头,轻轻的,一字一句道:“乔木,乔木一定在布拉格,她在看着我……”

猴子一楞,接着抢过叶欢手里的字条儿,看了一眼便惊道:“这……这是乔木的字迹!你怎么得到它的?”

“刚刚那个亲我的外国女人给我的……”叶欢抬头注视着猴子,道:“我们来布拉格算是来对了,乔木一定在布拉格的某个地方,而且境况很不妙……”

危险,速回国,短短五个字,叶欢却一瞬间得到了很多讯息。

布拉格的危险叶欢已亲身经历过,现在他更肯定,那天刺杀他的两拨人马,其中一拨必然跟乔木有关系,如今的乔木必然受到了某种制约,或是处于某种势力的禁锢之下。

“欢哥,情况不妙呀,乔木要你回国,说明布拉格的水很深,她怕你出事,更说明她现在已经陷入危险中了……”猴子皱着眉道,他也瞧出这短短五个字里透出的讯息了。

叶欢点点头:“不知道她现在到底是个什么境况,但我知道这滩水越来越浑了,布拉格的危险我们早就经历过,现在要我回国?明知她处在危险中我怎么能甩下她而不顾?猴子,前些日子被刺你也经历了,这地方确实有点邪门儿,咱们兄弟几个不能全搭进去,明天一早你和张三坐我的专机先回国……”

猴子一听脸色迅速涨得通红,喘着粗气怒道:“欢哥,你说的是人话吗?有福叫我们一起享,有难了把我们赶得远远的,把我们当成什么了?再说我们和乔木也是从小一起长大,凭什么你留在这里,我们却远远避开?以后找着乔木了,我们怎有脸面见她?”

叶欢苦笑:“得了,你义正言辞,我他妈倒成恶人了,要留就留下吧,万一咱们三个不小心都挂了,让我老爹老娘每年清明也顺搭着给你们烧点儿纸钱TXT下载。”

定定瞧着猴子气得通红的脸,叶欢叹息着骂了一句:“咱们院里出来的孩子脑子里只长一根筋,跟他妈一个模子印出来似的,傻!”

猴子化怒为笑,道:“像咱们这样的傻子如果多一些,日子过得才叫有滋味儿,世道人心才多几分热乎劲儿。”

回到四季酒店,叶欢叫来了魏长军,把乔木留给他的字条给他看了,魏长军看后喜忧参半,喜的是寻找乔木又有了线索,忧的是布拉格如此危险,腾龙少东却不肯离开,若他在这里有个好歹,将来怎么跟周夫人交代?

魏长军嗫嚅着嘴唇,犹豫是不是该劝他离开时,叶欢却先朝他摆了摆手:“别劝我了,不找到乔木,我绝不离开,不管这布拉格变成怎样的龙潭虎穴,老子也要把它扫平了,不就是玩命吗?老子以前又不是没干过!”

叶欢说这话时,脸上露出懒洋洋却酷厉的笑容,那股无法无天的混蛋劲儿又回到了他的身体里,沸腾,翻滚。

魏长军见叶欢坚决的神色,知道劝他不动,只好长叹一口气。

接着叶欢把周蓉派给他的保镖团队的领头人叫了进来。

领头人姓黄,名叫黄虎,三十来岁年纪,身材魁梧,反应敏捷,曾经是卫戍军区某野战团的侦察连长,复员后被周蓉花重金请进了腾龙集团,以前一直担任周蓉的贴身保镖。

黄虎的话不多,神色看起来冷硬如石,进了房间便径自走到叶欢面前,啪地立正,很标准的军姿,退伍多年的他仍旧没丢掉军人的本质,一言一行无不透着军人色彩。

叶欢赶紧站了起来,对黄虎他一直是很敬重的,也许因为他和自己一样都出身于部队吧。

“黄头儿,别拘礼,都是部队出来的,论起来你还是我的前辈呢,我在你面前不过就是个新兵蛋子。”叶欢笑道。

黄虎点点头,脸上露出一丝笑意,笑意一闪而逝。

“叶少,叫我有事吗?”

“有事,黄头儿以前当过侦察连长,你这双招子想必雪亮得很,现在我想请你帮个小忙……”

“叶少您尽管吩咐。”

“咱们现在住的四季酒店外面,我敢肯定,必有一两个鬼鬼祟祟的家伙在注视着咱们的动静,以黄头儿的本事,你一眼便能分辨清楚……”

黄虎冷冷道:“刚才在大街上我就发现了两个人不大对劲儿,不过我的职责是保护你的安全,只要他们没有对你做出攻击性动作,我就没必要跟他们动手……叶少的意思是,让我出去抓两个舌头回来?”

叶欢点点头,笑眯眯道:“不错,我就是这个意思。”

黄虎点头,一声不吭便出门了。

魏长军皱眉道:“咱们已经被人盯梢了?我怎么没发现?叶少,你把盯梢的人抓来,究竟打算干嘛?”

叶欢笑容渐渐变冷:“我不能这么被动下去了,所以我要主动出击,不管制约乔木的人是何方神圣,老子都要让他冒泡浮出水面,如果一直保持敌暗我明的态势,我非得被他弄死不可,你难道没发现最近我的脑门很亮,就跟黑暗中的明灯一样,很招枪子儿吗?”

魏长军苦笑道:“不说不觉得,一说我还真发现你果然大亮……”

“是啊,老子好不容易活到这么大,不是给人当靶子用的,那孙子藏得深,死活不露面,老子就逼他露面。”

没过多久,黄虎和另一名保镖便拎着两个穿得普通的欧洲白人进来了,进门后黄虎便两手一掼,两个白人被狠狠摔到地上,大声呻吟不已,口中还用英语骂着什么。

“叶少,人带来了,老外做事挺精细的,这俩家伙装成游客,还一本正经在酒店外的纪念品店里买东西,花了一会儿功夫才分辨出来。”

叶欢瞧着躺在地上呻吟的两个白人,一直盯着他们的眼睛,两个白人刚开始还大声喝骂几句,后来在叶欢冰冷的目光注视下,两人渐渐不说话了,低着头一副心虚的样子。

叶欢点点头,笑道:“看来没抓错人,这两人有鬼,黄头儿,先废了他们一人一只手,然后从他们嘴里掏点东西出来,你曾经干过侦察连长,怎么审舌头不用我教你吧?”

黄虎傲然一笑:“碌碌半生,别无所长,唯独这事儿算是我的强项,叶少,给我半个小时,我会让他们连祖宗十八代偷人养汉的事儿都老老实实招出来。”

叶欢欣慰点头:“好,一切交给你了……”

说着叶欢便走出房门,紧接着又忽然折了回来。

黄虎不大乐意道:“叶少信不过我的手段?”

叶欢急忙摆手:“别误会,我是想叮嘱你一句,别把人弄死了,毕竟在国外,死了人有点麻烦,还有……他们若实在不招,也犯不着对他们使美人计,他们只是马仔,别浪费资源,美人计这么高级的招数可以冲我来……”

叶欢瞧了瞧地上瑟瑟发抖的两个白人,满意的点点头,刚转身离开,便听到两声惨叫,短促的惨叫很快被强行捂住了嘴,黄虎下手不留情,眨眼间便废了他们两只手。

叶欢仿若未闻往外走,嘴角露出冷森的笑意。

废两只手只是前菜点心,大餐还没上呢,这俩白人有得熬了。

半个小时后,黄虎把俩白人的嘴撬开了,不过得到的讯息少得可怜,这两人根本就是那股神秘势力的边沿人物,连外围都算不上,他们受雇于一个从来不肯透露姓名的神秘男子,至于这股势力究竟有多大,他们是个什么性质的团伙,两人一概不知,神秘男子只跟他们单线纵向联系,没有横向的交集,而且口风很紧,对他们从不透露关于这个团伙的任何讯息。

抓了两个舌头,却没得到什么有用的情报,叶欢却一点也不泄气,他神色不变的点点头,然后抬头看着黄虎。

黄虎楞了一下以后,接着露出心领神会的表情,默然无声的走了出去。

叶欢坐在房间宽大的真皮沙发上,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点燃了,深深吸了一口。

猴子和张三这时才凑上来,看着叶欢皱眉的样子,猴子道:“欢哥,你这到底要玩哪一出呀?抓了俩舌头根本没啥用,线索是不是又断掉了?”

叶欢摇摇头:“我抓舌头的目的不是为了要他们招出什么,我知道这种小喽罗其实根本不会知道太多东西,原本就没打算能从他们嘴里得到什么有用的东西……”

“越说越深奥了,从他们身上得不到东西你干嘛抓他们?这不是打草惊蛇吗?”

叶欢笑道:“打草惊蛇未必是贬义词,被逼得无路可走的时候,打草惊蛇或许便能改变事情的现状,柳暗之后见花明呢,改变,意味着转机……”

叶欢深吸了一口烟,继续道:“再说,他们不知道的事情,雇佣他们的人总能知道一点吧?有了这根藤,顺着往上摸,总能发现点什么。”

猴子眼睛一亮:“这两人其实是你打算用来当诱饵的?抓他们是假象,逼供也是假象,你的真正目的是现在再把他们放出去,然后跟踪他们?”

叶欢笑道:“刚被放出来,自然有很强烈的防范意识,跟踪他们肯定不容易,不过黄虎当过侦察连长,我相信他有这个能力。”

猴子想了想,终于叹道:“欢哥你这招实在是……”

“佩服吗?”

猴子看了他一眼,慢吞吞道:“我想说的是……其实我也能想出来的,你不过比我快了一点点而已。”

张三听着两人说话,楞了很久,这时才重重点头:“就是,我也想得出,只不过你们比我快了一点点而已。”

叶欢悠悠道:“快一点点境界就不一样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被称为勇士,你知道第二个吃螃蟹的别人叫他什么吗?”

“吃货?”张三瞧着猴子幸灾乐祸的贼笑。

叶欢笑道:“没必要这么骂自己,事实上第二个吃螃蟹的勉强也算勇士,第三个吃螃蟹的才算是吃货。”

猴子恍然,然后一脸同情兼有优越感的瞧着张三。

张三呆了一下,被人踹了一脚似的跳了起来,面红耳赤怒道:“老子不过插了一句嘴,招你们惹你们了?”

tplendti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