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界昊天传说

万界昊天传说

更新时间:2021-07-27 14:51:02

最新章节: 叶欢哥仨儿回到家,南乔木已做好了一桌丰盛的饭菜等着他们。见叶欢被扶回来的虚弱模样,南乔木大惊,追问之后,不由好气又好笑,张了张嘴,想说几句尖刻的话刺刺他,可一看到叶欢那副比死人多一口气的样子,心又软了下来。真是个让人不省心的小祖宗……猴子和张三见满满一桌子的菜,早已馋得口水快下来了,把叶欢往椅子上

第251章 逃命

第251章逃命

刺杀来得很突然,根本没有任何预兆,沉闷的枪声便响了TXT下载。百度搜进入索《拉牛牛》快速进入本站

叶欢他们躲在小巷拐角处,小巷的另一侧,凌乱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显然杀手并不止一个。

叶欢靠在墙边上大口喘着粗气,眼皮不停的跳。

谁要杀我?什么人在背后主使?

自从来到布拉格以后,除了那天为了出名而痛扁了两次的死老外,根本没有得罪过任何人,而瞧那个倒霉的老外的模样,也根本不可能有实力请这么多杀手杀他。

还能是谁?国内的恩怨吗?

叶欢脑中思绪如麻,一团混乱。

不管怎么说,现在不是思考幕后主使的时候,杀手们离他们不足五十米,正四处寻找他们,要他的命呢。

先逃命再说!

“欢哥,我屁股痛!”张三凄然无力道。

张三比较倒霉,别人都没事,偏偏他的屁股被射中了一枪,被子弹洞穿的裤子下,殷殷的鲜血不停的流着,伤口不大,射穿了一个小小的洞,叶欢凝目瞧了一眼,很快便知道,这是9mm口径钢芯子弹造成的创伤,血流得吓人,其实并不算严重,钢芯子弹穿甲能力虽然强,但造成的创面伤害并不大,而屁股又是全身肉最厚的地方,当然,疼痛肯定是免不了的,可以肯定,不论身体哪个部位挨了枪子儿,其感受绝对不会太美妙。

“屁股挨一枪没事,打起精神,待会儿找个穿着吊带黑丝的爆乳美女医生给你治伤……”叶欢一边留心拐角另一头的动静,一边心不在焉的安慰张三。

张三自然不像叶欢说得那么轻松,脸色早已白了一片,额头上的冷汗不停的流下,却紧紧咬着牙帮,这货平时经常犯二,可现在他却无比睿智,知道这个时候很危险,一点点呻吟声都有可能把杀手引过来,于是尽管疼得浑身直颤,张三还是咬着牙没有惨叫出声。

猴子眼中满是惊恐,蜷缩在墙角看着叶欢,压低了声道:“欢哥,这帮人是来跟你寻仇的吧?知道是谁指使的吗?”

叶欢没好气道:“我他妈怎么知道是谁指使的?”

猴子嘴角抽搐了一下:“你的仇人难道多到连自己都数不清的地步了?这大半年的,你到底是去当兵还是加入黑社会了?”

“屁话!老子都升中尉了,你说我干嘛去了?”

“黑社会里……有中尉这个头衔儿?”

“部队的中尉!”叶欢狠狠瞪了猴子一眼。

拐角处杀手杂乱的脚步声渐渐放轻,叶欢心头一紧,杀手已经离他们很近了。

按说他在蓝剑大队训练了一些日子,料理寻常的杀手自然轻松,可这种事也得看天时地利人和,现在拐角处不知道有多少个杀手在等着要他的命,更重要的是,他们手里都有枪,而叶欢手里却连根烧火棍都没有。

扭头看着猴子,张三和蒂娜三人神色惶惶的模样,叶欢又在自己里默默补充了一句:……更何况自己身边还带着三个累赘。

只能逃命,不能硬拼,抱头鼠窜比送命在这里强,反正一说逃命,哥仨儿一定窜得比兔子还快,不存在任何关于脸面上的压力。

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叶欢扭头悄声道:“听着,我出去引开杀手的注意,他们的目标是我,没功夫杀你们,我发动的同时,你们赶紧朝后面跑,越快越好,这是给自己挣命,明白吗?”

猴子吓得一脸苍白,却仍咬着牙颤声道:“欢哥,要走一起走,让你牺牲自己给我们活命,我们还是人吗?”

张三忍住痛附和道:“是啊欢哥,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你若有个三长两短,我们怎么好意思活下去?”

叶欢怒道:“少他妈磨叽!这又不是去ktv选小姐,用得着客气吗?你们没有受过军事训练,这事儿你们搞不定,留在这儿只会给老子添累赘,滚!赶紧滚!”

猴子和张三不说话了。

从小到大,他们都以叶欢马首是瞻,掏树上鸟蛋,掀女生裙子,叶欢一句话,他们想都不想撸袖子就干,这种权威是二十年间慢慢养成的,叶欢一发火,他们打心眼儿里发怵。

“欢哥,我们跑了,你一个人怎么对付他们?”

叶欢自信满满的一笑:“老子是从死人成堆的战场上一路杀过来的,几个杀手而已,老子起码有一百二十种方法对付他们……”

猴子和张三闻言大定,叶欢在他们心中一直就是一座山般的存在,他说有一百二十种方法,就绝对有一百二十种方法,不会打折扣。

“欢哥,我们相信你,你一定要保重自己,活着回来!”猴子眼中顿时浮起莹莹泪光。

叶欢重重点头:“放心,我他妈就是那种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的牛逼人物,你们不要为我担心。”

三人商量过后,张三拉了拉蒂娜:“洋妞,扶着我走,咱们逃命去。”

杀手的脚步声已近在咫尺,两拨人仿佛各自站定在墙角两边,连呼吸都能彼此感受到。

叶欢抿了抿嘴,悄悄朝猴子他们竖起三根手指,然后两根,一根……

“走!”

叶欢率先发动,猛地从墙角窜了出去,一个标准的军伍擒拿动作,两手架住一名刚伸出手的杀手的胳膊,飞起一膝盖狠狠撞在杀手的肘关节上,喀嚓!杀手啊的一声惨叫,手臂已扭曲成了一个常人无法达到的怪异角度,软绵绵的耷拉着,这条手臂算是废了。

一击得手,全身而退。

叶欢身形一闪,便飞快朝小巷前方没命的跑去。骤起的变故令众杀手楞了一下,接着马上反应过来,举着枪便朝叶欢追去。

与此同时,猴子和张三拉着蒂娜,猫着腰敏捷的跑向巷子的另一端。

“杀手已经被欢哥引走了,刚刚欢哥那一下真酷,一出手就废了一条胳膊,太他妈牛逼了……”

暂时安全了,猴子和张三反倒不怎么想走了,尽管心里害怕得不行,但怎么也干不出抛下兄弟自己逃命的事儿,于是三人蹲在巷子墙角看着叶欢引着一帮杀手越跑越远。

“欢哥行不行呀?”张三的屁股没怎么流血了,小心按着伤口皱眉道。

猴子笃定的点点头:“欢哥一定行,咱们要相信他,他说有一百二十种方法对付杀手,就一定有一百二十种方法,咱们看他出招儿……”

话音刚落,远处逃命的叶欢在猴子和张三满怀期待的目光下出招了。

“救命啊!救命啊!杀人啦——哈扑,哈扑米。”

凄厉高亢的大叫声划破了布拉格黄昏下的宁静。

猴子和张三蹲在远处默默看着这一幕,额角汗如雨下。

“欢哥用的这一招……太消极了吧?”

“是啊,还不如叫‘好汉饶命’呢……”

叶欢又闪进了另一条不知名的小巷,一边跑一边大口喘着粗气。

猴子和张三应该跑掉了吧?可是自己怎么办?这帮杀手来势汹汹,而且人数不少,刚才从巷子拐角窜出去的一刹那,叶欢已看清了,杀手大概七八个人,都是欧洲白种人,而且人手一把装了消音器的枪,看他们站立的位置和神态就知道,他们是受过专业杀人训练的职业杀手,跟大街上随便抄把西瓜刀砍人的业余杀手档次高了不止一级。

到底是谁打算要我的命?

以往有过恩怨的那些人的面孔一张张浮现在脑海中。

沈老三?毒枭洪巴的余孽?京城被自己痛揍过的张国栋?还是……沈睿?

一想到沈睿这个名字,叶欢眼皮猛跳最新章节。

是他吗?他打算再次动手了?还是另有其人?

后面的脚步声急促追来,叶欢心念电转,巷子不宜久留,迟早会被他们堵死,来个瓮中捉鳖,这一招他被用过很多次了,经验十分丰富,当然,他往往充当瓮中那只鳖的角色。

背靠在小巷墙角,叶欢悄悄朝后面探出了头,脑袋刚伸出去,噗的一声沉闷枪响,一发子弹险而又险的擦着他的头皮而过,子弹打在小巷墙壁上,溅起一阵细微的墙灰。

叶欢不再迟疑,干脆懒得掩藏形迹和脚步,扭头便跑,跑了一两百米,穿过层叠的小巷,叶欢来到大街上。

时已黄昏,街上仍然人来人往,热闹非凡,各国的游客在街边的小店,酒吧和名胜景点驻留走动,叶欢跑到街边,脖子一缩,特意压低了身高,以一种怪异的姿势在人流中穿梭,借着人流的掩护,快速奔跑着。

后面七八个杀手跟着来到大街上,他们自然不敢公然在大街上举枪,于是纷纷把枪插进后腰,跟着叶欢的身影紧追不放。

“杀人啦!有枪,后面那帮人有枪!”叶欢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放声大叫。

杀手们的脚步忽然一滞。

叶欢周围的路人们却纷纷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瞧着他,那眼神就好象看着一个疯子。

“报警啊混蛋……们!你们都傻了吗?有枪啊,枪!你们不懂?叭叭叭那种……”叶欢急得热汗直流,不停比划着手势。

路人们仍旧满头雾水,而后面那群杀手却露出了狰狞的微笑,脚下加快了步伐。

“多学点有用的知识啊混蛋们!中文都听不懂,一个个不学无术,好意思跑这里来旅游?”

叶欢放弃了,悻悻丢下这句话后,苦命的继续逃。

为什么老子碰到的人不是流氓就是文盲?

脚步一定,他突然发现前面不远处,好象又有一群神色狰狞,一看就不是善类的家伙朝他快步走来。

前后两拨人马,加起来起码十六七个,那个幕后的主使真是看得起我啊。

…………

…………

不知在人流中穿行奔跑了多久,经过一个巷口时,一只有力的手把他拉进了巷子。

叶欢一惊,条件反射般抓住了那只手,然后……狠狠一个过肩摔。

“啊——”那只手臂的主人发出一声惨叫:“日你大爷的!果然好人做不得,终于知道为什么雷锋死得早了!”

叶欢一呆:“猴子?”

接着勃然大怒:“老子叫你们赶紧跑,怎么又他妈跟老子凑一块儿了?”

猴子苦着脸道:“欢哥,我们看你好象也搞不定啊,回来看看有什么要帮忙的,刚刚蒂娜已经报警了,警察马上就来……”

“报警有个屁用,杀手的枪都快顶到老子后背了,等警察来给咱们收尸啊?这会儿咱们谁都指望不上,只有靠自己了。”

噗!

三人说话间,杀手发现了他们,进了无人的巷道后,抬手便是一枪。

叶欢他们脖子一缩,接着转身没命的跑。

“欢哥,咱们不能老被追着打,跟他妈被狗撵着的兔子似的,咱们得反击啊!”猴子喘着气道。

“手上没家伙,怎么反击?你拼得过子弹吗?”

张三一边跑一边默默递过两样东西:“给。”

叶欢低头一看,不由大喜,好东西!朴实的外表将它们的杀气和锋芒隐于无形,藏之可敛光华,亮之可为神兵!

麻袋,棍子。

非常平民化的东西,跟板砖,自行车链条并称为民间四大不世出的法宝,祭出来人挡杀人,佛挡杀佛,无往不利。

叶欢眼睛都直了:“哪儿找的?”

张三朝身后一指:“刚刚经过一个路边垃圾筒捡的。”

叶欢赞道:“好兵器!……你脑子进水了?这玩意儿能干掉一群拿枪的杀手?”

“试试嘛,总比赤手空拳好吧?”

叶欢一想也是,手里有武器总比没有强,这会儿实在没条件挑三拣四了。

“行吧,回头有条件了咱们一人弄一把ak,见人就突突,见人就突突……”

杀手们步步紧逼,他们接到的命令是一定要做掉一个中国籍男子,不死不休。

追了不知有几条街了,那个中国男子像条滑溜的泥鳅,左突右闪总是让他溜掉,现在又一头钻进了密如蛛网的巷道中。

巷道无人,此时的布拉格太阳已经西沉,夜幕渐渐降临,夜幕下的巷子冷冷清清,跟此刻热闹喧嚣的大街完全不同。

杀手们追进巷子,拔出了手枪,缓慢而小心的向前推进。

他们谨慎小心推进的时候,身后的巷口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了两道鬼祟的身影。

身影像两只灵猫,蹑手蹑脚悄然无声的接近了这群杀手中走在最后的一个……

然后,闪电般出手,捂住了杀手的嘴,另一只手将杀手使劲一拽,朝他颈部一劈,接着一只麻袋便套在杀手的头上……

与此同时,等在一旁的张三非常有默契的将一块小石子狠狠朝巷道远处的岔路口扔去,石子落地,静谧的巷子中发出一阵清晰的脆响,前面的杀手神情一紧,端着枪便发了疯似的朝声音源头冲去。

听着杀手们跑远,叶欢扔垃圾似的将晕过去的杀手往地上一扔,然后举起了木棍。

噼噼啪啪一顿乱棍没头没脑朝杀手兄劈下,脑袋被套在麻袋里的杀手呜呜闷哼了几声,揍醒了,又被揍晕,不知打了多久,叶欢才意犹未尽的住了手。

“妈的,欧洲土包子,没试过具有中国特色的被敲闷棍的滋味儿吧?”叶欢狠狠朝地上吐了口口水。

倒霉的杀手兄脑袋套着麻袋,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不知是死是活。

张三捂着屁股上的伤口没敢动弹,却把棍子递给了一旁的蒂娜。

“来,试试,你也敲几棍……”张三的语气热情得跟请客吃饭似的。

蒂娜面如土色,不停摇头。

“没关系,试试嘛,不用赔医药费的……”张三咬了咬牙,仿佛勾起了某件沉痛的回忆,沉着脸道:“……你就当公交车上逮到扒手了,没关系,照死里打!”

巷子另一头,被小石子引过去的杀手们举枪四下张望寻找,却没发现目标的任何痕迹。

一名穿着黑色夹克,长着满脸络腮胡子,看似这群杀手领头人物的大汉左右巡梭了好几遍,夜色越来夜黑,他的表情也越来越焦急。

一旦天色完全黑下来,再找目标人物就不容易了,据情报显示,目标人物曾经在中国当过特种兵,他们不得不提起十二万分的小心,谁都知道,中国的特种兵是全世界最精锐的陆军兵种,要猎杀这样一个人,必须要付出比平时更谨慎小心。

目光无意识的掠过身后的手下,杀手头子再度将巷道附近巡梭了一遍。

嗯?

不对劲。

目光飞快转回来,落到身后这群手下身上。

伸出手指头,杀手头子开始数数……

数啊数啊……少一个。

不甘心的再数,还是少一个……

杀手头子眼中瞳孔渐渐扩大,身子不由自主发起抖来。

小学数学……难道是体育老师教的?

ps:更晚了。。。抱歉,天气时冷时热,昨晚起一直头昏脑胀,貌似感冒了,强打着精神码了一天才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