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界昊天传说

万界昊天传说

更新时间:2021-07-27 14:51:02

最新章节: 叶欢哥仨儿回到家,南乔木已做好了一桌丰盛的饭菜等着他们。见叶欢被扶回来的虚弱模样,南乔木大惊,追问之后,不由好气又好笑,张了张嘴,想说几句尖刻的话刺刺他,可一看到叶欢那副比死人多一口气的样子,心又软了下来。真是个让人不省心的小祖宗……猴子和张三见满满一桌子的菜,早已馋得口水快下来了,把叶欢往椅子上

第250章 惊袭

第250章惊袭

对于猴子和张三两人的奇特遭遇,叶欢已经说不出话了TXT下载。(天才只需3秒就能记住.dukankan.拉牛牛)

为什么从小到大,俩货犯了二以后,都是自己帮他们擦屁股?

自己上辈子一定欠了他们的钱,而且欠了很多钱。

千里迢迢跑到国外给他添乱,面还没见着,就等着他去警局捞人……

“我算是明白了,你们这回真是来把我推进火坑的,不但推老子进火坑,还朝火坑里面淋汽油……”叶欢闭着眼喃喃道。

“欢哥,我给你丢脸了……”电话那头,猴子的声音很羞愧。

叶欢叹了口气:“知耻而近勇,你知道丢脸总算还有救,属于可以挽救的那一类……张三呢?他感到丢脸了没?”

“张三不好说,反正他这会儿还在没皮没脸的笑,我估摸着他现在的状态是还在继续给你丢脸……”

叶欢重重叹气:“……你让他接个电话。”

很快,电话那头传来张三兴奋得颤抖的声音:“欢哥,长这么大,我终于摸到女人的咪咪了,而且还是洋咪咪……好软。”

叶欢:“…………”

从外国的警局捞人跟国内差不多,不同的是,国内捞人需要两样东西,关系和钱,而在布拉格的警局捞人也需要两样东西,律师和钱。

这两样东西叶欢都不缺,带了律师进警局,由于猴子和张三的身份是外国游,捞人有点复杂,律师跟警察掰扯了半天,又交纳了一笔不菲的保释金后,猴子和张三很顺利被保了出来。

鉴于老处男张三同志好不容易发了个利市,摸了一回女人的咪咪,叶欢只好也顺便把那对咪咪的主人一块保了出来。

猴子和张三出来的时候臊眉搭眼,颇不好意思。

被叶欢保释出来的女贼却委实令人惊艳了一番,她大概二十出头的年纪,穿着一条不知是陈旧或是故意为之的破烂牛仔裤,眼睛是蔚蓝色的,嘴唇厚而略宽,颇有几分安吉丽娜朱莉的风味。

饶是叶欢对外国女人不怎么感兴趣,也不由被这女人的风姿小小失神了一下。

如此美貌且阳光的外国美女,怎么会沦落到做贼?

——肯定是金融危机给闹的,你说美国闲着没事打什么伊拉克呀。

叶欢打量女贼的当口,那边张三已笑嘻嘻跟女贼搭上了话。

非常爽利的掏出钱包,张三把包里所有的现金钞票一股脑儿全塞给了女贼:“拿去,拿去米西米西,偷什么包儿呀,美女你缺钱只管吱声儿,哥哥我现在穷得只剩钱了……”

一旁的魏长军苦笑着把张三的话翻译过去。

叶欢和猴子却恨得牙根直痒痒。

从小一起玩到大,这二货就数现在的样子最欠抽。

女贼的表情倒是很不好意思,本来手艺潮已经够丢人了,忙活半天还得失主施舍,一张白皙如雪似的脸庞涨得通红,迟疑着接过钱,很不好意思的道谢。

张三摆足了大款的姿态,浑不在意的挥挥手:“拿去吧,拿去米西,这么漂亮的女人,缺钱了不去,而是做贼,可见志气可佳,高风亮节,吾辈佩服得五体投地……”

叶欢和猴子擦汗:“…………”

张三的是非观实在很值得商榷,以为耻,以做贼为荣,从他的脸上看得出,这二货从来不觉得做贼是件丢人的事儿,反而有一种“为人民服务”似的圣洁光辉……

女贼朝张三连鞠了好几次躬,叽里咕噜说了几句话。

魏长军翻译过后众人才明白,原来女贼名叫蒂娜?克劳斯,原本在布拉格的一家蛋糕店打工,后来蛋糕店生意不景气裁员,蒂娜被辞退,经济危机的影响在欧洲尤为明显,找一份工作是很艰难的,蒂娜已经三天没吃过东西了,逼得没办法,只好铤而走险偷钱包,毕竟人总得活下去。

叶欢哥仨儿闻言面面相觑,眼中同时露出一道笑意和温情TXT下载。

这姑娘和他们曾经在宁海的遭遇何其相似,连作派都大同小异,让哥仨儿有一种找到同类人的感觉。

张三没说错,蒂娜没去而是选择了做贼,守住了她最后一丝尊严和底线,足可见高风亮节……

做人,一定要有底线,哪怕底线再低,也一定要有。

叶欢和猴子对视一眼,二人很自觉的掏出了钱包,把所有的现金钞票都给了蒂娜,看着张三对蒂娜饶有兴致的模样,叶欢心中一动,让魏长军告诉蒂娜,如果她愿意的话,可以到他们住的四季酒店当临时工,帮忙整理一下叶欢兄弟几个和随行保镖们的内务,跑腿买一买当地的特色小吃,没事的时候充当一下司机和导游等等,包吃包住,按日结薪。

蒂娜睁大了眼睛,蔚蓝如海水般清澈的眼睛很快涌上惊喜的泪水,连连朝叶欢兄弟三人鞠躬不已,然后在胸前划了个十字,掏出脖子上挂着的十字架亲吻了好几下,仿佛在祷告着什么。

于是众人带上了蒂娜上车回酒店。

张三犹自展现着他热心的一面,缠着蒂娜不停道:“美女,缺钱了跟哥哥说,哥有钱……缺男人了也跟哥说,哥是男人……”

相比猴子追柳菲时的青涩纯情模样,张三的表现简直强得太多了,叶欢自问自己当年泡妞的时候也没有这么不要脸过……

众人回了酒店,单独给蒂娜安排了一间房,哥仨儿进了叶欢的总统套房。

叶欢斜睨着张三,哼道:“我记得你以前看毛片儿从不看欧美系的,怎么着,现在口味换了,喜欢大洋马了?”

张三咧嘴一笑:“亲手摸过以后才知道,大洋马有大洋马的妙处,妙不可言呀……”

“你是喜欢蒂娜这个人,还是纯粹喜欢她的咪咪?如果只喜欢欧洲娘们儿的咪咪,晚上哥带你去红灯区给你叫两个欧洲娘们儿飞一飞,看得出蒂娜是良家妇女,你小子别祸害人家。”

张三急忙道:“我当然是喜欢她的人,女贼偷到男贼身上,欢哥你不觉得这是老天赐的缘分吗?”

叶欢盯着张三的眼睛看了一会儿,张三有些心虚的低下头,补充了一句特多余的话。

“……更何况还是咪咪那么大的女贼,多难得呀。”

叶欢重重拍着他的肩,沉声道:“那就泡上她,日了她,扬我中华男儿雄威!万一你早泄了,你就跟她说日本话,让日本人背这黑锅去……”

“欢哥,有必要骂我骂得这么毒吗?”张三黑着脸道。

…………

…………

猴子给叶欢和张三一人扔了一根烟,哥仨儿在房间里吞吐了几口云雾后,猴子悠悠问道:“欢哥,乔木有下落了吗?”

叶欢苦笑摇头:“没有,我正想办法让她知道我来了布拉格,如果她这两天看了电视或报纸,应该很快会出现的。”

猴子叹气道:“好好一个大活人,能上哪儿呢?欧洲这么大,找个人实在太难了,欢哥,咱们现在用的法子是不是太被动了?”

“除了这个法子,你还能想出更好的法子吗?我们根本没有乔木的任何线索,她若不露面,我们上哪儿找?”

猴子和张三沉默无语。

是啊,连线索都没有,上哪儿找她呢?整个布拉格有120万人口,游更是上千万,难道雇人在布拉格挨家挨户敲门进去搜吗?

沉默中,叶欢打起精神,眼中有一种自信的光彩:“等着吧,我有预感,这个僵局很快会被打破,乔木最后一定能回到我身边。”

猴子注视着叶欢,深深道:“欢哥,你要冷静,你不能乱,我们都相信,乔木到现在没有出现,是因为她必然受到了某种挟持或制约,她必然有她的苦衷。你那么爱她,她那么爱你,如果连你们的爱情都无法长久,这世上还有什么值得我相信的?”

叶欢笑了笑,语气无限笃定:“我一直都相信她的,不说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这种肉麻的句子吧,至少我和她早已有了共识,我们已认定了彼此,一认就是一辈子,不会改的。”

接下来的几天,叶欢仍在等待着转机。

空闲的时候,带上猴子和张三出去闲逛,蒂娜便临时充当了他们的导游。蒂娜是个很努力的女孩,知道她的雇主是中国人后,闲余之时犹不忘努力学习中文,买了几本和磁带,再加上张三这个不怎么靠谱儿的师父,这几天蒂娜倒是学得很快,只要词汇不是太深奥的句子,她连猜带蒙基本能听懂个五六分,自己也磕磕绊绊能说几句简单的句子了。

可以肯定的是,将来张三追上她以后在床上早泄的话,说日本话肯定糊弄不了她了。这姑娘看起来比张三聪明了不止一个档次,这种差异跟遗传基因和生长环境有关,人家最起码打小没喝过毒牛奶,而张三这货除了脑袋是全新的没用过以外,实在找不出别的优势强过蒂娜了。

圣维特大教堂,查理大石桥,黄金巷,以及举世闻名的布拉格广场等等,处处景点都留下了他们的足迹。

叶欢一直强打着精神,对于布拉格的景点,他真的没什么心情去游赏,自从看到乔木出现在布拉格的照片以后,他的心情一直努力压抑着一团郁郁的情绪。

猴子和张三心里挂着乔木的下落,游赏的兴致也不高,三兄弟在布拉格逛了好几天,就好象逼着自己应个景儿似的,玩得很勉强。

不过张三对蒂娜倒是表示出了相当大的兴趣,这几天张三借着教她中国话的功夫,两人越走越近,不时教她说几句譬如“我爱你”“亲亲好老公”“主人,请调教我吧”之类的话,委实占足了洋妞的便宜,可以肯定张三这货绝对没有辱我中华国威,百多年前中国在欧洲列强手下吃的亏全找补回来了。

夕阳西下,四人在布拉格的某条僻静小巷中徐徐而行,金色的暮光洒在四人的身后,仿佛镀上了一层金黄色的光晕。

“欢哥,不知怎的,我忽然感觉身上毛毛的……”张三的脸忽然白了一下。

“怎么了?”

“总觉得背后好象有人盯着咱们,回头一看却什么都没发现……”张三脸上浮现出不安之色。

“据说老外审美观比较怪异,该不会有人看上你的姿色了吧?”

张三断然摇头:“看上我的姿色那得审美观扭曲到一种什么程度呀,我说浑身发毛是因为,这种感觉很熟悉……就好象公交车上扒钱包时,忽然被便衣警察盯住了一样。”

叶欢哈哈一笑,刚准备损他几句时,变故发生了。

身后小巷大约二十米的围墙上方传来“噗”的一声闷响,声音很轻微,几不可闻,同时三人身前的青石砖墙上溅起一星火花。

叶欢眼皮急速跳了一下,接着两手按住了猴子和张三的脑袋,狠狠往下一压,右腿毫不犹豫的一勾,将蒂娜绊倒在地,最后瞠目大喝:“快卧倒!卧倒!”

四人就像被保龄球击倒的瓶子似的,同时狠狠扑倒在地上。

经历过生死战场,叶欢对那个声音自然不陌生。

那是手枪前端加了消音器以后射出子弹发出的声音。

刺杀!

有预谋的刺杀!

时间,地点,时机,三者选得恰到好处。

身后,几道杂乱匆忙的脚步声传来。

叶欢毫不迟疑,猫着腰从地上站起来,大喝道:“快,快跑到小巷前面那个拐弯的巷口!”

猴子他们被吓坏了,从小平凡长大,平凡长大,何曾见过这等阵仗?

连害怕都来不及,四人站起来便飞一般朝前方的拐弯处没命的跑去。

身后的脚步声步步紧追,加了消音器的手枪不停射出子弹,发出噗噗的闷响。

刚拐了个弯儿,四人还来不及高兴,跑在最前面的张三忽然轻轻颤抖了一下,接着整个身子和动作完全定住了,机械般缓缓扭过头,张三看着身后的叶欢三人,带着哭腔道:“喂,大家这么多年兄弟,别开这种玩笑啊,……你们刚才谁咬了我的屁股?”

叶欢赶紧摇头:“我没这爱好。”

猴子也赶紧表态:“我也没这爱好,你别把事情想得太复杂,事实是……”

指了指张三的屁股,猴子充满了同情:“……你屁股中枪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