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界昊天传说

万界昊天传说

更新时间:2021-07-27 14:51:02

最新章节: 叶欢哥仨儿回到家,南乔木已做好了一桌丰盛的饭菜等着他们。见叶欢被扶回来的虚弱模样,南乔木大惊,追问之后,不由好气又好笑,张了张嘴,想说几句尖刻的话刺刺他,可一看到叶欢那副比死人多一口气的样子,心又软了下来。真是个让人不省心的小祖宗……猴子和张三见满满一桌子的菜,早已馋得口水快下来了,把叶欢往椅子上

第232章 连环杀阵

.夜色下的京城繁华似锦,马路上车来车往,行人如梭。

叶欢在夜色中奔跑,如同一阵夜风在人行道上呼啸而过,只留下一道黑色的背影令行人愕然侧目。

现在的叶欢看起来像一头发了疯的公牛,在人群中横冲直闯,甚至撞翻了不少正在悠闲行路的路人和小贩的摊子,待到被撞倒的路人怒气冲冲站起来想追上他找他算帐时,却早已不见了人影,路人只好大声咒骂几句,悻悻的继续走,谁知众人眼前一黑,又一道香风擦肩而过。

“叶欢!你停下!”高胜男咬着牙死追不放,眼中蓄满了泪花儿。

两道身影一前一后,在人群中一闪而逝。

路人们顿时露出恍然的神情,大概这是某对小情人闹别扭了吧,不过向来只有男追女,女追男倒真是少见,况且那个女人在人群中惊鸿一瞥,却是那么的美丽脱俗,被追的男人到底是怎样的人,令得这般美丽倾城的女子舍得放下高傲的身段,屈身追他?

叶欢在前面狂奔,高胜男在后面紧追,两条身影如流光掠过苍穹,只留无数路人的猜测议论。

叶欢脑中像一锅烧开的水一般沸腾着,他很热,热得仿佛浑身快爆炸了似的,眼中已分辨不清前方来往的汽车和路人,他的眼里只看到一团团的血红,无数枪炮和惨叫声在耳边回荡,敌人的残肢,内脏,器官被高爆子弹打得粉碎。漫天飞舞。

叶欢充满了惊恐和畏惧,他仿佛觉得自己身处修罗地狱,眼中一切景象都由鲜血和白骨交织拼凑而成,无数死去的敌人浑身流着血在身后追他,脚下仿佛踩着死人的白骨,每一步都踩得喀嚓作响。

“啊——”叶欢终于受不了这惊骇的幻觉,失声疯狂大叫起来。

“叶欢!你停下!停下!”高胜男跟在他身后数米处。流着泪大声唤着。

叶欢充耳未闻,仍旧在马路边狂奔,跑到街边拐角处,叶欢身子一偏,跨过了马路边的栏杆,拐了个弯继续跑。

与此同时,一辆黑色尼桑无声的驶来,浑然不顾路口的红绿灯指示。飞快驶过马路上那条醒目的停车线,恰在叶欢准备横着穿过马路时,那辆黑色尼桑却正好开到斑马线前数米。

紧接着,黑色尼桑加速,汽车发出一声低沉的闷吼,朝斑马线正中的叶欢狠狠冲撞而去……

时机把握得恰到好处。

叶欢浑然未觉那辆呼啸而来的汽车带着杀机正狠狠撞向他,此刻他的眼中已完全不在乎身外事了。所思所想。所见所闻,全是各种鲜血,内脏,器官,白骨交织起来的幻象。

身后紧紧追赶,离他只有数米的高胜男却看见了汽车撞向他的这一幕。

“叶欢——”高胜男瞋目裂眦,骇然尖叫。

汽车越来越快,如离弦的箭,飞速且笔直的撞向叶欢。

千钧一发之际。心系叶欢的高胜男激发了体内全部的潜能,身形毫不犹豫的向前一扑,重重撞向叶欢的背部,惊人的爆发力产生出来的巨大惯性,令二人同时一个踉跄,在过路行人惊愕尖叫声中,高胜男将叶欢扑倒在斑马线上。惯性令二人同时在路面上滑行数米,一直滑到马路的路肩旁才堪堪停住,同一时刻,黑色尼桑的车身几乎擦着二人的鞋底呼啸而过。

黑色尼桑显然没想到必杀的一撞竟然失手,于是紧急一踩刹车。汽车发出刺耳的叫声,停在二人身前数米处。

马路边。行人们目睹了这惊险的一幕,车水马龙的街上竟然出现短暂的一片寂静,还没等大伙儿回过神来,短短两秒钟,黑色尼桑又发动起来,挂了个倒档,尼桑发出一声不甘心的怒吼,车尾继续朝趴倒在地上的二人狠狠撞去。

狼狈不堪的高胜男惊骇的睁大了眼睛,一个念头闪电般掠过脑海。

这是谋杀!

对方想要叶欢的命!

来不及思考原因和线索,尼桑的车尾灯离二人已近在咫尺!

高胜男双手环抱住叶欢,就地使劲滚了好几圈,使得二人的身躯离汽车的既定轨迹偏移了惊险的数寸距离。

高胜男灵敏的反应,和这短短的数寸距离,令二人重获了生机。

尼桑车再次与二人擦肩而过。

高胜男不是习惯被动挨打的人,尼桑车第二次撞人失败后,高胜男已反手从腰间掏出了手枪。

天幸今天她不是休假,晚上原计划还要出任务,所以警局给她配了枪。

动作利落的打开保险,一拉枪栓,高胜男抬手便毫不犹豫的扣下了扳机。

砰的一声枪响,尼桑车的右侧车窗被打穿,车窗玻璃上留下一个小小的弹孔。

车内的司机仿佛也惊呆了一下,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带了枪,仅只一秒钟的迟疑,尼桑车轰然发动,箭一般逃离了现场,朝西面飞快逸去。

说来话长,其实所有一切的发生只是电光火石之间。

从叶欢横穿马路,到尼桑车加速撞人,再到高胜男飞身救叶欢,并朝尼桑车开枪,其过程总共不到一分钟。

叶欢趴在地上两眼圆睁,刚才发生的一切他没有任何知觉,到现在也没从幻象中回过神来,任由高胜男紧紧压在他身上,浑身却不自觉的剧烈抽搐着。

街边行人看呆了,直到尼桑车跑了个没影儿,大家这才反应过来,于是行人们有的惊声尖叫,有的掏出手机报警,还有的热心人则飞快朝高胜男和叶欢跑来,想看看二人有没有受伤。

高胜男整个人也懵住了,刚才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下意识的求生反应,可叶欢为什么无端发了疯最新章节。尼桑车为什么要撞他,这件事从头到尾是人为的阴谋还是偶然发生,高胜男到现在全然不知,此刻她的心被身下这个不停抽搐的男人狠狠揪着,根本不能冷静下来思考,看着叶欢那痛苦狂乱的模样,她感觉到一种刻骨的刺痛。在心尖蔓延开。

这一切到底怎么了?

高胜男觉得自己也快疯了。

热心的路人刚接近他们,高胜男眼皮一跳,立马抬枪指住了路人们。

“任何人不准靠近,否则我开枪了!”高胜男眼泪没停过,语气却冰冷如寒铁,拿枪的手稳健沉着,丝毫不见颤抖。

现在的情势很混乱,骤变之下根本不知这些路人当中还有没有隐藏着的杀手。高胜男不想冒这个险,只有与路人保持距离才是最安全的。

路人们一呆,接着忙不迭倒退,从这个女人坚毅冰冷的眼神中可以看出,她说的话绝非恐吓,如果他们靠近的话,这女人绝对会开枪。

不知是谁大叫了一声。路人看着那黑洞洞的枪口。纷纷吓得一轰而散,几个胆大的一边跑一边掏出手机报警。

整个身心系在叶欢身上,为了他的生命,高胜男此刻不敢再冒险,任何陌生人的接近都有可能使她开枪。

警察知法犯法,举枪威胁无辜路人,此举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高胜男已顾不上计较了,她只想叶欢活着。好好活着,活得比她久。

自古英雄为了心爱的女人不惜负了天下,然而女人为了心爱的男人,何尝不也是如此?

但为痴心故,负了天下又何妨?

…………

…………

在警车到来之前,高胜男咬了咬牙,费力将半昏迷状态的叶欢背了起来。不顾路人的惊骇侧目,身形一闪,转进街边一个小胡同里,二人消失在路人的视线中。

这件事的背后究竟有多大的阴谋,牵扯到了什么人。以及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高胜男一概不知。她只知道叶欢如今身份显赫,很多人需要他活着,也有很多人想要他死,这件事不论是阴谋还是意外,都不应该再扩大,惊动警方也许会把事情弄得更糟。

于是高胜男选择了在警方到来之前先将叶欢带离现场,这件事该如何处理,只有等叶欢恢复了神智以后,再由他拿主意。

巷道很黑,一盏路灯都没有,一百多斤的重量背负在高胜男身上,犹如一座山一般沉重。

这位出身官宦,从小到大没有吃过什么苦头的大小姐,此刻却爆发出惊人的毅力,咬着牙硬是背着叶欢足足走了近两公里,在京城繁如蛛网的胡同小巷里不知转悠了多少圈,连她自己都迷路以后,终于确定警方一时半会儿应该追不过来了,这才在某条不知名的胡同里将叶欢放下,喘着粗气软软的坐倒在他身边。

看着叶欢无神空洞的面孔,高胜男禁不住泪如雨下。

轻轻捧起他的脸,高胜男哭得撕心裂肺:“叶欢,你到底怎么了?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这些日子你究竟经历过什么?为什么一直死死憋在心里不说?混蛋,王八蛋,什么都不说就很男人么?你知不知道这世上有多少人为你担心受怕,为你牵肠挂肚?心里有你的人,不止是乔木啊,不止是乔木啊……”

漆黑的胡同口传来脚步声。

高胜男顿时收敛了哭声,咬牙背着叶欢继续朝胡同里深扎进去。

深夜的巷道里,一个瘦弱女子背着一个百多斤重的男人蹒跚而行,汗水泪水糊满了脸,看起来邋遢狼狈的容颜,却透着一股子倔强和坚毅,凭着一种信念,努力支撑着疲惫已极的身躯,缓慢而坚定的走向黑暗。

这一刻,世上风华绝代的女人全不及她容貌之万一。

…………

…………

不知在胡同里转悠了多久,高胜男终于发现胡同深处一家普通简陋的小旅馆,心中一喜之下,高胜男毫不犹豫的走了进去。

大隐隐于市,如此偏僻的胡同,不起眼的小旅馆,或许才是隐藏的最佳场所。

开了一间房,在旅馆老板愕然的注视下,高胜男给老板多甩了几张钞票。最后筋疲力尽的她才将叶欢半拖半扛的弄进了房间。

小心将叶欢放到床上,高胜男浑身的气力一瞬间仿佛消失了,软软的瘫坐在床边的地板上。

一晚上的担心受怕,一晚上的辛苦奔逃,无尽的疲累涌上心头,高胜男强打起精神,掏出了手机。

非常时期。任何人都不能相信。除非……爱他的女人。

只有和她一样爱着叶欢的女人,才不会害他,才值得相信。

高胜男几乎未经思索便拨通了周媚的电话。

她知道,这个让叶欢视之为左膀右臂的女人,也一直和她一样,深深爱着这个男人。

“周媚,快来,叶欢出事了……”

这是个无眠的夜。

沈睿端着酒杯。默然站在窗前,看着窗下如蝼蚁般来往传说的人群,他的嘴角露出往常般熟悉的儒雅微笑,只是他端着酒杯的右手却不易察觉的微微颤抖。

是兴奋,还是害怕,他自己都说不清。

一切仿佛都在他的掌握中,可他心中却还是有一丝丝不安的感觉。

计划是完美无缺的。布置这一连串的计划时。他已将所有可能与不可能发生的意外全都排除,也把自己的涉事嫌疑减到了最低,并且在心中反复演示了无数遍,这才下了决心。

现在他要等的,是他应该得到的战果。

电话铃声骤然响起,在静谧的房中突兀的回荡。

沈睿手一抖,几滴红酒溢出杯口,溅在他的手上,鲜红如血。

“睿少……对不起。事情没办成。”电话那头的声音有些惶急。

沈睿微笑的面孔顿时变得阴森,心也渐渐沉下去。

“一个疯子在马路上乱跑,那么明显的目标,你竟然失手了?”沈睿的声音森然如地狱里的阴风。

“睿少,对不起,事情有了变数,他的身后跟着一个女人。她手里有枪,还朝我车窗开了一枪,睿少,我不得不放弃,否则被她击中或抓到。我就连累到你了……”

沈睿眼皮猛跳,他终于发现今晚心中为何一直隐隐感到不安了。

高胜男。那个女人和她手里的枪,便是这个计划里的变数。

这世上本没有天衣无缝的计划,任何计划都会有漏洞的,他定的这个计划也不能例外。

沈睿脸色铁青,身躯微微发颤。

今晚苦心布下的一个连环杀阵,竟然无功而折,实在让他很难接受。

车祸,战争电影,以及马路狂奔,最后撞车……

一切原本都在他的计划之内,一环扣着一环,甚至连叶欢的反应都在他的算计中,没想到这样居然还能让那个家伙逃出生天。

天不绝他啊……

沈睿深呼吸几下,然后对着电话笑道:“罢了,失手就失手吧,我不怪你,这是天意,你开着车吗?”

电话那头的声音感激涕零:“是的,我开着车正在城外高速路上,谢睿少体谅,下次我一定把那小子收拾掉。”

沈睿抬腕看了看手表,然后笑了:“不必费心了,下次我有我的安排,我不怪你,也希望你别怪我……”

“睿少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话没说完,电话那头忽然一声巨大的爆炸,接着便没了声息。

沈睿挂断电话,关机,将手机里新买的未记名电话卡抽出来,扔掉。

他的脸上一直挂着微笑。

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之内,包括刚才电话那头的爆炸。

虽然事败,但他抹去了一切痕迹。

明天,他还是沈家的睿少,长辈眼里的乖巧孩子,下属眼里平易近人的好上司,或许,也是堂弟眼里温和儒雅的好堂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