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界昊天传说

万界昊天传说

更新时间:2021-07-27 14:51:02

最新章节: 叶欢哥仨儿回到家,南乔木已做好了一桌丰盛的饭菜等着他们。见叶欢被扶回来的虚弱模样,南乔木大惊,追问之后,不由好气又好笑,张了张嘴,想说几句尖刻的话刺刺他,可一看到叶欢那副比死人多一口气的样子,心又软了下来。真是个让人不省心的小祖宗……猴子和张三见满满一桌子的菜,早已馋得口水快下来了,把叶欢往椅子上

第229章 请客

第229章请客

拖把在太平洋里涮得很哈皮最新章节。

房门外,脸皮堪比城墙的叶欢此刻难得脸红了一下。

“你他妈怎么不早说?”叶欢瞪着张三道。

张三无辜道:“我也没想到你动作那么快,就好象迫不及待进去给猴子呐喊助威似的……”

叶欢哀叹道:“这下真得长针眼了……猴子和柳菲什么时候在一起的?对了,里面那女的是柳菲吧?刚才没看清模样……”

张三坏笑道:“要不欢哥你再进去确认一下?”

叶欢笑骂道:“***死去!把老子当什么人了?兄弟媳妇是随便看的吗?刚才那一眼没准已折了老子阳寿了。”

张三笑道:“他们上个月已经……那个了,后来猴子不停打电话想告诉你,结果你的电话老关机。”

这几个月叶欢经常出外执行任务或野地生存训练,手机确实经常打不通。

“他和柳菲怎么在一起的?这小子没有霸王硬上弓吧?”

“那倒没有,这小子不会干那么没出息的事儿,记得上个月,柳菲出席一个什么宣传活动,猴子这家伙是她的狂热粉丝,也陪着她去了,回来时两人都喝多了,那晚柳菲没回她的别墅,还把她的助理保镖都支开,于是猴子把她带到这里……”

叶欢恍然:“然后他们就趁着酒劲做下了没羞没臊的事儿?”

“哪会那么简单,猴子把柳菲当女神似的供着呢,一直不敢越雷池一步,非要讲什么君子风度,欢哥你是不知道,那晚我给他做了大半夜的思想工作啊,你说女人都愿意跟你回家,睡你的房间了,这个信号还不明显吗?这么好的机会不做点什么简直禽兽不如……”

叶欢拍了拍他的肩,沉声道:“你说得很对。”

得到夸奖的张三愈发得意了,眉眼都飞舞跳跃起来,仿佛那晚办事的人是他似的。

“……于是我就跟猴子说,女人不是用来供的,是用来日的……”

叶欢沉吟:“这个……”

突然明白张三为什么一直是光棍了,这跟他的职业和收入无关。

张三继续眉飞色舞的讲述着他拉皮条的光辉经历。

“……我嘴皮子快磨干了,猴子扭扭捏捏一直没敢进房,整整半个晚上啊,我都快被猴子那纯情处男样儿恶心透了,欢哥,你说咱们从小一起长到大,怎么就没看出猴子这货居然有如此纯情的一面?后来猴子终于被我说动心了,却还是不敢进房,我在酒柜里灌了他半瓶二锅头他才稍微壮了胆儿,一脸悲壮的进去了……”

叶欢喃喃叹道:“这可真他妈是酒壮怂人胆啊……”

“谁说不是呢,猴子进了房更搞笑,想脱柳菲的衣服,人家大明星都四仰八叉睡着了由他脱,半天都没脱下来,后来只听得房里面柳菲在叹气,说你到底会不会脱,不会脱让我来……”

叶欢:“…………”

“后来房里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估摸着柳菲的衣服脱光了,我还以为猴子当时会兽性大发,拔枪上马呢,结果听到猴子跟他妈日本人似的,突然非常有礼貌的问:‘柳小姐,我可以日你吗?’……”

叶欢:“…………”

一直没发现,原来猴子跟张三一样的二,不同的是,猴子是隐藏版的二货,轻易不能发现他的本质,一到关键时刻就看出来了。

…………

…………

二人在客厅里聊天的当口,猴子的房门打开,他和柳菲手牵手,红着脸走出来了。

猴子脸上带着尴尬的笑,咧着嘴道:“欢哥,回来咋不提前说一声,你说我日的多不是时候……”

柳菲大羞,在他背后狠狠捶了他一下。

撞破别人的好事,叶欢也很尴尬,还没接话,张三在一旁似笑非笑道:“太平洋里涮完拖把了……唔……”

叶欢眼疾手快捂住了这二货的嘴,心中哀叹不已。

俩铁杆发小儿,没一个让他省心的。

柳菲尴尬了一阵后,倒是不怎么羞涩了,可瞧着叶欢的神色还是有点小心翼翼,恭谨道:“叶少,您来了。”

叶欢点点头,笑道:“柳菲,你和猴子在一起,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别叶少前叶少后的,听着不习惯。这俩货从小到大都叫我欢哥,你以后也叫我欢哥吧。”

柳菲闻言眉目间漾起几分喜色,急忙恭敬点头道:“欢哥。”

这一声“欢哥”柳菲叫得心甘情愿,而且求之不得。

外人眼里,她是高高在上,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大明星,可她很清楚自己的分量,明星光鲜的外表下,其实夹杂着更多的委屈和卑贱,在那些富商官员眼里,她这样的明星充其量只是一个活跃气氛,为贵人助兴的戏子而已,哪怕她红得发紫,照样也只是一个戏子,在上位者眼里,她什么都不是,轻飘飘的一句话就可以决定她以后在娱乐圈里是红还是黑,所以明星们在粉丝面前虽然都是一脸高傲冷艳,但在上位者面前却完全是另外一副模样,阿谀奉承者,拍马逢迎者皆有,现代社会娱乐圈里本就是这种现状,身为天后级歌星的柳菲自然也不能例外。

眼前这个叶欢的身份,柳菲比谁都清楚,她所属的娱乐公司本就是腾龙集团旗下,前些日子腾龙集团总裁周蓉公开对外宣布叶欢为腾龙集团的未来继承人,也就是说,面前这位爷可是她的幕后大老板,这还仅只是商业上的,到了柳菲这个阶层,自然也知道叶欢的身份除了腾龙少东,更是京城权势望族沈家的太子。

用权势与金钱堆砌起来的光环,怎能不令柳菲恭敬异常,如履薄冰?

叶欢让柳菲叫他一声“欢哥”,对柳菲来说简直是天大的恩典了。

她知道这可不是随随便便的称呼,它代表着一种接受的态度,以后柳菲在任何场合,任何时间遇到任何事,这一声“欢哥”等于给她支起了一把厚实的保护伞,将来哪个富商或高官想欺负她,恐怕得仔细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有没有资格敢跟她身后腾龙集团和京城沈家的势力叫板,不客气的说,柳菲以后在娱乐圈里可以横着走了。

付出果然没有白费,一切都是值得的。

柳菲欣喜的扭头瞧了猴子一眼,然后笑吟吟对叶欢道:“欢哥,你们兄弟难得聚在一起,不如好好喝几杯,我给你们下厨弄几个菜,欢哥可别小瞧我,我的手艺还是过得去的哦……”

猴子也高兴的笑道:“欢哥,有日子没喝酒了,今儿咱们喝个痛快,三儿走,咱们下楼买酒去。”

猴子叫上张三,二人兴冲冲的出门了。

客厅里只剩叶欢和柳菲二人,柳菲仍旧笑吟吟的,可叶欢刚才一直笑意满面的脸,却在猴子出门后渐渐严肃起来。

“柳菲……”叶欢淡淡开口。

“嗯?”

叶欢盯着柳菲的眼睛,脸色从未有过的肃然。

“好好对猴子,不要让他受委屈,更不要让他受伤害,你和他的交往不能带有一丝一毫的功利心理,知道吗?”叶欢说这话时,眼中直视她的目光凌厉如刀。

柳菲俏脸一白,接着不自然的拢了拢发鬓,强笑道:“欢哥,您这话……我听不大懂呀全文阅读。”

叶欢盯着她半晌,这才淡然一笑,化开了脸上的寒霜,道:“交浅言深,是我过分了,不该说这些的,总之,柳菲,有句话你要死死记住,你若不负他,我必不负你。”

柳菲脸色变幻莫定,时红时青,心中打起了十二万分精神。

这位少东……真能一眼看透她的内心么?

“欢哥,您放心,我会对猴子好的,一直都会……”柳菲又恢复了刚才的恭敬之态。

叶欢认真道:“那就好,柳菲,你知道吗,你是猴子的梦想,一个非常完美无暇的梦想,男情女爱的事情我帮不了什么忙,我只是尽自己的努力,小心的帮他呵护这个梦想,不让它破碎掉,柳菲,猴子这人看起来平凡,可是性格单纯,心地善良,只要你愿意认认真真的正视猴子,你会发现,在这污浊的尘世里,你得到了一颗多么干净珍贵的宝石,柳菲,请你一定要珍惜他,如果你无法勉强自己喜欢上这颗宝石,也请你双手捧着它,小心翼翼的还给我们……”

柳菲听着叶欢这番极度认真的话语,不由微微动容。

“欢哥,你对猴子真好……”

叶欢笑了笑,若有深意道:“猴子是我的兄弟,比亲兄弟还亲,他若受了伤害,也等于给我胸口上扎刀,我刚才说的话,希望你记住。”

柳菲一凛,急忙点头:“欢哥,我记住了。”

叶欢笑着点头,心中却有些沉重。

叶欢很粗心,粗心到从不记得生活里方方面面的细节,但同时叶欢也很细心,很敏感,细心到从这个女人的眼神里,能够看出她对猴子究竟有没有爱意。

残酷的事实令叶欢心中忍不住叹息。

乱石穿空,惊涛拍岸,被现实无情的冲洗之后,世间为什么不能留一点纯净的东西让人感怀?

柳菲下厨做了几个菜,大明星也是平凡家庭出身,自小跟着母亲学过几分厨艺,味道确实不错。

心中的完美女神为他们洗手做羹汤,猴子乐得眉眼不见,平日半斤的酒量涨到了八两犹自不倒,兄弟如此高兴,叶欢也压下了心里对猴子的担心,好好陪他们喝了个尽兴。

人还是这几个人,不同的是,兄弟喝酒时忙着下厨做菜的人已由乔木换成了柳菲,菜肴可口,却终究不是自己熟悉的味道了。

叶欢一晚上几番恍惚,有一种“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的哀愁。

第二天醒来,叶欢脑袋仿佛要炸开似的,宿醉的感觉真是生不如死,捧着脑袋呻吟时,手机铃声响了。

高胜男欢快的声音从电话里蹦了出来,透着一股阳光的味道,令叶欢的头疼感舒缓了不少。

“姓叶的混蛋,回京城几天了,竟然不跟姑奶奶联系,不怕姑奶奶把你的蛋黄捏爆吗?”

叶欢冷汗刷地下来了,一种蛋蛋的忧伤令他不自觉的夹紧了双腿……

这位姑奶奶……还真是荤素不忌啊。

叶欢深深叹息:“姑奶奶,咱能不能文明一点?我的蛋安分守己藏在裤裆里,招你惹你了?”

高胜男嘻嘻一笑,道:“混蛋,这些日子干嘛去了?打你电话老关机。”

叶欢板着脸,严肃道:“高胜男同志,你是警察,我是军人,纪律方面的事情不用我提醒你吧?国家的军事秘密是你能瞎打听的吗?你这样是要犯错误滴!”

高胜男被唬住了,电话那头呆楞了好半晌,才讷讷道:“我……我不就是随口那么一问嘛,干嘛那么严肃?”

叶欢仍旧肃声道:“事关国家机密,能不严肃吗?高胜男同志,你也是党员,党员就应该有高度的政治觉悟,时刻保持思想警惕……”

高胜男的声音渐渐变小,透着委屈:“一个月没联系人家了,好不容易打通了电话,你还凶人家,随口问一问你都对我上纲上线,给人家扣那么大的帽子,真没劲儿……”

叶欢咧开嘴,悄悄乐了。

女人都是纸老虎,一定要把她的嚣张气焰毫不留情的打压下去,男人才能风光得起来,瞧瞧现在一口一个委屈的“人家”“人家”的,比“姑奶奶”不就顺耳多了?

叶欢的声音顿时放柔和了,以一种资深前辈的口气语重心长道:“人孰能无错?改了就是好同志嘛,我党一贯的政策是惩前毖后,治病救人,胜男同志属于还能抢救一下的那种,其实说起来最近我忙的事情也不算什么太大的军事秘密,告诉你也无妨……”

高胜男急忙紧张道:“别!你别说,我也不听,万一让我知道些什么绝密的东西,我以后连觉都睡不着了……”

“我非要说,其实吧,最近这一个月我……”

“啊——别说!”高胜男在电话那头紧张的大叫。

“……我去国外找名医,割包皮去了。”叶欢一本正经道。

“啊——啊?”高胜男高亢的尖叫声嘎然而止,沉默了一会儿,又高亢的传来。

“姓叶的,你在耍姑奶奶是吧?”

叶欢再也憋不住,噗嗤一声大笑起来。

这漂亮的女警傻起来也挺可爱的。

高胜男气得哇哇大叫:“混蛋!王八蛋!出来,赶紧给姑奶奶滚出来,请我吃饭赔罪!”

京城香格里拉酒店里,.a.y的法国餐厅,这家餐厅是全京城最正宗的法国餐厅,当然,价格也是最贵的,吃一顿像样的大餐大概要花掉一个普通白领一个月的工资,如果这位白领打肿脸充胖子,还想开一瓶有年份的红酒,那么估计吃完饭以后还得在餐厅里刷半年到一年不等的盘子……

叶欢和高胜男穿着随意的便服,坐在餐厅偏僻靠窗的位置。

法国餐厅最讲究礼仪,以前如果顾客不着正装,门口的侍生会很有礼貌却很坚决的拒绝你入内,不过如今时代不一样,而且法国佬估计也渐渐明白什么叫“入乡随俗”了,慢慢的,对那些不着正装的顾客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其进入了。

高胜男手肘支在桌上,托着腮痴痴的盯着叶欢。

叶欢翻着全是法文的菜单,一脸狗看星星的茫然表情,嘴里不满的咕哝:“吃个饭干嘛非得到这破地方来?又贵又不好吃,咱找个大排挡不好吗?……瞧瞧这菜单,写得真没文化,一个字都看不懂,老板火星来的?”

高胜男叹道:“叶大少爷,你如今是亿万富翁了,拜托你别那么小气行吗?请我吃饭一顿大排挡就把我打发了?混蛋,你……就不能浪漫一点儿?”

“这哪儿是浪漫呀,根本就是浪费……”叶欢话音未落,眼角余光看到高胜男的右手握紧了桌上的餐刀,于是很识时务的改口:“……浪费也是值得的!瞧瞧我面前这位绝色女警,此女只应天上有,人间真他妈找不出!不谦虚的说,这样的绝色美人完全应该吃最贵的法国大餐,住最豪华的别墅,开最奢侈的跑车,哪怕某天被人谋杀了,那也应该是被镶着钻石的板砖拍死的,不然对不起这美丽倾城的容貌……”

高胜男握着餐刀的手隐隐发抖:“…………”

叶欢啪地合上菜单,反正一个字都看不懂,不必浪费时间装逼了。

打了个响指,穿着西服,系着领结的侍生彬彬有礼的走过来,朝他微微一鞠躬:“尊贵的先生,很乐意为您服务,请问您和这位美丽的小姐想点些什么?”

叶欢心头大定。

幸好这里侍生说的是中国话,不然就丢脸了。

“先来二十串烤牛筋……”

高胜男脸都绿了:“…………”

侍生的脸也好看不到哪里去:“先生,很对不起,我们餐厅没有烤牛筋……”

“那就二十串烤羊肉……”

“先生,很抱歉,也没有烤羊肉……”

“烤鸡翅总有吧?”

侍生斯文的额头青筋隐隐跳动:“…………”

这家伙是来砸场子的吧?

叶欢一脸失望的瞧着高胜男:“瞧你找的破地方,这也没有,那也没有,什么都没有还敢开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