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界昊天传说

万界昊天传说

更新时间:2021-07-27 14:51:02

最新章节: 叶欢哥仨儿回到家,南乔木已做好了一桌丰盛的饭菜等着他们。见叶欢被扶回来的虚弱模样,南乔木大惊,追问之后,不由好气又好笑,张了张嘴,想说几句尖刻的话刺刺他,可一看到叶欢那副比死人多一口气的样子,心又软了下来。真是个让人不省心的小祖宗……猴子和张三见满满一桌子的菜,早已馋得口水快下来了,把叶欢往椅子上

第218章 矿产来由

比金矿还值钱的是什么矿?

叶欢满脑袋的问号,在他不多的贫瘠知识里,貌似只有钻石才比金子值钱。

“钻石矿?”叶欢两眼惊喜的放着光芒。

老爷子气得吹胡子瞪眼:“不是金子就是钻石,你小子想钱想疯了?”

“到底是什么矿?”

就连沈睿这时也直起了身子,显然对沈家的这份矿产颇感兴趣了。

沈崇武喝了口茶,慢悠悠道:“铀矿。”

叶欢茫然:“…………”

沈睿却敛起笑容,露出震惊的神情。

“老爷子,铀……是个什么东西?”叶欢使劲挠头,头皮屑漫天飞舞。

沈崇武一瞪眼:“不学无术!连铀都不知道,当什么兵?”

沈睿很快已收起震惊的表情,微笑着解释道:“铀,是一种放射性元素,是自然界目前能找到的最重的一种元素,它的原子序数是……算了,这些太深,简单的说吧,这东西经过核裂变以后能够用于核燃料,同时,也可以制造核武器,原子弹知道吧?它的主要装药就是铀235,一颗原子弹爆炸,足以毁灭一个城市……”

“堂哥,您说慢点儿,我只有中学文化,而且上学那会儿老师也没教过我们怎么造原子弹……”叶欢把沈睿的这番解释消化了半天,终于一拍大tui:“铀其实就是原子弹里面的炸药,对不对?对不对?你们如果解释得直白一点我不早就明白了。”

“原子弹……炸药?”沈崇武两眼发直,楞了好半晌才苦笑道:“你非要这么理解也可以,其实我也不大懂。反正是个可以爆炸的邪性玩意儿。”

沈睿扭头对沈崇武道:“爷爷。铀矿可是国家严格管制的战略矿产资源,不可能给某个si人家族吧?”

沈崇武点点头,道:“这个我当然知道,可咱们家的铀矿却不在国内,而是在国外。”

“哪个国家?”

“北非一个小国,北非乱呀,常年战火不断,那个小国去年发生了一场政变。一个名叫马雷斯?乔治的人率领**军攻占了首都,夺得了政权,成立了新的政府,一年过去,国内局势渐渐稳定,这个乔治于是派了特使来到咱们中国,送给咱们一个储藏量非常丰富的天然铀矿。”

叶欢眼睛都直了:“老爷子,您这是在讲故事吧?那个叫乔治的家伙千辛万苦闹革命,夺政权,其目的就是特地送给咱沈家一个铀矿?”

沈崇武瞪他一眼。接着呵呵一笑,道:“这事儿啊,里面的恩怨可长着呢,还得从六十年前说起。六十多年前,正是抗战时期,我当时是晋北根据地的游击队队长,有一回领着手下端鬼子炮楼的时候,发现炮楼里面绑着一个黑人……当时我和手下们都没见过黑得跟煤炭似的家伙,以为是鬼呢。大家吓得tui都软了,一个手下当时端着刺刀上来就准备给他来个透心凉,幸好被我拦住了,当时跟着我的都是一群大老粗,斗大的字不认识几个,客观的说,我还算文化最高的。少年时在老宅里埋头读书,勉强也称得上‘闻知渊博’,我记得书里曾经提过一些海外逸趣,世界上确实有浑身黝黑如炭的人种。”

“我叫手下把那黑人松了绑,黑人ting有文化,居然懂英语,一个劲儿的用英语跟我说感谢,手下不放心啊,没办法,我只好委屈了那黑人,让人给他身上泼了一盆黑狗血压了邪,手下们才敢接近……后来我把他带回了营地,找来了留过洋的懂洋话的同志当翻译,一问才知道,原来那黑人是从上海英租界逃出去的,那个时期虽然明面上早已废除了奴隶制度,可是欧洲人根本还是没拿海外殖民地的原住民当人看,那个黑人就是被英国佬带到中国来的劳工,黑人受不了了,于是趁英国佬不备,逃出了上海,结果刚出虎xué,又入狼窝,那时的中国已被日本鬼子占了,黑人那模样在中国多显眼呀,简直跟一盏明灯似的,刚离开上海租界就被鬼子逮了个正着,把他关在炮楼里,我和手下如果晚来一步,这家伙就要被送到鬼子的生化部队当猪一样解剖了。”

“黑人得了救,对我感ji涕零,我对他也不错,吃的喝的管饱不说,还给他治伤,教他学中国话,黑人是个厚道人,没几天便拍着xiong脯要求加入咱们的游击队,帮我打鬼子,这就应了一句老话,‘士为知己者死’,不过我考虑很久,还是没答应,主要是黑人那模样太瘆人了,我跟他说,他加入游击队的局限性太大,白天不能上战场,太显眼了,他那肤色只适合夜战,夜战还不能笑,一笑就只见两排白牙飘在半空中,不但吓人,而且还暴露了目标……”

叶欢噗嗤一笑,老爷子年轻那会儿嘴也够损的。

“黑人兄弟很失望,我想把他送走,毕竟那时我们游击队也不富裕,不可能让这个家伙整天白吃白喝费粮食,可他说什么也不肯走,总说欠了我一个天大的恩情,一定要报答,当时的抗战局势很严峻,鬼子对我根据地扫荡了很多次,我那时心情很烦,一心只想把他打发走,于是托了地下党的同志把他送上了去非洲的远洋轮船,就没再管他,不过临走还是交代了几句场面话,我告诉他,中国正在轰轰烈烈的闹革命,形势一片大好,你赶紧回你的非洲,也把革命闹起来,争取解放全世界的黑人同胞,大家一齐奔向**……”

叶欢听得眼睛都直了,吃吃道:“您就用这理由把他忽悠走了?”

沈崇武叹了口气,目光很深沉:“事实说明,黑人兄弟还是很纯朴的……”

“不是黑人纯朴,而是游击队长太狡猾。老爷子。您这是坑爹啊……”

话没说完,沈崇武一道凌厉的目光瞪过来,叶欢急忙改口:“……坑兄弟也不行,多好的黑人兄弟,不远万里来到中国,没想到最后栽在中国游击队队长手里,你随便几句忽悠就把人家打发回了非洲,造孽啊……”

沈崇武闻言破例没发脾气。脸上反而有了一丝惭色。

“世事无常,诡谲莫测,当时我没想到那个黑人回到非洲真的拉起了队伍,从我这里学了几分游击战的战术皮毛,跟殖民地里的英国佬打起了游击,闹腾得英国佬头疼不已,二战结束二十几年后,英国彻底退出了北非殖民地,他又跟新政府作对,这仗一打就是几十年。至死不易其志,可谓响当当一条非洲黑好汉……”

“死了?”

“废话,那黑人年纪比我还大,非洲人的平均寿命普遍很短。上世纪八十年代就撒手西去了。”

“那现在在北非成立新政府的是什么人?”

“新政府领袖马雷斯?乔治是那个黑人兄弟的孙子,他们一家三代都投身于**武装,直到去年才守得云开见月明,真不容易啊……”沈崇武颇为感慨。

“老爷子,您这孽可造大了,几句话忽悠得人家当了三代的反贼……”

沈崇武眼一瞪。怒道:“什么叫反贼?那叫投身革命!自古成王败寇,本就是这么个道理,老子几十年前照样也是反贼,如果当年革命没成功,你小子现在就是反贼小崽子!”

一句怒冲冲的话,却道破了世间千年征战的本质,叶欢一想觉得也是。撇了撇嘴,没再吱声儿了。

沈崇武咳了两声,继续道:“……黑人兄弟委实厚道,我当年对他的救命之恩他一直念念不忘,并且教育他的子孙,这份恩情迟早要报还,他孙子乔治成立新政府后,第一件事便是派出特使,请求与中国建立外交关系,并且将他国家内一个已探明储量的铀矿的开采权以非常低的价格卖给中国,而铀矿这种战略资源,咱们国家自然不允许si人拥有,但这件事因缘由咱们沈家而起,国家也不能亏待咱们,前些日子,一号首长来探望我,说起这事儿,提出开采这个铀矿由国家负责所有的前期投资,占80%的大头,而我们沈家,则不用出一分钱,占20%,我答应了。”

叶欢和沈睿恍然,原来此事的由来如此这般,这份突然多出来的产业倒真是无心插柳的结果,谁也没想到那位黑人兄弟居然如此厚道,等了几十年终于把当年的恩情还上了,说出去还真是一桩佳话。

当年种下的善因,今日收获了善果。

叶欢喟叹道:“那位去世的黑人老爷子也不容易,熬了这么多年没熬出头,他孙子倒比他争气……”

沈崇武呵呵一笑,道:“前人若不栽树,后人怎能乘凉?有因才有果啊,建国到如今,其实我和他的联系一直没断过,……若非如此,他孙子哪来的本事坐了北非那个小国家的江山?”

叶欢和沈睿同时一楞,两人都不笨,立马品出了这两句话里的味道。

二人同时朝他望去,却见沈崇武的眼中飞快闪过一丝得意和狡黠之色。

叶欢明白了。

听这话的意思,估计那些**武装分子用的武器,军队训练什么的,恐怕跟老爷子和政府的幕后推动脱不了干系,原来沈老爷子才是夺取那个北非小国政权最大的幕后黑老板,难怪人家一建国就屁颠儿屁颠儿把那么重要的铀矿送过来,哭着喊着求老爷子收下。

这会儿叶欢瞧老爷子的眼神都变了。

看起来慈眉善目的老头儿,其实ting阴险的,一大把年纪还不肯安分,肚子里的坏水儿漂洋过海祸害到人家非洲去了。

老头儿大大滴坏了,良民滴不是。

沈崇武缓缓道:“这20%的份子,我打算分给你们两个,沈睿,你是国家干部,铀矿的事不要跟人说,传出去影响不好,股份你少拿一点,给你9%,叶欢当兵无所谓,他可以多拿,再说这二十年来叶欢流落在外,受了不少委屈,沈家一直没给过他照顾,比你多拿一点也是应该的,这碗水我自问端平了,你们有没有意见?”

沈睿赶忙直起腰,恭敬道:“爷爷怎么说我就怎么做,我没意见,我比叶欢大,而且我是公务员,要那么多钱也没处花,给不给我都无所谓的。”

沈崇武赞许的点点头,转头望向叶欢:“你呢?有没有意见?”

“老爷子,你们老说战略资源啊,股份啊,我听不大懂,能不能具体点儿,这个矿到底值多少钱?说实话,非洲那么远的矿,如果只值个几百上千万的,我还真没兴趣要它,爱给谁给谁,我现在不差钱。”

沈崇武瞪起了眼睛:“混帐东西!几百上千万也值得我特意把你们叫回来说这半天的故事?一千万连它的零头都不够!”

沈睿在一旁笑着解释道:“铀矿是各个国家的战略管制资源,严禁出口,有钱都买不到的,如果非要用价值来衡量,嗯……这个矿起码值上百亿,而且还是美金……”

叶欢眼睛徒然睁大:“…………”

这可真他妈是非洲老汉跳高——黑(吓)老子一跳。

如果是一百亿美金,那么自己占11%的股份就是11亿美金,折合rmb七八十亿……

就算不继承老妈的腾龙集团,福布斯富豪榜上也应该能找到自己的名字了吧?以后吃油条……算了,还是别买油条了,买跑车,买兰博基尼,买100辆兰博基尼,一会儿排成s型,一会儿排成b型……

沈崇武斜睨了他一眼,冷冷哼道:“不知道这十几亿美金你看不看得上眼呢?”

“太看得上眼了!”叶欢重重点头。

人品好啊,昨儿无非就是逛论坛的时候看帖回帖了,没想到今天人品爆棚,从天而降一场泼天富贵……

沈崇武点点头,道:“股份的事情说清楚了,但是这件事必须有个名目,叶欢,把你母亲的腾龙集团拉进来吧,以后国家对铀矿的投资,全部由腾龙集团的帐面上走,国家不方便出面,那个矿也由国家的工作人员接管,一切事宜由他们负责,但你和沈睿可以派人员驻守,公是公,si是si,毕竟除了国家,你和沈睿是最大的股东,我老了,管不了那么多事,具体事宜,你们商量着办。”

叶欢和沈睿一齐点头。

叶欢心里美滋滋的,一分钱不出,白捡了几十亿,无缘无故居然就有了一笔海外资产,而且还是合理合法的,军火商人神马的弱爆了,叶欢这会儿真恨不得给自己印张名片,上面写着“核武器原料制造商”,见人就发,见人就发……

…………

…………

沈崇武说了半天也累了,疲倦的闭上了眼。

叶欢和沈睿很识趣的告辞。

临走,沈崇武忽然单独留下了沈睿。

“睿儿,关于铀矿股份的分配,你真没意见吗?”

沈睿淡淡一笑:“爷爷,我真没意见,叶欢受过不少苦,沈家也该多给他一些补偿的。”

沈崇武浑浊的老眼忽然露出精光,锐利如刀的眼神在沈睿脸上转了一圈,然后闭上眼,缓缓点头道:“没意见就好,沈睿,上一代的恩怨是上一代的事,你们这一代不要再延续这些恩怨了,放得下,看得透,人生才豁达。”

意有所指的一番话令沈睿悚然一惊,接着脸色立马恢复如常,恭谨的躬了躬身子,道:“爷爷的教诲我记住了。”

走出门口,暖暖一阵春风拂过,吹动池塘边几棵垂柳的枝条随风摇曳。

沈睿微笑的表情却渐渐起了变化,温文儒雅的脸变得狰狞可怕,双手的拳头紧紧握住,因用力过度而颤抖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