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界昊天传说

万界昊天传说

更新时间:2021-07-27 14:51:02

最新章节: 叶欢哥仨儿回到家,南乔木已做好了一桌丰盛的饭菜等着他们。见叶欢被扶回来的虚弱模样,南乔木大惊,追问之后,不由好气又好笑,张了张嘴,想说几句尖刻的话刺刺他,可一看到叶欢那副比死人多一口气的样子,心又软了下来。真是个让人不省心的小祖宗……猴子和张三见满满一桌子的菜,早已馋得口水快下来了,把叶欢往椅子上

第203章 借调

检查了一番后,叶欢便被高胜男拎出了医院。

周媚和柳眉气不过,一人狠狠踩了他一脚后,才匆匆忙忙上班去了。[]

叶欢本来打算趁这个机会在医院装几天病,正好躲一躲最近几天越来越高强度的训练,可检查出来的结果,叶欢比正常人还健康,按他现在生理机能的各项检查数据来说,如果他不存心找死跳楼的话,正常人可能活不过他,这样的结果当然没有理由再继续赖在医院里。

何平看着他的眼神阴嗖嗖的,叶欢浑身打了个冷战,他知道,今天闹出这样的事情出来,军区的纠察部队很有可能找上他,其结果多半是蹲一个月的小黑屋,或者被何平叫到操场上,给他单独开一门格斗课程,说是格斗,其实是何平单方面的殴打他,最后叶欢爬回宿舍,养一个星期到半年不等的伤……

不管是哪种结果,日子都不好过。

叶欢出院的时候两手死死扒着医院大门的门框,哭天喊地不愿出去,非说自己得了绝症,一定要住院让医生好好观察,最后还是高胜男和何平合力把他抬了出去。

医院大门外,高胜男笑嘻嘻道:“不愿进军营好说,跟着我破案不就得了?”

“破案我也不去!我是军人,跟你们警察没共同语言!”

高胜男没理他,转身朝何平敬了个礼,肃然道:“队长同志,能不能把你手下的兵暂时借调给我,让他帮警方破个案子后再归队?”

何平注视着高胜男,眼中多了一抹了然。

瞧她和叶欢说说笑笑的样子,以及她看着叶欢的目光。这两人的关系怕是不简单,不仅仅是她。其他两个女孩恐怕对他也心存爱意,这小子训练时松松垮垮,对女人倒真有一套,真奇怪,为什么他从进军营开始眼中便总有一种淡淡的哀伤?这么多各有倾城各有千秋的女子围着,做梦都应该会笑醒才是。

叶欢顿时感到一阵心惊肉跳,相比帮高胜男破案,他情愿回军营被何平殴打。

——何平这家伙该不会真的答应她吧?

别人只看到何平冷酷的外表,但叶欢知道。这家伙其实也是个闷骚的货,有一回军区文工团来营里慰问演出,叶欢当时正在他办公室里偷烟,不想被他发现便躲到了办公桌底下。谁知何平这家伙从包里掏出一面小镜子。顾影自怜对着镜子整了一个小时的发型,古龙水,发胶什么的一个劲往脑袋和身上乱喷。最后抽了两张湿纸巾,像临上战场的士兵一样,从裤裆里掏出二弟,满怀深情的擦了十几分钟的枪……

当然,直到文工团的姑娘们离开,何平擦得快破皮的枪也没派上用场……

何平永远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文工团慰问演出后,叶欢看着他的眼神总是带着亲切的笑意。就像……惺惺相惜的知己。

以前叶欢泡妞时,也习惯出门前先擦一下枪,就冲这一点,叶欢觉得应该找个机会好好跟队长喝几杯,大家都是爱鸟的人,一定有很多共同话题……

叶欢现在心情很忐忑,他不知道何平会不会答应高胜男,按他个人的猜测,何平对女人的抵抗意志估计很薄弱……

果然,高胜男敬完礼后,对何平甜甜一笑,何平立马不假思索道:“好,军警合作也是我们部队多年的老传统了,叶欢借调给你们警方没问题,好好用,用残了我给你们换个新的……”

叶欢:“…………”

高胜男看了叶欢一眼,笑道:“队长同志放心,我呀,舍不得用残他呢……”

“队……队长,你真把我卖了?”叶欢的眼神很受伤。

何平扭头看着叶欢,道:“半个月以后,卫戍军区和西南军区进行陆空军事演习……”

“我更得参加呀!军事演习少了我,你们哪来的胜算?”叶欢急道。

何平慢吞吞道:“我的看法和你不一样,如果少了你,正好不用坏了咱们蓝剑大队这一锅好汤……”

叶欢:“…………”

…………

…………

何平跨上悍马车,车屁股喷着黑烟绝尘而去。

叶欢怔怔看着远去的车影,蹲在医院大门前的空地上半晌无言。

高胜男一脸笑意的蹲在他身边,陪着他看何平的车屁股。

“你们队长走了……”

“嗯。”叶欢的声音闷闷的。

“他把你遗弃了……”

“嗯。”

高胜男同情的看着他,继续火上浇油:“他的车开得好快,好象生怕后面有狗撵他似的……”

叶欢抬头,眼神不善的瞪着她全文阅读。

高胜男赶紧讨好的一笑,摇着叶欢的手臂难得一见的撒娇:“好啦好啦,既来之则安之,陪我破个案让你这么为难吗?就当帮朋友一个忙也不行?”

叶欢想了想,叹息着点头。

他无法拒绝,不能拒绝。

不提以前和她发生过的那些荒唐事,至少他和她一起共过患难,她还为他挡过子弹,两人可谓真正意义上的生死之交。

生死之交请他帮个忙,他怎能拒绝?

高胜男见他点头答应,顿时像个得到糖果的小女孩一般高兴得跳了起来,整张俏脸泛出雀跃的光辉。

“太好了!我就知道你不会让我失望!”

叶欢叹道:“我真不明白,你一个专业警察干嘛非要找我这个业余人士帮你查案?”

高胜男笑道:“以前在宁海的时候你这个业余人士不是帮我破过一次案吗?其实你也不用帮我做什么,只要陪在我身边就够了,……越久越好。”

“我陪在你身边有什么用?”

“可以给我破案的灵感呀,总之,你就当自己是吉祥物吧。有你在,我一定能吉星高照。侦破这个案子!”

叶欢板着脸道:“你怎么不干脆说我是功夫熊猫算了?既养眼也能打架。”

高胜男想了想,犹豫道:“不妥,拐着弯儿骂你爸是鸭子,那多没礼貌……”

****************************************************

时隔数月,叶欢再次坐进了警车里。

这回高胜男很厚道,一路没拉警笛,令叶欢的心情轻松了很多,至少不会觉得自己像个即将绑赴刑场枪决的死刑犯,引无数路人瞩目围观。

“破案到底是怎么个程序?”坐在车里的叶欢问道。

高胜男握着方向盘。目视前方,道:“程序都是死的,无非勘察现场,提取痕迹和指纹。分析法医的报告。以及调查受害人的社会关系,调取监控录象等等,由此推断凶手的作案手法和动机。逐一排查后锁定嫌疑人……”

扭头看了叶欢一眼,高胜男道:“你应该知道这些程序吧?现在悬疑推理类的电视剧很火呢。”

叶欢耸耸肩道:“我是真不知道这些程序,谁没事关心这个呀?自从拉牛牛女生澡堂那会儿开始,从来只有案子办我,我没办过案子。”

高胜男娇媚的横他一眼,嗔道:“早就知道你是个臭流氓!”

“哎。高警官,别人这么说我我没意见。这世上唯独你没资格这么说我,咱俩不定谁流氓呢……”

吱——

高胜男狠狠踩下了刹车,然后扭头怒瞪着他,整张脸红得跟煮熟的螃蟹似的,似乎还隐隐冒着青烟……

“叶欢,你再敢提这事儿信不信姑奶奶踩油门撞安全岛跟你同归于尽?”高胜男从齿缝里迸出这句话。

“我错了……”叶欢立马低眉顺目。

“以后不准提了!这事儿就当没发生过,知道了吗?”高胜男恶狠狠的威胁他。

叶欢幽幽叹气。

以前只听说过某些缺德男人吃完抹嘴不认帐,没想到女人也有这毛病,真长见识,总算见到活生生的女版陈世美了。

****************************************************

破案是个技术含量很高的细致活儿,跟在军营里当兵不同,破案讲究的是智商,靠的是逻辑分析和推理,真正打打杀杀的机会不多。

至少叶欢从不觉得自己有这方面的天赋,论智商,他大概只有爱因斯坦的一半,所以人家能发明相对论,而他却顶多去小卖部打酱油的时候不会数错钱……

高胜男一定会后悔找他帮忙的,叶欢对这一点有着很大的自信。

开车载着叶欢,高胜男的心情一直很不错,嘴角总是勾起一抹甜甜的微笑,警局里人人敬畏的冷艳女警这会儿像个情窦初开的青涩少女,很美丽。

女人只有在最心爱的人面前才最美丽。

“叶欢,你知道吗,只要破了这个案子,我就可以升职了……”高胜男一路上叽叽喳喳像只麻雀。

“能当局长了?”

高胜男横他一眼,嗔道:“靠不靠谱儿?局长那么容易当吗?只是升我的警衔而已,从三级警司升到二级警司……”

“离局长还差多远?”

“还差十万八千里,二级警司顶多才副科级呢。”

“加油!不想当局长的陈世美不是好条子。”

“所以呀,为了我能升官儿,你得用心帮我把案子破了,否则我若升不了官,你肯定没好日子过。”

这就是女人,再怎么蛮横无礼的话到了她们嘴里,都变成了非常理所当然的因果逻辑。

…………

…………

高胜男开着警车载拉牛牛了一整个上午,也不知道她想怎么破案,中午的时候找了个地方停车,然后拉着拉牛牛悠的带着叶欢逛起了商场,商场逛完又逛地摊儿,接着又想去颐和园踏春……

叶欢陪着她,越逛越疑惑,越逛越觉得不对劲儿。

“高胜男同志,敢问你……这是在找案件线索吗?”

“当然不是,哪个警察找线索找到商场里面去的?有没有常识?”高胜男不满的横他一眼。

“那你逛商场的动机是……”

“动机很纯粹,为了逛商场而逛商场。”

“……昨儿家里来了俩火星人,我得回去给它们当翻译,不陪你了,你慢慢逛。”叶欢胡乱找了个理由便打算开溜。

“回来!是不是男人?女人逛逛街你陪一下会死呀?”

“不会死,但会生不如死。”

“叶欢,我来京城几个月,一个朋友都没有,你就不能陪陪我吗?让我像个普通而幸福的女人一样,快快乐乐的做一些普通女人能做的事情,哪怕只有一天也好。”高胜男的眼中忽然充满了深深的哀伤。

叶欢沉默了,很多事情他一直不愿面对,但逃避并不代表没发生,鸵鸟把脑袋埋进沙子就能躲避漫天的风沙了吗?

然而,他该怎么办?提起勇气面对就必须面临着两个选择,接受或拒绝。接受她们,对不起乔木,拒绝她们,又不忍看她们伤心。

“好,我陪你逛街。”叶欢朝高胜男露出了轻松的笑容。

高胜男也笑,眼中却有种淡淡的失望,她想听的,不是这句话。

这些日子来,高胜男常常想着叶欢,想着她和他之间不可思议的缘分,想着以往只属于她和他的种种荒唐事情,甚至脑海里时常有个自私的小魔鬼蹦出来不停的叫喊着:乔木走了,最大的敌人不在了,此时若不攻陷这座堡垒更待何时……

每次刚产生这些自私的念头,便被高胜男及时的掐灭了,自己也惊出一身冷汗。

爱情的世界里只有自私,然而高胜男不愿趁虚而入,她很清楚叶欢和乔木的感情是多么的深入骨髓,她不愿做这样一个不光彩的角色,她只能静静等待叶欢主动向她敞开心扉。

高胜男,出身军人,长于官宦,亭亭玉立,脱俗于群,她有她的骄傲。

“走吧,我忽然不想逛街了,咱们直接去花卉市场找线索吧……”高胜男朝叶欢露出甜甜的笑容。

“我刚答应陪你逛,你却不逛了,我怎么觉得你故意跟我唱反调呀?”

高胜男看着叶欢的目光很复杂:“叶欢,你真的不懂女人。”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