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界昊天传说

万界昊天传说

更新时间:2021-07-27 14:51:02

最新章节: 叶欢哥仨儿回到家,南乔木已做好了一桌丰盛的饭菜等着他们。见叶欢被扶回来的虚弱模样,南乔木大惊,追问之后,不由好气又好笑,张了张嘴,想说几句尖刻的话刺刺他,可一看到叶欢那副比死人多一口气的样子,心又软了下来。真是个让人不省心的小祖宗……猴子和张三见满满一桌子的菜,早已馋得口水快下来了,把叶欢往椅子上

第195章 叙旧(第一更)

叶欢有很多话想说,高胜男也有很多话想问TXT下载。

分别的这几个月,大家都有很多不同的际遇,也变了许多,叶欢为什么会去当兵,高胜男为什么会调到京城,叶欢的生活究竟发生了什么变故……………[]

这些问题堵在嗓子眼里,却一时无法问出口。

因为情深,所以情怯。

过往的记忆涌上心头,高胜男心里只有快乐和心酸两种滋味在反复萦绕,想到那些和他在一起的点点滴滴,那些刻骨铭心,或许一点点荒唐的经历,这些都是只属于他和她的。

办公室里很静,静得仿佛能听到彼此的心跳声。

高胜男不喜欢这样的静,她有很多话想说的,然而面对他时,千言万语竟不知如何开口。

“叶欢,你的身手果然很强了。”高胜男笑道。

“军营里被人揍多了,不变强我会被那帮家伙活活揍死。”

门外传来细细的来往脚步声。

高胜男深吸一口毛,压下了满腹yu诉的思念,这里是公安局的办公室,实在不是个叙旧的好地方。

“把你的手机给我。”高胜男朝他伸出手。

叶欢掏出手机给她,高胜男按了一串号码,然后递还给他。

“这是我的电话,你记好了,明天我休假,你也请个假出来吧。”高胜男没怎么变,一开口语气仍旧是那么的不容拒绝,一言而决。

叶欢的脸sè顿时变得惊恐,忐忑。

“又开房?”

高胜男俏面染霞,飞起一脚把他踹出门。

“奔香山啊,混蛋!”

………,………,………,……………,……………………,…………………,…,………

又见故人,叶欢心里还是得高兴的。

这种高兴与男女之情无关,纯粹是因为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遇到了一个熟悉的人,熟悉代表着回忆,那些回忆里,美好与亲切总是占满了他的脑海。

开着悍马车跌跌撞撞回到营地,何平看着悍马车身上那一道道被刮擦的痕迹,心疼得蛋都快碎了。

“你开着车撞坦克去了?”何平的眼睛在喷火。

“意外,纯粹是意外,路上不小心撞了。”叶欢心虚的干笑。

“谁的责任?”何平挑挑眉。

“我的责任。”

“对方一点责任都没有?”

“一点都没有。”

“对方什么人?开的什么车?”

“对方是墙。”

何平:“…………”

“交代你的事情办好了吗?警局那里已经录过口供了吧?”

叶欢愕然的看着何平………

何平面无表情的看着叶?

,…

下午,鼻青脸肿的叶欢再次出现在警局全文阅读。

“高警官,咱们除了月朦胧鸟朦胧的,能说点儿正事么?瞧我被揍的这满头包……”

………,………,………,……………………,……………,……………………………,……………

阳春的香山飘dàng着微微的香气,杜鹃huā开,漫山浸染。

清晨入古寺,初日照高林。

绵长的石阶下,一男一女迈着细碎的步伐,缓缓朝山上走去。

今天的叶欢和高胜男都穿着便装,穿戴很普通,叶欢并不是喜欢打扮的人,身拥数亿资产仍将班尼路当成了不得的绝世名贵品牌就可以看得出他对衣着方面是多么的不上心。

高胜男出身官宦,父亲也是一省厅长,可谓权重位高,只是多年的艰苦朴素作风也直接影响了他的子女,高胜男并不像别的年轻女子那样喜欢逛街购物,买名牌衣服和高级化妆品,她的衣服永远是大众品牌,她的俏脸永远是素面朝天,干净清爽。

两人并排走在一起,就像一对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年轻恋人,任谁也不会想到男的是豪门少爷,女的也是高官闺秀。

高胜男沉默走了一段,不时侧头看着身旁的叶欢,心底里涌起淡淡的甜mi。

老天让他们再次重聚,是否意味着,他和她之间的缘分是上天注定的呢?

缘分逃都逃不掉,为什么还要逃?

高胜男的笑容里渐渐充满了幸福的味道。

这次不逃了,说什么也不逃了。

再次的重遇让她忽然间鼓足了勇气和信心,老天注定的,不是吗?这是她所有的筹码,也是她唯一的筹码。

“叶欢,说说你吧。”高胜男笑着凝视叶欢。

“说什么?”

“什么都好,这几个月的生活,你的喜怒哀乐,细碎到油盐酱醋,我都喜欢听。”

叶欢沉默着叹了口气。

yu说还休,就是现在这种心绪了吧?

说什么呢?回归了沈家,大闹了沈家,事业起步,日进斗金,再也不是以前那个为了几万块买空调的钱而哀哀求告的穷小子了这些值得说吗?

“你呢?你过得怎样?”叶欢不答反问,高胜男的问题让他真的不知该怎么说,一说就仿佛揭开了心里的伤疤似的。

“当初离开宁海时,我爸拜托了战友,把我调来了京城,而且还是刑警”高胜男笑道:“……能当刑警我还得多谢你才是。”

“关我什么事?”

“当初我们刚认识时,你帮我破获的王栋杀人案,到后来,你绑架了周媚和柳眉,是我最先怀疑到你,那件事闹得很大,听说公安部方部长都打电话亲自介入了,事件平息后,上面莫名其妙给我记了个人三等功,我知道上面的意思,这就当是封口费了吧,叶欢,你的家庭很不简单呢,千丝万缕的关系都围绕着你,保护着你,后来我调到京城后说要当刑警,一提起当初参与过宁海的那件绑架案,上面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叶欢笑而不语,他心里很清楚,一定是他老爹沈笃礼把这件事压下去了,当初的一时胡闹,估计不少参与此案的警察们都因此得了利。

“这跟我没关系,是你自己熬够了资历。”叶欢不想让她欠这个人情。

高胜男摇头,笑道:“你别把我当傻子,我一个年轻女人,论资历,论经验,哪点能比得上那些破案多年的老警察?别人凭什么把我调进刑警大队?说到底还是你背后的家族给我开了绿灯,这一点我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参与过那次案件,可比我熬上十年资历更有用哦。

叶欢笑笑,不再否认。

“说起周媚和柳眉,她们现在还好吗?”高胜男注视着他,嫣然一笑,眼睛如月牙儿般弯成两道可爱的弧线:“你该不会缺钱的时候又把她们绑票了吧?”

叶欢大笑:“哪能呢,现在要绑,我估计得是她们绑我了。”

“怎么?称发财了?买彩票中奖了?”

“嗯,可以算是发财了吧。”

“发了多大的财?”

“我就这么跟你说吧,如果我用绷在的存款买油条,连接起来可以绕地球八圈,比他妈香飘飘还绕得远……”

“买买油条?”高胜男眼睛有点发直,掰着手指算了半天,也算不出绕地球八圈的油条大概是多少钱,于是有些泄气的垮下了小

脸。

叶欢笑道:“算了,不折磨你了,我在京城开了一家si人会所,那玩意儿比抢银行来钱快,这才两个月,我的个人资产已经好几个亿了,柳眉如今是我的股东兼合伙人兼会所gc0,一切都是她在帮忙打理。”

高胜男恍然,心中生出许多感慨。

离开他的这些日子,他的生活仍旧是那么的丰富精彩,一天一个变化。

那个嬉皮笑脸,偷鸡mo狗的市井小混混已经渐渐褪去了青涩的外皮,变得沉稳坚毅了。

叶欢伸手入怀,从兜娶掏出一张钻石卡,递给高胜男。

“这是会所的钻石会员卡,你拿着”

高胜男笑道:“我一个穷警察,你给我这么高级的卡,我去干什么?”

“总不是叫你去逮扒手吧,给你你就拿着,休假的时候没事去玩玩,放松一下。”

高胜男没跟他客气,很痛快的接过卡。

二人沿着盘旋的山道缓缓走着,一时间又陷入了沉默。

“叶欢,说了那么多,最重要的你还没说呢。”高胜男不肯放过他。

“什么最重要的?”

高胜男盯着叶欢的眼睛,一字一句缓缓道:“你的眼睛里,我看不到幸福的神采,叶欢,你和乔木还好么?”

终于,高胜男还是揭开了这层伤疤,久违的痛楚再次传遍了全身。

“乔木乔木她离开我了,我失去她了。”叶欢的微笑带着凄然。

高胜男吃惊的睁大了眼睛。

小嘴一张,便待追问,可看到叶欢眼中那痛不yu生的光芒,高胜男又鼻紧闭上了嘴。

不知他们究竟怎么了,但她绝不愿用这个男人的痛苦来换取自己好奇心的满足。

“不说这个了,叶欢,我们能重遇是缘分,老天注定的,遇到我高兴吗?”高胜男朝叶欢绽放出最真最美的笑颜。

“还行吧,我若说如丧考妣,估计你也不乐意。”只要不提乔木,叶欢便恢复了那副欠揍的模样。

高胜男笑嗔着狠狠捶了他一拳:“你狗嘴里就吐不出一句好话!”

顿了顿,高胜男忽然变得很严肃,定定注视着叶欢,道:“叶欢,以往在宁海的一切不好的回忆,我们都忘了吧,新的地方,我们重新开始,行吗?”

叶欢楞了楞,渐渐明白了她的意思,不好的回忆,恐怕就是指当初强推自己无数次那档子事了。

叶欢坦然一笑,道:“行,我们重新开始,以往的一切都忘了。”

高胜男朝叶欢伸出了白皙的小手,笑道:“你好,我叫高胜男。”

“你好,我是被你强暴过的叶欢。“…………………”

“高胜男同志,既然重新认识过了,咱们下山吧?”

“这么急着下山干嘛呀?我还没来过香山呢。”

“要不咱们坐缆车吧。”

“这里哪儿来的缆车?”

“那个难道不是吗?”

“那是高压电线,你坐上去试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