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界昊天传说

万界昊天传说

更新时间:2021-07-27 14:51:02

最新章节: 叶欢哥仨儿回到家,南乔木已做好了一桌丰盛的饭菜等着他们。见叶欢被扶回来的虚弱模样,南乔木大惊,追问之后,不由好气又好笑,张了张嘴,想说几句尖刻的话刺刺他,可一看到叶欢那副比死人多一口气的样子,心又软了下来。真是个让人不省心的小祖宗……猴子和张三见满满一桌子的菜,早已馋得口水快下来了,把叶欢往椅子上

第192章 得瑟(第一更)

解救人质行动成功,除了一名小女孩被古勇打伤以外,其余四十几名人质毫发无伤全文阅读。

八名匪徒在与特种小队的作战中,被击毙了七名,剩下的一名…被叶欢的臭秣子熏得神智不清,正被送往医院接受治疗。

人质们欢呼着奔向叶欢,大家将他抬起后,高高抛向天空,又稳稳接住,如此反复几次。

面对穷凶极恶的匪徒都面不改sè的叶欢,这会儿一张脸却变得惨白,人在半空中手舞足蹈,凄厉的惨叫着,人质们以为他发出的是高兴的叫声,抛他抛得更起劲儿了。

当何平看出不大对劲,急忙叫停的时候,人质们这才发现,他们把救命恩人抛晕过去了。

于是叶欢被送医院急?

……,

ting尴尬的事后余bo最新章节。

后来叶欢才忸怩着告诉何平,其实晕过去不是因为被抛,而是在半空中看到那些被抬出来的血肉模糊的匪徒尸体,经过与匪徒的ji烈搏斗后的叶欢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晕血。

何平眼角抽搐了很久,这才生生忍住用鞋底踩他脸的冲动。

刚刚出生入死的手下一转眼就变成一朵柔弱的jiāohuā,何平有种淡淡的忧伤……

………,………,…………………………,………,…,…,………,……………………,

任务圆满井束,何平率队回营。

第二天,被救人质推出几名代表集体来到蓝剑大队营地,向大队赠送了一面镶金锦旗,向蓝剑大队表示感谢,另外大伙儿单独送了叶欢一面锦旗上书八个大字“人民救星,罪恶克星”一位被救的老人拉着叶欢的手,感ji得痛哭流涕,并一再请求叶欢再接再厉,保持男儿本sè,能不洗脚尽量别洗脚,能不换秣子尽量别换秣子,原汁原味的投入下一次行动。

叶欢脸sè红得像煮熟的螃蟹,除了嗯嗯点头半句话都没说,也不知是高兴的还是被臊的。

几天以后,军区首长及党委经共同研究决定,授予此次行动的蓝剑特战小队集体三等功一次,授予在此次解救人质行动中有着突出贡献的叶欢个人三等功一次同时正式将叶欢编入中国人民解放军战斗序列,由于叶欢个人的突出表现,军区决定破例将其军衔定为一级士官,也就是说,叶欢现在已有了正式的军籍,而且不大不小是个士官了如果正装出门碰到军衔比他低的列兵和上等兵是要向叶欢敬礼的。

这次确实是军区极为少见的破例了,军队里提升军衔是必须要有入伍时间标准的,按正常规定,服役满一年的士兵才有资格授列兵军衔服役两年才能晋升为上等兵,这是铁打的门槛纹丝不动的,而叶欢入伍才不到两个月,便直接跨过这个门槛,成了高于列兵和上等兵的一级士官,不能不说是军区近年来少见的例外。

当然,也不能排除沈笃智在其中起了作用,他亲手送进军营的侄子给他这个叔叔长了脸,讨论破例给这个新兵蛋子升军衔的时候沈笃智自然底气十足。

叶欢乐坏了。

士官呀!虽然搞不懂这士官到底多大,但听起来就很牛逼的样子,后面带个“官”字呢,不大工小也算是官了吧?

这次解救人质拼老命值了,太值了!

军功章和正式的军衔委任令到达蓝剑大队军营后,叶欢第一时间便穿上了带着军衔肩章的新军服,虽然只有可怜单调的一道杠,也让叶欢乐了很久,不停在营房里走来走去,觉得不过瘾了,叶欢又挂上三等功勋章,一副牛逼轰轰,战功累累的样子,迈着正步走出营房,到操场上得瑟去了。

叶欢就是叶欢,有点小骄傲,有点小虚荣,而且毫不掩饰,该低调的时候不懂低调,该高调的时候绝对高调得一塌糊涂,肩上一道小小

的杠也能走出三军上将的风采,那叫一个顾盼生威。

下午的休息时间,特种大队的战友们都在操场上打篮球,发泄着旺盛的剩余精力,正是热闹喧天的时候,叶欢穿着正式的军装,左xiong挂着军功章,脸绷得紧紧的,一脸严肃的来到了球场。

球场顿时一片鸦雀无声,球赛也停了下来,众战友睁大了眼睛,看着一群光膀子的男人中间鹤立鸡群站着一个穿着正式军装,挂着军功章,比门口哨兵还站得笔直的怕异人士。

“这这家伙怎么了?”战友们的目光呆滞得好象看见猪在天上飞似的。

叶欢没理会众人吃惊的目光,倨傲的抬起下巴,举手指了一圈,傲然道:“你们,都过来给老子敬礼!”

众人:“…………”

军营里混了近两个月,叶欢跟战友们的关系已经很融洽平日里大家一起笑骂玩闹,比亲兄弟更亲,所以叶欢也没跟他们客气,趾高气昂的叫嚣着要他们过来敬礼毫无任何压力。

“敬礼?你小子吃错药了吧?”战友们楞了一阵后,顿时嘻嘻哈哈笑开了。

“老子是士官,听清楚了,士官…官耶,不该给老子敬礼吗?”叶欢有点挂不住脸了。

“官儿是吧?行,你等着,咱们正式打扮一下回来再跟你掰扯。”众战友笑着互视一眼,然后呼啦一声扯乎,各自回营房去了,整个操场上只剩盛装打扮的叶欢孤零零的站着,如绝世高手般萧瑟,寂?

……,

1盼钟后,战友们穿戴整齐,陆续来到了操场,一个个精神抖擞,军服笔ting,肩上的肩章闪闪发亮,耀人二目。

叶欢有点傻眼了……

一杠两星,三星,有几个甚至是两杠一星整个操场的战友里面,肩上没带星星的,恐怕就只有叶欢一个人了。

根据他可怜贫瘠的军伍知识,他知道这些肩章代表着什么,这帮家伙里面军衔最低的都是中尉,恰好叶欢明白一点点,中尉似乎比士官高那么一点点……

“小欢子,过来,给爷敬个礼。”战友们嘻嘻哈哈朝他招手。

叶欢的脸绿得跟冬天的莴笋似的:“…………”

“对呀,你不是比军衔么?来来来,咱们比一比,谁输谁敬礼,………”战友们笑着起哄。

“老子老子有军功章!”叶欢有点恼羞成怒了。

话音刚落,一帮战友变戏法儿似的从兜里掏出两三块闪闪发亮的军功章出来,有的人居然还有四五块……

特种部队挑选兵员特别严格,无一不是从各大军区的精锐侦察大队里千挑万选而出,每一个都是在部队排得上名号的兵王,而且他们出任务的次数也多,为国家立下功劳的机会更多,今天的叶欢委实自讨了个没趣儿。

众人嘻嘻哈哈的时候,大队长何平也出现了。

这会儿正是休息时间,何平对大伙儿嘻嘻哈哈没个规矩的模样也没太计较。

“你们围在一堆做什么?”何平一开口,四周的战友便给他让开了一条道。

待到了解事情的始末后,何平点了点头,匆匆丢下一句“你等等”便往办公室走去。

几分钟后,何平回到操场,身上也穿着一身正式笔ting的军服,肩上两杠三星的银sè小星星晃得叶欢两眼发晕。

“既然你给大家敬了礼,不给我敬也不合适,过来,敬一个。”

何平板着脸,慢慢吞吞道。

叶欢:“…………”

恶趣味,这座军营从上到下一个个都他妈充满了恶趣味!

愤愤的扯下自己的肩章,叶欢头也不回便往营房里走去,一边走一边骂骂咧咧:“一帮子虚荣的家伙,回头都给老子背一背八荣八耻,洗涤一下你们的心灵……”

何平看着叶欢愤愤的背影,脸上lu出了淡淡的笑容。

他并不反对这种形式的攀比,它能让手下的兵们ji发斗志和进取心,军衔和军功章,是属于军人的荣耀,任何时候拿出来比都是令人值得骄傲的,军人需要这样的荣耀,也需要这样的攀比。

军人没有余财,没有权力,他们无法像那些富商一样一掷千金斗富,也无法像手握大权的官员那样一言而定国运气数,他们唯一能拿出来比的,只有为国家流过多少汗,流过多少血,立过多少功劳,付出了多少代价。

这样的攀比,不丢人,反而更伟大。

…………………………………………,………,………,………,……………,

回到营房的叶欢立马给沈笃智打了个电话。

“五叔,你是我亲五叔不?”

“有话直说,我很忙。”沈笃智的语气很不耐烦。

“好,给我弄个上校军衔,别拿什么一级士官糊弄我。”

“何平把你练傻了?你凭什么能拿到上校军衔?”

“那我换个说法,怎样才能升官儿?”

“很简单,为国家,为民族立下更多的功劳,你有本事立功,我必不吝军衔和军功章。”

“给你塞红包行不?”

“滚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