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界昊天传说

万界昊天传说

更新时间:2021-07-27 14:51:02

最新章节: 叶欢哥仨儿回到家,南乔木已做好了一桌丰盛的饭菜等着他们。见叶欢被扶回来的虚弱模样,南乔木大惊,追问之后,不由好气又好笑,张了张嘴,想说几句尖刻的话刺刺他,可一看到叶欢那副比死人多一口气的样子,心又软了下来。真是个让人不省心的小祖宗……猴子和张三见满满一桌子的菜,早已馋得口水快下来了,把叶欢往椅子上

第184章 假期

不论怎样狗tui,怎样攀交情…叶欢还是不可避免的挨了阿平一顿痛揍。

叶欢被揍得很惨,当然,他也不会像别的特种兵那样任何平打骂,他可没有打不还手的良好素质,两人等于是在医务室打了一架,叶欢打输了,但何平的二弟也被叶欢抽冷子踹了好几下,大家都吃了亏。

叶欢的越营行动闹出了不小的动静,整个军区都知道蓝剑特种大队这回栽在一个新兵蛋子手里,整个大队被叶欢闹得鸡飞狗跳,连号称杀神的队长何平也挂了彩,伤在一个没法见人的地方众说纷纭的各种流言漫天飞,叶欢成了军区的风云人物。

按叶欢闹出这事的xing质,绝对是要上军事法庭的,幸好军区的老大是沈笃智,打了几个电话后,事情便被压下,后来种种传言喧嚣尘上时,一位军区副司令员发了话。

特种大队需要什么人?除了需要文化军事素质过硬,还需要桀骜不驯,调皮捣蛋,绝不墨守成规的xing格,换个角度看事情的本质,叶欢无疑是一个合格的特种兵,如果这是一次实战演习,特种大队军营为敌营的话,叶欢这次的破袭表现足可授他军功章。

当然,军区不可能真的给他授军功章,至少特种大队的战友们对叶欢怨念颇深,这家伙日常训练样样拉稀,格斗射击惨不忍睹,不显山不lu水的却干出这么一件龌龊事,不但害得十来个人被烤了小鸟儿,事后恼羞成怒的何平队长还给全体战士狠狠加了一次餐,加餐内容为日常训练科目加倍,外加不带任何食物野外生存一个星期,战士们回来时一个个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一副被山里的黑熊凌辱过的形象。

叶欢自然不能安然无恙,把队长和战友们害得这么惨,始作俑者总要付出代价的。

战友们野外生存的那个星期,叶欢被关了一个星期的禁闭。

这还不算完,战友们陆续归队后,全体集合讨论开会,讨论生存训练的成绩得失,叶欢又被政委耿志军叫上台当众检讨那天公厕事件的罪恶行径。

叶欢觉得有点烦了,就这点儿破事你们有完没完?

由此可见,个人能力和个人的心xiong气度是完全没有任何关系的,有本事的人不一定心xiong宽广,比如这帮杀人不眨眼的兵王,从何平到普通队员,几根毛的事纠缠这么久,心眼儿小得跟少林寺梦遗方丈似的。

操场上鸦雀无声,千人如一人,排着整齐的队列,静静的目视司令台。

七大军区,每个军区至少有一个陆战特种大队,规模和组织大致相当于团级战斗单位,编制千余人,一般辖为3个营。

从小黑屋里放出来,叶欢走上司令台,展开早已写好的检娄,语气沉痛的开始念诵。

“我犯了一个错误,尽管我这一生犯过无数次错误,但这一次的错误无疑是巨大的,其行为特别严重,其手段特别残忍,其xing质特别恶劣?”

台下一片静默,战士们如标枪一般伫立在操场中不言不动,唯独那十几个公厕受害者眼中lu出不善的目光,很显然,他们受的奇耻大辱不是一篇检查可以打发的。

“…我辜负了党和人民对我的教导,也辜负了队长政委对我的栽培,更辜负了各位战友对我的爱护”叶欢念着念着,扭头见队长何平不大满意的目光,于是只好又补充了一句:“我还浪费军队的宝贵物质,比如5公升汽油,汽油现在涨到8块了,发改委不知干什么吃的,也没见降个价……”

何平的目光愈发冷冽了。

叶欢暗叹,剩下的他也不敢念了,怕勾起他们惨痛不忍回顾的记忆,于是干脆略过,总结陈词:“总之,我错了,我有罪,我检讨。”

念完台下仍旧一片默然,那十几个受害者脸sè仍旧不大和善,望着叶欢的目光恶狠狠的。

台上的何平眼睛一眯,冷冷道:“这就是你的检讨?犯了这么大的错误,几句话轻描淡写就揭过去了?”

政委耿志军也连连摇头:“不深刻,不深刻呀。”

叶欢叹息道:“这种事儿描写太详细,不是给你们伤口上洒盐吗?

队长,你这是陷我于不义啊……”

何平冷硬的面容直抽抽:“…………”

台下十几名受害者脸上的愤愤之sè越发浓郁,大伙儿瞧着叶欢的目光像刀子,仿佛要将他生剜一般。

强烈的怨念令叶欢情不自禁的缩了缩脖子,现在他也感到有点害怕了。

若不消了他们心中这口恶气,万一以后上了战场,没准会被哪个孙子暗地打黑枪呀。

看着下面那十几个人不满意的表情,还有那蠢蠢yu动的仇恨目光,叶欢心知这档子事仅念一篇检计是不可能善了的。

于是叶欢高举起双手,叹道:“事情做都做了,再说什么都是虚头巴脑,毫无意义……”

用手点了点那十几个受害者,叶欢表情沉重道:“我明白你们的感受,毕竟从猕猴桃变成生鸡蛋,心理上一时半会儿无法接受这种巨大的落差……”

众人目lu凶光:“…………迎着那些不善的目光,叶欢在台上做了一个非常出人意料的动作TXT下载。

当着操场上近千人的面,叶欢默默褪下ku子,lu出威武雄壮,昂扬翘首的二弟,然后不知从哪里mo出个剃刀,飞快将自己二弟周围的毛发剃了个干净,雄师一般茂盛的二弟几分钟时间变成了雪白干净的秃尾巴鹰,那叫一个醒目提神。

扔掉剃刀,叶欢光棍气十足:“都看到了,一报还一报,不就几根毛的事儿吗?这就当我给大伙儿赔罪了。”

台下十几名受害者的脸sè终于回暖,由yin转晴。连何平都目lu笑意,暗暗点头赞许,憋了许多天的窝囊气一扫而空,政委耿志军的脸sè却有些难看。

“都是大老爷们儿,屁大的事儿掰扯个没完,有意思吗?还要不要我念检讨?”叶欢ting起了xiong大声问道。

“不用了!”台下十几个受害者兴高采烈跟过节似的。

叶欢大笑:“行,这事儿揭过去了!”

“好!”众人齐喝。

解散后,叶欢又被政委耿志军关了一天禁闭,理由是“无组织无纪律”。

叶欢被放出来后,大伙儿对他的态度明显热情了许多,直到现在,那些目空一切的特战队员们才真正把叶欢当成了他们中的一员,真心接纳他了。

众战友与叶欢的谈笑中多少还带着几分佩服和尊敬。

且不说这家伙训练时跟玩命似的,以一个普通人的体质,每天的训练项目竟然也跌跌撞撞坚持下来,完成得差强人意,单说叶欢的那次越营行动,便足以名垂蓝剑大队青史了。扪心自问,换了是他们,可没胆子做出这么轰动整个军区的事。

尊敬,是靠实力争取来的。

当然,也有几个心眼不怎么大的战友开玩笑似的告诉叶欢,他们已把叶欢的名字纹在自己的二弟上,不然不解恨。

叶欢占了大便宜似的乐得哈哈大笑:“你们将来晚上跟媳fu儿嘿咻的时候到底算你进去了还是算我进去了?”

…………………

大闹军营的事件已经过去,由于叶欢凭本事自己跨出了营门,又自愿归队,何平对叶欢的禁足令自然取消以后叶欢就是普通的特种大队一员,跟着大伙儿一起训练一起格斗射击,当然,也有属于自己的假期,假期内允许外出。

期间周蓉来看过叶欢一次,见叶欢晒得跟小煤窑的非法劳工似的,心疼儿子的周蓉眼泪一直没停过,后来周蓉以军民共建的名义不断的向特种大队赠送东西,从一箱一箱的软中华,茅台,到成堆的燕翅鲍,吃的喝的抽的,应有尽有,何平得了沈笃智的指示,很干脆的收下了,托了叶欢的福,整个特种大队的伙食得到了大大的改善。

周日,正轮到叶欢放假。

这是叶欢自打入军营来的第一次放假,好久没出过营门,也很久没看到猴子和张三那俩兄弟了,叶欢心情有些急不可待。

大清早叶欢便起chuáng,同宿舍住的红狼也射狼今天正好也放假,多日来一个饭锅里舀勺,大家的关系已然非常亲密,于是叶欢叫上他们一起进城玩玩。

二人欣然同往,叶欢厚着脸皮缠着何平,向大队借了一辆悍马车,三人穿着便装朝京城开去。

不过有点悬乎的是,开车的司机是叶欢。

红狼和射狼不知叶欢的底细,以为他真的会开车,所以也根本没担心过。

车上了高速还好,叶欢开得虽然有点快,却也称得上“四平八稳”下了高速进六环,两条狼就觉得有点不对劲儿了。

不过他们是见过大风浪的人,枪林弹雨都闯过好多次了,城市里开个车,哪怕速度快一点,违反的交通规则多一点,也凄!

悍马车又闯了一个红灯,几乎擦着右边一辆丰田车的屁股,险而又险的避了过去,丰田车的一个急刹停住了,红狼眼睛尖,发现车主一脸惨白的正往嘴里倒速效救心九……

再条狼的脸sè终于有点变了。

他们不怕死,可死有重于泰山,轻于鸟毛,国家huā大力气培养出来的杀人机器如果死于交通事故,那绝对比鸟毛还轻,估计追悼会上大队长都没脸念他们的生平事迹。

“灰太狼咱们,咱们不赶时间吧?”射狼提心吊胆问道。

由于叶欢训练经常不合格,被何平揍的次数也多,于是大伙儿不管叶欢乐不乐意,给他取了“灰太狼”的外号,叶欢也就成了动画片里那个经常挨平底锅的可怜形象。

听到这个外号,叶欢眼角直抽抽。

取什么外号不好,哪怕是大灰狼都成呀,尼玛非给老子取个灰太狼,你们全家女xing都是红太狼!

握着方向盘,叶欢深沉的注视前方,道:“前方一百米,一点钟方向,有一辆混凝土搅拌车,你们看见没?”

二人脸sè一凝:“看见了。”

叶欢气定神闲道:“我脑海中一直盘旋着一个积压多年的疑问悍马跟混凝土搅拌车如果相撞,谁会赢?”

两条狼呆了一下,接着大惊失sè:“叶欢,你玩命别拖上我们俩,生命诚可贵……”

这两个执行过无数任务,出生入死,杀人如麻的特战队战士直到这一刻才意识到了生命的真谛。

悍马车却已开始加速,目标:混凝土搅拌车。

“叶欢,你你不怕交警扣你的驾照吗?”射狼擦着冷汗颤声道。

叶欢脚下油门猛踩,悍马车的速度越来越快,离混凝土车越来越近,五十米,四十米……

“忘记告诉你们了,我没有驾照,纯粹自学成才”叶欢淡淡道。

两条狼回以惨笑:“……,……………”

“欢哥欢叔操!你他妈是我爹行吗?我亲爹!刹车啊亲爹!”红狼绝望的大叫。

牛:离混凝土车车尾二十公分处,悍马车及时的踩下了刹车。

车内两条狼一阵虚脱,冷汗已湿透了衣衫。

一以后打死也不坐他开的车了,这家伙简直是个亡命之徒啊。

“以后叫我一夜七次狼。”叶欢酷酷的道,然后重新发动了车子。

………,………,………,………,………,………,……………………,………,………,……………………,………,……………

进了城,叶欢想了想,把车开到了王府井附近,柳眉早就跟他说过,他的si人会所已经开业了,叶欢这位幕后的苦逼大老板还从没去过呢。

“名流会所”高耸入云的写字楼下,四个烫金大字充满了霸道和张扬。

这是柳眉给会所取的名字,大气而不失矜贵,很符合有钱人的消费观。

叶欢领着红狼和射狼进了电梯,按了引楼的按扭。

刚出电梯,迎面就走来一位穿着红sè旗袍的高挑典雅女子,笑颜如huā的朝三人微微鞠躬:“欢迎光临名流会所,请问三位是我们的会员吗?”

叶欢使劲挠挠头:“不是。”

会员应该没有老板高级吧?

女子笑容依旧温柔:“不是会员也没关系,三位可以进来四处看一看。”

射狼不满的捅了捅叶欢,尴尬道:“这地方一看就不是什么大众消费的地方,你小子没钱可别充大瓣儿蒜,我们哥儿几个都穷得叮当响呢。”

“没事,看哥给你们装个逼”叶欢老神在在道。

正打算亮出身份,享受一下两条狼崇拜敬仰的目光,前台处一道熟悉的女声传来。

“叶欢?是你吗?”穿着黑sè职业套裙的柳眉匆匆走来,盯着叶欢上下打量不停,眼中充满了惊喜。

一个多月惨无人道的训练,叶欢变黑了,身上的肌肉也更结实了,整个人看起来沉稳了许多,难怪柳眉第一眼没认出来。

叶欢见到柳眉,也lu出了欣喜的笑容,非常亲密的用手拍着她的肩,打了一句很欠抽的招呼。

“柳总,张三打电话跟我说,你变得越来越漂亮了彼其娘之,这不是造谣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