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界昊天传说

万界昊天传说

更新时间:2021-07-27 14:51:02

最新章节: 叶欢哥仨儿回到家,南乔木已做好了一桌丰盛的饭菜等着他们。见叶欢被扶回来的虚弱模样,南乔木大惊,追问之后,不由好气又好笑,张了张嘴,想说几句尖刻的话刺刺他,可一看到叶欢那副比死人多一口气的样子,心又软了下来。真是个让人不省心的小祖宗……猴子和张三见满满一桌子的菜,早已馋得口水快下来了,把叶欢往椅子上

第183章 一步天堂,一步地狱

那根黄sè的三八线就在叶欢脚下最新章节。

一步天堂,一步地狱。

叶欢嘴角带着得意的笑容,身后的军营已一片混乱,这一切都是他一个人弄出来的,动静不小,此时已没人关注他了,特种大队全部战士集中在操场列队,队长何平和另外几名蹲坑的战士被送进了大队医务室,政委耿志军站在操场司令台上暴跳如雷,怒吼着寻找罪魁祸首,战士们则满头雾水面面相觑……

叶欢看着身后那片混乱,微笑着朝黄线外跨了一步……

沈笃智和何平说过,只要凭本事走出军营一步,从此便不再强迫他当兵,也不会再把他关进军营。

叶欢做到了。

思索许久的计划,完全是为了这一天,这一刻,迈出军营的这一刻。

一步跨过黄线,庄严的军营大门已在身后,叶欢仿佛完成了一个艰巨的任务似的,满足的笑了起来。

老子做到了!

不论是为了自己的自由,还是赌这一口恶气,叶欢觉得此刻他已狠狠将沈笃智和何平的脸踩在了脚下。

草根是强大的,无论面对任何逆境,草根有草根的方法解决它。

军营内仍旧沸反盈天,政委耿志军站在司令台上咆哮着寻找罪魁祸首,战士们身躯站得笔直,一动不动的看着他。

叶欢不清楚自己闯了多大的祸,有一点可以肯定,他是胜利者,他确实靠着自己的能力走出了军营。

身后的一切已在身后,叶欢要面对的是前方。

这一步已跨出去了,下一步该往哪里走呢?

叶欢站在军营外,眼中忽然涌出无限的mi茫。

去找乔木?可是乔木在哪里?难道真像沈笃智所说的那样,一个人不管不顾的到英国伦敦,然后像只没头苍蝇似的见人就问?如此盲目的寻找有意义吗?

任何线索都没有,乔木甚至没给他留过只言片语,找她何其艰难,地球那么大,无数个国家,无数个城市,无数个乡村……怎么找?

可是……不找乔木自己能干什么?

叶欢站在军营门口彻底失去了方向。

如果乔木仍在身边那该多好,她会告诉他人生该往哪个方向走,该在哪里停留。

叶欢呆呆的站着,不知站了多久,身后军营厕所里的浓烟已被扑灭,喧闹声也渐渐趋于安静。

一辆黑sè悍马车急匆匆的赶到门口停下,车门打开,穿着军装的沈笃智下车抬步便往军营里走,脸上依旧平静无bo。

走了两步,沈笃智便顿住了,他看到军营门口伫立着的叶欢。

沈笃智呆了一下,接着lu出恍然之sè。

“刚才的事情,是你做的?”

叶欢点头笑了。

沈笃智定定望着叶欢,眼中的神sè很复杂,二人不知沉默多久,沈笃智忽然长叹出声:“你真是……真是胆大妄为啊。”

叶欢懒洋洋笑道:“五叔,我不求你夸我什么‘自古英雄出少年’,但你起码也该说几句褒义词儿吧?”

沈笃智冷冷看着他,道:“把军营折腾得鸡飞狗跳,把队长弄进了医务室,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就是为了离开军营?”

叶欢笑道:“你也可以把它当成对蓝剑大队的一次实战演习,这次幸亏是我手下留情,若换了心狠手辣的敌人,出了事以后再朝战士扎堆的地方扔几个手雷,蓝剑大队的编制从此可以从卫戍军区取消了。”

沈笃智面sè冷漠,一言不发,叶欢说得有点夸张,但不是不可能,今天发生的事让他发现原来自己印象中无懈可击的特种大队还是存在着漏洞的,如果此刻在战场上,这些漏洞足可葬送掉整个蓝剑大队。

沈笃智现在最大的疑huo是,叶欢到底做了些什么,能把整个军营闹得鸡飞狗跳,连身手超凡的队长何平也着了他的道儿。

此时耿志军已结束了训话,哨兵们重新站回了军营门口,发生了这件事后,军营内外已提高了警戒等级,全队上下一派凝重肃杀气氛最新章节。纠察部队的人正与耿志军一起调查事情发生的经过。

哨兵回到岗位,发现站在门外的叶欢和沈笃智,大伙儿顿时一楞,手上不由自主的抬起了枪。

不准叶欢走出大门,这是队长何平给他们下的命令,现在见叶欢已站在门外,哨兵们神sè开始紧张起来。

又见叶欢身前将星闪耀的沈笃智,哨兵们马上啪地立正敬礼。

沈笃智淡淡回礼,谁也想不到,一副惫懒模样的叶欢也突然啪地朝哨兵们敬了一个礼。

刚做出这个动作,叶欢又马上把手放下,面带赧然之sè,讪讪的mo着鼻子。

军营里受了这么久的军事训练,叶欢不知不觉间已把自己当成了军人,刚才是纯粹的下意识的动作,如同条件反射般,完全不受大脑控制。

沈笃智明显楞了一下,接着嘴角lu出难得一见的淡淡笑容。

叶欢干笑着解释:“不回礼我怕他们朝我开枪,这帮哨兵忒他妈小气……”

沈笃智沉默看着叶欢,心中感慨不已。

这个年轻的侄子,总会做出一些出人意料的事情,每次都以为能将他拿捏在手里了,可稍不留神儿便被他翻着筋斗云飞出了五指山,他的思维如天马行空,莫测而不可捉mo,跟沈家那些循规蹈矩,唯唯诺诺的子弟不同,他是个永远让人无法预料的变数,而且我行我素,从来不服管束,敢于打破一切他不喜欢的禁锢。

这次原本打算磨练一下他的xing子,所谓“跨出军营一步便放他自由”,也只是一时戏谑之言,包括沈家长辈,和队长何平等人在内,没人认为他真的会有办法跨出这个营门。

然而事实给了所有人一记响亮的耳光,现在的叶欢正站在营门外。

沈笃智苦笑不已,看来对这个侄子的改造计划又要推翻了,五指山都倒下来了,孙猴子焉能不飞?

堂堂陆军中将,京畿卫戍军区之首脑,沈笃智当然不至于对晚辈说话不算话。

深深注视着叶欢,沈笃智沉声道:“好吧,你出来了,我说话算话,现在你可以离开了,天下之大,任你驰骋遨游。”

叶欢嘿嘿一笑,刚想扔下几句炫耀得意的场面话,再转身留给他一个无比牛逼的背影,可是不经意间却发现了沈笃智的眼神。

沈笃智的眼神充满了深深的失望。

叶欢楞了一下,接着渐渐明白,这是对他的深深失望。

几天前沈笃智进军营跟他的一席长话突然在耳边回dàng。

为什么要进军营?

因为你需要磨练,需要实力。将张扬浮躁的xing格磨练得沉稳坚毅,不再一味的横冲直闯让亲人和爱人担心。没有冷静睿智,沉稳坚毅的头脑,没有健壮有力,勇武过人的体魄,你拿什么面对以后人生中的风风雨雨?就算找到乔木又怎样?你以后拿什么来维系和保护最爱的女人?你有什么资格拥有这个完美的女人?

脑海中振聋发聩的声音,在反复叩问着叶欢。

叶欢突然发现自己应该为乔木做些什么,不仅仅是寻找她,而是磨练自己,将来给她更多的安全感,永远不再失去她。

军营门口的黄线仍旧那么醒目。

一步天堂,一步地狱。

可是……究竟哪一步才是真正的天堂,哪一步才是真正的地狱?

这个答案也许只有佛才知道。

定定看着沈笃智充满了失望的脸,叶欢忽然洒脱一笑。

不就是特种兵训练吗?老子训了这几天也没见把命丢了,自己千方百计想离开军营,到底在怕什么?

黄线就在脚下,迎着沈笃智失望的目光,叶欢忽然转过身,朝军营方向一脚跨了过去。

沈笃智沉稳的面容lu出难得的惊异之sè,在叶欢还没迈开步走进去之前,及时的叫住了他。

“叶欢,你不是已经出来了吗?为什么还要进去?”

叶欢头也不回道:“我出来是为了告诉你们,我有能力出来,我进去是因为我想进去。”

“你……不后悔?”

“老子是男人,男人想说就说,想做就做,没那矫情劲儿去后悔。”

沈笃智深深注视着叶欢的背影,这一刻脑海中又冒出跟刚才相同的感慨。

这个侄子……果真让人猜不透啊!

叶欢背对着沈笃智,脸上lu出从未有过的灿烂笑容。

叶欢就是叶欢,像一匹不愿戴上辔头的野马,如果没有逼迫,他会做出最清醒的判断和选择,换一个思路,自有一番新天地。

看着叶欢的背影,沈笃智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深,接着他做了一个令哨兵和警卫们瞠目结舌的动作。

猛地往前跨一步,沈笃智一脚踹在叶欢的屁股上,笑骂道:“没大没小的混帐东西,你有什么资格在老子面前称‘老子’?”

直到这一刻,沈笃智才终于完全接受了这个侄子。

军营里的混乱已经平息,现在大家也知道谁是罪魁祸首了,每个人望着叶欢的表情都不怎么和善,目光恶狠狠的。如果不是沈中将跟在他身后,这会儿估计叶欢早已被揍成了猪头。

直到叶欢走进了军营后才突然想起来,貌似刚才自己在这里闯了一个很大的祸,当时可根本没想过如何收场善后,一想到把包括队长何平在内的几位战友的小鸟儿烧成了光洁溜溜的白虎,叶欢情不自禁打了个冷战。

对他们来说,这应该算奇耻大辱了吧?他们会怎样修理自己?

叶欢忐忑不安的走进医务室,何平躺在chuáng上,只穿着一条宽松的mi彩短ku,两条毛茸茸的大tui黑一块白一块,空气中毛发烧焦的味道仍未散去。

何平铁青着脸,在chuáng上死死瞪着他。

叶欢瑟缩了一下,接着表情一变,如同见了亲爹似的扑上前去,抱着何平的大tui狂拍马屁:“啊呀队长,好xing感的mi彩小ku衩儿,哪里买的?”

浑然未觉何平铁青的脸sè,叶欢抽了抽鼻子,脱口道:“好香啊,队长你真坏,烤肉也不叫上我……”

哪壶不开提哪壶,叶欢未经思索的一句话说出来,看着何平快疯掉的狰狞表情,叶欢立马知道自己错了。

医务室的医生和护士噗嗤一声笑了,众人这一笑却笑得何平脸都绿了,双tui发力狠狠一挣,打算挣脱叶欢的手,然后踹叶欢一个重度脑震dàng。

事发当时,那几个战士和何平的伤并不重,只是蹲坑儿的那几个人黑森林烧没了,菊花也被刺ji得有点焦黄,除此并无大碍,可何平却感到从未有过的愤怒和耻辱。

叶欢这一招玩得实在太yin损了,何平无法忘记刚才护士给他处理伤口,顺便剃毛时的颤抖双手,以及望向他时努力憋笑的古怪目光。

堂堂特种大队的队长,竟被一新兵蛋子把鸟儿烤了,此时此刻这事儿恐怕早已传遍卫戍军区的每一个角落,他何平也成了整个军区的笑柄,教他这大老爷们儿脸往哪搁?

蹭地从病chuáng上弹了起来,何平飞起一脚便朝叶欢狠命踹去,叶欢一惊,这些日子身手自然比以前矫健了不少,这一脚裹挟风雷之势,若被他踹实了,不内伤至少也是肋骨骨折,于是叶欢身形一闪,险而又险的避了过去。

何平微微一楞,感到有些意外,当年他教训特种大队那帮兔崽子时,能避过他这必杀一脚的人可谓凤毛麟角,叶欢这王八羔子训练了一个多月,倒是长本事了。

避过何平一脚的叶欢飞快扭身,敏捷的再一次抱住何平的大tui,嚎啕干哭道:“队长,队长别动脚,这么多人看着呢,多少留点儿面子……”

何平怒火万丈,环视病chuáng旁站着的一圈医生护士们,纷纷垂头红着小脸蛋儿吃吃的笑,何平怒道:“你***闯了这么大的祸,把我们害得这么惨,老子不教训你一顿,这个特种大队的队长白当了!面子?你***还想留面子?”

“不是啊队长,我是说给你自己留点儿面子,穿着小ku衩儿别抬tui,一抬全走光了,……咦?队长,原来你的也这么长,呵呵,我们是知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