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界昊天传说

万界昊天传说

更新时间:2021-07-27 14:51:02

最新章节: 叶欢哥仨儿回到家,南乔木已做好了一桌丰盛的饭菜等着他们。见叶欢被扶回来的虚弱模样,南乔木大惊,追问之后,不由好气又好笑,张了张嘴,想说几句尖刻的话刺刺他,可一看到叶欢那副比死人多一口气的样子,心又软了下来。真是个让人不省心的小祖宗……猴子和张三见满满一桌子的菜,早已馋得口水快下来了,把叶欢往椅子上

第182章 越营行动

.yu不琢,不成器最新章节。

沈笃智说了那么多,归纳起来就这一句话的意思。

实力并非指个人的武力,他把叶欢送进军营,最大的目的还是为了磨练他的xing格,当一个人有了沉稳坚毅的xing格,不论将来做什么,都不难取得成就。

至少不会闯祸。

叶欢的xing格还是太浮躁跳脱了,毕竟太年轻,普通的年轻人可以趁着年轻的资本放肆张扬,但叶欢不行,出身决定他必须沉稳果敢,他没有资格挥霍青chun。他是沈家的长房长孙,一个小小的举动或许都会给沈家带来荣耀或者麻烦。

这也是当沈笃智提出送他进军营时,沈家诸人包括周蓉在内都没有异议的原因。

大家很清楚,送他进军营磨练不是害他,确实是为他好,这位总看侄儿不顺眼的冷酷五叔,其实还是将他的关心深藏在冷漠的外表下面,只是叶欢并没察觉到而已。

沈笃智有苦心,叶欢也有他的苦衷。

他心里一直为乔木的下落而牵肠挂肚,虽然目前根本没有任何线索,虽然这些日子有很多人为他而奔忙寻找,但他却真的很想自己亲自去找找她,哪怕是在找她的路上,也总好过现在这般没有任何希望的活着。

是的,叶欢还是决定要离开军营,他不怕吃苦,也不介意被磨练,但不应该是现在,现在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叶欢在等,等一个能让他一步跨过军营大mén的时机。

何平对他的训练仍在继续,这位大队长不论任何时候都板着一副棺材脸就算挤出一丁点儿的笑容,看起来也像是皮笑rou不笑,极度yin森的样子,还不如板着脸顺眼。

叶欢一天比一天进步负重5公里,挂勾梯上下,爬铁丝网已经不是问题,400米障碍跑也达到了1分50秒,虽然离真正的及格标准还差5

秒,但他能达到这个成绩也算是难能可贵,何平睁一眼闭一眼的算他通过了,至于投掷和俯卧撑科目,叶欢拼了老命也只离达标差一点点,何平破天荒的没惩罚他反而微微点头,不芶言笑的冷硬表情多了一丝丝笑意。

当叶欢忐忑不安的问何平,自己的训练成绩到底行不行,何平只是面无表情的淡淡回了一句“还行”。

拼了老命训练出来的成绩,却只换来一个“还行”的评价叶欢觉得有些泄气。

但同宿舍的shè狼知道后,却万分惊骇的告诉他,何平嘴里的“还行”便已代表非常出sè了,他们是专业特种兵,受训以来不管达到多么牛bi的成绩,也换不来何平的这句评价反而骂他们是垃圾杂碎因为他们是真正的jing锐,是从全国各军区侦察大队严格遴选出来,可谓千里挑一的兵王,本身就有受过非常严苛的训练但叶欢不同,叶欢进军营以前只是个普通人普通人拼了命能达到这样的成绩,委实不负何平嘴里那句“还行”的评价了。

训练仍要继续。

当特种兵当然不止是跑跑步,爬爬铁丝网,做做俯卧撑,一个合格的特种兵必须学会所有的军事技能,shè击,格斗,电脑,汽车,飞机,坦克,甚至潜艇都必须会。

跌跌撞撞勉强达到日常训练的及格标准后,何平让叶欢正式进入特种兵训练队列。

第二天是shè击训练。

目前我国的特种兵专用枪是95g式自动步枪,一种小口径的步枪。

上午做完日常科目以后,何平将整个大队带到cào场北面的靶场,并且发给叶欢一把95g式步枪。

黑亮微沉的步枪拿在手里,叶欢忍不住一阵心旌jidàng,这可是他第一次拿真枪啊,而且还是自动步枪,看着手中幽黑流畅的步枪,叶欢兴奋得手心冒汗。

shè击打靶计环数,叶欢被排在第三列。

如今是科技发达的年代,靶场上已没有挥舞着小红旗大声报靶的士兵,取而代之的是电子屏幕自动显示环数。

一阵如爆豆般的枪声过后,前面两列已打完,轮到叶欢这一列开始检查弹匣,枪械,看着旁边战友低着头仔细检查的模样,叶欢也不懂应该怎么检查,却煞有其事的拨nong了一番,装模作样的检查了一阵,随着何平的命令,第三列士兵卧倒准备shè击。

叶欢早已习惯了命令,毫不犹豫的扑倒在尘土里,手心抚mo着微沉冰凉的枪托,扑倒后的那一刹那,脑中突然冒出一个很奇怪的想法。

老子现在手里可是有真家伙呀,想出营mén还不简单?只要掉转枪口,用枪指住那个何平的脑袋,还怕他不乖乖放我走人?

简直是天赐良机呀!

这个奇怪的想法一冒出来,叶欢便兴奋得浑身发抖。

综观叶欢一生,学过雷锋,当过绑匪,做过流氓,好事坏事善事恶事可谓干过一箩筐,但用枪挟持上校军官这个领域还是一片空白,尚待填补。

只要挟持了何平,还怕出不去吗?

浑身轻颤的叶欢眼中闪烁着一片兴奋的光芒,眼睛虽盯着数百米外的靶子,但心却飞到身后不到两米距离的何平身上转身掉头。抬枪,拉枪栓,再像途末路的悍匪似的嘶吼一声!“全部放下枪,不然我撕票!”

全部动作大概只需桫钟。

多么完美的计划。

叶欢都忍不住赞美自己这颗天才的脑袋了。

欣喜万分的叶欢刚准备实施这个完美的计划时,此刻却发生了一件不怎么完美的事。

身后“咔”的一声轻响,叶欢发现自己的后脑勺被一把乌黑冰冷的手枪顶住。

耳畔传来何平无比淡定的声音:“专心打靶,不要胡思luàn想,更不要玩危险动作,否则你会付出惨重的代价。“叶欢呆了一下,接着眼眶都湿润了。

这***队长到底是他妈什么品种的妖孽啊!

放下枪,叶欢趴在地上双手举高,巅声道:“队长,别冲动,我投降!”

何平的手枪仍旧顶着他的后脑勺,淡淡道:“没让你投降,把枪端好,目视前方,准备shè击。

叶欢快哭出声了:“队长,别玩我了,大家都是男人,你用家伙顶着我多不雅观,大家都看着咱们呢”

“我不介意。”

“…队长,我听到你的枪己打开了保险,小心走火啊。”

“一般情况下不会走火的。”

叶欢高举双手,流着泪侧头看着目瞪口呆的战友们:“有谁肯见义勇为吗?”

“…………………”

兄…帮我报警也猝呀。”

“…………………”

这次打靶刷新了蓝剑特种大队的多项记录。

叶欢是史上第一个被队长用枪顶着后脑勺打靶的特种兵TXT下载。

十枪加起来18环,叶欢是史上枪法最臭的特种兵,鼻然,其中不乏心理素质原因,不论谁被人用枪指着打靶,成绩都不会太好。

叶欢是第一个在枪口下投降的特种兵,也是史上最没骨气的特种兵。

还有一项,叶欢是第一个在靶场昏倒的特种兵,因为打完靶后何平的枪还是走火了,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shè出的子弹击中了叶欢脑袋旁的土地,离他的脑袋只差1公分……

………,………,………,………,………,………,………,………,……………………,………,………,………,……………,

天气暖洋洋的,温暖的阳光照耀在人们身上,chun天如约而至,周而复始。

首都机场。

一道健壮ting拔的身影走出通道,提着简单的行李,朝候机大厅外走去。

这是个年轻人,二十多岁年纪,脸上时刻带着灿烂而和善的微笑,举止彬彬有礼,温文尔雅,走路时每一步的距离,每一次手臂摆动的角度都是完全一致,仿佛用尺子jing心量过,看得出从小受过非常好的教育。

拎着简单的黑sè公文包,年轻人站在候机大厅里,解开了大衣的一颗扣子,然后缓缓朝外走着。

候机大厅外,一部黑sè奥迪车静静等着,一名穿着黑sè西服的中年男人见年轻人出来,lu出恭谨有礼的笑容,并且拉开车mén,身躯微躬,道:“睿少,欢迎您回京。”

睿少便是被沈笃礼发配西北贫困县的沈睿。

缓步走出大厅,来到车mén前,温暖的阳光却令沈睿微微眯上眼睛,白皙jing致的皮肤也泛上几许红晕。

沈睿并没有急着上车,而是张开双臂,满足的伸了个懒腰,xiong中一股抑郁之气一扫而空。

缓缓环视着机场周围熟悉的一草一木,沈睿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眼中却飞快闪过几分yin沉之sè。

一言不发的坐进奥迪车里,车mén轻轻关上,低沉的引擎声启动,汽车载着沈睿朝市内驶去。

……………………,………,……………………,………,……………………,………,………,………,………,………,

靶场的经历让叶欢愈发坚定了离开军营的决心。

他等不下去了,于是开始了jing心策划。

何平每次看着他的目光总是充满了讥讽,他甚至不止一次很直白的告诉叶欢,以叶欢现在的单兵能力,想走出这个军营,成功率基本为零,随便从军营里挑出一个人,哪怕是站在mén口的哨兵,一只手都可以把叶欢放倒,然后揍得连他妈都不认识。

叶欢感到很气愤,同时也很颓然的发现,这***说的是事实。

想凭蛮力冲出军营,用“昆蜉撼大树”来形容都已经是严重抬举他这只昆蜉了。

智取,只能靠智取。

如何取?

叶欢脑中构思着一个庞大的计划。

这回必须认真策划了,再待在这里估计何平会把他玩死。

两天后,叶欢不声不响研究出了一套计划。

叶欢是一个做事很被动的人,民间有句不怎么雅的俗语,屎憋到屁mén边才舍得拉,指的就是叶欢这一类人,不是被形势bi得快狗急跳墙了,叶欢是懒得动脑筋改变现状的。

现在的叶欢差不多快跳墙了,于是他被bi出了惊人的潜力。

他打算上演一出中国版的越狱。

挖地道那种笨法子他不屑用,所谓智取,当然得用最隐秘,最安全,最快捷的法子走出这个军营,挖地道这种法子跟“智”有关系吗?huā几十年时间挖个地道跑出去有什么用?二弟都硬不起来了,出去还有什么意义?

不过《肖申克的救赎》里有句话确实很有道理。

“有些鸟注定是不会被关在笼子里的,因为它们的每一片羽máo都闪耀着自由的光辉。

一个阳光灿烂的中午,叶欢正式开始越营行动。

午休时,他从宿舍chuáng底下偷偷拎出一桶汽油,这桶汽油是他昨晚从训练吉普车的油箱里偷出来的,从小跟张三一起长大的唯一好处是,对偷窃手段了如指掌,偷一桶汽油实在很简单。

趁着中午大家都在宿舍午睡,cào场内外没人的时候,叶欢蹑手蹑脚拎着油桶进了邻近cào场的公厕。

其实特种兵的福利不错,不但是公寓式宿舍,每间宿舍也都附带着厕所,不过因为部队集合仓促,士兵们一般都选择在cào场外的公厕解决问题,这样可以有效的减少集合所需时间。

公厕是那种比较老式的蹲坑,共用一条排水通道。叶欢左右环视后,嘿嘿坏笑着将整桶汽油倒进了排水通道中……

下午一点二十,集合哨吹响之前,士兵们已午睡完毕,趁着集合前几分钟抓紧时间洗漱,穿戴整齐后纷纷奔向cào场外的公厕。

叶欢躲在其中一个带木格子的蹲坑内,亲眼看到何平匆忙占了一个坑位后,邪笑着点燃了一团卫生纸,然后将纸往排水通道里一扔娄!

火光冲天,厕所冒出一团浓黑的烟雾,伴随着战友们鬼哭狼嚎般的惨叫声,和一阵máo发烧焦的味道,不幸占着坑位的士兵们从各自的坑位上滚了出来,使劲拍打着下身着了火的máo发,包括何平叶欢忍着冲口而出的大笑,一片hunluàn中悄悄跑出了厕所。

来到cào场,叶欢终于捂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

太他妈解恨了!

这些日子被何平虐过无数次,终于找回了场子。

叶欢笑得毫无愧疚,哥们儿已经很厚道了,只是用汽油把你们的黑森林变成白虎小鸟,顺便再烘烤了一下你们的菊huā,换个心狠手辣的没准扔个手雷进去,炸你们一身屎。

厕所的火光和惨叫声令cào场上的士兵们楞了一下,接着人人朝厕所飞奔而去。

整个特种兵大队顿时陷入更大的hunluàn,连政委耿志军也脸sè大变的冲进了厕所。

叶欢出来后一直躲在队长办公室mén外的柱子后,见耿志军也冲出了办公室,办公室内已空无一人,叶欢悄悄窜进去,拿起队长办公室的电话先拨了119火警……

“喂,我这里是卫戍军区蓝剑特种大队,我们这里的厕所起火了!”“什么?起火原因?

可能是队长在厕所里搞烧烤吧。”“烤什么?嗯,烤鸟儿,麻雀对,对,我们队长确实不让人省心………你们快派消防车来吧。”

接着叶欢又拨通了110……

鬼鬼祟祟的压低了声音:“报告政fu,我发现了一个传销窝点……………”“地址?卫戍军区蓝剑特种大队,嗯,特种大队只是他们的掩饰,其实他们是搞传销的,传销头子名叫何平,ting心狠手辣一主儿,嗯,特种队长也是一种身份掩饰我是谁?我他妈是受害者!把老子骗进来一个多月了,每天惨无人道的殴打我啊……”“喂喂!我报假警?靠,你们警察到底有没有人xing?老子报过那么多次警,没一次相信我的,…

什么?这事儿你们管不着?军区纠察部队是什么部队?喂喂,cào!”几分钟以后,军营大mén外一阵刺耳的警笛声,市消防队和闻讯匆忙赶来的纠察部队同一时间到达军营mén口。

mén口哨兵持枪拦在mén口,不准任何人进入,与消防队和部队纠察陷入了对峙状态。

这时cào场的广播里传出一道陌生而低沉的声音。

“包括值勤哨兵,全体都有:蓝剑特种大队全体官兵集合!”平日里集合令是不包括mén口哨兵的,但今天事出紧急,厕所里面冒着浓烟,所有士兵都围在厕所外面,队长何平和政委耿志军不见踪影,大mén外又挤满了消防兵和纠察部队,mén内mén外都陷入一片hunluàn,情势已然失控,mén口值勤的哨兵也懵了,一时不知该如何反应。

这时cào场的广播传出命令,哨兵们几乎条件反shè般选择了执行命令,也没在意广播里的那道声音多么陌生。

哨兵收起枪朝cào场奔去的那一刻,mén外的消防车和纠察部队也一窝蜂似的冲了进去。

hunluàn中,一个鬼祟的人悄然走到军营mén口,看着脚下那道黄sè的三八线,嘴角带着得逞的轻笑,抬步轻轻朝黄线外一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