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界昊天传说

万界昊天传说

更新时间:2021-07-27 14:51:02

最新章节: 叶欢哥仨儿回到家,南乔木已做好了一桌丰盛的饭菜等着他们。见叶欢被扶回来的虚弱模样,南乔木大惊,追问之后,不由好气又好笑,张了张嘴,想说几句尖刻的话刺刺他,可一看到叶欢那副比死人多一口气的样子,心又软了下来。真是个让人不省心的小祖宗……猴子和张三见满满一桌子的菜,早已馋得口水快下来了,把叶欢往椅子上

第171章 最难消受美人恩

从机场回城的车上,乔木坐在叶欢旁边,神sè有些憔悴。

叶欢悄悄握住她的手,她的手柔若无骨,却冰凉如霜。

“怎么了?”叶欢关心地问道。

乔木垂着头,低声道:“叶欢,不知怎的,我这几天睡觉老是做恶梦,梦到你离开我了……”

叶欢握着她的手微微用力:“我怎么可能离开你,梦与现实是相反的,你想多了。”

“在梦里,你跟别的女人结婚了,我哭着去拉你,求你,你却铁了心的不肯回头,还是跟别的女人走了,我有几回在梦里哭醒”

乔木说着说着,俏脸浮上恼怒之sè,狠狠的捶了他几下,嗔道:“你这混蛋,怎么这么无情,害我伤透了心!”

叶欢苦笑道:“我命苦啊,这几下挨得那叫他妈一个冤枉,你做的恶梦干嘛怪我?”

猴子侧过头笑道:“谁叫你是欢哥呢,既然是老大,当然什么都得负责,包括做的梦也归你管。”

叶欢笑骂道:“老子就是你们的kù衩儿,你们放什么屁老子都得接着。”

满车皆笑。

看着乔木笑颜如huā的俏脸,叶欢也笑,心头却无比沉重。

沈家给他安排联姻,这事儿他一直没跟他们说,乔木她是预感到了什么吗?

其实叶欢很想不认这个家,干脆和乔木他们一起回宁海,继续过回以往穷困但幸福的生活,可他实在不想就这么灰溜溜的回去,男人该有男人的担当,如果碰到辣手的逆境便只想着逃避,这一生要逃多少次?要逃多远?

这个麻烦事一定要解决,为了不失去乔木,拼了命也跟他们卯上!

叶欢捏紧了拳头,望向窗外的眼神变得更加坚毅。

车厢里一阵沉默……

良久…

坐在后排的猴子忽然道:“欢哥,你有没有觉得什么不对劲儿?”

叶欢沉思道:“确实有点不对劲儿。”

车内三人互相对视几眼,接着满脸惊恐的叫子起来:“张三人呢?”

乔木朝前面副驾驶座看了一眼,惊道:“我一直以为他坐前面的……………”

叶欢掏出手机打张三的电话。

电话那头,张三的声音显得很哀伤。

“你们抛弃我了……”

叶欢擦计:“……你怎么没上车?”

“我在机场刚给你们关上后座车门,打算坐到前排去,结果我还没碰到车门,你们的车子便嗖的一下跑了……”

兄…我们当时没注意。”

“欢哥,我的存在感有这么薄弱吗?”张三委屈得泫然yù泣。

“啥都不说了,你拦部出租车跟上吧。”叶欢惭愧不已。

张三幽幽道:“本来是想拦出租车的,结果我发现我的钱包在机场被偷了,现在的贼真他妈无孔不入,迟早死全家,妈的!”

“那你现在在哪儿?”

“我在出租车上。”

叶欢:咒…你不是没钱吗?”

兄…我又偷了别人一个钱包。”

叶欢:气………”

………,………,………,………,………,………,……………………,………,…………,………,………,………,……………

暂时将联姻的麻烦事抛到一边,回了城后,叶欢便接到了柳眉的电话。

柳眉告诉他,si人会所的装修已接近尾声,一个星期后可以正式营业。

叶欢乐坏了,赶紧打电话通知另外两位股东,秦逸和刘子成。

刘子成也ting高兴,电话里连声的表示要好好犒劳柳眉,毕竟会所的四位股东,除了柳眉,其他三个都是甩手大掌柜,把钱款一划过去便拍拍屁股到处潇洒去了,只剩柳眉一个人在里面忙上忙下,脚不沾地儿,从跑手续到装修,都在她一个人在忙活,委实是劳苦功高。

叶欢听刘子成这么说,也感到ting惭愧,两人商量了一下,决定合伙给柳眉送一块大大的金砖表云一下歉意和谢意。

末了刘子成在电话里面笑得意味深长:“其实啊,我们根本用不着给她送礼物”

叶欢一呆:“啥意思?”

刘子成笑骂道:“装!你接着装!以为我是瞎子呢?人家柳小姐jiāo滴滴一黄huā大闺女,家里开着那么大的公司扔下不管,千里迢迢跑到京城来给你打工,给你贴钱周转,为你忙上忙下半句怨言都没有,你以为人家是啥意思?”

“说明人家比咱们有事业心……”

“得了,你继续装吧,照我说呀,你只要把自己送上去,她肯定比收什么礼物都高兴……”

叶欢答应得很爽快:“行,我把自己送过去让她睡一下,不过买金砖的钱你一分不少还得给我,不能让我白被人睡。”

刘子成气道:“我他妈怎么认识你这么一号人。”

说着便挂了电话。

叶欢对着电话苦笑。

柳眉对他的意思,他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不知道,只是唉,又他妈一件麻烦事儿!

打给秦逸的时候,秦逸的语气不怎么友善TXT下载。

“叶大少,你可终于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叶欢干笑,这时候他才想起,上次在那个si人俱乐部痛扁李国栋以后他拍拍屁股就跑了,秦逸留在原地善后,以后那几天叶欢没好意思再跟秦逸联系,也不知秦逸怎样善的后,想必其过程一定不怎么愉快。

叶欢笑得很尴尬:“秦哥日理万机,我这不是怕打扰你嘛”

秦逸哼了哼,道:“你小子惹了祸,却要我给你擦屁股,擦完屁股你倒不见人影了,叶大少,你可真潇洒呀。”

叶欢瀑布汗:“秦哥,你可真幽怨下次你揍了人,我绝对留下来帮你擦屁股,算是还你人情,行不?“秦逸哼道:“免了,我可从来不动手的,说吧,找我什么事?”

“咱们的会所再过一星期就装修好了,商量个日子开张吧。”

秦逸一楞,道:“什么会所?”

接着一拍额头:“瞧我这记xìng,我都忘了还在你那里投了一个亿的股呢……”

叶欢懊恼道:“早知道我就不吱声儿,把你这一个亿吞了。”

秦逸正sè道:“叶欢,上次你揍李国栋那事儿还没过去呢,那天晚上李国栋放了话,以后跟你誓不两立,我把你是沈家长孙的身份告诉了他,他还是咽不下气……”

秦逸叹道:“这个圈子里就算翻脸也很少这么当面揍人打架的,大家要的是一个脸面,叶欢,你这次把李国栋得罪狠了,李家论实力虽不如沈家,可在京城也是财雄势大,这事儿我跟你知会一声你小心一点儿别遭了他的暗算。”

叶欢气道:“这狗日的好霸道打牌输了我几百万,第二天就把支票挂了失,我损失这么多钱不也没说什么吗?揍他几下怎么了?啊?怎么了?秦哥你说他还是人吗?是人吗?

是畜生!”

秦逸黑着脸:气…你俩差不多。“………,………,………,………,……………………,………,………,………,………,………,………,………,……………,

回了城,叶欢便坐车到自己正在装修的si人会所去了一趟。

会所的三层楼盘是秦逸出面找赵扬硬要下来的商务部长之争,赵扬的父亲赵红军毫无悬念的落败仍旧只是副部长,叶欢和秦逸拿走了这三层楼,却还是没出手帮他父亲上位。

人有时候喜欢玩些小聪明,可在拥有强大实力的人面前,任何小聪明看在眼里只当是耍猴戏一般可笑。赵扬丢了筹码,这一把他赌输了。

会所地址位于王府井附近,在京城来说,这个地段算是非常繁华了。

叶欢循着地址找过去,终于发现会所位于一座高达四十多层的写字楼内,他的会所在这座楼的第21-23层。

乘电梯到21层,电梯门刚打开,里面便传来一阵刺耳的椐木声,和敲敲打打的声音。

楼层里灰尘漫天,装修施工队的工人们热火朝天的干着活儿,柳眉没穿职业套裙,而是穿着一身简便的牛仔装和球鞋,正和一位工程师模样的人对着图纸商量着什么。

叶欢嘿嘿一笑,悄悄上前猛地一下双手捂住她的眼睛,粗声粗气道:六小娘子,你家卖烧饼的没在家吗?猜猜本大官人是谁啊一话没说完,叶欢一声惨叫,感觉自己被一股大力一掀,整个人腾空飞起,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如同流星般凄美哀怨的弧线,最后砰的一声,重重摔落在地,面朝黄土,趴得很深沉。

紧接着叶欢感到胯下一紧,二弟被一双纤细而有力的小手狠狠拽住,然后死死一捏。

“噢”叶欢猛地抬头,痛得声调都变了。

一道冰冷的女声道:“敢调戏老娘,老娘废了你个混蛋!”

“别动手!莲莲!我是庆啊”叶欢大叫。

柳眉一听声音有点耳熟,松手将他翻过来一看,不由又气又笑。

“混帐东西,装神弄鬼的,刚才差点真把你捏爆了你搞什么名堂?”

叶欢一脸后怕,躺在地上半晌才爬起身。

好可怕的女人……

这是叶欢对她的评价。

柳眉一双狭长的丹凤眼微微一眯,眼中忽然射出一道寒光,俏脸却笑吟吟的如春风拂面。

“你刚才说我是小娘子,你是大官人,我家还有个卖烧饼的?

嗯?”

叶欢捂着二弟,惊骇中还陪着笑脸:“称呼风雅一点,生活美好一点…?

“我是哪位小娘子,你又是哪位大官人呀?莫非大官人复姓西门?

而我是那不守fù道的金莲儿?”柳眉眼中杀气大盛。

叶欢悚然一惊,仿佛想了什么似的:“家里炉子上还盹着汤”

“回来!”柳眉拉住了他,狠狠朝他脑袋上敲了个爆栗:“以后再敢装神弄鬼,老娘一定废了你,让你做不成西门庆,改当东方不败。”

简洁有力的威胁很显然起到了作用,叶欢老实多了。

柳眉对叶欢的到来明显感到很高兴,拉着叶欢四处转悠,指着各处崭新的装饰叫他看,兴奋之情溢于言表,连俏脸上几点细细的汗珠儿和几星被灰尘沾得有点脏的污渍也浑然不觉,像只小麻雀似的在叶欢身边不停的叽叽喳喳,看着他的目光散发出强烈的乞求认同的神采,像个天真的小女孩向大人讨糖果似的。

尽管心中只有乔木,叶欢却不得不承认,这一刻的柳眉,很mí人。

打量着三层新装修的会所,叶欢心中充满了赞叹。

这是他第一次来会所,虽然楼盘是由他和秦逸搞定的,但他们从来没来过,一切都是柳眉在操持,从跑手续到请施工队,再到确定装修方案,最近这段时间柳眉几乎每天都盯在这里,监督着里面的装修进度,几乎每一砖没一瓦的放置都经过她的认真思考。

可以说,这个会所是这个女人的心血凝聚而成。

叶欢心里有点沉重。

柳眉的付出他看在眼里,她为什么会这么做,叶欢也很清楚,为这个执拗的女子感动的同时,他也感到越来越为难。

最难消受美人恩。

以后怎么报还她?或者现在跟她直说,让她别再这么傻的付出了?

柳眉不知道叶欢此刻心中沉重的想法,犹自拉着他到处介绍。

“叶欢,你看看这里,这里是我们会所的大堂,我打算上面用巨大的金sè吊灯,下面铺黑sè的大理石地砖,左边两排沙发是客人的休息等待区,右边则是前台接待,这样布置显得高贵大气”

“叶欢,三层楼之间的楼梯我不打算用电梯,而是用旋转楼梯直通上下,楼梯修得宽阔而沉厚,也采用大理石材料,两旁的扶手用1歇镀金制作,楼梯用奶白sè,与大堂的黑sè地砖形成鲜明对比,这样就可以给客人一种赏心悦目的视觉冲击……”

“叶?…”

柳眉滔滔不绝的说着,越说越兴奋。

叶欢静静听着,冷不丁伸出手,用衣袖轻轻将她脸上的灰尘污渍擦去。

柳眉语声一顿,看着叶欢温柔为她擦脸时的疼惜表情,柳眉俏脸一红,顿时变得有些慌乱,目光左顾右盼,找寻什么东西似的。

“我我,我再带你到上面看看”柳眉lù出难得的羞涩之sè,结结巴巴的,转身便想跑。

“柳眉……”叶欢拉住了她。

“嗯?”

叶欢看着她那张精致略带几分憔悴的小脸,叹道:“柳眉,谢谢你,辛苦你了,真不知该怎么表达我心里对你的感ji”

柳眉羞涩一笑,垂头忸怩了一下,接着浑身一震,仿佛想起了什么,一张羞怯的俏脸顿时变得凶神恶煞,狰狞可怖。

砰!

一脚踹得叶欢一趔趄,柳眉冲上前,揪住他的衣襟恶狠狠道:“王八蛋,每次你说这种恶心肉麻话,老娘就知道下一句就是借钱了,告诉你,没门儿!老娘没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