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界昊天传说

万界昊天传说

更新时间:2021-07-27 14:51:02

最新章节: 叶欢哥仨儿回到家,南乔木已做好了一桌丰盛的饭菜等着他们。见叶欢被扶回来的虚弱模样,南乔木大惊,追问之后,不由好气又好笑,张了张嘴,想说几句尖刻的话刺刺他,可一看到叶欢那副比死人多一口气的样子,心又软了下来。真是个让人不省心的小祖宗……猴子和张三见满满一桌子的菜,早已馋得口水快下来了,把叶欢往椅子上

第168章 创业的动力

叶欢越来越感到情况不能掌控了最新章节。

柳菲,这个女人能够一跃成为国内一线歌星,除了过人的唱歌功底和mi人的脸蛋以外,她的心机也是非常高深的,估计这也是她成就如今赫赫地位的原因之一。

她懂得在什么场合摆出什么样的姿态,面对歌mi时,她傲气凌人,不可一世,面对上位者时,却是乖巧伶俐,逢迎妥协。

她的妥协很可怕,几乎没有任何抗争,只要上位者一句话,她甚至连自己的感情都可以毫不犹豫的垫上,很显然,猴子绝对压不住她,猴子活得太坦然,跟她比心机,估计连她的小拇指都比不过。

用屁股想都知道,一个国内娱乐圈地位如日中天的当红歌星,正是事业如火如荼的时候,怎么可能愿意跟一个要钱没钱,要貌没貌的歌mi谈恋爱,若说她能对猴子用真心,那才叫真正见鬼了。

叶欢不禁扭头看着猴子,猴子此刻望着柳菲,眼中一片痴mi和火热。那是一种虔诚的佛徒突然看到如来佛祖现金身后的眼神。

叶欢重重具气,怎么偏偏看上这么一号女人?孽缘呐!

柳菲仍站在叶欢面前,恭敬温顺,连笑容都是那么的标准。

叶欢朝她点了点头,三人便离开了餐厅。

猴子跟在后面,一边走一边回头看着柳菲,神情很是不舍。榫菲远远看着猴子,态度有些亲昵的挥手作别,脸上lu出温柔的笑容。

叶欢将这一幕看在眼里,压低了声音对身旁的周媚道:“叫华泰公司再跟柳菲签十年长约,把她绑死在这条船上,她影视唱片方面的佣金酌情增加一半,不过违约金也使劲往上加,加到一个她永远赔不起的天文数字。”

同媚有些讶异的所着叶欢。

叶欢冷冷道:“这个女人,我一定要掌控在手里,否则她会害了猴子。

周媚轻轻的笑:“叶大少,你这可有点儿欺男霸女的味道了。”

叶欢冷笑道:“这个女人可不是什么柔弱无依的女人,她可不简单,不这么做的话,将来她若伤害了猴子,我会后悔一辈子,这个恶人,我不做也得做了。”

周媚点点头,道:“没问题,我马上通知华泰公司跟她谈续约的事,相信柳菲也不会拒绝,否则她的娱乐圈生涯只能到此为止了。”

叶欢犹豫了一下,道:“佣金和宣传,以及媒体曝光度方面,让公司加大力度捧一捧吧,只要她对猴子好,我不会亏待她的。”

周媚笑道:“取下之道,恩威并济,叶大少倒是学得ting快。”

“谁让我摊上这么一兄弟呢,他哭着喊着要上吊,我只好给他系个活扣儿,总不能真的眼睁睁看他吊死吧……”

周媚有事先走,叶欢和猴子没坐车,二人不急不慢的在街边散步。

“猴子,想泡大明星你还得努力呀,以后少在电脑前玩游戏,多约她出去走走,玩玩,多跟她聊聊人生理想啊什么的,总之,就当她是一平常的姑娘,别当她是什么大明星,还是那句话”

猴子立马接口:“爱她,就日她。、。

“不是这句我想说的是,在她面前表现得不卑不亢,大明星或许会高看你一眼,喜欢女人没错,但任何时候不要为了女人mi失自己。”叶欢紧紧盯着猴子,这番话说得可谓语重心长。

猴子点头,眼中一片感动:“能与偶像见面,交朋友,我到现在还感觉做梦似瑰……欢哥,谢谢你。”

叶欢笑道:“别谢我,其实我真的很欣慰,你终于喜欢上女人了,老实说,以前我一直很担心,你和张三俩货住在一起,又从没喜欢过什么女人,我好怕你们日久生情,搞成一对基友,现在我终于放心了……………”

猴子:“…………”

“今天终于见了梦中情人,猴子,对她有把握吗?”

猴子闷闷不乐的摇头:“没把握,欢哥,我不傻,她根本对我没意思,不但没意思,而且从她的眼神里我看得出,她瞧不起我。”

叶欢笑道:“人家是高高在上的大明星,一见面就对你有意思才叫有鬼了,慢慢来,总有一天你会感动她的,至于说她瞧不起你,那你就干几件让她瞧得起你的事出来,我们是男人,什么都不做就想让人瞧得起,那是不可能的,生于这世上,总得奋斗才是。”

猴子想了想,狠狠点头:“欢哥,这回我要自己创业了!”

“你想干点什么?”

“我想设计开发一款游戏,游戏其实两年前就开始构思了”

叶欢吃了一惊:“你小子居然会设计游戏?什么时候的事?”

猴子白他一眼,道:“常在河边走,哪能不见猪跑?”

“这……这两者有关系吗?”

“民间访语,说了你也不懂,游戏这东西,其实玩多了我大概也清楚怎么回事了,现在我正在钻研游戏策划和设计,如果能搭建起一个专业班子,招聘一些专业人才,比如美术关卡,虚拟引擎,动画设计,udk等等,班子搭建起来,这款游戏我有很大的把握开发出来”猴子说着这些的时候,脸上lu出从未有过的圣洁光辉。

叶欢惊异的看着猴子,仿佛许多年不曾见过他似的。

良久,叶欢长长呼出一口气,lu出了释然的笑容。

大家都长大了。

“猴子,你说的这些我不懂,但我一定会尽全力支持你创业,缺多少钱你直说,我帮你弄来。”

猴子垂下头,轻轻道:“欢哥,我不想要你的钱”

“猴子,创业是正事,再矫情就是跟自己过不去了,你他妈还想不想娶柳菲了?”

猴子浑身一震,嗫嚅着嘴半晌没出声儿。

叶欢干脆直接帮他开口:“三百万够不够?”

猴子:“…………”

“虽然我不大懂游戏开发这种事,但我知道这玩意儿很烧钱,五百万够不够?”

“…前期娄用应该够了。”猴子轻声道。

“行,那就五百万,我这就想办法给你弄来,huā完了你再吱声儿。”

叶欢当即便掏出了电话,打给了柳眉。

电话那头刚“喂”了一声,叶欢的声音忽然变得很深情。

“眉……睡了吗?”

柳眉显得有些惊恐:“你……是叶欢?”

叶欢jiāo嗔道:“瞧你,怎么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了?”

榫眉沉默了一会儿,惊疑不定道:“叶欢,你是吃错了药还是小弟弟被人割了?”

叶欢的声音愈发低沉:“眉,娄想你了。

柳眉呼吸徒然急促起来:“…………”

“眉,突然好想和你一起去看海,一起去看星”

“叶欢你,你到底在说什么?“柳眉的声音有些颤抖。

“眉,我想和你一起在海边奔跑,一起去山顶数星星,看流星划过夜空,我们许一个亘世不变的心愿……”

“叶欢我,我你是说真的吗?”

“好了,说正事儿,能不能借我五百万?”

柳眉:咒………”

长久沉默之后,柳眉忽然和颜悦sè问道:“叶欢,你现在在哪儿?”

叶欢大喜:“你亲自送支票来吗?”

“嗯,我亲自给你送来TXT下载。”柳眉的声音透着一股凌厉的杀气。

……………………………………,…………,………………………………

第二天上午,叶欢坐在沈家老宅的竹林池塘边,百无聊赖的用一根尖竹竿戳着池塘里的锦鲤时,闻声而出的沈老爷子沈崇武惊慌失措的奔抢出来。

“啊!住手!孽障!”沈崇武惊怒交加的大吼。

叶欢顿时讪笑着丢下了竹竿儿。

池塘水面上,已然浮起几条被竹竿戳死的锦鲤,不时绝望的弹几下,死不瞑目。

沈崇武心都被掏空了,那种感觉,仿若失恋的味道“我的鱼”沈老爷子yu哭无泪,站在池塘边直跺脚。

“老爷子您节哀”叶欢讪笑着解释:“我才戳了几条您就健步如飞的跑出来了,老爷子耳聪目明,身手不减当年,实在是可喜可贺…?

“你给老子闭嘴!”沈崇武大喝道:“谁让你祸害我的鱼?”

叶欢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忸怩的绞着手指,轻声道:“来得匆忙,没带礼物,总不能空手进您老的门吧。”

沈崇武那个气?

“所以你就戳我池塘的鱼,打算提来送我?”

“借huā献佛也是一桩雅事”

“闭嘴!以后你来便来,不要给我送什么礼物,更不准祸害我的鱼!

…慢着,你的脸怎么了?青一块肿一块的,跟人打架了?”

提起这事儿叶欢就伤心。

“不是跟人打架,而是我被别人打……”

“谁?满京城谁敢打你?”沈崇武勃然大怒。

不待见孙子是一码事,有人敢动沈家子弟又是另一码事,老头儿护犊子的劲儿赫然抬头。

叶欢幽幽叹气:“算了,不计较了,不跟女人一般见识,不借钱就罢了,还打人,我发现现代女人的个人素质很败坏。”

沈崇武斜睨着他”哼道:“被女人打了?”

“不完全算女人吧”叶欢想到昨晚柳眉鼻孔喷着火星朝他大打出手的恐怖模样,不由打了个冷战。

“没用的东西!说出去丢死人了!”沈崇武幸灾乐祸的笑,心中大为解气。

“老爷子,您今天把我召来干嘛?”

沈崇武神sè略有些尴尬的咳了两声,道:“不是我,嗯,是你三叔,他有个想法,我也觉得ting合适,你去问你三叔,详细情况他会跟你说的。”

叶欢脸sè一变,脑中警铃大作。

沈笃义跟老爷子提了什么想法?老家伙又想算计我什么?

片刻之后,叶欢深沉叹息:“我和三叔理念不同,实在不能碰撞出高山流水般的火huā……”

“少他娘的废话,叫你去你就去!”沈崇武狠狠朝他屁股踢了一脚。

看着叶欢捂着屁股飞快跑远,沈崇武哈哈一笑,心中对这个孙子生出一股疼爱之情,笑过之后,沈崇武又叹了口气,神sè怔忪起来。

“老三的建议……真的合适吗?”

沈家老三沈笃义住在老宅三进北厢房里。

沈笃义其实常住在京城南郊的别墅,老宅这里不常来,厢房一直空着,隔个三五日,他才乘车来老宅跟老爷子请个安,陪老人家聊几句天,然后便毫不耽搁,乘车离去。

偶尔也跟大哥沈笃礼聊几句公事,兄弟二人表面上相处得颇为和睦,而且他们也一直努力维持着表面上的和睦。

很可惜一直维持着的表面和睦今日有些摇摇yu坠兄弟二人之间气氛有点剑拔弩张的味道。

北厢房的滴水檐下,沈笃礼眯起了眼睛,一股沉稳凌厉的威势渐渐压向老三沈笃义。

“这是你的主意?”

沈笃义被大哥的目光逼视得不自觉的垂下头,轻轻道:“不论是谁的主意总之这是为了咱们沈家好。”

“沈家好了,叶欢能好吗?”

沈笃礼心中闪过几分不祥的念头。

叶欢和南乔木的事身为父亲的他是早就知道,而且一直乐观其成的,如今却突然多出了这么一桩变故,这对小恋人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大哥,家业为重,再说,沈韩联姻也不会委屈了叶欢。”

沈笃礼冷哼:“什么年代了,还搞封建社会联姻那一套,管用吗?自古以来,无论天下大势还是家业兴衰,都是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这是自然规律,任何人任何家族都无法避免的,靠联姻来维系的同盟关系自古有几个能长久?到最后该分裂的照样分裂,该敌对的照样敌对,老三,你也是饱读史书之人,从古至今的经验教训难道要我教你么?”

沈笃义眉目不惊,垂睑淡淡道:“联姻若真靠不住,为什么从古至今的帝王将相们纷纷效法,屡而不止?难道他们都没读过史书,他们都是傻子么?”

“这是现代社会!是民主社会!那些封建糟粕不要也罢,你也是部级领导,怎么会有如此迂腐的思想?我看你的政治觉悟很有问题!”沈笃礼忍不住说了重话。

“大哥,前些日子父亲请了韩老爷子上门一叙,二老一辈子不对付,早几年甚至还动手打过架,一直老死不相往来,为什么父亲突然又主动打破了僵局,请韩老爷子上门呢?”

沈笃礼一滞,神sè顿时yin沉起来,抿着嘴半天不说话。

沈笃义的语气仍旧bo澜不惊:“大哥,联姻是大势所趋,京城的李家和赵家,陈家和王家等等事实说明,当家族发展到一定程度时,联姻已是必不可少的手段了,沈家子弟里面,这些年不是照样与别的家族结了亲吗?为什么轮到叶欢了,你却不同意?”

“叶欢……他不一样。”

“叶欢是沈家子弟,没什么不一样。是沈家子弟,就必须有沈家子弟的担当和责任,为家族联姻是他的责任,生于这个家族,有几人的命运能自己做主的?大哥,老三这里说句犯忌的话,你别生气,当年你与大嫂si订终身,甚至si奔千里,结果如何?这些年经历了多少bo折坎坷,甚至连儿子的命运都被连累,如此大的代价,可以说影响了你们两代人的一生,你还不明白这个道理吗?”

沈笃礼沉默片刻,忽然抬眼盯着老三,冷冷道:“如今沈家的家主是我,我的悲剧绝不会让它在我儿子身上重演!谁敢逼我儿子做他不愿做的事,我必不与他甘休!、。

这番话说完,周围的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沈笃义顿时觉得浑身冰凉刺骨。

“大哥,父亲也是这个意思。”良久之后,沈笃义轻轻说道。

沈笃礼叹道:“父亲那里我去说。

老三,叶欢被我丢了二十年,受了很多苦痛,我一直在设法弥补他,现在他回了沈家,我就算不能弥补太多,也不该再给他添更多的伤害,我们这一代的恩怨,就到我们这一代为止,不要bo及下一代了,项庄舞剑的把戏,不玩也罢。”

沈笃礼的最后一句话,令沈笃义脸sè一变,bo澜不惊的目光快速闪过几分失措,接着很快恢复如常。

沈笃礼深深注视着老三,忽然笑得如沐春风。

“好了,我该去老爷子那里聊聊了,你忙吧。”

沈笃义也笑了,笑得跟大哥一样和煦温暖:“大哥,我送你。”

两兄弟再次努力维系住了表面的和睦。

二人走到北厢房的门口,沈笃礼刚准备拉开房门,房门忽然被一股大力从外面使劲撞开。

沈笃礼猝不及防,被狠狠撞得后退几步,正好撞在沈笃义的身上。

沈笃义也没提防,撞得身子往后一倒,扑通一声,老三被老大重重压在身下,传出一声痛苦的闷哼。

混乱之中,叶欢那欠揍的笑声在厢房内回dàng不已。

“靠,这他妈玩哪一出呀,活脱一现实版的三弟肉蒲团嘛,善了个哉的,好不要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