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界昊天传说

万界昊天传说

更新时间:2021-07-27 14:51:02

最新章节: 叶欢哥仨儿回到家,南乔木已做好了一桌丰盛的饭菜等着他们。见叶欢被扶回来的虚弱模样,南乔木大惊,追问之后,不由好气又好笑,张了张嘴,想说几句尖刻的话刺刺他,可一看到叶欢那副比死人多一口气的样子,心又软了下来。真是个让人不省心的小祖宗……猴子和张三见满满一桌子的菜,早已馋得口水快下来了,把叶欢往椅子上

第159章 酒色财气

“俱乐部全文阅读!”泰逸咬牙切齿分辩了一句,无视叶欢嘿嘿怪笑的面孔,转过身去已换上了一脸温和的笑容。

说话的是位中年女人,正如叶欢所说的那样,风韵犹存。[;不过倒也没叶欢说得那么夸张,最少脸上没涂两团吓死人的红胭脂,嘴角也没长刻薄痣,手里当然也没拿那种娇柔做作的小团扇,事实上中年女人穿得很正经,一套黑色女式西装,黑色高跟皮鞋,朝着泰逸一脸世故而精明的微笑,还仿佛不经意间扫一眼叶欢和刘子成,似在分析这两位能和秦家大少走在一起的年轻人是什么来路。

见叶欢和刘子成穿着很普通的休闲外套,牛仔裤,平跟板鞋,这套打扮大街上随处可见,很明显从穿着上看不出端倪,可中年女人久经风尘,一双眼睛自然极其毒辣,她很明白人不可貌相的道理,虽然叶欢和刘子威穿着普通,她也不敢怠慢,嘴里说着话,同时还向叶欢二人微微点头示意。

“泰少今晚带了新朋友来,是打算你们单独找个地方玩玩,还是和李少他们一起聚?”

中年女人眼睛眨了眨,笑吟吟的问道。

秦逸笑道:“张姐,部是老熟人了,何必拐弯抹角的套话?实话说吧,我这两个朋友来头不小,一位是江南省委刘书记的公子,还有一位嘛……”秦逸笑着扫了叶欢一眼,接着道:“……还有一位是沈家的公子,听说过吧?”

张姐原本笑吟吟的脸听到“沈家”二字,脸色不由一变,小心翼翼道:“沈家,是……那个沈家吗》”

泰逸笑道:“京城能有几个沈家?”

张姐望向叶欢的目光顿时跟刚才大不一样,虽说在这俱乐部里,来往皆是富贵显赫子弟,早已见怪不怪,可沈家的名头抬出来,张姐仍感到一定程度的震惊。

泰逸不容她表示,径自道:“李少他们已经来了么?正好,带我们去找他吧,今晚跟他们凑合一起玩玩得了。”

张姐点头应了,带着奏逸三人往大厅里面走去。

秦逸跟叶欢并排走在一起,压低了声音道:l,这个李少是京城李家的独子,家族分量不轻,他老爹是卫成军区副司令,嗯,正好是你五叔的副手。”

“泰哥,你说带我出来玩玩,就是为了认识这些衙内公子?”

泰逸肃然道:“叶欢,你不要瞧不起这些入,他们靠着家里恩荫确实不错,可他们并不一定都没本事,他们背后的能量,从某种角度上来说,比他们的父辈祖辈更强大,父辈祖辈是体制中人,有些事情做起来有所顾忌,有些人不方便认识,可他们不一样,他们什么人都可以认识,什么事情都敢做,你若想在京城如鱼得水,这些人是必须要认识的。”

泰逸笑了笑,道:“其实,我和你不也是这种人吗?叶欢,我们都是一类人。”

叶欢也笑了笑,没吱声儿。

三人随着张姐一直往里走,刚才门口迎宾的那两位双胞胎美女不知何时已不见踪影。

穿过大厅后的一道回廊,里面竞别有洞天,呈现面前的是一个不大不小的花园子,花园后面是一套颇具古色的二进宅子,宅子四面围成一个正方形,四周的厢房里灯火通明,显然是一个个改建而威的包间,里面传来阵阵笑声和k歌的声音。

叶欢不得不佩服设计这个俱乐部的人的奇思妙想,能把古色古香的宅子改建成如此中西合璧,不伦不类的娱乐场所,这得多大本事呀。一一反正他觉得比自己那个把私人会所装修威洗头房的主意高明不了多少,可偏偏那些衙内们却喜欢这种调调儿,这帮子人看来颇有几分满清八旗遗少的浪荡意味。

张姐走到西边一间厢房前停步,先敲了敲门,等了几秒后便推门而入,笑道:“李少,泰少他们来了。”

还未见人,叶欢便听到里面传来哈哈大笑的声音:“秦哥来了也不提前招呼一声,快来快来,这儿有俩孙子快输红眼了,你再不来换把手,我估摸着他们今晚非把胯下的鸟儿剁了押上台了……”

里面顿时传来一阵女人略显放荡的娇笑声。

又一道男声笑骂道:“去你妈的,你鸟儿才剁了呢,就这点小彩头也能让我红眼,简直笑话!”

叶欢三人走进去一看,却见包间分成两间,外面一间装饰豪华,摆着两张茶几和一排沙发,两个穿着红色肚兜儿的美丽女子一人拿个话筒,盯着电视屏幕唱着歌,里面那一间则摆着一张方桌,桌边围坐四人,正在打麻将,旁边几个同样穿着肚兜儿的女子一边巧笑嫣然的看着他们手里的牌,一边轻轻软软的含了一口酒,嘴对嘴的喂他们喝一口,再利落的剪掉雪茄头,点燃后塞进他们嘴里。

四个字:骄奢淫逸。

见泰逸进来,打麻将的四名男子同时抬头,盯住了叶欢和刘子成。

坐东面的男子颇为俊秀,眼神里却透着几分阴隼,只看了叶欢一眼,便推了牌,站起身笑道:“秦哥来了朋友怎么不招呼一声,多失礼呀,这两位去…………”

泰逸介绍道:“他们是刘子成和叶欢,都是我兄弟,来京城没几天,带他们出来玩玩。”

只介绍了名字,却没说刘子威和叶欢的身份,也不知秦逸是什么用意。

随即秦逸又朝叶欢道:“这位是李少,李国栋,比你大两岁,叫声李哥吧。”

叶欢朝李国栋点头,淡淡笑道:“李哥,来得冒昧了。”

李国栋笑道:“秦哥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我这人就喜欢认识新朋友,别拘束,上来玩几把?”

叶欢尴尬的笑道:“没想到你们玩牌,我们哥儿几个都没带钱呢。”

奏逸叹了口气,掏出现金支票刷刷填了几个字,递给叶欢,上面“五十万”三个字让叶欢眼角直抽抽,真想捏着支票掇丫子就呃……”“随便玩几把,赢了输了只是尽个兴。”

秦逸淡淡的笑,不忘鄙夷的瞪叶欢一眼。

叶欢乐坏了,五十万呀,就算他手风不顺把把都输,估摸着打完牌还能刺不少,反正他已打定主意,无论如何这钱他是不会再还给泰逸了,待会儿打完牌他就赶紧给自己灌两口酒,装作醉过去……于是叶欢便上了牌桌。

麻将这东西是国粹,叶欢混迹市井多年,闲着没事也会到居委会的棋牌娱乐室里跟那些老大爷老太太玩几把,赢走他们一块两块的买菜钱,看着老头儿老太太们愤愤不甘的眼神,叶欢就觉得生活很快乐……叶欢,李国栋,和另外两个不认识的男子在牌桌上笑语连连的打麻将。

叶欢也不怯场,一边摸着牌一边从兜里掏出一包软白沙,给李国栋递了一根过去。

李国栋叼着不知名的雪茄,随意一扫那根递过来的软白沙,淡淡一笑,扬了扬手中雪茄,也不说话,眼神中分明有了些不以为然。

叶欢嘿嘿一笑,收回了烟。

这人跟自己不对路。

这是叶欢对李国栋下的定义。

今晚叶欢手气不错,没过多久,他便把牌一堆,和了,李国栋点炮。

李国栋哈哈一笑,爽快的给叶欢扔过一张支票。

叶欢接过一看,上面赫然写着“十万”。

叶欢眼角一抽,颤声道:“……你们玩多大的?”

“不算番子,十万一炮。”李国栋眉眼不抬道。

叶欢两腿一软,当即便从椅子上滑了下去,身后观战的刘子成眼疾手快将他拎了回去。

叶欢两眼发直,十万……普通家庭起码一年的收入,在这里只够摸一把麻将……秦逸甩手给他五十万,他还以为奏逸出手大方,上牌桌才知道,这么多钱只够他输五把。

造孽呀,这一把可是十万根油条啊……叶欢哭丧着脸,当时便打算起身让位,屁股刚抬起来,李国栋便道:“继续来,继续来,英雄好汉,越输越笑,乌龟王八,赢了就跑。”

叶欢只好重新坐下来,再摸牌的时候,双手分明有些颤抖了。

他有钱是不假,可他一直过得很节省,从来没这么糟践过,这个时候由不得他不发持……”“接下来可谓是峰回路转,**迭起。

叶欢今晚手气有些邪性,不知怎的竟大杀四方,只进不出,一个小时过去,他面前的桌上已堆满了支票,……每一张都是十万金额。

饶是李国栋财大气粗,额头也微微冒了汗,另外两个人则早已面色苍白,汗出如浆。

一旁观战的几名年轻妖娆女子见他们脸色不对,纷纷识趣的闪到一边,大气也不敢出了。

牌桌上少有的沉默,压抑,“过了几分钟,李国栋眼中忽然一阵惊喜,仰天狂笑一声,然后把牌一椎:“终于和了!”

三人正准备给支票,叶欢眼尖,讷讷道:

“……李哥,不大对呀。”

“什么不对?”李国栋驸叶欢已没什么好脸色了。

“你这手牌有十五张……”

“什……什么意思?”李国栋呆呆道。

叶欢同情的看着他:“李相公,您这是……诈和呀。”

李国栋:“”诈和,一家赔三家之后,李国栋已变成了无数文艺作品里歌颂的惨绿青年了。

秦逸无奈的看了一眼叶欢,终于明白他今晚为什么要带保镖来了,就他这较真的脾气,搁哪儿都招人恨。

擦了把汗,李国栋幽怨的嘌着泰逸:“秦哥,您今晚这是给我带了一赌神呀。”

秦逸苦笑着打圆场:“算了算了,差不多行了,咱们外面唱歌喝酒去吧。

叶欢也觉得赢了人家三百来万,有点过分了,于是也笑着道:“对,玩牌尽兴就够了,咱犯不着拼个你死我活的,伤和气。”

李国栋眼珠发红,咬着牙道:“不行!我得捞本儿!”

于是叶欢只好苦笑着继续说……”“半个小时以后,只听李国栋语重心长道:

“叶兄弟,赌博是不对的,是违法的。”

“李哥的意思是?”

李国栋幽幽道:“咱们干点儿合法的事吧,比如喝酒唱歌。”l,好。”

李国栋绿着脸从里间走出来时,刘子威和泰逸已开了一瓶皇家礼炮先喝上了。

叶欢兜里鼓鼓的,尽管努力绷着脸,不想自己露出得意的神情刺激到李国栋,可眼中还是忍不住露出了笑意。

这晚过得太他妈值了,兜里那堆支票具体有多少他没敢仔细数,想来七八百万是少不了的,绝对的丰收之夜啊。

嗯,明天就划到欢乐基金帐上去,不义之财若不用来行善,花了会折寿的。

李国栋脸不是脸鼻子不是鼻子的走出来,大马金刀朝沙发上一坐,望向叶欢的眼神便有些不善,目光阴沉得吓人,又看了一眼泰逸,生生忍下这口气,虽然不知叶欢是什么来路,可毕竟是泰逸带来的朋友,甩脸子的话便是抹了秦逸的面子,不划算。

外间包厢里,穿着肚兜儿的女子赶紧给他满上酒,然后换了一首轻柔和缓的曲子,李国栋青红不定的脸色稍稍缓和。

喝了几杯酒,包间里的音乐渐渐变得激烈起来,几名肚兜女疯狂的甩头扭腰,香汗淋漓,包间里的气氛顿时变得**,旖旎,灯光渐渐暗淡,唯见几名美女娇躯扭动摇摆,像暗室中的几条蛇,危险而美丽。

女人们越跳越**,她们身上的肚兜儿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解开,跳着跳着,便已是上身**,不着片缕,身躯扭动得越发激烈,仿佛床第间的缠绵承欢,美妙的樱唇发出**的淡淡呻吟,令人心旌荡漾。

秦逸和刘子威似乎已见惯了这种场面,端着酒杯小口小。啜着,眉目间却不见任何动情,神态非常淡定。叶欢却从没见过这样的场面,不易察觉的狠狠香了一口口水,眼珠子有些发红。一一他可耻的硬了。

过……”“就是衙内圈子的生活么?果然是让人无法抵抗的诱惑,荒淫无道之极。

久处这样的环境中,自己将来会变得跟他们一样么?如果自己的人生只剩下这些莺歌漫舞,纸醉金迷,这样的人生算是精彩还是空虚?

努力将视线离开那些妖娆的女人们,叶欢脑海中不停想着这些问题,忽然觉得怀中一软,一具白花花的娇躯已然坐在了他的腿上。

一名长相美丽,身材修长的美女,光着上身,双臂环住他的脖子,轻轻嗔道:“喂,你叫什么名字?怎么一句话都不说?”

送上门的便宜,占不占?

这个问题几乎没经思考,叶欢便已有了答案。

叶欢不是柳下惠,更不是太监……伸出双手,叶欢色眯眯的抓住了她的酥胸,似轻似重的揉捏,直揉得美女发出妩媚**的呻吟声……不知掭了多久,叶欢过足了手瘾,忽然神情一肃,满面正经如同卫道夫子般,将美女椎出了怀抱,正义凛然道:“这位姑娘请自重,我不是你想象的那种人,咱们的关系还是纯洁点儿比较好。”

美女:……李国栋输了钱的心情随着音乐声仿佛也舒缓了许多,于是哈哈一笑,指着场中摇摆娇躯的一名女子道:“小娆,给我来一口女儿红。”

叶欢惊讶的对秦逸道:“这儿还有女儿红喝?多少年的女儿红?”

泰逸苦笑道:“是另一种女儿红,你看看就明白了。”

只见那名叫小娆的女子妩媚一笑,款款上前,脱了鞋,露出一双洁白如玉的小is莲足,面朝李国栋将一条腿弯起,李国栋抓住她的脚,将她洁白的脚趾含在嘴里,然后小娆拿着一瓶酒从小腿开始倒下,晶莹的酒汁顺着小腿一直流到脚趾,流进李国栋的嘴中……叶欢睁大了眼,喃喃道:“这他妈就叫女儿红啊,“今晚实在是大开眼界。

李国栋满足的呕砸嘴,笑道:“叶兄弟,你也来一。?”

小娆估计练过舞功,美腿没放下,便顺势将提起的腿转了个方向,面朝着叶欢,还向他咯略娇笑。

叶欢赶紧谦让:“不了不了,你来,你来。”

说着把小娆的脚一拨,转了个方向。

李国栋嘿嘿笑道:“来者是客,你来试一试,试一试。”

拨过去……叶欢继续谦让:“君子不夺人所好,还是你自己来吧……”,”

拨过去“……含玉趾啜美酒,吉来便是风雅事,叶兄弟你试一试……”

拨过去……叶欢推搪不过,只好抓住小娆的莲足,苦着脸看着她。

……洗过吗?”

小娆俏脸已笑得有点勉强:“洗过的。”

叶欢如释重负长出一口气,笑道:“……我喜欢没洗过的。”

顺势便将她的脚放下。

李国栋赞道:“没想到叶兄弟口味这么重……”

扭头看看,李国栋一拍大腿,仿佛下了偌大的决心:“……兄弟你等着,我这就给你找双没洗过的。”

来不及拦阻,李国栋一溜烟跑了出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