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界昊天传说

万界昊天传说

更新时间:2021-07-27 14:51:02

最新章节: 叶欢哥仨儿回到家,南乔木已做好了一桌丰盛的饭菜等着他们。见叶欢被扶回来的虚弱模样,南乔木大惊,追问之后,不由好气又好笑,张了张嘴,想说几句尖刻的话刺刺他,可一看到叶欢那副比死人多一口气的样子,心又软了下来。真是个让人不省心的小祖宗……猴子和张三见满满一桌子的菜,早已馋得口水快下来了,把叶欢往椅子上

第153章 拜寿

叶欢一直想不通,富贵人家的聚会如此的索然天趣,为什么他们还趋之若骜,端一杯酒到处乱跑,这个搭几句,那个聊几句,说串门,又是在同一屋檐下,说唠嗑,他们连坐都不坐,整个一不伦不类全文阅读。

他还是比较怀念以前跟猴子张三他们一起的时候,南乔木厨房里给哥仨儿做菜,他们三个坐着,一只脚半支在椅子上,一杯二锅头入喉,肚里如烈火般燃烧,趁着酒气赶紧挟一口麻油拌顺风,烈酒伴着辛辣,龇牙咧嘴一阵,全身毛孔舒坦。

吹嘘几句当年干过的某件得意事,抬高自己的同时,也不忘打压一下猴子和张三,损得他们白脸变黑脸,一场嘻嘻哈哈的吵闹过后,再痛痛快快干上几杯,南乔木则支着下巴,笑吟吟的安静听他们吹嘘扯淡。

这样的生活才是叶欢真正喜欢的,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穿着别扭的正式礼服,一脸假笑的与那些陌生人应酬客套,不笑还不行,别人会说沈家的孩子没礼貌,没教养,孤傲清高。笑得太夸张了也不行,别人会说沈家的孩子像傻子……

做人多难呐,连笑容仿佛都被尺子刻量好了似的,多一分不行,少一分也不行最新章节。

其实叶欢现在最想做的是肷下自己的鞋子,从秦家的前堂一路走过去,看谁不顺眼就用鞋底抽他们嘴巴子。

很可惜,世俗的教条束缚了他那颗狂野奔放的心。

叶欢正打算找个清静的地方躲一下,忽然感觉耳朵根子一阵剧痛,叶欢大怒,便待扭头飙,却见一张笑吟吟的美丽脸庞映入眼帘,让他满肚子怒火消逝无踪。

垂下头,叶欢毕恭毕敬道:“老妈……”周蓉穿着一袭红sè礼裙,头盘成一团,高贵雍容,不可逼视。

“小混蛋,这些日子也不说来看看你妈,有了老爹忘了娘,嗯?”

周蓉笑意不减,眼中却冒着杀气。

“忙啊……”叶欢干巴巴的笑。

周蓉冷哼:“你忙?你能忙到哪里去?会比我这个跨国集团老总还忙吗?无非一些小打小闹的玩意儿罢了。”“娄妈,我已是一个事业有成的男人……”

周蓉一伸手:“事业呢?拿来我瞧瞧。”叶欢尴尬道:“来得急,没带身上。”

周蓉恨恨的点了点叶欢的脑袋,道:“你这没良心的,进了沈家门,对老妈就不闻不问了是?跟南乔木怎样?”“还不是那样……”

“牵过手了吗?”

“那当然。”

“亲嘴呢?”

“……………,也有。”

“áng了没?”

叶欢严肃道:“老妈,我是个很正经的人。”

周蓉嗤笑:“正经只能装孙子,不能给我生孙子,儿子,你要加把劲儿呀,听老妈的,找个时间买束huā,挑一件能表达你爱意的小礼物,然后你们一起吃个烛光晚餐,开一瓶红酒,深情款款的表白,旁边请个小提琴师给你们演奏……”叶欢顿时明白了,点头道:“我懂了,女人最不能抗拒的就是浪漫,这些招数一使上,哪怕是贞洁烈女也肯定从了”

周蓉敲了他脑袋一记,嗔道:“你懂个屁,一瓶红酒放不倒她就再来一瓶,放倒为止!”叶欢:“…………”

叶欢承认,自己永远也弄不清女人到底是怎样的逻辑,从南乔木到高胜男,再到他老妈,一个比一个难懂。

“老妈,乔木ting保守的,你不用那么急抱孙子?”

周蓉定定瞧着他,片刻之后,幽幽叹了口气,面容浮上愁sè,道:“傻儿子,不是我急,而是因为你的身份,你若不尽快与乔木定下名分,将来你们沈家恐怕……”叶欢一呆,然后嗤的一笑,凛然道:“沈家敢对我的婚姻大事指手画脚,我一把火把那破宅子烧了。”

………,………,………,………,………,………,………,………,…,………………,………,………,…………………………

秦家前堂大院里人来人往,宾客们三两聚在一起谈天说地,一派喧嚣热闹的气氛。

没过多久,便听有人高声道:“秦老太爷到。”

在秦家长孙秦逸的搀扶下,九十高龄的秦老太爷缓缓走进前堂,在座的椅子上坐了下去。

宾客们神情一凝,收了笑语,按照与秦家关系亲疏程和辈分,自觉的排成队,一个一个很有秩序的向秦老太爷拜寿,并送上寿礼。

拜寿有拜寿的规矩,如今是新社会,一般人自然不必行跪拜礼,但是秦家和沈家一样,也是老式家族,一些至亲的晚辈还是必须跪拜磕头的。

待到至亲的亲人拜过以后,沈笃礼便领着叶欢上前拜寿。

走到近前,叶欢才看清这位老寿星的相貌。

秦老太爷生得一张端正的国字脸,脸上布满老年斑,头胡须已然苍白,却精神矍锋,双目看似浑浊无神,不经意间仍流lu出几分令人不敢逼视的精光,就像武侠里拥有两甲子内功的绝世高手一般,配上他那端正的国字脸,一眼就看得出,这位绝世高手一定是诛杀黑道邪魔的白道高手,脑门顶就差写上“正义”俩字出去招摇了。

沈笃礼领着叶欢走到秦老太爷面前,沈笃礼正了正衣领,朝老爷子微微鞠躬,笑道:“恭贺秦老伯寿比南山,晚辈笃礼代表沈家全体,向老伯拜寿。”

秦老爷子抚须哈哈大笑,九十岁的高龄一说话声若洪钟般响亮。

“笃礼可是有日子没来了,沈崇武那老家伙怎样?死没死?前些日子有个游方的道士给我卜了一卦,说我还能活十年,沈崇武那老家伙肯定活不过我。…

叶欢:………”

看似正义的白道高手其实内心很邪恶……

沈笃礼苦笑道:“托老爷子的福,家父目前身体康健,吃睡正常,小毛病虽然不断,倒也不曾犯过大病”

秦老爷子嗯了一声,道:“回去叫你爹撑着多活几年,别真死在我前面了,不然老头子跑到他墓碑前得瑟去。”

沈笃礼苦笑着点头称是。

秦家与沈家本是多年故交,两位老太爷也是从抗战开始吵吵闹闹斗气争风出来的铁交情,哪怕这种大喜的场合,秦老爷子也丝毫不避讳死字,小损几句的言语里透着一股子亲密。

秦老太爷眼睛一眯,看到沈笃礼旁边的叶欢,抚了抚雪白的长须,缓缓道:“这就是你失散二十年的儿子么?”

叶欢上前两步,朝秦老爷子鞠了一躬,作着揖笑嘻嘻道:“祝秦爷爷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小子叶欢给秦爷爷拜寿。”

秦老太爷眼睛越眯越细:“真是沈崇武的孙子?长房长孙?”

“正是。”沈笃礼点头道:“他叫叶欢,是我的亲儿子,沈家的长房长孙。”

堂内等着犴寿的人听沈总理亲口承认了叶欢的身份,不由满堂哗然,静谧的堂内议论声四起。

沈笃礼静静听着大家的议论声,脸上浮起几分隐约的笑意。目光所及,正见人群里,周蓉正含着泪注视着父子二人,与沈笃礼的目光相遇,周蓉狠狠瞪了他一眼,将头扭到一边。

看来上回沈笃礼装病骗叶欢回京的事儿,周蓉到现在还没消气呢。

“给沈崇武磕过吗?”秦老太爷满脸期待地问道。

叶欢擦汗:“……还没。”

秦老太爷仰天哈哈大笑:“总算让我拔了回头筹!孙子哎,来,给爷磕一个。”

叶欢:咒………”

死老头子年轻的时候肯定经常逛窑子,九十岁了说话这口气还跟他妈嫖客似的……

沈笃礼长叹口气,压低了声音对叶欢道:“你就磕一个,他跟你爷爷互相扶持一辈子,也暗里斗了一辈子,今日大寿,让老人家高兴高兴。”

叶欢瞧着秦老爷子乐呵呵的样子,心想磕就磕,老头儿过寿,

总得让人家高兴高兴。

于是当着满堂宾客的面,叶欢推金山倒玉柱,恭恭敬敬给老爷子磕了三个头。

秦老爷子笑得满面红光,连声道:“好好好,这孙子我认了。”

叶欢表情愈苦涩,好么,没招谁没惹谁的,又当了回孙子满堂宾客艳羡的目光下,叶欢mo着鼻子讪讪的退下。

吃不得亏的人到哪儿都不能吃亏,稍微吃了一点点亏心里总堵得慌。

叶欢出了前堂便在琢磨找回场子,混混心里自然没多少尊老敬老之心,老子又没欠你秦家的钱,凭什么一见面就要老子给你磕头?

叶欢在前堂外寻mo半晌,终于让他找到了一个四五岁大的小屁孩,正撅着屁股玩泥巴。

六小子,秦家的吗?”叶欢板着脸问道。

小屁孩怯怯点头,猛地一吸,堪堪流到嘴边的鼻涕便被吸回了鼻孔,时机力道恰到好处,其功力炉火纯青。

“叫什么?”

“秦笙。”小屁孩响亮的回答。

叶欢眼尖,见小屁孩腰边挂着一个翠绿的玉佩,深绿的佩环隐隐泛光,一看便知不是凡品。

叶欢指着它道:“这是真的吗?”

小屁孩摇头:“不知道,曾爷爷给我挂上的全文阅读。”

从兜里掏出五块零钱,叶欢笑道:“这个你认识吗?”

“认识,钱。”

“我拿它买你的绿sè小玻璃,干不干?”

小屁孩大喜:“好!”

“秦老爷子是你什么人?”

“我曾爷爷。”

叶欢大喜:“好,就你了,来,给爷磕一个。”

“为什么?”小屁孩很mi茫。

“我是你二大爷。”

“…………………”

………,………,………,………,………,………,………,………,………,…,………………,………,………,………,……………,

老实不客气受了小屁孩的大礼跪拜,还huā五块钱骗了一块价值不菲的玉佩,叶欢刚刚抑郁的心情莫名好了很多。

小屁孩生怕叶欢反悔似的,抓着钞票飞快跑了。

叶欢喜滋滋的拿着玉佩,就着灯光瞧了半天,怎么瞧也不懂,不过可以肯定,这玩意儿值不少钱。

“怎么着应该也能卖个三五八千的?”叶欢盯着玉佩喃喃自语。

身后传来一道幽幽的叹息,紧接着,叶欢腰间的软肉被狠狠掐了一下。

叶欢痛呼,回头一看,周媚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他的身后。

“你也来了啊。

”叶欢笑着打招呼。

周媚在他身旁的休憩长椅上坐下,好笑又好气的瞪着他:“你就造孽!骗人家小孩子给你磕头,还骗人家的玉佩,小心被秦老爷子知道,抄起菜刀追杀到沈家去,你就lu脸了。”

叶欢满不在乎道:“吃了亏总要找回场子?我得让秦家人知道,让我磕头是要付出代价滴…帮我瞧瞧,这块玉值多少钱。”

周媚杏眼瞟了一下,脱口便道:“这是上好的糯种翡翠,至少值七八万。”

叶欢楞了一下,然后大喜:“难怪我今天左眼皮猛跳,原来老天注定我今天横财。”

周媚无奈叹息,她实在不知道该拿这位大少爷怎么办才好了。

“周媚,以后有这种聚会记得多叫我啊,特别是你们富贵人家的聚会,以后我都要参加,去一次我捞一次,争取两年之内靠自己奋斗,在五环以内买套房子……”

“你们富贵人家”周媚微微蹙眉:“叶欢,你还是没把自己的位置摆正,你如今身份不一样了,为什么还是对有钱人这么敌视?”

叶欢讪笑道:“习惯了,总管不住嘴……”

周媚盯着他,叹道:“你不是习惯了,而是打从心眼里根本没把自己当成权贵的一分子,你总将自己摆在与他们对立的阶级上,叶欢,这样不好,你会被孤立,你会变得不快乐的。”

叶欢沉默了一会儿,道:“从进京城那天起,我就现自己没快乐过…周媚,我想我真的不适合这里,离开宁海,我觉得就像鱼离开了水,鸟离开了天空一样,这里人生地不熟,人来人往里,只有虚情假意的奉承和谄笑,那些人争先恐后与我结交,与我攀谈,他们眼里看到的不是我叶欢这个活生生的人,而是我背后沈家的那块金字招牌,每个人接近我都带着目的,我很难从他们的眼中现真诚,每天仿佛活在一个虚幻冰冷的世界里,周围充斥着魅魅魁勉,各种光怪陆离,各种yin谋算计?”

叶欢无力的垂下头,道:“周媚,这样的生活对我来说,每一天都像在煎熬……”

周媚看着叶欢无力垂头的模样,她的心不由一痛,不自禁的抚上了叶欢浓密的头。

“不快乐就离开,我记得你说过,这辈子无论穷或富,最重要的是能做一回真正的自己,不掩饰,不做作。”

叶欢摇头,脸上带着淡淡而坚定的笑:“不,我不离开,至少在我没有混出个样子以前,我不能离开,我这一生逃避过很多次,这一次我不打算逃了。”

“你想混出个什么样子?”

“说不上什么样子,我只是想好好走这一路,有风景也有风雨,走完了,我便离开这里,过我想过的生活,一生无憾。”叶欢脸上带着湛然的光辉。

周媚静静看着他,男人说着自己梦想的那一刻,真的很mi人。

原来,他的梦想是走完这一段全新的旅程,用年轻的责命体验那种在路上的感觉,走完了,他便归去,从此云淡风轻。

周媚深深道:“叶欢,好好走下去,全心投入的走,将来老的时候,回想起这一段路程,不要给自己留下任何遗憾唏嘘。”

一鼻路上遇到坎坷,我会扶你走完它。

周媚在心中默默补上这一句。

“周媚,你呢?你应该是有梦想的?”叶欢忽然问道。

“我?”周媚楞了一下,不知怎的,眼眶泛起一层水雾。

当被夫人收养的那一年起,一直到现在,多少年了,可有人曾问过她的梦想?

她的一生只是不停的学习,再学习,学商道,学政治,学谋略,学习能够辅助眼前这个男人的所有技能,她仿佛是个被刻意培养的影子,主人不论走到哪里,影子只能无条件的跟从,绝对不能有任何自己的意愿。

梦想于她而言,多么的遥远,遥远得她已对这个词感到陌生了。

“我的梦想我的梦想”周媚美眸中带着令人心疼的mi茫。

定定注视着叶欢,周媚mi茫道:“你的梦想应该就是我的梦想……………”

mi茫中的周媚,不再是权贵圈里衙内们争相追捧的圣洁女神,这一刻她像个mi失了道路的无助女孩。

叶欢看着她无助的模样,心中不知怎的抽痛了一下,沉声道:“每个人的梦想都是独立的,主观的,而不是以任何别的人或物为参照,你平时最喜欢做什么?”

“我喜欢跳舞”周媚脱口而出,又紧紧闭上嘴,俏脸有些白。

叶欢笑道:“那就跳舞,喜欢什么就去做什么,不一定要证明什么给旁人看,重要的是自己能满足,能得到快乐。”

周媚渐渐回过神,苦笑道:“叶欢,你都把我绕进去了,你有实现梦想的权力,但我没有。”

“为什么?”

“不为什么,反正我就是没有。”周媚白了他一眼。

一我只是为你而责的。

周媚眼神复杂的看着叶欢,心中泛起几分不知是喜是怨的幽幽心思。

夜sè静悄悄的,二人在秦家的前堂外低声轻语,不时笑出声音。

从认识到现在,今晚是他们的心最近的一次。

说得正投入时,却听一道焦虑的男声唤道:“媚姐,媚姐”

周媚笑吟吟的俏脸顿时一垮,叹气道:“这家伙真是条冤hun,赶都赶不走。”

“什么人?”叶欢好奇道。

周媚没精打采道:“秦家二少爷,秦逸的亲弟弟秦风。”

叶欢眨眨眼,笑道:“你的爱慕者?”

周媚无奈点头:“这家伙比你脸皮还厚,怎么赶他都不走。”

叶欢撸起袖子道:“我是护huā使者,我帮你搞定他。”

“你可别乱来”周媚话音未落,便见叶欢箭一般射了出去。

没过多久,耳边传来一声沉闷的痛呼:“卑鄙!居然用猴子偷桃!”

紧接着,叶欢的声音yin恻恻的传来。

“小子,秦家老二?”

“是又怎样?你是谁?”秦风忍痛怒道。

“太好了,老子赚了,来,给爷磕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