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界昊天传说

万界昊天传说

更新时间:2021-07-27 14:51:02

最新章节: 叶欢哥仨儿回到家,南乔木已做好了一桌丰盛的饭菜等着他们。见叶欢被扶回来的虚弱模样,南乔木大惊,追问之后,不由好气又好笑,张了张嘴,想说几句尖刻的话刺刺他,可一看到叶欢那副比死人多一口气的样子,心又软了下来。真是个让人不省心的小祖宗……猴子和张三见满满一桌子的菜,早已馋得口水快下来了,把叶欢往椅子上

第144章 盈利的事业

叶欢和猴子对张三的间歇xìng犯二早只习惯,并对他一直保持着相当程的尊敬。

人这一辈子干几件二乎事很平常,不过坚持年年月月,隔三岔五经常犯二,这就非常的难能可贵了,仅凭这一点,张三已赢得了叶欢和猴子的敬佩和肯定。

“只能说,张三从小一路跌跌撞撞活到现在,已经是生命的奇迹了,如果他晚年写一本回忆录,把他这一生所犯过的二乎事全部写出来,一定是一部励志巨著,不但能感染和jī励一两代人,而且大大减少社会自杀率,这样的二货都能死皮赖脸活着,世上还有什么坎过不去?”叶欢吐着烟圈,慢条斯理的评价道。

张三的房间沉默了一下,接着很快传来捶chuáng声和痛不yù生的哭嚎。

猴子瞟了一眼房间门,tiǎn了tiǎn嘴chún道:“欢哥,太毒了点儿?”

叶欢笑眯眯道:“这叫毒吗?我还有更毒的,说完保证他从楼上窗户跳下去,信不信?”

“信,你就积德。”

二人说笑时,到子成打来了电话,说在酒店一楼的休闲茶馆等他。

叶欢叹了口气,站起身便走出了酒店套房。

刘子成对在京城创业有一股子执拗的坚持,因为那一径的资金缺口,刘子成这几天上窜下跳,到处拉投资,收效却不大。

不到京城不知自己官小,江南省的第一公子放在京城,实在翻不起多大的浪huā,而刘子成也憋着劲儿不想让老爹看低,死活不跟江南省圈子里的朋友开这个口,他是打定主意要白手创业,做出点成绩给老爹看看。

叶欢来到一楼的休闲茶座时,刘子成正坐在桌边闷闷的抽着烟,抽一口烟就叹一口气,一副得了绝症的嘴脸。

叶欢笑了,走到他身旁用力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道:“刘哥,打起点儿精神行吗?你这模样太让人绝望了,跟他妈股票娄易大厅的散户一个表情,那叫一个黯然销?

…”

刘子成叹气道:“你就别损我了,知道我现在多烦吗?妈的,圈子里的朋友真的信不得,酒桌上一个个豪气冲天,xiōng脯子拍得啪啪响,结果一张嘴说拉投资,一个个躲得比兔子还快,我算是看清这帮孙子了,世态炎凉,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啊……”

叶欢笑道:“你以为别人的钱都是大风刮来的,你说要多少别人就给多少?这年头谁都不是傻子,一个亿呢,谁会这么爽快说拿就拿?”

刘子成叹道:“现在怎么办?没钱这事儿就办不成,钱少了也办不成。”

“你那里有三千万,我这里七千万,一个亿难道真的开不成这个破会所?”

刘子成执拗的摇头:“开不成,就算开成了,档次也比预想中的低了很多,所谓一分钱一分货,玩得起sī人会所的,都是见过世面的公子哥儿,档次低了吸引不了他们,或许冲着你沈家的面子,别人愿意来一次两次,但绝不会长久。”

叶欢无意识的轻敲桌子,道:“刘哥,开这玩意儿能赚钱吗?”

刘子成用手虚指了指他,笑道:“你小子还是对sī人会所没信心,我就这样跟你说,sī人会所只要办得有特sè,就一定能赚钱,会所主要是以收会员年费的形式来获取利润,一家高级会所一般要求会员每年缴纳两万美金以上的会员费,这还不包括很多附带产业产生的利润,比如健身,娱乐,洗浴,舞会派对等等,如果咱们的会所办得好,有一千个会员入会,那每年至少能赚两个多亿,不到一年就能收回成本。

叶欢惊讶的睁大了眼睛:“靠这比抢银行来钱快呀。”

“抢银行算个屁!你抢一辆运钞车,撑死了抢个两三万,还得冒着掉脑袋的风险,咱们这会所一开,别人自然屁颠儿屁颠儿把钱送给你。

只,………,比公交车上偷钱包也来钱快?”

“…这根本没有任何可比xìng!”刘子成黑弃脸道。

叶欢喃喃道:“真应该把张三叫下来听一听,瞧瞧他那点儿出息。”

刘子成悠悠道:“这还只是明面上的利润,隐形的利润更是丰厚。”

“什么隐形利润?”

刘子成深沉一笑,压低了声音道:“进出sī人会所的人,非富即贵,他们是站在金字塔最顶层的精英,或者是某位大领导的子侄晚辈,或者是某跨国企业的CEO,不夸张的说,他们身后个个都有着惊人的背景和能量,他们在会所里说的每一个字,都决定着政界和商界未来的走向,你忝为会所老板,又是华夏第一豪门的沈家公子,相信人人都乐意与你把臂相交,这些人脉资源,就是你一生享用不尽的宝贵财富,也是你能掌握在自己手中的最大实力,这笔财富,可是千金难买的。”

叶欢不笨,立马便明白了刘子成的意思,于是眯着眼睛瞧着他,道:“你这家伙从江南省跑来京城,风风火火的嚷嚷着要开这个sī人会所,恐怕很早开始就打这个主意了?”

刘子成坦然一笑,老老实实承认道:“不错,sī人会所这东西,我几年前就开始琢磨了,可惜一直没碰到好的时机,最主要的是,我这江南省的衙内来到京城,根本连个屁都不算,没有人脉,背景又不足,想在藏龙卧虎的京城开这个会所,简直比登天还难,直到我认识了你,我便觉,时机差不多成熟了。”

“你虽然和我一样,在京城都没有人脉和关系,但你背后站着沈家,你是沈〖总〗理的独子,〖中〗国几千年来,做买卖靠的从来都是强硬的关系,这个我深有体会。所谓〖中〗国商业,做的其实就是面子生意,而你,在京城哪怕一动不动的坐在这儿,自然有人点头哈腰的跟你结交,身份决定地位,你的身份无疑是撑起咱们会所的脊粱骨。”

叶欢想了想,道:“明白了,我他妈就是一huā瓶,对?啥事都不用干,只要站在会所门口笑一笑,财源便滚滚?…”

刘子成鄙视道:“夸自己也得有点谱儿啊,有长成你这模样的huā瓶吗?想什么美事儿呢?还huā瓶你丫就一痰盂。”

叶欢脸黑了:“再损我翻脸了啊,我哪里像痰盂了?见过我这么白暂粉nèn的痰盂吗?”

“行了行了,你非要说自己是huā瓶我也不拦着你,反正大概意思也是这样。”

叶欢高兴了:“这么说,沈家这块招牌还tǐng值钱?”

“太他妈值钱了,还拿huā瓶做比喻,你们沈家的招牌就是绝世仅存的古董无青huā………………”

叶欢喜滋滋道:“那我呢?“刘子成斜睨了他一眼,慢吞吞道:“刚才不说了吗?痰盂呀。“叶欢:咒………”

刘子成好歹也算是衙内一员,他的话还是信得过。沈家的招牌在京城居然有这么大的效力,这是叶欢始料未及的。

那么办这个会所就相当于拿沈家的招牌当镇店之宝,而沈家是国内的政治豪门,手握大权,如果把权力看作是一种国有资产,这种行为算不算是国有资产流失?

太复杂了。叶欢想不明白,他也懒得明白。

“这么说,我在京城的面子不小?”

刘子成重重道:“很不小!比他妈磨盘还大。”

叶欢情不自禁的抚上自己的脸,陶醉道:“原来老子走到哪儿都这么有面子,真应该每天抹点儿大宝,才对得住咱这张脸”

到子成:气………”

他现跟这货很难沟通,思推太跳跃了。

叶欢陷入了深思,喃喃道:“你说如果我站在会所的大门口当迎宾,什么都不做,就冲别人笑,那得怎么算?这么金贵的脸冲你笑,你得给钱?”

刘子成:“…………”

“微笑五十,大笑一,傻笑二五我每天光笑一笑没准儿就月薪超三万,不躺也不跪,笑着就把钱挣了,多划算呐”

刘子成冷冷道:“怎么跟窑姐儿一个德xìng?你如果不嫌卖笑丢人,咱们会所开业了,你就下去当迎宾,我无所谓。”

叶欢哈哈一笑,然后重重拍着他的肩,道:“随便说说嘛,真要卖笑的话,我怎么可能收费这么便宜?一千起价呀。”

到子成叹气:“…………”

沈家怎么出了这么一号东西?

“一亿的资金缺口不急,我来想想办法。”叶欢恢复了正经,心中也燃起了斗志。

当然,jī他斗志的,是sī人会所那比抢银行还快的丰厚利润。

刘子成以前跟他提这事儿的时候没说这么细,叶欢也没怎么放心上,现在知道sī人会所的丰厚利润,叶欢这回是真正动心了。

从认父母到现在,叶欢还没干出过什么事业,扩建福利院勉强算一个,但那种事业是非盈利xìng质的,真正靠自己本事盈利的事业,一个都没有。

沈笃礼说得对,一个男人至少应该有点本事,不说兼济天下,至产能够独善其身,说直白一点,至少应该有养家糊口的本事,自己堂堂男子汉,总不能一辈子靠老妈养着?

刘子成看着叶欢眼中渐渐升腾而起的两团火焰,于是慢慢lù出了笑容,他知道,叶欢这回玩真的了。

伸出手,刘子成与叶欢重重一握。

“叶欢,这回是咱们第二次合作了?”

叶欢笑道:“你这人还算靠谱儿,咱们合作愉快!”

第一次两人合伙把杨素拉下了马,第二次又会闹出什么动静呢?

只有天知道。

…………………………………………,………,………,………,……………,

“一亿到底能干什么?”

安静的酒店总统套房客厅里,叶欢和周媚闲聊。

周媚今天穿着一身艳丽的红sè连衣裙,黑sè的长丝袜在裙摆边沿若隐若现,线条完美的美tuǐ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在叶欢眼中晃来晃去,晃得叶欢不住的暗吞口水,一双贼眼珠子生了根似的再也拔不出来了。

“一亿?”周媚浅浅一笑,笑容中带着几许媚huò,美眸仿佛不经意的流转,像春天的垂柳枝条,软绵绵却勾人心动。

“一亿能做很多事,那要看在什么层面了,在民间普通家庭,一亿能让一户中等人家几代吃喝不愁,而在上流社会里,一亿或许只够那些富贵人物赌几把家乐”

叶欢点头深思,他有他的算法。

“以前连劲块钱的房租都交不起,如果我手里有一亿,大概够我交……………”叶欢翻着白眼,掐指算了起来。

周媚被他这怪模样逗得噗嗤一笑,道:“别做这种怪样子,一亿够你交一万六千多年的房租了。”

“一万多年那我得使劲活着才够本呀,买软白沙呢,大概,………”

周媚不经思索的接口道:“够你买两千万包软白沙。”

顿了顿,周媚轻颦秀眉,道:“你干嘛突然问起这个?”

叶欢尴尬的mō了mō鼻子,然后搓着手干笑道:“周媚,咱俩认识这么久了,我对你好不好?”

“还行,凑合。”

“你跟我老妈也跟了不少年了?这些年肯定攒了不少sī房钱…?

周媚叹口气道:“叶欢,你就算想开口借钱,好歹也应该表现得委婉一点,不要跟绑匪索要椟金似的,你要知道,女人一辈子有两个最大的秘密,是死活不会说出口的,一是女人的年龄,二是女人的sī房钱。”

“不一定,咪咪小的女人还有第三个秘密,那就是xiōng围”

周媚:咒………”

叶欢赧然干笑,嘿然道:“最近哥手头有点紧,想跟你周转一下……………”

周媚皱眉道:“我记得夫人以前给过你很多钱呀,huā完了?”

“是啊,我是富家阔少爷嘛,自然huā钱如流水,前些日子跟几个老总赌家乐,一把全输光了…”叶欢面sè不改的编着瞎话。

周媚咬着下chún,似嗔似怨般轻轻踢了他一脚,道:“编,你接着编!你这人嘴里有没有一句实话呀?还赌家乐,真是现学现卖。”

叶欢苦着脸道:“反正我现在急需用钱,你若手头方便的话,就借我一亿,过半年我就还你。”

周媚横了他一眼,樱桃小嘴里迸出三个字:“不方便。”

说完周媚起身便走,留给叶欢一个mí人的婀娜背影。

叶欢重重叹气。

女人啊,甭管有钱没钱,找她们借钱就跟要夺她们贞操似的,一个比一个小气,小到厨房里的一瓶醋,大到一亿元钱她也不想想,老子再绑她一回,她照样得乖乖交椟金,还得承担被老子先jiān后杀的风险,多不划…算……

目光短浅的动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