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界昊天传说

万界昊天传说

更新时间:2021-07-27 14:51:02

最新章节: 叶欢哥仨儿回到家,南乔木已做好了一桌丰盛的饭菜等着他们。见叶欢被扶回来的虚弱模样,南乔木大惊,追问之后,不由好气又好笑,张了张嘴,想说几句尖刻的话刺刺他,可一看到叶欢那副比死人多一口气的样子,心又软了下来。真是个让人不省心的小祖宗……猴子和张三见满满一桌子的菜,早已馋得口水快下来了,把叶欢往椅子上

第143章 兄友弟恭

五叔沈笃智,沈家这一代里跟沈笃礼关系最好的一对兄弟二人可以说是同盟阵线最新章节。

沈笃智看起来比沈笃礼年轻多了,穿着一身黑sè便装,任何时候都把腰杆ting得笔直,像一柄出了鞘的利剑,随时准备着攻击一切敌人,他面目黝黑,双目如电,锐利直透人心,五官的线条粗犷硬朗,无一不显lu出军人刚硬如铁般的剽悍气质。

站在书房前院,他像一根标枪矗立在地上,魁梧的身躯散发出强烈的正义之气,世间任何人站在他面前仿佛都成了宵小之辈。

叶欢这个宵小现在很尴尬,脸上的热汗一阵一阵的流。

实在没想到一脚竟然把沈笃智踹了个倒栽葱,他还以为是那位三叔蹲着身子躲在老爹书房外偷听机密?

“大水冲了龙王庙哇!”叶欢一脸惭sè,握着沈笃智的手使劲摇晃,沈笃智挣了几下都没挣出来。

“松开!有没有规矩?晚辈见了长辈有握手的吗?”沈笃智神sè愈发不善。

叶欢赶紧松手,讪讪的笑:“我总不能给您磕一个吧,那不是咒您嘛。”

沈笃智:气………”

沈笃礼苦笑着打圆场:“老五,别跟他计较,这就是个混小子,外面混了二十年,也没人教过他规矩,踹你一脚已经算是很客气了,我头一次见他,他还打算敲诈我呢……”

沈笃智不满的哼了一声,道:“我跟他计较什么,大哥,这小子有股子混帐劲儿,不是个安分的主儿,你可得好好管教,以后别走了岔道儿。”

叶欢暗暗叹气,看来这位五叔对他的印象不怎么好,说来也是,堂堂卫戍军区司令,被侄子一脚踹得栽进huā坛里,换了谁心情都不会太好。

沈笃智转过身,目光锐利的注视着叶欢,道:“很早以前我就听说过你了,叶欢,你在宁海的一举一动,我们都有关注,在我看来,你在宁海干的那几件事确实很漂亮,斗劫匪,斗杨素,智勇兼备,可你骨子里也不是什么好人,为了筹钱不惜绑架无辜的人,这说明你脑子里法律意识淡薄,纪律观念缺乏,你这样的人走上正道可以说是豪杰侠士,走上邪道便是为祸一方,不管是哪种人,总之都是惹事的人,所以……………”

沈笃智说着扭过脸,朝沈笃礼重重道:“大哥,这小子应该交给我,我把他带回去改造改造……”

叶欢脸sè大变:“何谓“改造改造,?”

“就是好好操练你!把你扔进我的特种大队里,训练一年两年,再出几次径务,出来肯定有个人样儿了……………”

叶欢tui脚哆嗦起来,苦着脸道:“我现在的样儿也不像畜生呀。”

沈笃智板起脸,道:“只有当过兵出来的男人,才叫真正的男人!

他们有坚定的意志,有健壮的体魄,有冷静的头脑,你现在这模样,站没站相,坐没坐相,肩膀一边高一边低,活脱一收保护费的混混,就应该把你扔进部队锻炼一下,部队是个大熔炉,哪怕你是块废铁,也能把你炼成精钢。”

这一刻叶欢对这位五叔的好感dàng然无存,太他妈yin险了,不就踢了你一脚吗?居然想把老子弄进部队整我,~沈家难道连一个有人味儿的家伙都找不出吗?

“我不去!”叶欢脖子一梗,大声道。

沈笃智冷笑:“去不去由不得你,你以为我那特种大队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进去吗?若非因为你是我侄子,我沈笃智怎么会以权谋si,把一块废材扔进我精锐部队里祸害别人?”

“那你就积点德,别让我祸害别人行不?”

“不行!地狱不空,誓不成佛,在我眼里,地狱就剩你一人了,老子非把你度化了不可!”

叶欢:气………”

现在叶欢严重怀疑沈笃智以前只是军区的二把手,就是因为那张臭嘴太损,把一把手活活气死了,他才坐到了军区一把手的位置上。

沈笃智扭头对沈笃礼道:“大哥,这孩子需要接受军队再教育,让我把他领走吧。”

沈笃礼脸上闪过一丝犹豫。

叶欢大惊失sè,部队是个什么艰苦的地方他很清楚,虽然不缺吃不缺穿,但没完没了的训练,出操,以及各种非人的军事技术训练考核,更别提部队中的精锐特种大队了,那绝对不是人待的地方,进去不死也得脱层皮。

死也不能去!

叶欢惊恐之下,脑中冒出强烈的求生意识……

没错,就是求生意识,在他看来,进特种大队就是送死。

俯身拣起角落里的一块板砖,叶欢把它高高举起,一脸绝望的歇斯底里叫道:“我不去!谁让我去我就……”

沈笃智眼睛一眯,嗤笑道:“哟,还是个狠角sè,怎么着,想拍死我?有种你就出手,只要你拍得到我,我管你叫叔!”

叶欢tui肚子打着哆嗦,惊惧而绝望的看着他,然后手中板砖一翻,对准了自己的脑袋,嘶吼道:“谁让我进部队,我就让你们看看我脑仁什么馅儿的!”

沈笃智楞了一下,显然他没想到这个侄子竟然如此有种或者说如此没种,为了不进部队,居然使出这么无赖的招数沈笃礼见叶欢一副贞节烈女遇到流氓誓死不从的坚决样子,不由苦笑数声,心中也生出几分不忍,毕竟儿子已受了这么多年苦,何必还让他再受苦呢?

“老五,罢了,叶欢进部队的事搁一搁吧”说着沈笃礼看了一眼欣喜若狂的叶欢,若有深意道:“以后他若在京城闯了祸,再把他送进部队不迟。”

叶欢心头凛然,老家伙这话可是埋下伏笔了,自己以后可得低调一点,别让他抓了把柄。

沈笃智似有不甘的瞧着叶欢,哼道:“我看这混帐肯定会闯祸,早晚的事,大哥,你真不让他进军营?可得想好了,玉不琢不成器呀。”

叶欢赶紧道:“别琢了,我就一石头渣子,材料不对,怎么都成不了器……………”

沈笃智悻悻瞪了他一眼,忽然朝他招手:“你过来。”

叶欢扔了手里的板砖,老老实实走到他身前。

指了指huā坛前的空地,沈笃智命令道:“蹲下,背对着我蹲下,嗯,屁股稍微撅起,对,就这样,别动,……………”

叶欢还没弄明白他到底想干什么,便感到屁股突然被人重重踹了一脚,于是他一个倒栽葱,一头狠狠栽进了huā坛的泥土里,姿势,力度,跟他刚才踹沈笃智如出一辙。

踹完之后,沈笃智轻松的拍了拍手,笑道:“行了,咱俩扯平,你这侄子我认了。”

叶欢一脸敢怒不敢言,呸呸的吐着口中的泥土。

他现在发觉,当兵的人不一定都是心xiong宽广的,有的心眼儿比针尖还小,哪怕这个兵当到了司令也一样……

可以肯定,这个五叔是个非常小气,睚眦必报的人。

………,………,………,………,………,………,………,………,………,…,…,………,………,………,………,………………,

惹不起就躲,这是叶欢的处世方式。

五叔看来不是善茬儿,叶欢于是寻了个吹毛求疵的理由,鞋底抹油溜了。

内堂东厢书房里,沈笃礼和沈笃智兄弟二人相对而坐,沈笃智坐在古sè古香的太师椅上,长期的军人风范使得他任何时候都像一杆直ting的标枪,面sè肃穆不芶言笑,哪怕在大哥面前也一样。

沈笃礼欣赏的看着他的五弟,目光流lu出几分难得一见的笑意。

说来这个五弟小时候其实跟叶欢的xing子差不多,仗着是家中老幺,到处惹是生非,骨子里也透着一股混蛋劲儿,当年顽皮得太过头,在老太爷的书房里玩火,引起了一场小火灾,把老太爷心爱的珍贵古书籍烧了个七八成,老太爷大怒之下,一脚把他踹进了军队,部队果然是个大熔炉,没过几年,一个顽劣不堪的混小子便被改造成了一块上好精钢,执行过无数次秘密任务后,沈笃智一路高升,这其中或许有着沈家的影响力,但他本人确实也有着一身好本事,一直升到如今卫戍军区司令的位置上,按古代的说法,京城的卫戍军区,可以说是拱卫皇宫大内的御林军了,沈笃智能当上卫戍区司令,足可见高层对沈家的重视。

沈笃智生平最敬的两个人,一是沈家老太爷,二是沈笃礼这位大哥。

不同的是,化对老太爷是敬畏,对沈笃礼却是敬爱,沈笃礼是个合格的兄长,至少在沈菩智的眼里,这位兄长更像他的父亲,兄弟们还小

的时候,老太爷执掌大权,每天忙得脚不沾地儿,根本没时间管教照顾他们几兄弟,他们的母亲离世甚早,是沈笃礼一力担起了家长的责任,带着兄弟们读书,玩闹,功奖过罚,对他这个最小的弟弟却是分外照顾,每次他闯了祸,老太爷要罚他的时候,总是这位大哥ting身而出,一言不发代他领了所有的惩罚。

如今的沈家,真正称得上兄弟情深的,恐怕也只有老大和老五了,他们是真正可以挖心掏肺的亲兄弟。

沈笃礼收回久远得仿佛前世的记忆,默默从书桌上抽出一根大熊猫,点燃,深吸了一口。

沈笃智微微皱眉,上前一个正步,然后把沈笃礼手上的烟抢过来,掐灭在烟灰缸里。

“大哥,你什么时候开始抽烟了?”

沈笃礼苦笑道:“最近烦心的事太多,没事抽两根,减减压力。”

“大哥,你年纪大了,烟这种东西以后不要碰,别被这东西祸害了身体。”沈笃智关心的话语总是显得有些硬邦邦的,很不自然。

把沈笃礼桌上整包大熊猫都收进了自己的兜里,沈笃智又在他对面坐了下来。

“大哥,烦心的不是国事吧?是不是因为叶欢?”

沈笃礼点了点头,叹息道:“老爷子不肯认他,老三老四越发敌视,作为兄长,我已一退再退,现在觉得真是步步危机呀”

沈笃智眉头一掀,声音坚定道:“大哥,你不能再退了,敌人就应该消灭干净!”

沈笃礼摇头:“他们不是敌人,是兄弟。

“兄弟?”沈笃智冷笑:“二十年前,你带着大嫂以必死之心回沈家,还没到家门口便遭到了刺杀,若非我派出几个侦察大队的精锐战士拼死保护,你们早已死在沈家门口了,他们何曾把你当成了兄弟?”

“这二十年来,他们对你步步紧逼,明里暗里一直与你处处作对,处处掣肘,yin谋诡计一出接一出,他们拿你当兄弟了吗?”

沈笃礼垂头不语,良久,他的眼中闪过一道厉sè,叹道:“只盼老三老四收敛一点,如今叶欢已被我接来了京城,若他们敢伤害我的儿子,说不得只好让他们尝尝厉害了,二十年隐忍不发,不是怕了他们,而是我尚存几分仁念,莫要逼得我把这几分仁念化作无边的杀气才好。

沈笃智欣慰的笑了:“大哥想通了就好,晚上我去见见老爷子,看看他到底有什么说法。”

………,………,………,………,………,………,………,………,…,…,………,………,……………………,……………,

“两亿?操!什么破会所要那么多钱?”猴子吃惊的张大了嘴。

叶欢耐心的解释:“高级si人会所,就是哎,怎么说呢,反正我也没进去过,应该是那种有休息室,有娱乐室,可以洗澡,也可以吃东西聊天的地方吧”

猴子想了想,道:“欢哥,你说的这地方我去过,那叫洗浴中心,里面的小姐?块钱做全套。”

叶欢鄙夷的看了他一眼:“翻滚吧,牛宝宝!你少拿那种不正经的地方跟我的si人会所比,再说了,你说的是哪年的行市了?现在的小姐做全套起码度7块……”

猴子插口道:“翻滚吧牛宝宝是啥意思?”

“滚犊子的斯文说法。”

“欢哥你开这破会所到底有什么用呀?”

叶欢道:“我也不知道有什么用,但刘子成说得天huā乱坠,好象很犀利的样子,开一个也无妨“……猴子崇拜的看着他:“欢哥,我特羡慕你这副败家子语气,就是那种我穷得只剩下钱的寂寥高手形象,特操蛋,我喜欢!”

叶欢叹气道:“少跟我贫,还差一亿的缺口呢,我上哪儿找钱去?”

猴子也犯愁了:“捐精肯定不成,咱们三个再加上刘子成,估mo着要射满半个水库,难度太大了……”

“靠点谱儿行吗?你以为咱们胯下的玩意儿是高压水枪?刘子成说得没错,想要在这个社会上站稳脚,靠家里不是长久之计,还得自己手里有实力才行,一亿是个不小的数目,我想想办法凑一下对了,张三呢?”

猴子一撇嘴,道:“张三躺在房里痛苦着呢。”

“他怎么了?”

“这二货前天出酒店遛弯儿,看到一个六岁的小女孩ting标致的,那小女孩摆了个美少女战士的姿势,说了一句“我代表月亮惩罚你”张三这二货不知脑子又抽什么风,也摆了个姿势,一脸yin笑对小女孩说“我代表太阳日死你”话刚说完,1小女孩的爸爸现身了,把他脑袋揍得跟如来佛祖似的,现在他正躺在房间里反省……”

叶欢沉默了一会儿,叹道:“二b青年欢乐多呀,可这家伙未免二得太过分了吧?”

“可不是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