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界昊天传说

万界昊天传说

更新时间:2021-07-27 14:51:02

最新章节: 叶欢哥仨儿回到家,南乔木已做好了一桌丰盛的饭菜等着他们。见叶欢被扶回来的虚弱模样,南乔木大惊,追问之后,不由好气又好笑,张了张嘴,想说几句尖刻的话刺刺他,可一看到叶欢那副比死人多一口气的样子,心又软了下来。真是个让人不省心的小祖宗……猴子和张三见满满一桌子的菜,早已馋得口水快下来了,把叶欢往椅子上

第140章 回归(下)

沈家的牌坊如今己不叫状元牌坊了全文阅读。

随着权势日益深重,牌坊也已改了名字,以前的状元坊变成了如今的下马坊。

概因沈家老太爷不喜汽车轰鸣声打扰他的生活,于是,无论何人来到沈家牌坊前,文官下轿,武官下马,只准步行而入,此谓之“下马坊”。

由此可知,沈家如今权势之隆威,已到了何种地步,一个简单的若称,道出了世间多少趋炎附势。

以前叶欢对沈家很陌生,因为陌生,所以没有任何归属感,反而比较排斥它,因为这个家族的争斗,害他二十年颠沛流离,实在让叶欢对它喜欢不起来。

今天站在沈家的牌坊下,家族百年兴衰荣辱在沈笃礼的口中娓娓道来,那尘封的故事如同拆开了封条,陈年而激荡人心的画面一幕幕在他脑海中浮现,闪过。

曾经对沈家的排斥和反感,今天竟消淡了许多。

沈笃礼看叶欢鞠躬之后直起的身子,殊乏正经的脸上难得的露出肃穆的神情,沈笃礼静静笑了。

二人站立没多久,便有警卫走过来,啪地向他们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然后很客气的请求出示证件,虽然警卫认识沈笃礼,可仍旧严格的执行着安保条例。

一切身份验证手续过后,沈笃礼拍了拍叶欢的肩,二人并肩朝沈家老宅的大门走去。

“如今沈家祖辈里唯一健在的便是我的父亲,你的爷爷,当年七兄弟里最小的一个投奔了延安之后由于作战勇猛,灵活多变逐渐被领袖委以重任被派到晋北根据地,领导敌后抗战工作,其战术堪称诡谪多变,忽而破袭,忽而撤退,又忽而正面痛击,日军指挥官对他深感头疼,当年日军悬赏十万大洋要他的人头,可知日军对他的痛恨程度了。”

沈笃礼一边说一边和叶欢慢慢往老宅里走去,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

不知不觉二人走到沈家老宅的正门前。

白汉玉的台阶前两尊威风凛凛的石狮子怒目分立左右,大门朱漆刷就,上面镶嵌着八十一根锃亮鉴人的黄铜钉,门分两扇,吊着两个古老泛着几许锈迹的门环,正门上方,高高悬着一块黑底金字的牌匾,上书“沈府”二字,其笔锋龙蛇飞舞,苍劲有力。

沈笃礼笑着解释这块牌匾乃当年道光皇帝的老师,同样状元出身的两朝翰林彭俊所书,百多年战乱颠沛这块匾却一直保存完好,实是异数。

一尺余高的青石门槛下站定,沈笃礼微微一笑,神情微微有些激动。

二十年的隐忍,妥协,易子,终于让他迎回了自己的亲生骨肉,让他堂堂正正的以沈家子弟的名义,站到了这座百年相传的古老家族门前,怎能不激动?

费尽心思,耗尽力气,为的不就是这一天么?

“叶欢,欢迎你回家。”沈笃礼注视着他,眼中泛起了点点泪光。

这些年叶欢受尽苦楚,而他沈笃礼何尝不是尝尽辛酸委屈?

叶欢呆立半晌,忍着心头翻腾的情绪,忽然洒脱一笑,抬脚便跨进了沈家的大门。

大门里,来往匆忙的医生,服务人员和驻守的警卫们都停住了脚步,好奇的打量着叶欢那张陌生的面孔。

沈笃礼跟着跨进门,扫视着人们各异的表情,缓缓开声,声音低沉威严,不容置疑。

“这是叶欢,我沈笃礼的儿子!”

老宅前院内,所有人不由露出了惊讶的神情,但首长的家事不是他们能过问的,于是众人纷纷有礼貌的行了一礼,恭声道:“叶先生好。”

叶欢呆了一下,扭过头悄悄问沈笃礼:“要给红包不?”

沈笃礼一楞,哭笑不得道:“不用,家里不兴这一套。”

叶欢不高兴了:“初次见面,怎能不给红包呢?”

“你想给我也不反对。”

“不是,我的意恩是,那些沈家的长辈见了我,多少应该表示一下吧?”

沈笃礼:“……”

儿子的思维他真的很难弄懂啊。

领着叶欢穿过前院的园林,一直走进内堂,内堂前一片梅林,腊冬时节,梅花绽放,萧瑟中平添一抹动人的春己

穿过内堂一直往里,有一小小的池塘,池塘中间贯穿着一条水上回廊,水之中央,一座典雅别致的水柑如同玉盘上的明珠一般镶嵌在池塘上,走过这条回廊,便到了池塘的另一端,一座小而青翠的山峦,山峦之阴种着一片茂密的竹林,寒风呼啸,竹子沙沙作响。

竹林中间,一套古老别致的雅院若隐若现,碧绿的青竹檐角与竹林交相辉映,陈旧的篱笆将一洼小小的池塘和整个小院围起来,颇得悠然闲雅之趣。

很难想象,一位开国老将军,为国家统一和民族尊严立下汗马功劳的老将军,退休后竟住在这个清贫简陋的小院里,像个老农般静静度过自己所剩不多的余生。

当然,小院不可能真的只有老太爷一个人住,事实上小院是典型的四合院构造,除了东边的主屋,其他的厢房里都住着警卫和医疗小组以及各种服务人员,他们24小时随时候命,像忠心耿耿的猎犬,等待着老爷子任何时间的召唤。

叶欢看着远处的农家小院,不由满是唏嘘的叹息一声。

这他妈才叫人过的日子,位极显赫,走到全国任何一个地方,任何人都得小心翼翼的侍侯,却偏偏甘愿生活在一个清贫的环境里,不与外界有任何来往,像一条巨龙,本可以翱翔于九天之上兴云布雨,左右风云,却盘在一个小池塘里打瞌呃……

什么叫**的极限境界?这就是了。

叶欢羡慕的啧啧有声,什么时候自己也能达到这个境界那才叫成功。

沈笃礼带着叶欢走近小院,小院柴扉紧闭。

沈笃礼惊悦的神情微微一顿不易察觉的皱了皱眉。

没过多久一名医生模样的人走出来,客气的对沈笃礼说,老爷子今天身体不适,不见外客,请二人改日再来。

沈笃礼楞了一下,脸色渐渐铁青,紧紧咬着腮帮子,深深看了一眼那扇紧闭的柴扉,然后对叶欢淡淡道:“既然你爷爷身体不适,我先安顿你住下来我们改日再来探望。”

叶欢站在沈笃礼身后无声的笑笑容不喜不怒,很无所谓的样子。

他并不在乎沈家认不认他,叶欢二十年苦日子的源头,便是腰杆儿太硬,怎么弯都弯不下来,沈家的祖辈值得他尊敬,但并不值得他弯腰。

而且他也知道老爷子不肯见他的原因。

前两天沈笃礼装病的时候,老爷子打电话过来要见他,当时他心急沈笃礼的病情,根本没心情顾忌外界的事连老爷子的电话都没接,人的岁数越大,对自己这张老脸越珍惜因为他们来日无多,丢了面子很可能再没时间找回场子了,老脸实在丢不起。数十年来,老爷子的面子何曾被人如此扫过?所以今日老爷子不肯见他自然无可厚非,老头儿心里还堵着呢。

沈笃礼自然不蠢,刘思成早已将此事向他做了汇报,稍微一想便清楚了其中关节,同时心中升起一股巨大的失落感最新章节。

一心想将儿子名正言顺的接回沈家,一切都按他的计划顺利的进行着,却不曾想在最关键的地方卡住了,若无老爷子的当面承认,叶欢何来的名正言顺?

叶欢淡淡一笑,道:“既然老爷子不适改日我们再来吧……”……院前的池塘不错,养了不少鱼吧?改天我带点**炸药炸几条鱼回去炖汤……”……”

话音刚落,隔着半人高的篱笆,叶欢清楚的看见东屋紧闭的厢房门轻轻一颤……

叶欢笑了,这回笑得很开心。

“就这么定了,没准运气好,能炸几只万年潜水老王八,那玩意儿大补呀……”

厢房门颤抖得有些剧烈……

沈笃礼自然也将一切看得清清楚楚,于是哭笑不得的虚点他的脑袋,道:“你呀……”

………………………………………………

叶欢就这样暂时住进了沈家老宅。

随着沈笃礼的大声宣告,老宅内所有的警卫,医生,护士和服务人员都已知道了叶欢的身份,众人略知一些沈家的内幕,都很清楚这个看似平和亲睦,实则暗流汹涌的百年家族,因为叶欢的到来,未来不久的某一天,将会掀起一番惊涛骇浪。

神仙们要掐架,凡人自是没办法掺和,更不想掺和,如何选择阵营,如何站队,那都是大人物们该考虑的事儿,奉命驻守老宅的这些人连掺和的资格都没有。

怎么办?

见神就拜吧,甭管是哪路菩萨了。

于是这些警卫,医生,服务人员不敢怠慢,对叶欢保持着职业的微笑和职责内的服务。

而那些长辈们,沈家老二已过世,三叔又被叶欢得罪狠了,根本不见他,四叔跟老三穿同一条裤子,也寻了个忙碌的由头一直没出现,老五跟沈笃礼颇为投契,不过他是京城卫戍军区司令,确实是军务繁忙,没能抽出时间见见这位闻名已久的大侄子。

总而言之,叶欢这次回归沈家,沈笃礼没能收获到意料之中的效果,仿佛一颗不起眼的小石子扔进了大海,连一丁点儿的小浪花都没翻腾起来。

这让沈笃礼感到很忧虑。

看来要让全家人认同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沈家子弟,恐怕还有一段非常艰辛的路要走。

叶欢呢?

他是什么想法?

事实上,叶欢这几天住在沈家根本没有别的想法。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爱他妈咋地咋地吧,把二弟硬生生扳弯了,也注定尿不到一个壶里去愁这些干嘛?住几天了收拾包袱就闪人,这老宅死气沉沉晚上一过九点便熄灯偌大的宅子安静漆黑一片,跟闹了鬼的阴宅似的,老实说,叶欢也很不喜欢这个毫无人气的老宅。

第四天,叶欢正躲在沈笃礼给他特意安排的西厢房卧室里玩着网络游戏,电话响了。

接通电话,叶欢不由欣喜万分。

刘子成竟来了京城,而且刚下飞机便第一个给他打电话。

叶欢二话不说,穿了衣服便跑出了门,沈笃礼也知道叶欢性子安静不下来这几天住在老宅这种毫无生气的屋子里委实憋坏了他于是沈笃礼没说什么,派了保镖和司机,将叶欢送了出去,让他和刘子成见面。

一个多小时后,叶欢赶到京城机场大厅,见了刘子成,叶欢大笑着上前,给了他一个狠狠的熊抱。

刘子成也笑得非常开心,毫不客气的狠狠捶了他一记。

叶欢深深注视着他,笑道:“我还以为杨素那事过了以后你不打算跟我联系了呢。”

大仇禅得报的刘子成仿佛已解开了多年的心结,非常爽朗的笑道:“说的什么屁话!老子是那种过河拆桥的人吗?杨素那事儿我还欠你一份情呢,以后你有什么事要我办,刀山火海……”

叶欢眨眨眼,笑着接道:“、……你眉头都不皱,横着心往里凑?”

刘子成眯着眼笑道:“老子绝不干!真当我傻啊?还人情也不是这么个还法儿呀。”

许久不见,刘子成还是那副潇洒惫懒的江南省第二公子作派,……不,现在他已是第一公子了,杨清风黯然结束了政治生涯后,刘子成的老爹刘亦连得到了一个老天砸给他的意外惊喜,莫名其妙成了江南省的代理省委书记,虽然还挂着“代理,二字,但官场的规则早已摆在那儿,除非刘亦连不长眼忽然得罪了中央某位大佬,否则这“代理”二字很快会被划掉。

叶欢和刘子成相对大笑了一阵,然后叶欢便拉着他上了车,飞快驰入城内。

叶欢混迹市井多年,自然眼力不错,他看得出刘子成有话跟他说,这回来京城恐怕也有他的目的,叶欢最近跟着沈笃礼多少养出了一些城府,当下也没问,进城之后拉着刘子成进了最豪华的饭店,二人找了个隔音的包厢,命保镖们守在门外,二人点了菜之后便兴高采烈的喝起了酒。

这顿酒颇具中国特色,二人天南海北的闲扯,就是不说一句正题,叶欢也沉得住气,笑眯眯的不停劝酒布菜,直到两瓶五粮液下肚,二人仍旧扯着废话,嘻嘻哈哈喝得没心没肺。

最后……二人同时醉了。

男人醉了自然要干一些出格的事儿,找小姐,骂领导,掏心窝,疯癫大笑或痛哭流涕,各种倾诉,各种豪迈,各种丑态……

叶欢和刘子成自然不例命……”……

早上的阳光刺得叶欢眼睛生疼,叶欢揉着脑袋,呻吟着坐了起来,睁眼一看,南乔木正一脸好气又好笑的表情瞪着他,艰难的扭头扫视,叶欢发现自己躺在一间布置非常奢华的宾馆里。

“好疼啊……”叶欢痛苦呻吟道:“不是跟刘子成那家伙喝酒来着吗?怎么躺这儿了?”

南乔木无奈的叹口气,纤手轻轻帮叶欢揉着太阳穴:“还疼吗?”

叶欢苦着脸道:,‘疼!全身上下都疼,脸也来……”

抬眼看到房间里正对着他的镜子,叶欢睁圆了眼睛,发出愤怒的吼叫声。

“啊……我脸怎么又青又肿?妈的!谁他妈趁老子喝醉了揍我来着?”

南乔木看着叶欢,又气又恨又好笑,不知该狠狠敲他一个爆栗,还是心疼他这满头满脸的伤痕。

“知道你昨晚都干了什么吗?”南乔木使劲板着俏脸问道。

叶欢呆了一下,接着惊骇万分,当着乔木的面,他拒开了裤子,一手抚上了自己的菊花,颤声道:“姓刘的该不会是把我奸了吧?我记得他不好这一口呀……”

南乔木翻白眼儿:“……”

叶欢见她不答话,于是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二弟,惴惴不安道:“难不成是我把他奸了?……我也不好这一口呀!”

这也怪不得叶欢,男人喝醉了犯错,责任一般都该归咎在不安分的二弟身上,可昨晚包厢里只有俩男人……

南乔木见叶欢越猜越离谱儿,终于忍不住狠狠敲了他一个爆栗,通红的小脸憋着笑,气鼓鼓道:“你还好意思问!昨晚你们到底喝了多少?知道你这伤痕怎么来的吗?”

“怎么来的?”

“你记不记得你和刘子成后来喝多了打了一架?”

叶欢大惊:“我和刘子成打架?不可能!我俩关系不错呀……”

“鬼知道你们男人喝多了到底在想什么!你的保镖告诉我,昨晚你们喝醉了,己准备回宾馆睡觉,结果你要去买单,被刘子成拦住了,他说他来买单,你不乐意,非要坚持自己买单,你们就这样争了起来,争着争着,你们就在包厢里打架了,保镖们听着里面动静不对,推开门一看,刘子成正骑在你身上,一拳又一拳的揍你……”

叶欢惊骇的睁大眼,嘴巴却紧紧抿住,脸色已涨成了猪肝色。

南乔木嘴角微勾,道:“你的保镖当然不能坐视不理,套句相声《关公战秦琼》的词儿,他们那胆气哪管什么人呀,见你受了欺负,自然一涌而上,把刘子成拉下来便是一顿狠揍……”

叶欢抿着嘴,脸都绿了:“……”

南乔木瞧着叶欢发绿的脸色,憋着笑悠悠道:““现在刘子成正躺在医院里,满脸的鞋印子还没洗干净呢,你要不要探望一下他?”

叶欢:“……”。

………………………………………………